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司空湛虽是出身旁门左道,然而在炼气这一关上,却有独特的法门,就是这种不伤真元而保真元的调气之法。

虽然进境很慢,而且 能作初步奠基之用,但已经能使修者得到登门之钥,迈进道成之界了。

三个人一心一意,各以本身的真气溶合在对方的真气中。

史剑英的修为较二女高出很多,本来是很难进行的,但他本身已非元阳之体,元阳之气已经冲淡了不少,再加上以一合二,配合得恰到好处。

饼了一段时间后,三个人都进入到天人交泰的忘我之境,使得三个人的真气溶为一体了。

史剑英在感觉中体会到真气的输出已无抗力,而收回的真气也十分通畅,不再有阻碍了,知道初步功成。

含笑收回双掌,看看二女都是神光焕发,才起立道:“多谢二位妹妹,使愚兄又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再遇上那个妖妇时,就不怕她再施什么鬼魅伎俩了。”

谢玲笑道:“大哥说那里话了,我们得益更多,这一阵真气互交,至少也抵得上一甲子的吐纳之功。”

谢瑜却问道:“史大哥,那妖妇是谁?”

史剑英咬牙恨道:“万妖公主向妙妙,前世使你们形神俱灭,今世毁我道基的都是她。”

谢氏二姝都为之一怔!

谢瑜也一咬银牙,圆睁星眸道:“再碰到她的时候,我绝不饶她,一定要整得她形神俱灭,报却前生灭神毁体之恨不可。”

史剑英道:“此妖已练成身外化身之术,我一连斩了她十几个化身,还是无法除得了她。”

谢瑜道:“我才不怕她,我离开北海时,把恩师的玄冰雷珠偷了两颗出来,见到她时,先放起鲛纱网,把她罩定了,然后再发出玄冰雷珠,炸她个四分五裂,史大哥再用玄冰神梭发进去,收掉她的残魂,看她还往那里逃。”

史剑英忙道:“那鲛纱网能困住她吗?”

谢瑜道:“怎么不能,鲛纱网是玄冰宫三大镇宫至宝之一,我师父用它不知收服了多少千年精怪。此网一撒,可弥六合,大小由心,大可以藏山川,小可以纳芥子,巨细无遗,再加上玄冰雷珠与玄冰神梭,三宝齐合,威力无穷。北海地处穷荒,正是山精海怪匿藏之处,我师尊就仗着三宝雄峙北海,威镇群妖。”

司空湛恰好由外面进来,呵呵笑道:“妮子又在夸口了,既然鲛纱网如此神妙,你刚

谢瑜道:“那时我一心在姊姊身上,急糊涂了,而且施放此网时,必须人在网外,船舱中一共只那么点地方,我也没有个存身立足之处呀!”

司空湛笑道:“你那网不是大小由心吗,你把玲侄跟史老弟罩住就行了。”

谢瑜急了道:“那怎么行,鲛纱网本身即具有耗人元神的效果,姊姊身受重伤,怎么经得起呢!”

司空湛笑道:“小妮子就凭这点东西,居然敢到无心岛上去找鱼玄机夫妇的晦气,真是太自不量力了,幸好遇上我跟史老弟,否则你姊姊的命救不回来,你的一条小命又要赔进去了。”,谢瑜道:“司空伯伯,你不相信这两件宝物的厉害,到了东海,等我施展出来您就知道了。”

司空湛道:“北海玄冰三宝的威力我是知道的,确是相当可观,但你的阅历太浅了,纵有至宝,也难以竟功。刚才我只诈了你一下,你就把底子全 了出来,天下事有一利必有一弊,人家要知道了底细,就有趋避之法。”

谢瑜红着脸道:“这儿都是自己人我才说出来,如果是敌人,我怎会把底细告诉对方呢。”

司空湛道:“只要你没有保密的警觉,你还是藏不住秘密的,敌人如果换个方式,故意用语激你一激,你照样会倾 无遗。瑜侄,我是你双亲的知交,他们又是为我而死,所以我们的关系很密切,我必须要匡导你,你日后在外面行道,这个好强多嘴的毛病,一定要改一改。”

谢瑜低下头道:“是,多谢伯父教诲,瑜儿一定记住。”

司空湛又道:“古月仙长命我用『轮回光镜』把你们前生的事迹重演一遍,你们可知此举费了我多少心力?”

