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银鸽的喙啄了下来。

方九只好一鼓真气,拼着硬挨一下。

那知银鸽的尖喙只差寸许要啄中时,忽地身子一翻,倒在地上,双翼不断拍动,就是飞不起来。

银鸽儿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火鸦童子怔然片刻!

他豢养的那头火神鸦已呱呱的叫了起来。

火鸦童子冷笑道:“原来是莫老婆子在搞鬼,老太婆,你也想插一脚凑热闹吗?”

莫无影身形不现,仅闻其声,哈哈一笑道:“老太婆一来是看不惯你们没出息的丑相,二来是怕你们跟方老儿闹得不可收拾而伤了和气。银鸽儿你那头坐骑是远迸异种,这一口啄下去,方老儿虽不致送命,也得去掉半甲火候,他一气起来,你们那两口剑就保不住了,这是何苦呢?”

银鸽儿怒道:“是他自己找我们的。”

火鸦童子刮冷冷的道:“老太婆,你来劝架我恨感激,可是你那句没出息是骂谁?”

莫无影仍是隐形发声道:“谁没出息就骂谁,有本事找老一辈斗法去,欺侮人家徒弟还算出息吗?”

火鸦童子冷笑道:“那就找你斗斗吧!”

撮口轻哨,他的火嘴神鸦掠空而起,掠翅轻扑。

莫无影见对准自己而来,心中大惊,连忙松开抓住银鸽的手,闪身跨过一边。

神鸦再度进扑!

莫无影见仍然对看自己而来,手舞相杖迎上,身形已现了出来。

火鸦童子哈哈大笑道:“老婆子,我刚为我的神鸦炼就了天眼神通,你的隐形法不管用了。”

莫无影舞杖力敌神鸦。

方九抽空收回戊土真气,刚念了破诀恢复行动,银鸽儿的银鸽又掠翼攻至。他只得掌运真气,连发暗劲,将银鸽推了出去。

可是这两头异禽都是神物,居然与两位高人缠战起来。

火鸦童子微微一笑,与银鸽儿同时指挥金银两色剑光,再度刺向剑幕。

这次是聚力而作,但闻波波两响,绞落一片青色碎光,全真门下三个高徒的青色乙木剑气已经被摧毁了。

然后五道光华,不约而同地落向玉鼎真人头上。

玉鼎真人已被眼前的一场激斗惊得呆了,乃至危险临头忘其所以,吓得大叫起来。

就在他忘形大叫之际,突然头顶冲起一道青光,青光中冒出一个长约五六寸的赤身婴儿,形貌一如玉鼎真人,只是无发无须,没有那种龙锺老态而已。

这婴儿冒出来后,双手连抓,居然将五道光华都抓在手中,就像是抓住了五根彩色绳子,一拉一扯。

神州正子都征住了,忘记了运气御剑……

忽然观中传出一声大喝道:“畜生,还不快归还五位前辈的神器。”

那婴儿闻此一喝,情急一挣,铮然声中,抛下了十段五彩小剑,慌忙缩回玉鼎真人的顶门,一闪而没。

臂中出来一个须眉皆白,身披玄色道装的老人,正是全真教古月真人。

他看看地下的五支断剑,朝神州五子打了稽首道:『五位道友,请原谅劣徒无知,误毁神器。』

火鸦童子却冷冷地道:『没关系,这是我们自己招来的。老道士,你真沉得住气,居然调教出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还闷声不响,存心要我们难看。』

银鸽儿也是脸色铁青地道:『就凭你老道士也无法把我们五支剑一下子全给毁了,你这徒弟比你还强呀,难怪你要将十三奇的领班让给他了,今天是拿我们给他立威了。』

迸月真人忙道:『银姑言重了,劣徒从未修习外务,贫道知他元婴已成,只是无法脱颖而出,不知其深浅。今日之会,原是想借重诸位之力,助他一臂,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冲破第八重天。那知劣徒天性中煞气太重,虽得诸位之助而成道了,却毁了诸位的神器,贫道万分致歉。』

赤鹰子冷笑一声道:『老道士,你说得好轻松,这五支剑乃天山五英之构,经我们多年苦炼成剑,斩魔卫道,不知立下了多少威名。那些邪魔外道,只要听见五英神剑的名字都会吓得发抖,毁在你弟子的手里,道个歉就算了?』

迸月真人依然陪笑道:『赤鹰道友,贫道除了深致歉意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照说理应罚小徒为五位司炉守山,替五位重锻剑,可是他根本不会……』

