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魔魔子急得大声怒吼道:“何方老匹夫,居然敢收去本师至宝,快还回来”“”司空湛笑道:“把鱼玄机叫出来,自然知道老夫是谁,凭你这种角色,还不配问老夫名号!”

魔魔子空自跳脚。青蟒蛊姬却冷笑一声道:“老匹夫,你有本事把本仙姑的法宝也收了去!”

彩袖轻扬,飞出一朵彩云,缓缓地飘了过来,到了他们顶上,突然涨了开来,像是一顶五彩的帐子,把六个人都罩在里面。

司空湛双手再扬,十道劲气又出,像是十根柱子,将彩云撑住,但也只能撑到两丈多高,再也无法挡高了。

耳边只听得余青儿的笑声道:“这是本仙姑的彩云瘴,老匹夫,你有本事就冲出来!”

谢玲与谢瑜都想发出飞剑。

司空湛忙道:“不可!这是魔教中最毒的一件邪器,系以妇人之秽血掺合桃花毒瘴炼成,为天下至秽之物,专为对付正派修道人之用,你们的飞剑一碰上就失效了!”

史剑英道:“那该怎么办呢?”

司空湛道:“好在老夫也是旁门出身,不惧污秽,可以撑得住,而且在必要时,也可以拚舍百年修为,用本身精血将它炸毁,只是怕沾在你们身上,毁却你们的道基!”

史剑英道:“有这么严重吗?”

司空湛道:“你跟龙姑娘倒没关系,玲、瑜二侄是女子,受损也很轻,只有令师弟是纯阳之体,修习的又是玄门正宗,火候又不够,恐怕难以保全了!”

玉磬道长忙道:“弟子没关系,教主不必顾虑了,我们总不能被困在这个地方!”

龙君儿道:“我用青霜剑去破了它!”

司空湛道:“青霜剑为太阴至宝,倒是不怕污损,但桃瘴一破,玉罄道长仍是不免受到波及。而且青霜剑出鞘,光冲斗牛,那两个老儿立刻会认出,非至必要时,龙姑娘的神剑万不可离鞘!”

史剑英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司空湛道:“当初我不知道此妖妇怀有此物,否则分一个人出去,跟她闹一下,我就可以把本身真气加强,把毒瘴撑到十丈高低时,以元神遁出帐外,加以收毁了!”

玉磬道长道:“如果只有弟子一人受损,教主就不必顾忌了!”

司空湛道:“道长不可如此想,史老弟虽出身全真门下,却非道门中人,令师全真一脉,全靠道长来继承,如果道长根基受损,老朽将何以对令师!”

玉磬道长坦然道:“弟子尚有二位师弟,足可继承道统!”

史剑英道:“师弟!不行!本门以序为禅,你是已定的衣钵传人,即使你功力全失,仍是无法易人的,而本门道统,还要靠你发扬光大的,小兄就是拚将一死,也不能让你受半点折损。”

司空湛道:“正是如此说,而且老朽失机在先,你若有所折损,老朽有何面目对令师,还是这样撑着吧。好在十三奇也会很快来到的,到时由银鸽兄出手,轻而易举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这彩云瘴虽然厉害,但也有个好处,就是对修道人都有妨碍。鱼玄机与管玄英行为乖张,却也是正统修为而成,他们一样沾不得,只要这两个家伙不乘隙偷袭,我这真气所化光柱,还不怕别人偷进来!”

史剑英突然道:“老前辈!您说 要有人出去,牵制那妖妇一下,您就可脱困了!”

司空湛道:“是的!目前那妖妇全力施为,才相持不下, 要使她分点神,我就可以脱困了。把毒瘴撑到十丈高时,你们可以从下面先离开,我行法布置,把毒瘴送到海中消灭,就不会伤到人了!”

史剑英笑道:“小侄可以出去!”

司空湛道:“你如使用紫电剑,当然可以出去,可是此物至秽,神物受污染后,也会减去效力的!”

史剑英道:“不!我不用剑,我已蒙方九前辈授得地行之术,可以由地下出去!”

司空湛道:“对啊,方老儿地行之术别树一格,不受任何法术限制,可是你出去了也没有用。余青儿最惧忌的是你手中那柄剑,发现你脱困后,一定拚着舍却此瘴,迎上你的剑来,老朽又无法及时配合,令师弟仍难免受损!”