谢玲道:“我全不晓得,但听恩师说过,此举极耗功力。”

司空湛道:“不错,施为一次,至少要耗去我一甲子的修为。”

史剑英愕道:“前辈用口说了也就是了,何必要损耗这么大的精神呢?”

司空湛道:“这是令师的示意,要你们在亲身的体验下,去了解恩怨情牵的前因后果。”

谢玲略一沉思,才道:“伯父是不是要我们忘却前仇?”

司空湛道:“前生之事,你们已然身经目击,是仇是怨,你们也该平心静气地想一下,向妙妙对你们是恩是怨,你们自己也很清楚。”

谢瑜道:“她虽然帮史大哥御过了天劫,那并不算是恩,我跟姊姊也能抵得过的。”

司空湛微笑道:“向妙妙轻而易举地制住了你们,可见她的能为高出你们很多,然而她在抵御天劫时,也累得心神交疲,可知那天雷不是你们抵抗得了的。”

谢瑜低头不语了。

司空湛道:“你们醒来之后,不问青红皂白,出手就是凶着,要制她于死地,史老弟不能恩将仇报,才舍身以救。你们居然不念夫妇情分,连史老弟也一起下了毒手,可见你们心性之狠毒,完全不像个修道人。”

谢瑜道:“那时我们不明就里,照目击的情形,可恕不得我们生气发怒,泯灭理智的。”

司空湛笑道:“你们总该想想史老弟是如何躲过天劫的,再者前生你们与史老弟可不像今日初会,已是多年的夫妇道侣,相知极深,难道你们对他毫无信心?”

说到这儿,他声色一厉:“盲目猜忌,出手狠毒,连自己的丈夫都不能放过,幸而是在前世,我们尚无渊源,如果是在今世,我这个世伯饶不过你们。”

骂得二女都低下了头。

司空湛又道:“向妙妙苏醒后眼见你们杀了史老弟,自然愤不可抑,出手对付你们是情理中事。但她究还有点良知,没有下狠手,要你们形神俱灭。所以史老弟的元神向她攻击时,她宁可本身受创,也没有再施杀手,保全得你们一灵不泯,仍能投胎为人。”

谢玲道:“伯父,侄女知道了,我们绝不再恨向妙妙就是,如果再见到她,我会向她道歉。”

司空湛道:“史老弟,你呢?”

史剑英想想道:“再晚要追杀她,非为前生之怨,而为今生之孽,她如不害人,我绝不伤她。”

司空湛一叹道:“向妙妙不知道你已转世为人,但她以前仅有微行而无恶迹,她是真心的爱你,也是在那一次的打击后,她才一变本性,开始婬荡无检的。”

史剑英刚要开口。

司空湛摇摇手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的元阳被盗,所以才恨她入骨,但你仔细一想,她对你还是有点情义。可能是由于你的形貌未变,使她记起了前生的你,所以才留了一点,没有尽吸你的元阳,否则纵有令师呵护,也无法使你能驻灵胎而复体了。”

史剑英沉思片刻才道:“多谢前辈指示,但再晚要除去此妖,非为本身恩怨,乃是为屈死在她手下的无数冤魂。”

司空湛一叹道:“老弟这么说,老朽就无以为词了。不过老弟要记住,斯女本性尚佳,除婬行外并无大恶,虽有很多人死在她手中,也是自己定力不坚,为色所迷。”

史剑英不以为然地道:“她的 女迷魂术,何等厉害,有几个人能抗御得了?”

司空湛微笑道:“临安城中有一个书生,品行方正,根本不会法术,却在她的逼惑下,丝毫不为所动,此人姓文名天祥,已是当世名臣,老弟说没人抗御得了,这话就失之笼统了!”

史剑英也不禁低下了头。

司空湛轻叹道:“老朽不想为谁说项,但向妙妙修为日深,如能渡化向善,将是降魔绝大助力,老弟好好考虑一下!”

史剑英陷入沉思。

司空湛神色又转为厉道:“我拚舍一甲子修为,使你们洞悉前因,也因此了解一下你们的心性。再世为人后,玲侄已渐消戾气,殊为可喜。瑜侄却仍是浮扬暴燥,望善自警惕,前生之覆辙可鉴,如果一步之不慎,自误而误人,再坠魔障,就沉沦永无出头之日了!”

