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莫无影问道:“怎么了?”

骑鲸客黯然道:“我也不知道,既没有死,也没有伤,就是昏迷不醒,我试过镑 方法,都探不出所以然来,更不知所设的禁制是什么,只好退了回去以示拒绝,以免诸兄也受其害。我想这是对方的一个阴谋,明知道我们不会答应受聘的,存心布上这个陷阱,来向我们示威。”

火鸦童子道:“难道我们也会遭殃吗?”

骑鲸客道:“那可很难说,鱼玄 夫妇道力深厚,设下的禁制自非同凡俗,如丙我们知道是什么,尚可设法预防,苦就苦在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防不 防。”

迸月真人道:“欧阳兄此举 是,吾辈犯不着争此无谓意 ,即使毁了聘书,也不过是表示拒绝之意,可是着了对方的道儿,反而折损了自己的颜面。”

骑鲸客道:“聘书是退了回去,但我们对碧瑶宫总得要有个表示,是听任他们胡闹置之不理,还是…”

觉岸上人道:“对方已经找上我们了,置之不理也不是事,而且对方也会继续再找我们的。依老衲之见,不如反客为主,也先去通知他们一声,请他们打消重组龙华会之举,交出万妖门中漏 遗孽!”

陆奇连忙鼓掌道:“我赞成,是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免得他们把十三奇看扁了,而且我们的通知上也得还他们一点颜色,以示礼尚往来!”

迸月真人道:“那不必了,我们都不擅此道,如果弄不出什么效果,反而贻笑于人。”

银鸽儿道:“玩花样我们不行,却可以正大光明的前去,无论如何也得给他们一点教训,为欧阳兄的爱徒出口 !”

骑鲸客苦笑道:“出 倒不必,但是小徒昏迷不醒却很严重,这妮子夙根颇厚,将来也是吾辈中人。有百来年的基础就此毁了实在太可惜,所以我想赴会之后,立刻到东海去一趟,当面交涉,要他们撤除小徒的禁制。”

迸月真人摇头道:“欧阳兄可不能去,去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对方人多势众,万一冲突起来,你独力难支……”

骑鲸客道:“鱼玄

管玄英 我有几度见面之情,总还好说话一点,他们的对象是我们十三奇全 ,我一个人去,他们还不便太过份。”

骑鲸客道:“鱼玄

管玄英 我有几度见面之情,总还好说话一点,他们的对象是我们十三奇全 ,我一个人去,他们还不便太过份。”

迸月真人道:“他们既然发出聘书,内藏禁制,可见已不念故旧之情了,何必去自讨没趣呢?”

骑鲸客道:“可是小徒长日受制不醒,耗损元神颇巨,可不能耽误了,我必须去一趟。古月真人沉思片刻道:“那就让小徒去一趟。”

说时手指史剑英。

骑鲸客怔然道:“他行吗?古月真人道:“他蒙方兄伉俪之惠,服下灵石仙rǔ,又得神州五子之助,冲破第七重天,元婴已成,蒙觉岸大师玉成,返本归元,且有本门降魔剑在身,纵不能达成使命亦可自保了。”

方九连忙道:“这倒有理,史贤侄则去虽然道力稍逊,但他占了便宜,只是个门下弟子,遇上万妖门下漏 之妖孽,他自可应付下来,而那两个老怪物,则自持身份不好意思出手,就沾光多了……火鸦童子此时对史剑英的好感骤增。因为他看出这年轻人的资质奇佳,而中间经由玉鼎真人以守朴之身,培育了六十多年的灵胎再度

,同时在

前已经冲破了道家的第八重天。即使他的本 在这六七十年中,经乃师古月真人的灵葯奇珍为之呵护,以本身真元为之挹注。等于是合几方面的修为加于一身,成就之深,已不在十三奇之下。日自己等五人遭临天火雷劫天应心劫两重难关时,如得此子守护呵持,过关绝无问题。此刻绝不能让他受到一点折伤。因此他大为关切地道:“史世兄虽然沾了一点便宜,但他法初 ,前生许多法宝是否能运用自如呢……”