史剑英笑笑道:“我不用剑,也有办法不让她发觉,老伯请注意着,目前全力施为,等到压力一轻,迅速施法毁去此一至邪之物!”

说着口念真诀,身子一缩,脚下现出一条裂缝,人影已在缝中消失了。

司空湛无法拦阻,只得加强功劲,将彩瘴又撑高了两三尺。

外面的余青儿也拚命施为,把彩瘴压回到原来的高度!

双方都在运力对撑!

饼了片刻,忽而外面传来一声闷哼,似发自余青儿之口,跟着司空湛觉得压力骤轻,连忙全力施为十道气柱,将彩瘴撑高到十几丈。

众人都觉得眼前一亮!

司空湛叫道:“快离开此地,往右边挪去!”

他自己跟着长啸一声,将彩瘴抵着,向左方迅速移动,直往海中投去,彩瘴入水即消,直到全部不见了。

才见史剑英含笑而立,那一批男女妖人,却溜得一个不见了。

司空湛吁了一口气道:“老弟!真有你的,你是怎么对付那妖妇的?”

史剑英笑道:“我到她背后,在她背上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掌,震得她口喷鲜血,怪叫而逃!”

司空湛道:“老弟!你别开玩笑!余青儿是魔教门下高手,即便是全神施为在彩云瘴上,也不可能让你摸到她身后而不发觉,何况还有别人在呢?”

龙君儿笑道:“剑哥一定是到了她的背后,再突然由地下冒出来,骤然施为,那妖妇何从发觉呢?”

玉磬道长笑道:“我知道了,史师兄是施展莫老前辈的无影身法,潜近她背后的。”

司空湛也笑道:“那就难怪了,雪山神妪的潜行术又是一绝,与普通隐身法不同,就是鱼玄机那老怪物也无从发觉,更别说那些妖魔小丑了。史老弟,你可真是不得了,一身兼具十三奇之能,又有如许深厚之福缘,难怪这次荡魔之行,要以你为主了!”

史剑英谦笑道:“老伯谬赞,小侄万不敢当,复体重生后,蒙各位前辈关爱,镑以绝技相授,不过便于行动而已。如以真实积修而言,小侄较之各位前辈还是差多了,即以方才而论,如非老伯道行高深,对那妖妇的彩云瘴,小侄就无以应付了!”

司空湛笑道:“老头子不过恰好左道出身,不惧婬毒而已,那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可惜的是老弟未曾修习玄门天雷印诀,否则在她背后来上一下,至少可以把那妖妇的三打掉两 ,毁掉她一半的修为!”

史剑英笑道:“小侄虽未习得天雷印诀,但用的是正宗先天太乙真气贯注掌力之中,这一掌又击在她后心灵台重穴上,至少也够她半年修持才能复元的!”

司空湛兴奋地道:“地行术加上无影身法,吓得群魔辟易,现在倒是个绝佳机会,直捣魔宫而去!”

史剑英道:“是的!小侄想利用这个机会,跟玲、瑜二妹与师弟先到魔宫去搦战,吸引他们的注意!”

龙君儿忙道:“那我又干什么呢?”

史剑英笑道:“你跟司空老伯利用这个空档,到正南方去,把离火主幡所镇的那条焰龙设法诛绝,破了魔火布置,我师父他们来时,就省了不少事了!”

司空湛鼓掌道:“妙!此计大妙!龙姑娘为癸水之体,身怀癸水至宝,正是焰龙的克星。除了焰龙,无心岛上就少了一重防御,灭却那老怪物一半的威力,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分头进行!”

史剑英道:“君儿!此行你要注意,如非必要,最好不要施展青霜神剑。一定要施展时,就请司空老伯先行法布置,罩住剑芒,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看见神剑来饱!”

司空湛笑道:“没问题,老弟放心好了!老头子这点经验还是有的,准保不误事就是了。”

说着六人分做两起。

史剑英等四人疾向山峰行去,手中紫电神剑出鞘,毫芒四射,使得潜在山林间的那些妖魅邪魑,都忙不迭的躲了起来,方便了司空湛等人的行事。

来到峰下,但见碧瑶宫高耸峰腰,壁立如刃,却无路可达。

谢瑜道:“我们还是得御剑才能上去。”

史剑英道:“使不得,对方把宫阙建立峰腰而不辟道路,正是想利用魔火为困,我们脚踏实地,合以土制火之机,才没有引发魔火,只要一腾空离地,魔火立发,反而增加麻烦,而且也妨碍了那一边的屠龙行动。”