赤鹰子冷冷道:『他能毁剑,却不会炼剑,这话谁相信?』

火鸦童子忽然道:『我相信,他倒是真的不会,老道士没骗人。他才一甲子多的气候,如果分心外务,就无法把元婴炼得如此凝固了。老道士,我也相信你的话,是想利用我们来激发他的元婴脱窍,步入第八重天。现在他已经大道丹成,可以修炼法术了,你破点时间教教他,让他到天山去为我们守炉,重炼五英神剑,这样懊行了吧!』

迸月真人道:『那当然可以,只是……』

火鸦童子道:『老道士你别推三阻四,到天山去一趟对他只有好处,因为我实在爱他的资质。你们道家的乙木真剑本质虽纯,可惜质地太脆,尤其是碰上我们的褒金之器,一触即折。在我的火鸦崖下有一块五英金母,我们五个人因为真气已定了型,无法更易,没有多大用处。你这个弟子却是守之资,大道初成,还没有趁手的兵刃,倒不如让他把那支剑炼成,威力远在十三奇之上。』

赤鹰子听得一怔道:『大哥,你要把五英金母送给他?』

火鸦童子点头道:『不错,那块玩意儿我们自己用不上,放着又惹人眼红,如丙叫别人得去了,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威胁。倒不如做个人情,送给那小道士吧。老道士,这可是给足你面子的了。因为我们无暇炼剑,叫他去一趟天山,一则替我们把断剑续上,二则也为他自己炼一支降魔利器,要炼庚金之器你会比我们在行。怎么说?』

迸月真人再度拱手道:『道友关爱之情,贫道感激万分,只是小徒恐怕无暇分身。』

火鸦童子脸色一沉,道:『老道士,你别给脸不要脸。』

迸月真人毫不动气,依然陪笑道:『道友别误会,不但小徒无暇分身,就是各位道友,恐怕也抽不得身去从事炼剑之务了,目前我们即将有一场大忙。』

火鸦童子一怔道:『又有什么大事要忙的?九年前十三奇齐集南荒,帮老化子诛绝了万妖门主后,群邪匿迹,一连两次聚会都是平平淡淡的,没听说有什么新鲜事儿!』

迸月真人一叹道:『五位道友仙隐天山养真,极少在人间走动,可能没有接到陆兄的告急信火。』

火鸦童子神色一惊。

其余四人也都脸泛奇色。

连方九与莫无影都愕然作色。

银鸽儿抢着问道:『告急信火,那是我们十三奇共炼的求援信号,非至万不得已时才发出来,难道陆化子遇上了什么大麻烦吗?』

迸月真人道:『不错,信号是四个月前,陆道兄在东海无心岛上发出的,幸得青城炼士萧道兄与醉仙翁朱兄近在千里之内,立刻驰援,才将陆兄救出重围,否则我们十三奇中可真要少掉一个了!』

火鸦童子道:『东海无心岛上有什么妖邪盘踞呢?陆化子一身道力通神,在十三奇中排名第四,谁还能奈他!』

迸月真人道:『详情不太清楚,据说他在东海畔,遇见了南荒漏网的两个妖孽,青蛊姬与魔子霞城散人。』

银鸽儿晒然道:『原来是这两个孽畜呀,陆化子也太差劲了,连万妖门主都被诛绝了,这两个不过是万妖门中两个未成气的二流脚色,陆化子都应付不了吗?』

迸月真人一叹道:『单是这两个妖孽,陆道兄自然游刃有余,而且发现了妖踪之后,还想一鼓加以歼灭。那知交手之后,此二妖竟然法力大进,更炼成了几样异宝,陆兄轻敌失慎,还吃了点小亏。愤然之下,施展他独门神功先天太乙浩气,才薄创二妖,驾剑追到无心岛,为其同党所困!在九天魔火炼煎之下,差一点形神俱灭,这才发出求救告急信火,又苦撑了一个多时辰,援兵赶到始告脱困。』

方九问道:『那又是何方神圣呢?』

迸月真人道:『据他们自称是无心岛上,碧瑶宫中侍者,二妖也投身碧瑶宫下为侍者!

