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君儿一按窗子,就从楼窗上飞了出去,落在那个年轻公子面前,厉声叫道:“站住!那少年离开没多远,龙君儿的动作太快,他没见到是从头上飞过来的,还以为是前面闪过来的。他立停脚步,一见是位娇美的少女,不禁乐了,笑道:“小娘子是叫我?”

龙君儿道:“不错?就是叫你,刚才你踢了那位老太太一脚,年纪轻轻,对年长的人不知尊敬,太没有家教了!”

少年哈哈一笑道:“说的是,姑娘就教教我吧!”

说看就伸手过来,要捏她的脸。

龙君儿反手夺住他的腕子,轻轻一捏,那年轻人已痛得像杀猪般的叫了起来,旁边那些帮闲的人大喝一声,上前要解救。

龙君儿手指一点肩头,一枝仙府奇兵斜月玉戈已飞了出来!

白光轻轻一绕,那些人但觉脸上一阵寒风掠过,每个人的鼻子已掉了下来,一个蚌痛得乱叫乱跳。

那少年人这才知道遇见了剑仙一流的高人,连忙跪下来,连连叩头如捣蒜地叫道:“仙姑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龙君儿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要杀你,早就动手了,现在你说你刚才的行为懊不该死?”

少年人继续叩头哀叫道:“该死,该死,??求仙姑饶命。”

龙君儿道:“你知道该死就好,我杀了你是你自己求要的,不是我要杀的了。”

她装着要拔剑。

那少年吓得又连连叩首乞命。

龙君儿笑笑道:“你想要活命也可以,但有条件。”

“但凭仙姑吩咐,小人无不从命。”

“你叫什么名字,作何营生?”

“小人姓何,贱名叫何不为,以经商为生,就在这里开了两家珠宝号。”

“那你倒是很有钱了。”

“小人薄有资产,勉可糊口。”

龙君儿笑笑道:“好,那我就罚你供养那位老太太一世,你拨出一间房子让她住着,不但要衣食无缺,而且还要每天去请安一次,直到她寿终正寝,殡天为止,你还要亲自执绋送葬,像是对待自己的亲长一般,做不做得到?”

何不为为了活命,连忙满口答应:“做得到,做得到。”

龙君儿笑道:“我也不怕你不遵守,我有办法制你的。”

说着把那个老乞妇扶了过来道:“老太太,我替你找了个供养的人了,以后你的生活唯他是问,只要他对你稍有不敬,你就摸摸这个贝壳。”

她取出一个小贝壳,那是两片扇形的红色玉贝,有一根丝??穿看。

她将贝壳挂在乞妇颈子上又道:“这是龙宫紫贝,里面有一尊守护神,你只要摸一下,就会有效应的,你试试看。”

那乞妇用手一摸贝壳,里面冒出一道青烟,幻化成一个青面獠牙的夜叉恶鬼,高逾两丈,狰狞可怖,恭身道:“公主有何吩咐?”

龙君儿道:“以后这位老太太就是你的主人,你要听她的吩咐,不得有误。”

夜叉恶鬼恭身道:“敬遵公主谕旨。”

龙君儿笑道:“为施薄惩,你替我打这个人的屁股十下,就回去等候下一次召唤。”

夜叉恶鬼又恭身应命,探手抓起何不为,结结实实地用巨掌打了十下屁股,何不为连声痛叫。

打完后,夜叉恶鬼又化为一溜青烟,钻向贝壳中去了。

龙君儿道:“何不为,我是龙宫公主,今天微服小游,遇上你这不法情状,姑念初犯,才略施薄惩,以后如果敢不遵吾言,小心你的狗命。”

说完一闪身,化为一道白光不见了。

地下那些人都跪下来连连叩头。

龙君儿已回到了座上笑着道:“我办得如何,以后这个地方的人再也不敢为恶了。”

向妙妙笑道:“妙极了,只是小妹妹,行一件好事,你就要牺牲一件宝贝,你有多少宝贝?”

龙君儿笑道:“你说的是那个贝壳,那叫紫贝,是我母亲在海底收伏的十个精怪,娘用禁制把它们闭在十枚紫贝中,立好誓约,每人听候三次差遣,完成三件任务就释放它们自由我已经放掉了九个,这是最后的一个,留在身边也没有用。这些海底精敝虽已修具人形,解晓人言,但修为尚浅,帮不了大忙,像刚才那种任务便是最适合。”

向妙妙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当作那又是什么仙府奇珍呢。不过那魔神只能用三次,三事之后,那个老乞妇不是没有倚凭了吗?”