谢玲道:“那怎么办呢,要不就等在这里,候二妹诛去焰龙,再御剑上去。”

史剑英笑道:“那怎么行,我们分两路行动,就是要使对方无法兼顾,才能达到屠龙的目的,否则那边一有行动,宫中立生警觉,就不易收功了。”

玉磬真人想想道:“那只有一个笨办法,在石壁上凿一道阶梯,一步步地登上去。”

谢玲道:“那要多少功夫。”

玉磬道长道:“我们以真力贯注剑上,慢慢挖上去也很快的,泰山玉皇顶上的山路,就是这个方法开出来的。”

谢玲笑道:“二师兄说话真有意思,既是慢慢挖,又怎么快得起来?”

玉磬道长脸上一红道:“我在泰山修真,有的是闲工夫,因此没有计较快慢的问题。”

史剑英道:“师弟的方法是对的,只是这儿到峰腰,少说也有千丈之遥,每梯五尺,交错而登,要二千级才能到达。时间的快慢不说,人也太累了,等我们到达碧瑶宫前,每个人都累垮了,以真力运剑是最耗神的举动。”

玉磬道长道:“师兄有什么善策呢?”

史剑英笑道:“有一个最省事的方法,我以地行术潜进山里,用紫电剑破山壁,开一条迂回的山道。玲妹可以用冰魄神梭在前开道,推除碎石浮土。这样可以不动声息,一口气直登峰腰,管保还会吓他们一大跳,还不知道我们是怎么上来的呢!”

谢瑜道:“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不会看的?”

史剑英道:“我们开的是一条暗道,距山壁保持一丈多厚,来个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去。”

说着在山壁上划了一个丈许高的圆圈道:“我就从这里进去,为你们摇松土质,斩碎石块。玲妹紧记着跟在我身后两丈之处,推动冰魄神梭,挤开土石就行了。以我的剑光为方向,不能把冰魄神梭的威力发挥太足,否则地崩山摇,就失去突袭之意了。”

把冰魄神梭交给了谢玲,身形一闪,就从圆圈中突了进去,跟着石层纷纷碎落,那是他把紫电神剑的厉芒逼出来的成果。

谢玲不敢怠慢,忙也运起冰魄神梭,发出丈许直径的一团光柱,直逼过去。

两般神物,交互为用,果然石上开出一个丈来大小的圆洞。

谢玲及玉磬真人紧随在后,但见紫光在前,白光在后,辟出的一条山道,圆整如削,斜折而升。

谢瑜道:“这个方法太省力了,如果在每一座山上都辟上这么一条路,不知道可以方便多少行人。”

玉磬真人轻叹道:“师妹以为这很轻松吗?”

谢瑜道:“史大哥神剑开路,玲姊以冰魄神梭清道,根本就不费什么精神!”

玉磬道长道:“玲师妹施冰魄神梭,也许不费什么力气,但史师兄以真气逼住剑气,发出锋芒破土碎石,较之御剑拚斗更耗真力。也只有他两世修为,得天独厚,突破第八重天,才有这等功力修为,换了第二个人,恐怕等不到峰腰,就已经筋疲力尽,动弹不得了!”

谢瑜一怔道:“既是如此耗力,史大哥到了宫前,怎么还能与人交手呢!”

玉磬道长道:“史师兄复体重出后,屡膺异遇,不仅得到十三奇各助功力,在海底龙宫宝阙中又得了不少好处。尘世之间,已无与能匹,纵有损耗,略加调息就可以复原了。他内心自有成算,否则绝不会行此不急之务!”

千丈高峰,为了要使能逐步而登,其工增倍,足足辟出了将近两千丈、才突然破土而出。

恰好在碧瑶宫前的广坪之上,宫而散立很多碧瑶门下,正在四处探索,搜寻敌踪,没想到敌人竟然脚下冒了出来!

一个个大惊失色,乱成一团。

史剑英仗剑直指,朗声道:“泰山全真门下史剑英,代家师前来答覆贵宫小西天龙华会之事,有请鱼岛主赐于一谒!”

他的态度突然又变得客气起来了,使得谢玲等人非常奇怪。

谢玲悄悄地道:“史大哥,跟他们讲这些废话干吗?”

史剑英笑笑道:“鱼玄机究竟是一岛之主,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礼不可废!”

谢玲道:“他可是我们杀死双亲的仇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