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众人脸现骇色,忙问究竟。

史剑英才把交手经过,一一说了。

迸月真人道:“那可真不容易,尤其是向飘然父女,能弃邪归正,反敌为友,更属可喜。龙君儿道:“你们这儿可真热闹,比我们收服那条火龙有趣多了,早知如此,我该参加你们这边才是。”

火鸦童子道:“龙姑娘,焰龙是洪荒遗兽,全身都是毒火,如果不是你癸水真??为助,还真收服不了它,你可不能走,否则我们不但收不了焰龙,引发了魔火大阵,连脱困都相当困难了。”

史剑英问道:“降龙已大功告成了?”

龙君儿笑道:“成了,而且把那头畜生暂时封在我娘的贝阙中去镇压住,以癸水真磁,帮助它把内丹炼凝,此兽岁久通灵,知道我们是为了成全它,很高兴地去了。”

史剑英道:“它怎么能突破你母亲所设禁制的?”

龙君儿道:“火鸦仙长在来此途中,接到我父亲的飞缄传信,并且附了一道接引灵符,把焰龙收服后,在她的泥丸官上贴上道灵符,由我父亲以遁光接走的。”

史剑英不禁叹道:“君儿,你父亲真是了不起,事事前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

迸月真人也点头道:“不错,我的先天易数,觉岸上人得三禅灵光,已经能略夺宇宙之秘,稍窥前因后果了。但??龙仙长的袖内神通一比,还是差得太远。我们只算出你在西行途中,可以有高人协助,可保有??无险,但卜象都应在司空教主身上,可没想到龙姑娘。”

司空湛毅然道:“掌教真人如此一说,在下就惭愧了,此行如非得令徒??龙姑娘之助,我的人就丢大了。古月真人道:“不然,小徒只是仗着一点前古仙兵,在修为方面,也只是靠着诸友随时造就,应敌经验上还差很远,若非教主大力维护,他们吃的亏就大了。”

火鸦童子笑笑道:“大家都别客??了,焰龙收服,破除了魔火毒阵,已经减却了碧瑶宫一半的威力。史贤侄吉人天相,又得向妙妙之助,把鱼玄??小创,我们正好挟??利之余威,长驱直入,尽站在门口干吗?”

青城炼士萧遥却道:“莽撞不得,这所门楼之内,杀??腾腾,恐怕有什么厉害的埋伏,否则对方早就出来拒敌了,株守不出,正待我们去自投罗??。”

火鸦童子傲然一笑道:“怕什么,我就不信一点鬼埋伏能挡住我,我先闯个头阵。”

说着摇身一晃,就向门楼射去!

他才一进门,但见五色光华由四方涌起,围住了火鸦童子,一里一绞,将火鸦童子绞成无数碎片。

幸而他是元神炼凝而成的法身之??,那许多碎片立化流水似的光点,倒射了回来,依然聚成了本形。

但已脸现??色,摇头道:“厉害!厉害!这是什么玩意儿,才到里面就被吸住了,根本不由我行动。”

司空湛凝重地问道。“那五色光芒临??之时有何感觉?”

火鸦童子想想道:“先是被一股压力凝住了,浑身动弹不得,接着是奇寒酷热以及一阵锐利无比的劲??,把身子绞碎了,我??紧用玄功退了出来,不敢再多作勾留了。”

司空湛想想道:“这可能是广成遗阙中的仙府第二道禁制五行化魄大阵,被他们移了过来。”

银鸽儿忙问道:“教主到过广成遗阙吗?司空湛道:“广成遗阙中藏有无数仙魔二道的奇珍,一向是修道人觊觎的目标。敝人为御天劫,也曾想到里面去捞几样宝物出来的。结果也只到了仙府第二道门户处,就被这一个阵式逼退了出来。不过在下是有备而去,稍为多耽了一会儿,感受较火鸦仙长略深,知道这个阵式,乃五股真??合组而成。”

银鸽儿迫不及待地问道:“是那五股真???”

司空湛道:“先前将人凝冻的乃中央戊士之精,寒者为水,热者为火,以金为碎魄之兵,木为阻魄之栅。火鸦仙长如非功力通玄,且又是元神炼凝成??,可散可聚,就算能抗受金刀之利,也无法突过乙木之栅。”

银鸽儿道:“那就没办法进去了?”

