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从黑沼深处,有看一族人影,飞速而至!

来到面前站定后,当头的是黑龙教主,两旁站??的则是鱼玄机与管玄英,三个人的眼中都冒看怒火。

再后面则是一大堆奇形怪状的人。

黑龙教主眼看??一片花海化为乌有,目光扫视到鳅娘跟鱼姥身上,不禁戟指怒骂道:“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贱人,居然勾通了敌人,毁我基地!”

一面说一面行走,双手连挥口中频作低啸,可是招呼了半天,仍是毫无动静。

鱼姥微笑道:“教主如果是在召唤那十二花魅,就不必费神了,她们已经被收去了。”

黑龙教主吼道:“胡说,他们新经管仙子玉成,注以地磁阴气,已能脱离根本而成气候,谁能收得了?”

陆奇一笑道:“是我老化子出的主意,借用了萧兄的紫云仙罩,把它们一下子装起来了。”

黑龙教主道:“你拿出来看看我才相信。”

陆奇微笑道:“你早来一步还可以看得见,现在可晚了,我们嫌太累赘,请灵雕青鸾帮忙,已送回天山去了。”

鱼玄机怒道:“陆奇,你们宇内十三奇以侠义自命,黑龙教主在黑沼修真,又没招惹你们,你们为何上门欺人?”

陆奇沉声道:“黑龙教主祭炼邪宝,妄图称尊,把向姑娘的门下伤了十几个,又逼迫其余的人就范,怎么能说没招惹我们呢?”

鱼玄机道,“那是万妖门下,本来也是你们诛戮的对象,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陆奇道:“向门主跟我们化敌为友,他的门下也就是我们自己人。”

鱼玄机冷笑道:“说得倒好听,你们要诛戮时,就把别人说成邪魔恶人,跟你们攀上了交情,就是正道之士了,你们宇内十三奇的正邪之分,就是这样为标准的吗?”

陆奇肃然道:“不错,十三奇就是这样分正邪,定敌友,俯仰天地而无作愧,因为我亲正者为友,恶邪孽以为敌。万妖门下过去行止不端,故我们以敌而歼之,现在向门主父女幡然而知悟,率同门下改非而就正,就成为我们最可敬的朋友。鱼玄机,只要你们夫妇能放弃独尊宇内的野心,立意虔修而不再害人,我们立刻对你们放弃敌意。”

鱼玄机冷笑道:“老叫化子,道理叫你们都占全了,你口口声声指我们为恶,我们害过谁了?”

陆奇语为之塞,因为他们自从东海无心岛被攻破之后,的确尚无恶行难以入罪。

史剑英却朗声道:“你们最近自顾尚且不暇,那有作恶的能力,可是你们过去害死了谢前辈伉俪。痛受惩诫之后,不闭门思过,还跑到黑沼来,与黑龙老怪狼狈为姦,作恶之心未减,毫无悔意,可见你们是罪无可恕。”

鱼玄机道:“我们受黑沼主人之请,来帮助他抵御外侮,这也算错吗?”

史剑英道:“黑龙老魅荼毒生灵,罪无可赦,你们串通一气,就是为恶之证。别的不说,你们以无辜的夷民为饵,胁令他们在水中设下恶毒的埋伏,其心可诛。修道人最忌者就是驱策无辜的良民为怅,或是凭藉法术,残害生灵,你们犯了这两大禁忌,天心难容。现在我师尊等十三奇正假天山召开卫道大会,邀请宇内所有修者炼士与会,宣布你们的罪行,然后即将群起而攻之,是非黑白,自有公论,你们等??吧。”

这个宣布对群邪是颇有震慑力的。

鱼玄机忙跟黑龙教主咬耳私语。

黑龙教主笑道:“这个会开不成的。”

鱼玄机道:“兄弟离开东海时,曾经以五行推算,得知北海玄冰门人齐集天山,而向妙妙把万妖门人也遣往天山,看来他们是真有这个打算,倒是不可不防。”

黑龙教主笑道:“计划诚为不错,可是他们太性急了,竟在会前先派了一半的人到这儿来。我们只要把这些人先擒下。不怕十三奇中其他的人不来,一等他们先后来到,失陷于此,那个会就开不成了。而且正好造成我们的机会,我们到天山去,把各路已经接到通知的人,分批截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局可定矣。”

鱼玄机道:“话虽如此说,但要把他们都困住,可不是容易的事,他们颇有一些厉害的法宝……”

黑龙教主笑道:“鱼岛主不必担忧,只要来到黑沼,就是他们自寻死路了。”

鱼玄机道:“教主不可轻敌,这一片断魂花海,昨天检试之时,我们都认为是固若金汤,但仍然被他们破困而入。”

黑龙教主笑道:“鱼岛主可知兄弟为什么在此处坚不设防,而且敌人来到之际,兄弟已得督兆,却不与理会,听其长驱直入,因为这是兄弟意料中事。”

鱼玄机为之一怔。

群侠也为之一愕。

鱼玄机道:“教主是故意放他们进来,让他们破坏了这一片断魂花海的?”

