《剑神》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群侠只见百十块碎裂的镜片,飘浮在空中,反映着洞中的珠玉光辉,就有一股眩目妖异的气氛,使人有昏晕的感觉。

如果正午的日光被引了进来,可以想像到其威势之强了。

火鸦童子轻声埋怨道:“银鸽儿,你太沉不住气了,反为他所利用,这金光宝镜是前古至宝,等闲不易击碎。如果不击碎,日光反射过来,只得一道,大家避开也就容易了。现在你把它击碎了,交相反射,形成了光网,躲避就很难了,你这不是反而帮了他的忙吗?”

银鸽儿低头不语。

迸月真人道:“那要怪贫道不好,如非贫道听信其言,何至陷诸友人于此绝地。”

火鸦童子道:“我们睢然闯了进来,但也来得及退出去,何必在这里跟他们硬拼呢?”

司空湛道:“火道兄,璇玑迷阵有进无退,只有一直向前走,才有脱困之望,因为他的阵图一经发动,随时变异,来时之路,已非出困之途。”

火鸦童子点点头道:“司空兄,所谓埋伏,究竟是那十绝呢?小弟孤陋寡闻,倘请一示。”

司空湛道:“十绝阵据传为周武王伐纣时,拜三清门下姜尚为相,与截教不睦,因而引起截敢弟子不服,而设此十绝之阵。计有天绝、地烈、风吼、寒冰、金光、化血、烈焰、落魂、红水、红砂十阵。后姜尚请得西土释门高人燃灯、文殊、普贤等人之助及三清门中诸同门戮力合作,破得十阵。广成子即为姜尚之师兄,阵破后将所有收来之邪教异宝与降魔法器收闭修真宫阙之内,不想为鱼玄机夫妇盗出……”

火鸦童子又问道:“广成子昔年是如何破此十绝阵的?”

司空湛苦笑道:“这就不太清楚了,破阵之始末,载于广成遗阙中,贫道无缘入见,何况此十绝阵究竟是否昔年之十绝还有问题。据贫道所知,昔年十绝阵中一些镇阵法宝,泰半被毁,照理无法重建的。”

火鸦童子道:“十绝阵中,有些顾名思义,可以测知,有些却玄虚空洞,不知玄妙何在,司空兄是否也知道呢?”

司空湛道:“小弟也不甚了了,道兄与银鸽仙子俱为元神凝炼而成形,可实可虚,如烈焰寒冰风吼红水红砂及化血等阵,应可无碍。天绝、地烈、落魂、金光等阵,则动摇人之精神,炼化人之魂魄,恐有所虑,但也不可一概而言之,道行修为,才是真正安危之所寄。”

火鸦童子道:“既是如此,小弟与银鸽比各位总少了几种威胁,让我们先去闯他一闯好了。”

司空湛道:“千万不可,大家集中在一起,可以互为声援,等对方阵势发作,我们只要集中力量,总可以抵抗一阵,然后以各人所修之长而思破阵之策,如果一分散,反而削弱了势力。”

火鸦童子道:“可是尽困在此地也不是办法呀!”

司空湛一笑道:“不会困多久的,贫道进来前已有安排,请史小友以无影身法紧蹑在鱼玄机左右监视,以防其有所异动。等这家伙有不规之行为时,史小友必然会给他一个痛击的。再者鱼玄机所以没有贸然发动阵势,也正是因为我们人力集中,一阵不易收效,而十绝之阵,又无法同时施为。所以才利用璇玑迷阵之设为助,想把我们分开来各个击破,只要大家紧守在一起,总有破困之法。”

迸月真人道:“别的倒还好,这金光阵已知端倪,他以铜镜引聚昊天晟日之威,是所有修道人之大忌,我们就穷于应付了。”

司空湛笑道:“真人不必过虑,这阵设在山腹之中,可以引进的日光有限,而且还有时间的限制。刚才鱼玄机说要到日正始能见威,可见取扁之原,乃为直接照射的,为时不会太久的,我们都还可以熬上一熬,到时候史小友以地行之术,穿山而行,堵住扁源,金光就无所施其极了。”

地行叟方九笑道:“妙!妙!剑英的地行术是老朽传授的,老朽应该先钻出去把他这个鬼阵给破了。”

司空湛道:“万万不可,我们现在位于璇玑中心,才未迷乱,方九兄这一钻下去,很可能为迷阵所惑,越离越远,陷进别种埋伏之中,进退两难就糟了。”

方九不服气道:“司空兄!难道史剑英那小子就不会钻迷路了?”