迸月真人道:“这一点倒没有问题,因为他入门之后即致力于修积外功,无暇清修,身边所有的法宝利器,都是能自动为用,只须谙晓收发口诀即可,无需 内宝相合。火鸦童子道:那怎行呢?就以他手中的那一枝降魔利器紫电神剑来说,我看他仅能身剑合一,无法以意念御剑,威力就大大地打了个折扣。古月真人道:此类前古仙兵,本身即具灵 ,身剑合一已是很难了,要想以意念御剑,非要经多年苦修不可,而今时 迫切,那有时间来供他修炼呢?火鸦童子道:老道士,你是玄门正中出身,讲究是循序渐进,可是我们修的是偏途,另有捷径,假如你不反对,我们五个人就助他一臂之力吧。古月真人连忙道:道兄所说的方法,贫道并非不知,却万不敢应命,这太委屈五位了。火鸦童子道:荡魔之行迫在眉睫,你谈这些不是太见外了?我们五个人稍减一二十年修为并无损害。却能使令徒大有裨益,这是为了大局之计,你不答应也不行。古月真人沉吟片刻道:剑英,五位前辈对你如此造就,你还不跪下来,好好地谢谢他们。史剑英莫名其妙,但师傅叫他如此,必然不会错,闻言跪磕头道:弟子多谢五位前辈成全。火鸦童子将手一抬,真 暗发,将他托了起来道:“世兄别客 ,我们不过是想尽点心,今天帮你一点小忙, 日无心岛上降魔之会时,你多出点力,一样可弥补过来了。”

青城炼士箫瑶笑道:“这话说得也是,无心岛上的两个老怪物道力通神,有几蚌厉害的阵法。虽然不一定奈何得了我们,但要想破他的鬼阵,我们多少都要牺牲几年修持之功,其浪费在那儿,不如用来促成自己人了。兄弟本来也有这个打算,既然神州五子有意促成,我们也不便掠美,只宥回头送他一样防身之物,作为见面礼了。”

骑鲸客笑道:“箫兄所谓防身之物,必然是你的紫云仙罩了,那可真是大出手!”

箫瑶笑笑道:“青城就是这一样东西拿得出手的,骑鲸兄,老道士有此佳徒,不仅是我辈降魔的一大助手,也是我们十三奇的面子,你总不好意思小 吧!”

骑鲸客道:“你舍得紫云罩,我自然不能太寒酸,只有把寒冰梭凑了对,为史贤侄一壮行色了。”

迸月真人道:“诸兄以此奇珍见赠,叫小徒何以为报……”

骑鲸客道:“老道士,你别推辞,我们也不是客 ,这些东西留在我们身边并没有多大用处,对令徒却有裨益。紫云罩防身可避百邪,寒冰梭攻敌无坚不摧。偷懒成性,难得有会一用,令徒元神

后,少不得要行侠四海,带着这两样东西,也等于是替我们修积功德!”

迸月真人道:“剑英,你要记住,这些前辈一个个对你如此器重,你要善自警惕,可不能再犯错了。灵胎借 而育,只有一次 会,如果再碰上那 情形,为师也救不了你,你要特别地小心才是。”

史剑英连忙道:“是!弟子定不忘恩师所示。”

迸月真人道:“你虽在我门下,可是此次

重生,却是借重各位道友之力,他们都可以算是你的师父恩人,以后他们有差遣之处,你必须尽力以赴。”

史剑英道:“这不劳恩师指示,无论是那一位前辈有所指命,弟子当万死不辞。”

迸月真人知道这些人对史剑英如此示惠,不外是要他将来在渡过两劫时,为他护法而已。

所以事先就把话说出来,让史剑英亲口答应,以安诸人之心。

丙然神州五子 萧瑶、骑鲸客等人的脸上都浮出了笑意。萧瑶取出一个小小的锦盒,打开来后,里面是一堆五色斑烂的薄纱,宝光闪闪。他递给史剑英道:“此物乃广成子所遗,使用时十分简单,遇有危急时,只须打开盒盖,往上一抛,即化紫色光辉,护住全身,任凭什么魔法邪宝都伤不了你,带着防身还有点用处!”