这番话说得谢瑜粉汗淋漓,愕然失色道:“瑜儿知错了,还请伯父不时启迪指教!”

司空湛苦笑一声道:“我跟你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但愿你常记住我的话,也不失我这一番辛劳!”

三个年轻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再说话。

舟行忽缓,舱中四人都为之一怔,连忙出舱一看,但见玉磬真人脸色沉重,披发仗剑,全力行法催舟,十分吃力!

史剑英忙问道:“师弟,是怎么回事?”

玉磬真人道:“不晓得,暗中好像有一股绝大的阻力挡住了船,使我们行进很困难!”

司空湛道:“此地已是东海,去无心岛不过百里之遥,可能是对方在岛外所设的禁制所致!”

史剑英运用慧目,四下看了一遍,皱眉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异状呀!”

司空湛道:“请道长暂停行法,待老朽以易数一卜,看看阻力来自何方!”

玉磬真人停止了口诀。

司空湛神色肃然,就在船头上盘膝坐下,取出数枚金钱,倒在一个竹筒中,摇了几摇后,摊开在船板上。

看了一遍才皱眉道:“奇怪了,照六爻神课所示中并无凶兆,似非敌方所为,但东南西北四方,居然都没有一点迹象!”

谢瑜道:“四方之外,只有天地,我们再上下找找看!”

史剑英举目向天,但见苍穹如洗,万里无云,笑笑道:“上方没有问题,就一定是在下方了。容我下去看看!”

他整了一下衣服。

谢瑜道:“史大哥,我跟你一起下去,我的水性很熟!”

司空湛道:“对方既然能将我们的舟阻住,可见一定是修道练气之士,与水性无关,史老弟身边有紫云罩护体,更有降魔利器紫电神剑,还是让他下去吧!”

史剑英凝气聚神,然后将身一纵,入水无波,迳直潜行到了船底,但见一个赤身少女,长发及腰,紧贴在船底下,含睇微笑。

史剑英运目细望,发现这个小女虽然不着一缕,全身却没有一丝邪气,而且秀美绝伦,倒是不便用降魔剑对付!

他慢慢地潜迎过去!

那躶女坦然无惧,而且伸手向他连招,似乎叫他游近过去。

她赤躶躶地面对着一个男人,既无羞涩之状,也没有婬邪之色,完全是一派天真无邪之状。

而且史剑英经万载空青灵石仙rǔ洗过的眼睛也可看出这个少女的确是个人身,而不是什么妖异所变。

由于少女没有敌意,他也友善地潜过去,运气传声道:“姑娘是何方道友?阻止我们的船,有何指教?”

那少女咧嘴笑了一笑,突然像一只箭般地射过来,动作之快,简直无法想像,不等史剑英有何动作,就拉住了他的手,直往海底潜去。

她力量也大得出奇,史剑英连连挣扎,却是毫无用处,因为他在水中,手脚都无以着力。

史剑英被她拉住的是左手,右手本可以拔出紫电剑来刺伤这个少女而脱身的,但他没有这样做。

因为对方一直保持着友善的微笑,而且史剑英也知道自己的神剑通灵,假如对方有侵害自己的意图,不待他动作,紫电剑就会自动脱鞘伤敌的。

现在神剑毫无动静,就证明情况很正常。

于是就这样被她拖着,不知在水中潜行了多久,也不知有多深,而水底的光线已越来越暗,证明是入水很深了。

史剑英被海水的压力,已经挤得很不舒服。

他知道自己复体重生后,又得神州五子之助,冲破了生死玄关,进入第八重天,功力大进,如果以他从前的状况,此刻只怕早已七孔流血而死了。

可是看那少女,竟是十分自然,不禁深感惊奇,这个女孩子的体质,实已超过了人体修为的极限,变成超人的禀赋了。

再往下潜,压力更大,而眼前却忽然光明了,那是许多奇形怪状的鱼类,身上发出了强烈的光。

史剑英实在感到受不了,鼓足气力,再度传声道:“姑娘,不能再往下了,我受不了这种压力。”

少女似乎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从史剑英脸上的神色似乎了解他的状况。

她笑了一笑,将他一扯,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整个身子贴住了他,不等史剑英有所抗拒,少女的嘴chún已经吻上了他的嘴。

史剑英慌忙挣扎!

但少女却一口气渡了过来,劲力很强,史剑英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