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边城。

冒险家的乐园,犯罪者的天堂。

这个地方平沙无垠,白天,太阳下热得像火炉,能把人都烤焦。入夜,却又冷得能叫人发抖。

犯了罪的人被流放到这里,脱狱的重囚逃避在这里;於是这里又形成一个虽有王法而又无人执行的地方。拳头与刀剑形成了法外之法,由拳头大、胳膊粗的执行着。

然而,这地方却又出奇地富裕,在河底的沙粒可以淘洗出金子,大的像豆,小的像米。

在沙堆里有时能挖到大块的美玉。在草原上有成群的野马,深山中,固然有着吃人的虎狼,伹也有着珍贵的红狐、银狐、黄狐,它们的皮毛比黄金都珍贵;假如你懂得采葯,这儿更有着无以计数的昂贵葯材!

财源是这样的多,发财的路子又如此之广,於是形成了边城畸形的繁荣。

取得财富并不难,只要你肯去干,不怕艰苦而且又有耐心的话,总会有所收获的,最难在於如何去保有财富。

於是这儿兴起了一种特殊的行业——镖客。

当镖客的人一定会武功的,气力大,动作快,身手敏捷,头脑灵活。此外,还有一股不怕死的狠劲儿。

罗奇就是一个镖客,他今年二十七岁,干镖客已经有十年了,他十七岁接下了第一笔生意,十年来没出过一点岔子。

开始时他是一个人混,现在总算有了两个伙计:一个叫沙漠沙老五,一个叫胡狼郝方。

两个人的年纪都比罗奇大,但他们仍然管罗奇叫大哥。

这不光是嘴里叫,他们也打心里佩服罗奇,不单是武功妙,头脑灵活,最难得的是他讲义气,守信诺,而且有一付侠义心肠。

沙老五和胡狼郝方都是出身黑道,小有名气,他们没有投靠山寨,结伙成帮;而是干那独来独往的独行客,到边城来发财,却不该黑吃黑,吃到豪门的头上,结果被对方纠众逮住了,是罗奇拚了命把他们救出来的。

罗奇跟他们并没有过命的交情,只不过平时有过一两次点头的见面之情,又适逢其会碰上了,帮了他们一下而已;但是在他们而言,却是救命之恩;所以,他们就跟定了罗奇,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了。

罗奇正好也需要两个老江湖帮帮忙。他在边城当镖客,却不是开镖局,有着一大批人手,他就是单人匹马,而名气都渐渐大了,接的生意也大了,一个人招呼不过来,有两个人打打帮手倒也不错!

像罗奇这种镖客,不同於镖行营业,他接洽生意的方式也是很奇待的。

这天,他又经过他人的介绍,在一家叫四海春的酒楼中,会见两位顾客。

一见面,他就感到很邪门,因为这两位顾客都是女的,而且还是花不溜丢的大姑娘。

两个女的年纪都不大,不过才只二十二岁,一个白净些,一个黑些;一个文静些,一个看来有点刁蛮,长得都还挺漂亮,她们比罗奇先到。

所以罗奇一来,拖张椅子在对面一坐,自我介绍道:“我叫罗奇,对不起,我来晚了。”

白净一点的女孩子笑笑道:“不算晚,是我们来早了,罗爷!我姓白,白素娟,这是我表妹陶静静!”

“二位姑娘好,听说你们要到伊犁城的红灯堡去。”

“是的,我们要送一点东西去。”

“红灯堡是红灯会的总坛所在地,红灯会是塞上的一个大帮会,沿途都有他们的人,二位姑娘其实根本不用花钱找人保护,他们自然会有人保护的。”

白素娟顿了一顿才道:“我们要到红灯堡去,却又不想让红灯会的人知道。”

罗奇透着他的精明问道:“假如被他们知道了,是否就会有麻烦呢?”

陶静静抢着道:“是的!会有大麻烦,因为红灯会中有些人不想我们前去。”

罗奇又想了一下道:“我就保护二位姑娘前去吧!”

陶静静抢着道:“能把我们两个一起送了去固然很好,逼不得已时,可以撇下我,送我表姐一个人去就行了。”

罗奇道:“那就可以省点麻烦,这样吧!保费减半,五千两就够了!”