黑龙教主笑道:“不错,昨天岛主也说过,这一片花海虽然固若金汤。但只怕火饱。”

鱼玄机道:“兄弟是这样说过,而且也是事实。”

黑龙教主微笑道:“众所周知,黑沼有十二种天成奇珍,神泥、墨蛛、断魂花,是为其三,另外九种,岛主可知?”

鱼玄机想想道:“兄弟昨日蒙教主相邀逛游全沼,见得尚有鼠氛石、逍遥果、化血页、忘忧泉四种。”

黑龙教主含笑点头道:“不错,这四种都在内,但是还缺了五项。”

鱼玄机道:“这个兄弟就不得而知了。”

黑龙教主道:“另外五种有三类是包含于前面七项之内的,如黑沼神泥与忘忧泉相合,可炼成不朽神胶,断魂花与逍遥果汁合炼成丸,可炼成向心丹,墨蛛丝与血蔓相结合,可成为天魔臂……”

鱼玄机微怔道:“此三者有何神效?”

黑龙教主道:“不朽神胶与向心丹的神效,岛主立刻就可以见到,天魔臂的灵效,兄弟少时再作施展。”

语毕一声低啸,双手虚空作势连抓,但见两股黑气,由他的袖中冒出,直向后卷去,状如两道黑色长带,蔓展极远。

没有多久,黑气卷回,竟是十二具石像,落地后排成一列。

史剑英低声问道:“鳅娘,这是什么东西?他搬来干什么?”

鳅娘道:“奴婢也不知道,这是老鬼寝宫门外的雕饰,可是他从来也没说过有何用途。”

黑龙教主笑向鱼玄机道:“教主看这十二具人像如何?”

那些人像似石非石,似玉非玉,形状有站有卧,服饰有古有今,大致都是修道人的装束,只有一尊尖嘴如鹰,胁生肉翅,全身披鳞,颇似传说中的雷公之状。

鱼玄机见问,逐一赏鉴了一遍,还用手指轻叩,铮铮有声,乃道:“雕工精致,别具匠心。”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世上没有一个匠人能雕出这些人像,目前他们尚有衣服蔽体,如果把衣服脱掉,可以看见毫发肌理,无一不具,为了使岛主更明白起见,兄弟牺牲一尊,作为解释吧。”

他拣了一尊年轻修道者的石像,用剑劈了开来!

但见石像体内,心肝肺脏,宛宛了然。

黑龙教主笑道:“纵有鬼斧神工之匠,能刻划其外形,恐怕也无法把一块顽石,在里面雕镶出心肝五脏吧。”

鱼玄机叹道:“确是神妙,但不知教主这十二具石像是属于那一位巨匠之手?”

黑龙教主笑道:“他们不是手雕的,根本就是真人,其中的五具是我在忘忧泉时掘获的。兄弟对那五具人像研究多年,才知道所以形成之因,其后又如法泡制,用今人以不朽神胶浸凝,终于试制成功。”

鱼玄机愕然道:“什么,他们是真人泡制的?”

黑龙教主道:“不错,鱼兄如若不信,兄弟可以立刻使他们回复到人状。”

语毕,手发一掌,将那具剖开的石像震成粉碎。

然后在怀中取出一个小瓶,打开瓶盖,在每具石像身上酒了几滴水,那些石像立刻屈伸运动,成了十一具真人。

黑龙教主在每个人口中投下一粒丹丸,然后手指群侠道:“此辈俱为吾之大敌,速为我擒下!”

那十一个人神情木讷,听了黑龙教主的吩咐后,立刻一涌而前,他们手中所执的都是神兵利器。

虽然这些人的灵智受蔽,不能施展法术,但这些神兵利器执在他们手中,与他们的积年修为合为一体,威力不减!

