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史剑英闻言又转回身道:“鱼玄机,我忘了一件事,我这两位谢世妹是北海门下,她们还有一点帐要和你算。”

鱼玄机道:“什么帐?”

谢玲道:“两笔帐,第一笔是你掠夺了司空伯伯的血魂厉煞,附在柬帖上暗算我的帐。”

鱼玄机笑道:“血魂煞魄至今未回,我还以为它们是在骑鲸客身上见了效呢,原来仅伤到你这个小女娃儿。”

忽地一愕道:“你既中了血魂厉煞,怎么还能活着来此?”

谢玲道:“司空伯伯又把它们收回去了。”

鱼玄机恍然,道:“我说怎么会全无消息呢,原来司空湛又脱困了,那也没什么了不起,他有本事可以来找我。”

谢玲道:“自然会来的。不过还有第二笔帐,你在暗算司空伯伯之时,杀死了一对修道夫妇”“”鱼玄机笑笑道:“有这么回事,那一对夫妇自不量力,凭一点微末道行,居然敢跟我作对,我不过轻轻一伸手,就叫他们形神俱灭。这与你有何必系?”

谢玲厉声道:“那是我的父母。”

鱼玄机大笑道:“原来他们还有后人,难怪琼芳说你们来找我报仇的,不过小泵娘,你可得斟酌一下,连骑鲸客跟司空湛都不敢来找我,你又凭什么报仇?”

谢瑜忍不住斑叫道:“就凭我们手中利剑,心中热血。”

话才说完,一抬手,飞剑已出!

史剑英忙道:“瑜妹,不可造次,此怪道行高深,不是你的飞剑伤得了的。”

但他的警告已迟!

谢瑜的飞剑已经飞了出去!

鱼玄机轻轻伸手一捞,就把她的飞剑捞在手中。

他看了一下道:“你再练上五百年也别想伤得了我分毫,这种小孩子的玩具我连收下的兴趣都没有,还给你。”

他脱手又掷了回来。

谢瑜正待施法收回。

史剑英却急扬手中紫电剑迎空一绞,将白光绞得粉碎。

谢瑜急了道:“剑哥,你怎么毁了我的飞剑。”

史剑英道:“瑜妹,你的修为差人太远,飞剑已在对方控制之下,那老怪物可不是存好心真还你的剑,而是借机暗中施法伤害你,我如果不毁了它,你必伤于剑下。”

谢瑜一怔道:“这老怪物如此可恶?”

史剑英道:“相骂无好口,相打无好手,这倒是无可厚非, 是以他这种身份,对一个修为相差多少倍的对手,也出此卑劣的手段,未免令人不齿了,就凭这一点,他也不配作什么群仙之宗。”

鱼玄机被说得脸上发红,怒声道:“本仙长行事一向随自己的高兴,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今天如果不把你们这几个小表擒下,本仙长誓不为人。”

谢玲冷冷地道:“你所作所为,早已经不像个人了,看姑娘收拾你。”

扬手也是一道白光飞出。

鱼玄机以为又是飞剑,如法施为,轻轻伸手接住。

接在手中,触指生凉,发现是一件梭形之物,才知道是北海镇宫三宝之一的玄冰神梭,方知不妙。

正待行功抗拒时,谢玲已适时念动真言,神梭光华暴涨,已经把他的手指炸断了三枚,神梭自动飞回谢玲的手中。

鱼玄机忽地由辇车上坐起,袍袖一挥,一道红色精芒,里着落地的三枚断指,投到伤手上只绕了一绕,三枚手指又恢复原状,生回到手上去了。

史剑英低声道:“此怪道力通玄,玄冰神梭 能给予一点小创,却已引起了他的暴怒,必将全力对咱们报复,大家小心一点,千万不可再鲁莽出手了,站得我近一点!”