陶静静一听叫道:“什么,五千两,你这是强盗抢劫呀!五百两银子就可以拉一队骆驼过去。”

“我要护送的是两位活生生的人,可不是一队骆驼,真要我拉一队骆驼去,我只要五十两就够了……”

“那你也不能漫天讨价呀!” 

“姑娘,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没人按你的脖子,非要你答应不可,二位若是嫌贵,可以另请高明,我能介绍一位同行给你们,他只要三百两银子就可以答应送你们去。”

白素娟平静地道:“只是送我们去。”

“只是送你们去,可不管保护的责任,一分钱一分货,三百两银子买不到人拚命,有事你们得自己抗着。”

陶静静问道:“那你又能负责到什历程度?”

“尽我最大的努力,护送你们安全到达。”

“万一出了问题呢?你又是如何个赔偿法?”

“不赔偿!赚你们五千两银子,姓罗的送上性命;万一出了事情,死人也没什么好赔偿的了。”

陶静静一呆,底下的话也接不上去了。 

还是白素娟道:“罗爷这么说,五千两银子倒是不算贵了,我们决定麻烦罗爷,但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的银子,只有一包首饰,不知能否抵数?”

她取出一个小布包,打开来后,里面是十几颗大珠子,晶莹滚圆;罗奇拿起了一颗看了看光泽道:“马马虎虎,虽然差一点也差不了多少。”

陶静静又叫道:“这在内地至少一颗能值五百两,这已经是只多不少了!”

罗奇冷冷地道:“姑奶奶,这是边城,不是内地,这儿什么都贵,就是珠宝不值钱,不信你拿出去卖卖看,一颗能卖上二百两银子,我就把它吞下肚去。”

“什么?一粒珠子二百两银子还没人要?”

“我绝不骗你,内地很多珠宝商商人带了大把的银子到这儿来干吗,就是要拣便宜货……。”

白素娟道:“好了,罗爷,你就委曲一点吧,假如不够的话,等我到了红灯堡后再补偿你,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今天傍晚的时候。二位的行李不多吧?最好少带些,一乘驮马能载的量为限。”

“不多,我们只有两个小包,带些随身衣服。”

“那最好,天黑时我就到这家店来找你们上路。”

白素娟点点头,忽又问道:“罗爷,你还没有问我们为什么要到伊犁去。”

“我不问,问了你们也不会告诉我实话,何况,那也不关我的事。倒是有一件事我得问问清楚,二位所告诉我的姓名是真的吗?” 

陶静静道:“自然是真的,那又有关系吗?”

“有一点,既然红灯会中有人不希望你们去,真姓名就不能用了,你们得换个名字,你叫白妞儿,另一位就叫黑妞儿;一对姐妹,到边疆去探亲的,你们的哥哥在边疆上做苦力!”

陶静静立刻不满地道:“为什么要这么个怪名字,我们又为什么要顶这个破身份!”

罗奇一笑道:“因为这种身份最普通,在塞外只有这个原因,两个女孩子才会跋涉长途,至於那两个名字也不怎么难听,叫起来挺顺口,你本来就黑嘛!”

他收起了珠子,带着一脸可恶的笑容走了。

陶静静又生气道:“我黑又关他什么事?这家伙简直是神经病,表姐,我看他有问题,说不定他带着珠子跑了。”

白素娟轻叹了一声道:“罗奇不会是这种人,我打听过了,他是塞外信誉最好的镖客。”

陶静静大概也无法驳倒这句话,顿了一顿才道:“表姐,其实我们根本不须要请什么保镖,凭你的一枝剑和我袋里的一把铁莲子,龙潭虎穴我们也闯得过去。”

白素娟皱皱眉道:“表妹,这不是在我们家里,由得你发横。在外面,比我们强的人太多了,再者,我们虽然会点武功,伹是路不熟,需要有人领路,塞上不比关内。可以找人问路,这儿一走几百里都遇不到一个人的,我们来到边城,已经迷了两次路了……”

“可是……我就不喜欢这个姓罗的,他居然叫我黑妞儿,但自己也不比我白呀!”

白素娟忍不住笑了起来:“表妹,黑妞儿这名字其实并不难听呀,在家里,还不是有人那样叫你!”

“那不同,人家从小就叫,而且我小时候的确黑。”

“你现在也没白到那里去。”

“可是我看这儿的女孩子,个个都很黑,至少也不比我白。为什么偏偏要叫我黑扭儿呢?”