龙君儿道:“所以我要弄个虚言,假说是龙宫的公主,这些滨海的城镇,最为尊信龙王,龙宫的传说也最多,那个乞妇也许只用这一次就够了。”

史剑英笑道:“君儿,你想出来的花样可真够坑人的。”

龙君儿道:“那个恶少有的是钱,奉养一个老妇人的天年绝无问题,借这个机会,惩一下他的心性行为,叫他以后改过迁善。至于那帮腔作恶的小人,削掉他们的鼻子后,也可以作为警戒,以后会安份多了。”

方九忍不住叹道:“老头子游戏人间,经常也伸手管管不平事,但没有一次能比得上龙。姑娘这么有声有色,而收效钜宏的。你不过略为伸伸手,就创下了一段神迹,影响久远,很可能百年之后,这儿还会流传着龙宫公主显圣惩姦的故事。”

向妙妙道:“这也是沾了形貌的便宜,龙妹看来就像是个龙王的公主,换了我去,即使再显示几件法宝,也不会有人把我当作龙王的公主的。”

方九也笑道:“是啊,我老头子如果说自己是龙宫公主,恐怕还会惹得群起而攻,说我冒渎神圣呢!”

大家也跟看笑了。

他们在酒楼进食,只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饥饿。

因为他们的修为俱已有了辟??之能,久时不吃也不感到饥馁,一尽十石,也不会撑破肚子。

这一次因为高兴,每个人都吃得多了一点,尤其是龙君儿,为了初??佳味,每样菜都不放弃,都是来个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奇怪的是酒楼中奉召立至,每道菜都是很快就送了土来,等他们觉得兴尽时,两旁的盘碗堆垒成小山似的。

向妙妙准备结帐时才发现了,低声道:“糟了,我们这一忘情饮啖,恐怕店中要把我们当作妖怪了。”

那知店主人恭恭敬敬地前来,跪下叩头道:“公主与三位神仙下降凡尘,弟子能接仙驾,乃无上荣幸,这点酒菜是弟子的一片孝心,万万不敢收取赏赐的。”

向妙妙微怔道:“你认得我们是谁吗?”

店主人道:“弟子肉眼凡胎,适才已见到三公主显了神迹,因而猜知三位尊仙,上仙必是何仙姑,那两位必是张果老与韩湘子……”

向妙妙忍不住笑了起来。、方九却一本正经的道:“算你有点眼光,今天本来是我们陪三公主小游人间的,形迹既露,可不能再耽下去了,你也不得多向人哓舌,扰吾等游兴。”

店主人忙道:“弟子已经把店中客人都支应出去,就是怕惊扰了仙驾。”

方九笑笑道:“也罢,念尔知道,我们八友中老道与李跛两人专吃白食,我老头子却不惯这般无赖,赏你三个字,足可供你子子孙孙享用百世了。”

他用手一指,剑光飞出,将悬在楼梁上观海楼三个字削掉了,改换成“饮仙楼”三字草书,然后朝三人眨眨眼。

大家都会意了,各驾剑光,破窗而出,一直来到无人之处,才相与落下大笑。

方九最是得意道:“龙姑娘,老头子这一手玩得也不错吧,这下子我们在合浦地方也留下了一段佳话,至少也可以留传个几百年的。”

龙君儿笑道:“方前辈,你说留下三个字,可供他子子孙孙享用百世,这又是怎么说呢?”

方九笑道:“你听过武昌黄鹤楼的传奇没有?那是我们的老友吕洞宾兄在临江的酒楼上。一时贪杯,吃完了没钱付帐,就在墙上昼了一对黄鹤为酬。他走了之后,那对黄鹤遇客人来到时,必然会飞下来衔壶斟酒,仙迹流传,使那家酒楼门庭若市,很发了一笔财。等洞宾重过武昌时,才把那对黄鹤收了去,可是仙迹已传,那座酒楼易名为黄鹤楼,生意依然不衰。今天你初显神迹,引得那些凡夫俗子真把你当成了龙宫鲍主,我老头子再留下三字真迹,那家酒楼岂不是也会发财了,而且子子孙孙享用不尽。”

龙君儿不禁神往道:“方前辈,你那个姓吕的朋友法力很高呀,他在什么地方?”