才说完这番话,鱼玄机已脸现狞色,厉声道:“大胆贱婢,居然敢对本仙长弄此狡猾,纳命来吧。”

右手一伸,立幻成一只硕大无比的手掌,手臂也跟着拉展至四五丈前,由他们的顶上抓下来。

玉磬道长道:“这种障眼幻术也敢拿出来献丑。”

举掌一个天雷印诀,迎着掌上发出。

这是道家正宗心法,原是专破一般幻术的,可是那一团金光触到巨掌之上,只发出波的一声轻响,居然毫无作用。

史剑英默运慧眼一看道:“不妙,这不是幻术,而是他本身元神所附的玄灵掌,专门摄人心魄,大家快整饬心神,不要去管他,由我来对付。”

他不敢怠慢。连忙抛起紫电神剑,前古仙兵,果然不同凡响,形成一道紫色光幕,撑在四人的顶上。

那一只玄灵掌,居然无法再往下压了。

鱼玄机脸色微愕道:“看不出你这小子还真有点门道,难怪敢到本岛来放肆,但本仙长不信制不了你。”

语毕左掌一摇,又化成另一只巨灵掌。

这次却是由四人的正面抓来。

史剑英一摸囊中,恰好摸到了得自龙宫,由龙母所赠的碧玉钩戈,那也是一对,由他与龙君儿各持一柄,立刻取了出来施放出去!

仙府奇兵,也别具神效,一片青碧光幕挡住了第二只玄灵掌。

鱼玄机双手施为,居然都被挡住了,这是从所未有的事,就是十三奇亲来,也不见能具此能为。

他不禁大怒,冷笑道:“你小子的法宝倒不少,本仙长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宝可以献出来的。”

双肩一晃,由背后又生出两只手,分由左右抓来。

史剑英运慧眼看出去,发现这两只手掌竟然也不是虚质,心中不由大惊,不知他何以有四只手的。

囊中法宝已尽,倒是不知如何应付才好了。

正忧烦间,耳边听得莫无影传声道:“此怪已练成一体三 分身之术,他还有两只手可以运用。诸友即将来援,贤侄已修为至第八重天,可将紫云神罩取出,以本命元神在神罩保护下挡住左边,老身设法挡住右边的那一只。”

史剑英连忙如法施为,一团紫云,里着泥丸宫中一个赤身小儿,迳往左边迎去。

鱼玄机的玄灵掌对准紫云抓去!

但史剑英元神所化的婴儿经累世修为又得紫云神罩之助,居然随看巨掌幻化忽大忽小,总是比手掌大一点,使它无法握住。

而右边的那一只玄灵掌,则为一股无形的阻力所拒,说什么也无法逼近。四只巨掌,就在丈许开外,一起被挡住了。

鱼玄机脸上惊怒交加,不知道这年轻人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居然忘记了背后还有一道空门可攻。

他拚命施为,加强四掌的压力。

紫电神剑与碧玉钩戈本身通灵,无须法力施为,就能自行护主,所以倒不在乎压力的增加。

但莫无影与史剑英元神所守的左右两方,都感到难以支持了。因为他们的修为究竟比对方差了一大截。

他们只有拚命支持着,但已经相当艰难了。

不过鱼玄机也相当吃力,他虽然有近两千年的修为,但一分为四,已经使实力分散,额际见汗了。

尤其是要撑拒住紫电剑与碧玉钩戈的两只手掌,更为吃力。

对方利用神物本身的灵效,毫不费力,他却要全神应付,否则即将为利器所伤,也弄得慾罢不能。

撑持了顿饭时刻,一旁的邢琼芳看出了便宜道:“岛主,他们的背面还有空缺,不妨由那儿再攻进去。”

鱼玄机苦笑道:“我也看出了,右边的玄灵掌似乎是被另一股力量挡住了,却又不见人影,必然是莫无影那老婆子也赶来了。背后虽是空门,可是为师的全力已施,如果再分出一股力量去,顶上与正面的这两方就支持不住了。”

邢琼芳沉思片刻道:“那就由弟子攻过去如何?”

鱼玄机道:“不行,那个女娃儿手中持着玄冰神梭,那是北海镇宫至宝,你先前太大意,受了损伤,现在绝对抗不住冰梭之威!”

邢琼芳道:“那怎么办呢,以岛主之尊,连这四个小辈都收拾不了,传出去太损本宫的颜面了。弟子去把师尊请出来,共同把他们收拾下来吧!”

鱼玄机道:“碧瑶双仙共同出手才能收拾十三奇门下的四个弟子,这太丢人了吧。龙华会期虽然还没有到,各处的道友已有不少前来,在宫中作客。刚才是你们吃了亏,我才借故出来看看,让你师父在陪客人,如果要请她出来,就瞒不住人了!”

邢琼芳道:“那要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拖着呀!”

鱼玄机道:“刚才是我失策,不该用玄灵掌来对付他们,现在弄得骑虎难下,慾罢不能,如果用法宝来对付他们,这四个小辈早该成擒了!”

邢琼芳道:“岛主准备用什么法宝?”