司空湛笑道:“是的,因为他跟鱼玄机在一起,走的都是安全的地方,而我们所处的璇玑阵中心,周围有十面埋伏,不得不步步为营,十分小心。”

迸月真人道:“九兄,司空教主的话不错,鱼玄机留了一份图样在此,虽然上面门户不可信,但图形却大致不会错,目前我们所处,恰在阵图的中心,确是造次不得。”

方九??气道:“堂堂十三奇,加上二位大教主,竟被一个鬼阵围困住了,想起来可实在??气。”

正说着对面的人影又现!

仍然是鱼玄机幻化的百十条虚影,映在镜片中,笑笑道:“正午将至,金光一发,骨肉横飞,各位考虑好了没有?”

迸月真人一叹道:“鱼道友,我们是帮助你而来的,你却反陷我们在此,于心何安?”

鱼玄机笑道:“古月,话要讲清楚,我没有要你们帮忙,而我有心跟那恶妇翻目也是事实。我在要离去时,是被你们拖回来的。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凭你们这点能耐,倘不足与恶妇为敌,叫你们去找魔教至尊,共同联手,你们偏不相信,非要拖我进来一起送死。我可没有这么傻,现在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只要你们献出紫电、青霜二剑,把混元霹雳珠还给我,我就立刻带你们出困。”

火鸦童子厉声叫道:“你在做梦。”

迸月真人却道:“紫电、青霜二剑为降魔至宝,本身已具灵性,与剑主灵气相合,就是给了你,你也没有用。”

鱼玄机道:“这个毋庸费心,我自有办法,只要找个僻静之处,练它一阵,自能使剑上灵气与我相合,有此二剑在手,我就不怕那恶妇了。”

龙君儿道:“青霜剑在我这儿,紫电剑却在剑哥身边,他留在洞外没进来,想给你也没办法。”

鱼玄机一怔道:“胡说,我明明看见他进洞的。”

龙君儿笑笑道:“你眼睛又不瞎,他只转了一转就出去了,我们总不能全部深入而不顾后路,一定要留个接应。”

鱼玄机恨恨地道:“那就先交出青霜剑。”

龙君儿笑道:“交出青霜剑,你就肯带我们出去了吗?”

鱼玄机摇头道:“那自然不行,你交出青霜剑后,我可以放你一个人出去通知史剑英,叫他把紫电剑也交过来。”

龙君儿道:“剑英哥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鱼玄机道:“那除非他不顾自己的师长了。”

龙君儿想了一下道:“好吧,我如何才能把剑给你呢?”

鱼玄机道:“你一个人出列,同右横跨三步,立定后听我指示,小泵娘,你可别存心捣鬼。”

龙君儿毫不考虑,出列横跨三步!

等了一下才听见鱼玄机的声音道:“现在双手捧剑,剑不准出鞘,向右方走出七步后,连剑带鞘,一起丢出去。”

龙君儿道:“你倒底看得见这儿么?我再走上五六步,就会碰上墙壁了,怎么能走七步呢?”

鱼玄机笑道:“我吩咐你的话绝不会错,璇玑迷宫之妙就在这个地方,一步有一步的变化,到时自知!”

龙君儿果然如言,继续向右行去。

走到第五步时,本来可以到墙边的,可是眼前一虚,那道墙似乎又退后了一丈,变得遥遥在前了。

她又跨出了两步!

鱼玄机的声音道:“撒手抛剑!”

同时,突然也传出了史剑英的声音道:“君儿!发剑!”

龙君儿的剑已抛出了手!

但她心中有了准备,早捏好剑诀,听见史剑英的招呼,剑诀一放,青光脱鞘而出,剑鞘则又回到她的手里。

接着是一声怒叱,紫光突闪,把鱼玄机从隐暗处逼了出来,两枝神剑初次会合,十分欢欣,绕空几匝,把鱼玄机一上一下,牢牢圈住。

鱼玄机满脸怒容,鼓足护身罡气,抗拒剑光,口中怒喝道:“小贼,你们竟如此卑劣……”

史剑英从隐处现身出来,哈哈大笑道:“鱼玄机,你还好意思说我们,这是以诡对诡,如果不是你存心不良,我们也不会如此对你的!”

鱼玄机咬牙切齿地道:“你们别神气,午时将届,到时日光透进,金光大发,十三奇就将化为飞灰!”