第一个冲过来的是一个峨冠老人,他手执一柄长戈,劈面直刺蛇丐陆奇。

陆奇先还不以为意,扬掌击出一股罡气,若以血肉之躯,这股罡气是可使之粉身碎骨了。陆奇心存忠厚,还不忍全力施为。

那知罡气发出,对那老者全无影响,长戈依然刺到,戈尖宝光隐隐,陆奇见势不对,连忙闪身后退,张口喷出了自己的飞剑。

可是那老者对剑光也如同未见,一任长虹绕体,刮阻不住他的身形,依然急冲而至。

陆奇的飞剑在他身上绕了几匝,竟伤不到他分毫,而他的长戈却以威挫山岳之势,急刺而到,把陆奇胁下剌了个大洞!

陆奇再也没想到这怪物如此难缠,一面行法收剑,一面退后怪叫道:“这是什么敝物!”

萧遥道:“老化子,这是石化的厉??,神智已泯,本身的修为仍在,不可力敌,快设法躲开,让醉鬼去对付!”

醉仙翁朱牧将他视同性命的烈火神酒又饮了一口,以本身的三昧真火点燃,化为一道火龙直喷过去。

可是那厉??口中也喷出一道白蒙的寒气,阻住了火龙,身形依然向前慢慢逼近;幸亏史剑英见状不佳,身剑合一,以紫电神剑化为一道紫虹迎上,才挡住了他。

可是那厉??手中的长戈也是一件至宝,居然能抗拒神剑之威,相互对搏!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指挥那些厉??群起相扑,把群侠逼得连连后退!

来人中只有龙君儿与向妙妙身边还有一两件兵器可以抵挡。

龙君儿的缺玉钩戈已祭起空中,挡住了一个,手挺青霜剑又挡住一个。

向妙妙则是仗??一幅彩??,舞动起来,卷住了对方的兵刃挣贻d,或是把对方卷住了抛开。

这是她最厉害的防身至宝彩云罗,本来是可以当作法宝祭起,妙用无穷,但她知道对这些厉??全无用处,只能当作寻常兵器来使用防身了。

朱牧仗??烈火神酒所化的火龙,虽然为对方所喷的寒气所阻,但那些厉??对这股烈火还略有畏惧,不敢太逼近他。

陆奇则是仗??那条灵蛇小金,在急难时,急冲猛碰,别看它身细如指,冲劲奇大,经常把冲过来的厉??撞退回去,才能使陆奇幸免于难!

史剑英最苦,他的紫电剑要敌住一人,龙君儿送给他的缺玉钩戈要用来抵御空中的攻击。

那个胁生肉翅的怪人最难应付。

他手中执看一枝雷公凿,动如闪电,不时凌空下击,要不是史剑英数世之修为,能心分两用,真还无法挡得住他。

黑龙教主哈哈大笑道:“鱼岛主,你看我这一手如何?”

鱼玄机叹道:“厉害!教主是如何收伏的?”

黑龙教主笑道:“他们的确是厉??,只是由我以化石神胶制成的厉??。平时以神胶封凝,到了需用之时,化开神胶,以收心丹控其灵智。除我之外,任何人的命令都不听。而且他们的修为俱在,积年的精气浸入体内,成为不死之身,任何飞剑法宝对他们都不生威胁。”

鱼玄机道:“只是他们的行动太呆板了,只要一驾遁光,他们就迫不上,何况对练就九转玄功的人,也没多大用处,对方留下个化身,脱出真身,他就无从施为了。”

黑龙教主道:“不错,这的确是他们的缺点,不过有办法补救的,而补救的办法,这些人替我完成了。”

鱼玄机正待动问。

黑龙教主笑道:“天机不可??漏,鱼兄看下去就知道了。”

这时群侠已被逼得连连后退。

方九与易红霞在万般无奈下,各自忍耐不住,双双一打招呼,施展出他们练就多年,轻易不在人身展露的杀手:阴阳杀气。

两人轻啸一声,身化青白两道光虹,对准那些厉??们冲去。

方九地行叟之名,就是以此而得。

他这股元阳晟气与易红霞的太阴昊气,是天地间两股至利至威的煞气,无坚不摧,对血肉之躯,别具威效。

煞气一发,威动山岳。

但见这两道细如针尖的劲气,不断地在那些厉??身上字来穿去,神刀利器都难以摧毁的厉??在两气之下,也被穿透了无数细孔。

只是那些厉??的身体都被化石胶浸透,成了一具没有感觉的行??,身躯虽被穿透许多细孔,封仍然不影响他们的行动,只不过凶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