司空湛道:“此阵乃以五行相成相克之理而设,只要破其一,就可以各个击破了。”

龙君儿道:“那我可以一试。”

司空湛道:“不行,龙姑娘不能试,你是癸水之??,进去后,首逢戊土之克。”

龙君儿一笑道:“教主对五行生克之道,研究得虽多却不够深入。五行生克之道,有正克反克,以水土为例,土固阻水,但水势汹涌,一样可以决堤裂石,这就是反生克。”

司空湛道:“不错,这就是一个功力深浅之差。那五行真??是广成子炼魔所遗,姑娘这点成就尚不足??抗。”

龙君儿一笑道:“黄河的水是黄的,那是水中有泥沙之故。我的癸水真??虽然不能跟广成子相比,但有一个好处。我可以把逼近我身边的戊士真??冲淡。这就是和水捣稀泥的办法,然后再??阵中的癸水真??引合,借彼之水,制彼之土,就破坏它们的均势了。”

司空湛一怔道:“不错,看来姑娘对五行生克之学,比我高明多了。”

龙君儿笑了一笑,闪身进了门楼,五色光华又起,果然又是黄色的戊土真??先将她的身形凝住。

但龙君儿身上立刻射出一团白光,癸水真????黄色的戊士相拒,慢慢变成了淡黄色,她的行动已可渐渐展开。

于是她立即行动,将围绕在身外的另外四道光华中的白光用手握住,真气相连,使她身上的白光暴涨,将黄光越冲越淡。

红色的丙火光气似乎畏避水势,远远地躲开了。

龙君儿祭起手中的青霜神剑,与庚金真气纵成一团,急声叫道:“剑哥!快用紫电剑斩断乙木,助我一把。”

史剑英身剑合一,冲进阵中,首先把乙木真气斩断,随即摇身直上,一阵铮铮响声后,金光四碎。

龙君儿指著白色的水气包围住红光,如拨水浇炽炭,在一团水雾中光敛雾散。

迸月真人大笑道:“好!贫道也锦上添花,分润余荣。”

语毕,手捏大乙神雷掌诀,扬掌一放,轰然声中,那一座横额狂书“碧瑶仙府”的白石门楼,被震成了一堆瓦砾。

群仙跨过瓦砾,但见史剑英与龙君儿并肩而立,脸含微笑,直如一双璧人。

方九大笑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我们这些老家伙被阻于门外,倒被你们两蚌小娃娃给闯了进去。”

司空湛微笑道:“龙姑娘,破阵固可喜,但是得不偿失,你们紫电青霜两枝神剑,是制敌最具威力的利器,要等最后关头才用的,现在都亮了相。”

龙君儿笑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请剑哥帮忙,他的紫电剑早就亮过相了,对方也早就知道了。”

司空湛道:“但是你的青霜剑亮得太早了。”

龙君儿道:“没有,青霜剑是前古神兵,就是不要剑哥帮忙,也能克住那一股金扁真气的。我就是怕对方晓得双剑合璧,才把剑上的光芒隐起,让剑哥来竟功。对方即使有点知觉,最多以为这是一柄利器而已,绝对想不到是青霜神剑的。”

司空湛不禁奇道:“龙姑娘,你久居海底,能言解语不过是这旦夕间事,你怎么会这些心计智谋的?”

龙君儿娇笑道:“司空伯伯,我以前只是不会说话而已,并不是没有知觉。何况这些诱敌之计,在海底的世界里是最常见的事。有一种海葵,生有碧绿的触须,舒展开来与海草无异,等到小鱼游来去吃食时,触须突然卷缩,把小鱼反捕为食,像这种例子还多得很。”

迸月真人不禁一叹道:“贫道还只以为虞诈乃人世所独有,故道君老子乃创绝圣遏智,剖斗析衡之说以息争。现在看来,此说又不尽然矣,因为即使是毫无智慧的生物,亦解诡诈设陷,又何况是人呢!”