十三奇中到了三奇,也不过仅能脱出魔火大阵而已。

当下不敢恋战,急急脱身。

由陆萧二兄在就近探测,朱兄则远赴北海向骑鲸客探询究竟,顺道经过此地,版诉贫道一声。

镑位试想,碧瑶门下的一群侍者就把三位高人闹得手忙脚乱,他们的主人岂不是更为难惹,所以我们少不得又要大忙一阵了。“群仙都陷入沉默。良久后——方九才道:“碧瑶宫中主人正邪未明,又没有公开向我们挑战……”

迸月真人道:“贫道不是好战之人,不过蛊姬与魔魔子是万妖门中劣迹最彰的凶婬之辈,正人君子,莫不思诛之以为快。而碧瑶宫竟纳为侍者,其为正为邪,不问可知。再者,二妖在东海现身,似为有意的行动,目的就在向十三奇示威。无心岛上一战,他们也发下狂话,要我们十三奇自动前往投顺,所以才网开一面,否则当时即可发动厉害的阵法,把三人都留了下来。”

赤鹰子气愤填胸,立刻怪叫道:“岂有此理,这些妖邪欺人太甚了,居然敢惹到我们头上来。”

火鸦童子瞪了他一眼道:“赤鹰,连陆化子、萧自在与朱牧三人都讨不了好,你又发什么狂呢?”

赤鹰子这才不开口了。

迸月真人道:“碧瑶荡魔之行是无可避免了,贫道也想到此行非易,而可供调遣的人手也太少。除了贫道收了四个门人,北海骑鲸兄有一对爱徒,其余各位都是孑然一身,而碧瑶魔宫侍者就有数十人之多。无可奈何下,不能再等小徒玉鼎循序道成,少弄巧计,借各位之力,助其突破第八重天,以充人手……”

火鸦童子一笑道:“那不算什么,我们 毁了一口剑而已,诛邪荡魔,其他法宝都可以用, 是耗费元神,不若本命神剑,收发由心来得趁手。但能为令高足稍尽绵力,这点牺牲也算不了什么, 是老道士,你这个弟子虽然资质绝佳,但火候未成,能管得了用吗?”

迸月真人道:“这一点倒无需悬念,此子已是再世投入贫道门下为徒了,他前身即在贫道门下。那时贫道功力尚浅,不知其资质如何,遽然援以本门心法,以二十五岁之龄即入世行道。三年后在南荒为万妖门主向天然之女向妙妙所惑,丧失元阳而死,幸贫道及时赶到,护其元神,重注灵胎,十岁时即携来山上习道。而其前身本体,亦在贫道护持之下未毁,现幸其大道已成,可将其元神归返前身,借旧时之功力心法,立即可用。”

方九笑道:“老道士原来还有这一套工夫,真妙极了,代代脱体重生,元神不昧,岂不是真个长生了。”

迸月真人叹道:“此事谈何容易,也不是人人都有此机会的,何况人不能舍本而逐末,本体 有一个。小徒此刻仅是借胎而养神,如不归本体,始终无法形神独立的,神之于形,犹利之于刃,未闻刃毁而利在,岂有形失而神在。鸦鸽二友,虽为元神凝炼而成不死之身,如慾更进一步以臻真仙之列,仍须归返以前本体的。”

火鸦童子神色微动道:“我们能有那一天吗?”

迸月真人庄容道:“二位如果道心坚定,不堕魔障,勤加修持,广积外功,迟早会有那一天,大罗仙班中的先圣走二位路子的不乏其人。”

火鸦童子一叹道:“我知道,可是这条路太难太远了。”

迸月真人肃容道:“仙道之路没有一条是近的,只要能持之以恒,一步步地走去,终有到达的一天,就怕二位畏避艰难中途却步,就只有走到那里是那里了。”

火鸦童子一拱手道:“多谢真人金玉良言,顿开茅塞,我与银鸽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想止此以终了,现在听了真人的鼓励,觉得仍可一为。”

迸月真人道:“天下事无不可为者,五位逍遥天山,不理世务,固可保持清闲之雅,但天下没有出世的神仙,只有入世的圣贤。而入圣的登仙的第一步,二位如真有此心,虽然已蹉跎了不少岁月,然为时未晚,尚可奋起直追。”

火鸦童子道:“是的,我们因为已经放弃了进一步的打算,才偷闲天山,三年一会,只是聊以塞责。几度参加荡魔之举,更是为了维持十三奇的一点虚名,不肯太认真,今后希望真人不弃愚顽,时加提携赐诲。”

迸月真人笑道:“道兄太客气了,以修为年岁而言,道兄是贫道的前辈,理应由道兄多加赐诲才对。”

火鸦童子惭然道:“真人这一说,我们就更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