鱼玄机稍一沉思道:“别的法宝都需要我亲自施为,只有那一颗混元霹雳珠,本身即具威力,就在我丹房中放着。你赶快去取了,到他们的背面三十丈处放起,此珠自有妙用,可以震散他们的元神,不难手到擒来的了!”

邢琼芳答应一声,忙施遁法溜走,投入宫楼而去。他们是以传声交谈,但见嘴动,却听不见说什么。

史剑英心中十分着急,忙低声道:“莫前辈,老怪与那妖女不知又要捣什么鬼,再晚已全力支持,再也无力分身了,家师他们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功?”

莫无影也传来一声苦笑道:“老婆子也不知道,都是火鸦儿作怪,偏要收服那条鬼火龙。一定要十二个人,分守十二方位,只能匀出我一个人。老婆子托住他这一只玄灵掌,也是用上了全力, 好听天由命了!”

正说看,史剑英眼角一掠,看见遁光由身后落定,正是耶琼芳去而复返,不由大惊。连忙道:“师弟,玲妹,那妖女由后面来了,你们提防一点,别让她走近,只要她有所动静,玲妹就用玄冰神梭对付她!”

谢玲也十分紧张地道:“小妹知道。”

她手托玄冰神梭,可是邢琼芳站得远远的,手中托着一粒大如鸽卵的红色圆珠,作势慾投。

鱼玄 忙叫道:“琼芳!再近一点,你投不到这么远。”

邢琼芳道:“弟子知道,这颗珠子太重了,本来可以用紫府元 送过去的,可是弟子刚才受了伤,紫府元 一时又无法提起。”

鱼玄 道:“所以我才叫你走近一点。”

邢琼芳道:“弟子也不能走近,那丫头手中托着玄冰神梭,再近了,就是神梭威力范围之内,弟子还没有出手,就要先蒙其害了!”

鱼玄 急了道。“你真笨,难道你不会使用化血身法,拼着再受一点轻伤,就可以解决他们了!”

邢琼芳闻言正待行动,忽地人影轻闪,在她身边又出现了一个身披轻纱的美妇人。

那美妇落地后就就开言笑道:“芳姊,可有小妹效劳之处吗?史剑英一见那美熬现身,不由急道:“糟了,这妖妇来了,我们就惨了。谢瑜早已由轮回光镜中认出,这美妇正是前世害她们双双遭劫的万妖公主向妙妙谢玲忍不住骂道:“妖女,你上一世害了我们,这一世又见面了,我恨不得寝汝之皮!向妙妙却微笑道:“小妹妹,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怎么会得罪你了?”

谢玲怒叫道:“你难道忘了南海落英岛上的事。”

向妙妙端视片刻才格格娇笑道:“我说怎么看起来很眼熟的呢?原来是落英岛上那一对醋坛子。小妹妹,上一世的事可不能怨我,我本是一片好意,是你们自己不间青红皂白,杀了你们的汉子。”

谢玲 得话都说不出来,怒目直盯着。

向妙妙笑道:“真不巧,这一辈子我们又在敌对的场合相见了,看来你们又要转一劫了语毕笑向邢琼芳道:“芳姊!听说你在他们手中吃了亏,我想来为你出口 的,那知连岛主都 动了,这几个家伙当真如此厉害吗?”

邢琼芳道:“妙姊来得正好,小妹正愁力有未逮,你已练成九转玄功,足可把这颗珠子送过去给他们。”

说着把手中的圆珠交给了她。向妙妙接珠在手道:“这是什么法宝,一点点大会如此沉重。”

鱼玄 道:“这是广成遗宝中的混元霹雳珠,用法十分简单,只要托着走近廿丈之内,以玄功投入,神珠自会发生妙用,此珠专能震散修道人的元神……”

向妙妙笑道:“好 了,这里的四个人,两个是我前世冤孽,一个是我今生仇家,刚好仗着岛主之助,一清宿怨,岛主,这混元珠对任何人都有用吗?”

鱼玄 道:“是的,珠上有二字真言,只要送到对方身前,口念真言,妙用自生。”

向妙妙托着神珠,慢慢向前走进。

谢玲怒叱一声,玄冰神梭已自发出!

但向妙妙多年修为,玄功九转,一口阴吴真 喷出,套住了玄冰神棱,居然毫无费力地就把玄冰神梭收了去。

玲瑜二女大 失色。

向妙妙来至十丈远近,微笑道:“史剑英,你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