史剑英笑道:“没那么严重,这金光阵洞只有一刻光景能透进日光,有幽冥教主在那儿,她可以布起九幽冥罗,挡住日光,这一刻工夫还挨得过去的!”

鱼玄机冷笑道:“你别做梦了,九幽冥罗在晟日神威之下,那消片刻工夫就会化为乌有!”

史剑英道:“以阴教主一人之力,或许支持不了这么久,但有十三奇以真元为助就不同了!”

鱼玄机道:“阴阳异途,真元难渡!”

史剑英道:“当然有办法的,牺牲一个人,把元神附在九幽冥罗上,十三奇再以内元集中在那人身上就行了!”

鱼玄机厉笑道:“可是那个人将永为九幽厉煞,再也无法复生了,你们谁肯作这蚌牺牲!”

迸月真人道:“如属必要,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自我牺牲,剑英!那方法真行吗?”

阴若花道:“照史公子之言,倒是可行,只是那人的元神将与九幽冥罗结为一体,永无起生之日了!”

迸月真人道:“事因贫道而起,贫道首先请缨!”

司空湛道:“道长领袖全真一脉,荡魔责重,怎可轻易牺牲,兄弟出身魔教,对这种法术较为清楚,而且还可以把本身修为附着罗上,这工作由兄弟担任吧!”

他这一争,十三奇中诸人都开始争起来了。

火鸦童子笑道:“你们都不必争,我已是元神凝炼而成形,本体仍在,倒不如由我来好了,诸位再助我重修元神毫无损失!”

大家争得不可开交时,史剑英笑道:“各位仙长师伯都不必争了,现在有一个最适合的人选在此!”

说看用手一指鱼玄机,众人都怔住了。

司空湛道:“老弟!别开玩笑了,他怎么会肯干这个?”

史剑英笑道:“干不干由不得他,他自己存心不良,就该作法自毙,先??恶果。”

鱼玄机赫赫冷笑道:“说得倒不错,但是你用什么方法把我的元神附到九幽冥罗上去呢?”

史剑英道:“很简单,我们首以双剑合璧围定了你,再用混元霹雳珠逼得你元神离窍,再由十三奇一起施为,硬把你的元神逼到阴教主的九幽冥罗上去。”

鱼玄机脸现怖色,将口一喷,一道血光冲口而出!

司空湛连忙道:“老弟,小心,这家伙要溜。”

两道剑光下绞,把鱼玄机的身子绞得粉碎,可是那一团血雾却里着几条人影,往四下分窜。

史剑英一面掷出混元霹雳珠,一面又祭起冰魄神梭;龙君儿同时动作,把另外一件防身利器日月神戈中的月戈祭起,分别袭向那些人影。

虚影与这些宝物一触,随即化为一蓬红雾迸散!

但是仍然有两三条人影逸入隐处逃匿。

司空湛顿足一叹道:“想不到这魔头将三??元神也练到了身外化身之境界,还是给他跑掉了。”

紫电、青霜雌雄双剑在绞碎鱼玄机的法身后,又自动飞追上去,斩杀了两条虚影。

但是最后的一条人影,遁入一个洞口立定,伸手连招,那些绞碎的血肉红雾如流云归窍,飞投过去了仍然凝聚成一个鱼玄机。

他脸现狞笑道:“你们好毒的手段,但是能奈何我吗?”

史剑英还要指挥紫电剑追下去。

龙君儿道:“剑哥,没有用了,他刚好逃入了生门,而且把门户关闭了,虽然可以看得见他,但无法接触到他了。”

史剑英不相信,仍然指挥剑光攻去,果然剑光只在洞口前游移,似为一重无形的幕惟拦阻,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鱼玄机得意她笑道:“再过半柱香的时间,晟日神光入透,金光阵就发动了,你们等死吧。”

火鸦童子叹道:“还是让我投身九幽冥罗之上,先挡过这一阵再说吧,阴教主,请你准备一下。”

迸月真人忙道:“那如何使得,这是贫道轻信姦言之过,理应由贫道来担负此一饼失。火鸦童子苦笑道:“老道士,这不是争谁先谁后的事,更不是评论谁的责任的时候,而是我担任这个工作受损最轻。只要有诸位相助,我天山洞府中藏有凝魄神胶,再去南海神水宫中天姥处求得天一真水,很快就可以修复成原形的,你又何必要毁了自己来抢这个差使干呢?”

迸月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