史剑英称谢接过。

骑鲸客也取出一枚寸来长的银色小梭给他道:“这是玄冰寒铁炼成的,收发有六字真言,都镌梭身上。此梭不畏水火,穿坚若腐。遇见那些邪魔时,就给他一下,只要在百丈之内,那怕对方练成元三层元神化身,至少也能斩掉他的一层。只是有个缺点每发只能伤一人,一定要收回再发,所以你在遭受围攻时,要谨慎使用,找准一个最厉害的出手。这东西在我身边已经出了名,用处不大,对方一见到我,就躲到百丈之外去了,但在你身边在紧要时还有点用处。”史剑英再度称谢收下。

火鸦童子道:“轮到我们了,世兄把你的紫电剑取出来,身剑合一,攻我们每蚌人一下。”

说完一摆手,银鸽、赤鹰、青鸾、灵雕等四人各 一方,配合火鸦童子的中央戊土,各按五行方位站好。

史剑英不禁踟蹶。

迸月真人笑道:“火鸦前辈既有吩咐,你就如命,全力施为吧,你那点微未道行还伤不了他们。”

史剑英这才撤出降魔宝剑,默运真 ,身剑合一,化为一缕寒光,刺向火鸦童子而去。

火鸦童子一声清叱,喷出一口真 ,将剑光震回,改向银鸽儿而去。

她也是如法施为,震回剑光,射向赤鹰子。

他不同于火鸦银鸽,已是元神化身,尚为血肉之 ,无法以真 却剑,咬破舌尖,喷出一点鲜血,才撞退剑光。

灵雕叟 青峦仙子也是如法施为,三点鲜血,两团真 ,里住了那支剑,竟然把剑从史剑英的手中硬夺了出来。

这下子失去了依靠,那支前古神剑 发了它本身的灵 ,在空中翻腾搏击!

然而那五人的鲜血真 所化的光雾太强了,扑斗一阵后,终于降住了神剑的威势,慢慢压到地下来,剑尖刺入地面。

那一团光雾仍是紧紧地压着它,慢慢地,硬注入剑身之中。

火鸦童子吁了一口 道:“想不到这支神剑的灵 超过我的估计太多,如非五人合力,还真降不住它。”

说着过来,再喷一口真 ,渡入史剑英的口中。

银鸽儿如法施为,也渡进一口 。

再看赤鹰子等三人,巳是脸色微白,汗流如浆,直到这时才各吁了一口 。

迸月真人道:“五位道友以本身的精 注入剑中,合为一 ,鸦鸽二位更不惜加倍牺牲,渡入一口真 ,使剑 神合。剑英,你现在试试以意御剑看。”

史剑英笑道:“弟子不知道如何施为!”

迸月真人道:“剑 神合,还要施为什么,你心里想要它如何,全神贯注,摒除杂念就行了。”

史剑英双目紧闭,神定虑清,果然那支剑自动 地而起,绕空三匝,然后嘎的一声,归入鞘里。

火鸦童子笑道:“行!总算大功告成,这下子你可方便多了,那怕你 剑分开有千里之遥,只需一念之兴,它都会自动地飞到你身边来。而且你只要神之所至,就可以役使它,再也不怕人夺去了,唯一不方便的是它本身剑 太利,无法加以缩炼,藏于丹田之中。”

迸月真人道:“能够如此已经是万分不易了,上古神兵,随心意役使的,古来还没有几个人,如非五位前辈如此成全,你何来此福缘,还不再谢谢他们。”

火鸦童子连忙托住史剑英道:“已经谢过了。”

迸月真人道:“不,必须要他再谢一次,因为五位所作的牺牲,超过了先前所计,尤其是道兄 银鸽仙子,几乎付出了一甲子的修为,另外二位也至少要卅年的苦修才能弥补所失,这个代 实在太大了。”

火鸦童子道:“虽然辛苦一点,但还是值得的,经此一来,我们五个人 史世兄的灵感相通。我们有事要请他帮忙时,不怕找不到他了,他有警兆时,我们也立有感应,可以立刻赴援,比我们十三奇的告急信火还要快得多。蛇丐陆奇笑道:“五位对他的栽培不为不厚,只是忘了一件事,他要役剑时,如果有两个以上的敌人就无法兼顾了。”

火鸦童子笑道:“陆化子,我知道你会有此一说,我何尝没想到,你跟朱兄一蚌会一心数用心法,一个会天视地听妙术,都传给他不就行了。如此一来,他一面可以分神驭剑,一面还可以运用神功,连躲在暗处的敌人都找出来。再仗着萧兄的紫云罩护身,用北海的寒冰梭配合降魔剑却敌,天下还有谁是他的敌手呢。醉仙翁朱牧笑道:“火鸦!你倒是好算计,自己做完人情后,把我们也拖了进来。”

火鸦童子道:“史世兄盖世奇才,又是我们的后辈,造就他一下是应该的,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