口口  口口  口口

陶静静对她被称为黑妞儿这回子事的确耿耿於怀,所以到傍晚上路时,沙老五叫了她一声黑姑娘,她就发作了:“沙漠鼠,你莫非真有一对老鼠眼,在黑天里,你也瞧得见你老奶奶黑。”

沙老五缩缩脖子笑道:“我老奶奶可不黑,她比你白多了,不过黑姑娘,黑一点可没什么不好,在塞外,黑姑娘是个宝,倒是白白净净的汉人瞧,多晒太阳的姑娘身体健康,做事勤劳,你要是长得白,准保没媒婆上门。”

他的话很混帐,伹陶静静却没生气,她也不至真对自己的肤色不满意,只不过有点小心眼儿;跟表姐在一起的时候,男人的注意力老是被白素娟夺去了,使她有点吃味儿,沙老五的话对她虽然不恭敬,可是那句白白净净没人要却使她开了心,她毕竟强过白素娟一次了。

虽然说话的沙老五不是什么人物,但她依然很高兴,上马时也有了精神了。

在大漠里,晚上赶路比较好;因为白天的日头太毒,不但人受不了,马匹也受不了。

他们从乌尔土雅出发,要由天山南路转到天山北路而到伊犁,沿途都是沙漠和高山峻岭沿着沙漠的边缘,除了浩瀚的沙漠之外,几乎不见一点人烟。

罗奇和沙老五郝方都是老沙漠,有他们领路,果然省了不少力气,他们知道什么地方有水源,什么地方可以过夜。五个人骑了七头牲口,两乘驮马,一乘带着简单的行囊,一乘上却载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囊。

提起这些水囊,陶静静又生了一肚子气儿。她虽然黑,却挺爱干净,到了一个地方歇夜,她总要淋个澡。

前两天都歇在水源附近,这个卫生习惯并没有引起争议;甚至於罗奇还用绳子和毯子,围起了一个小方格,叫沙老五替她提了两袋子水去,让她冲个痛快。

第三天,他们歇在一个大岩洞下面。已经快中午了,太阳毒得像个大火盆,陶静静全身被汗水湿了又干,已经三四次了,又沾了不少沙粒,那个岩洞既蔽雨又避人,她连临时浴室都不必搭了,自己提两袋水准备好好地冲个澡,然后倒头大睡个觉。

罗奇却过来了:“黑妞,你要干吗?”

陶静静已经听惯了他叫黑妞,没那么刺耳了,所以笑笑道:“冲个澡,我身上腻死了。”

“黑妞,我记得告诉过你,在行程中,任何人要用水都得先经我同意。”

“是!我记得,可是我去拿水时你在忙着喂马,我想不必麻烦沙老五了,自己提了来。”

“假如今天你可以洗澡,我早就叫老沙替你送来了,对不起,今天你不能洗澡。”

“为什么?”

“因为水不够,这儿不靠水源,要到明天天亮时,才能走到下一处水源,这些水要留着喝。”

“留着喝!罗大哥,你别开玩笑了,马背上还有十几袋水呢?大家涨破肚子也灌不了那么多。”

“不仅是人喝,牲口也要喝,九个人,七匹马,十二袋水,必要时还碍省下来给牲口喝,因为它要驮着人走,比人还辛苦,所以不能浪费来洗澡了。”

说的也是道理,陶静静也知道在沙漠上水的可贵,所以笑了笑道:“罗大哥,那我只用一袋行不行?”

“半袋都不行。”

“可是我不洗一下实在没法子睡觉,我身上沾满了沙子,磨得我的皮都疼。”

罗奇夺过水袋,从身上解下一口木杓,倒了半杓子水给她道:“把手绢打湿了,擦擦身子吧!这已经是最大的浪费了。姑奶奶,在大漠上,水就是命,你拿了一袋子金砂去换一袋水也没人会干!”

“我知道我们的水绝对支持到明天还有余。”

罗奇点点头道:“我也知道,只要省着点,或许还能省下一半来;可是沙漠上的事很难说,也许一个方向没弄对,就得另绕两三天才能到达,这两三天内都不能找到水源,我们就得靠这点水来救命。”

“你们都是真正的老沙漠了,还会走错路。”

“这可是常有的事,这条路我每天都要走个五六趟,每次路上的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