方九哈哈大笑道:“我那有那么大的面子,跟海上八仙成了朋友了,他们都是早年得道的真仙,是否真有其人尚不得知,只是民间流传而已。但既然那个店家把我当成了八仙中的张果老,我也就高抬身价跟吕仙称兄道弟了。”

大家又笑了。

向妙妙道:“吕仙的黄鹤斟酒,我们跨鲸而来,小妹又指使夜叉惩恶,方前辈以狂草留字,仙迹频传,说不定当地的人还会建祠以纪呢。”

方九道:“其实黄鹤楼的传说,很可能也是那一位修道者的游戏之作,我们比常人已兼得数倍之寿,也窥得炼气长生之旨,却没有见过什么大罗真仙,难道世上真有八仙不成,无非是好事者托为传说。”

才说完这句话,旁边有人接口遣:“孤陋寡闻,尔老儿才得多大气候,居然敢妄论仙业,还敢冒充吾辈,该打。”

苞看该打两个字,方九身子一个踉跄,屁股上挨了一下,不禁大为愤怒,厉声叫道:“是谁在开玩笑?”

空中又有人笑道:“你这点法力,居然还敢妄言仙道,损我仙名应再打!”

方九又挨了一下,恼羞成怒,正准备凝聚全身修为以作一击。向妙妙却笑道:“莫前辈,别开玩笑了。”

方九一怔道:“什么?是莫老婆子。”

向妙妙笑道:“方老,除了莫前辈的无影身法,还有谁能在我们面前不见人影呢。”

方九会过意来,咬牙切齿地道:“难怪我听着那声音有点熟,莫老婆子,你无端打了我老头子两下,如果不给我打回来,老头子一生一世跟你没完。”

莫无影在不远处现身出来,手持一根竹杖,含笑而立。

方九吼了一声,就待冲过去。向妙妙刮拉住了他笑道:“方老!且慢,你先看看那竹杖是谁的?”

方九一看那枝竹杖,杖头上雕着两个背向的人头,不禁怔了一怔。

莫无影笑道:“方老儿!你看看清楚,如果你要是不服气,尽避来找我老婆子算帐好了!我老婆子可是奉令行事,惩你出口不逊?”

方九顿了一顿才道:“莫老婆子,你见过我那浑家了?”

莫无影笑道:“当然见过了,否则那来这枝双头杖!”

“她……她在那里?”

莫无影道:“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如果你不甘心认罚,就永远别想见到她了!”

方九一怔道:“你说是她要打我的?”

莫无影道:“当然是的,否则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你动手呀”怎么样,你认是不认罚?“方九想想道:“我不信,红霞为什么要打我?”

莫无影道:“为了你无情无义,君子绝交,尚且不出恶言,何况你们是夫妇。你苞她为一点小事反目,一别百余年。她对你仁至义尽,想尽办法,为你求外援,助你渡过难关完成功德,你却在背后骂她,提起她来,不是贱人就是贼婆于,叫她如何不生气!”

方九哈哈大笑道:“莫老婆子,这一定是你这个好管闲事的乱打不平,我那浑家绝不会因此而生气的。我们这两口子跟别人不同,我对她喊得越难听,越表示情爱之笃,她应该清楚的,我方九口中的贱人与贼婆子从不对别人使用。像你莫老婆子,不避如何开罪我,我也不会用这个骂你。不过你打我这两下,我也不记恨你,如果这是出于我那浑家之意,正表示她已原谅我了”她在那里?“莫无影笑道:“世上真有你们这对活宝,我老婆子只好认输了。你快去吧!我老婆子算是多事,还怕你们不好意思,把她给拖了来,想为你们调解一下,看来真是多事了!”

她把手中的竹杖往上一抛,竹杖化为一道青虹,向前射去!

方九怪啸一声,跟看追去。

向妙妙笑问道:“莫前辈,你真的把易前辈给找来了!”

莫无影道:“是各位道友的意思,怕他们老脸拖不下来,托老婆子做个调人,所以我到红霞姊那儿把她给拖了出来,看来大家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龙君儿笑道:“莫前辈!您是来作调人的,可是您却在中间掀波作浪,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莫无影笑道:“我说起方老儿在背后骂她,红霞姊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我觉得她太好说话了,应该给方老儿小加惩罚。红霞姊把她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