龙君儿笑道:“师父说对了,天生万物不等就一定会有争,智力低的,为求生求食而争,智力高者,则为求利求慾而争,只有我们为义理而争,才是正道之争。”

骑鲸客笑道:“有理,有理,世上万物之中,只有人才肯为不关自己的利害,仅为一个正理,不惜牺牲去争。此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也。吾人既蒙天心独眷,赋与此重任,自当不负所寄,扫荡妖氛,破除邪恶以不虚此生。”

这番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听得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抬头挺胸,直向宫前而去。

在门楼与正殿之间,是长达百余级的石阶,鱼玄机可能以为一道五行大阵已固若金汤,所以没有设其他禁制。

当群仙浩浩荡荡,抵达宫门之前,才有值门的门人,勿勿入内禀报去了。

爆门前是一片宽约数十丈的平台,白石为砖,洁润如玉,而宫殿的建设,碧瓦朱栏,极尽盎丽之能事,可见建造之匠力。

火鸦童子因为先前受挫于五行大阵之内,心中有气,冷笑一声道:“鱼玄机与管玄英这一对混帐,当真以为自己是众仙之祖。看他这种排场,那像个修道人,比人间帝王之家,还要奢华多倍,我赏他一把烈火,给他来个片瓦无存,看他还神气得来。”

口中才说完话,已是一道烈焰喷出。

那是他积聚数千年的本命真火。

因为火鸦童子本为远古火神鸦修炼而成,未成道时,以火为粮,这一口烈焰,是肮中多年烈焰所凝的元丹,威力非常!

那几个守门的门人,才被火焰接触,已化为一蓬青烟,连灰烬都不见一点。

只是在青烟中,幻出几条淡青色的人形影子!

此乃是那些人的精魄元神,拼命挤拢过来,套住那一团鲜红色的烈焰元丹,不使它接触到其他地方。

火鸦童子泠笑道:“好,你们以为精魄元神是虚质,不怕火炼,我倒要叫你们尝尝厉害接著又是两口真气喷上!那团火球光芒更盛,由鲜红而呈晶亮的白色,如同暑午炎阳。以火鸦童子数千年之修为,自非这些最高不到三数百年的东海门下神魄所能抗御,那一个个虚影都发出了吱吱的惨叫,青色越来越淡,眼见即将炼化。古月真人心有不忍,轻叹道:“火鸦道友,碧瑶主人为恶,与他们的门人无关,姑念他们修为不易,请道友网开一面,饶了他们吧?”

火鸦童子微微一笑道:“掌教真人不必可怜他们,这些家伙都是死有余辜,罪不容赦。底下却又低声传音道:“道兄放心,我会有分寸的,绝不会要他们形神俱灭的,只是藉以示威。而且也让他们了解一下,投在碧瑶门下有什么后果。他们拼死护宫,连道兄都不忍加以诛绝,那一对老怪物却视若无睹,可见其刻薄毖恩。等他们多吃点苦后,道兄再施法剑,把他们解救下来,示之以恩,他们必心生感激,碧瑶宫也就众叛亲离了。”

迸月真人这才微微一笑道:“原来道友也是在施用计谋。”

火鸦童子一笑道:“这都是跟龙姑娘学的,我修为多年,那会这么沉不住气,对这些后生小辈也滥施杀手。”

语毕神色一厉大喝道:“鱼玄机根本不在乎你们的死活,我是为了一念之仁,不忍心见你们形神俱灭,才手下留情,你们再要不知好歹,可怪不得我了。”

张口又是两口真气喷出,眼睛却向古月真人一示眼色。

迸月真人早已有了准备,连忙一展袍袖,发出一股青气,托住了那团火球,硬拉了回来。

那几条青色人影也被火球一起带了过来,为古月真人的太乙真气所阻,才隔落在地,似乎十分疲弱。

迸月真人心有不忍,取出一个小瓶,交给玉磬道长道:“玉磬,他们元神为真火炼炙,损耗过巨,你用我的天一贞水,帮助他们复原吧!”

玉磬道长一怔道:“师父,天一贞水是莫前辈送给您作为异日成道飞升之用,现在用掉了将来怎么办?”

迸月真人正容道:“玉磬,亏你还是我全真门下长徒,怎么连本教济世真旨都没有明白?修己乃居道次务,救人才是第一要旨。为了救人,别说是一瓶天一贞水,就是舍却我多年道基也在所不惜,别多说了……快去。”

玉磬不敢违命,拿著小瓶,在每人身上滴下了三滴。那一个小瓶不过才姆指大小,贮藏有限。

一共五个人,十五滴之后,瓶子已空。

那五个人得天一贞水之滋润,立刻恢复了元气,一个个起身而立,都恢复了原状。

史剑英慧眼一看,但见这五人都是肉身本体,根本不是元神虚体,不禁愕然道:“师父,您上当了,他们的本体根本就没有销毁……”

一个青年人脸有愧色道:“是的,我们是碧瑶门下护门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