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秦无极终于叹了口气道:“是,老朽遵命,事实上他若不答应撤手,我们间就势如水火,也非拚到底不可了。”

接下来的话,他们就进入了低声密议,没多久,秦无极就匆匆地出来,吩咐办事了。

搏杀红灯会中的四个人,虽然费了点手脚,但还是顺利地完成了,最主要的是这四个人的人缘太差,人人都恨不得咬他们一口,加上秦无极派出了将近二十名高手,围堵了四方,下手猛砍,他们虽然负伤顽抗,但也最多砍倒了一个人而已,除了四颗脑袋外,身子被剁成四团肉浆。

陶静静被丢进地牢时,倒把天娜和琴娜吓了一跳,因为她的人昏迷不醒,下体却流血不止。

天娜把看守的人叫了过来,那是个中年的妇人,姓卡,天娜叫道:“卡大娘,陶姑娘是怎么回事?”

卡大娘冷冷地道:“怎么回事?是贝勒爷打的。她拿了刀子要杀贝勒,贝勒给了她肚子上一脚……”

“索伦贝子又来了?”

卡大娘淡淡地道:“是的,贝子爷是为了你们两个人而来的,他听说陶静静把你们抓了来,十分生气,揍她也是为了这个,二位姑娘受委屈不会久了,等罗大侠一到,就会送二位出去的,照说现在就应该为二位换个地方的,可是实在抱歉,这儿太小了,住的人又多,连贝子爷都是跟大伙儿在一块儿挤统铺,也没地方可以招待堂客们。”

琴娜道:“我们倒没关系,可是陶姑娘她受了伤。”

“那不是伤,是小产。陶姑娘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肚子上被踢了一脚,自然留不住了。”

天娜忍不住道:“索伦简直不是人,对自己的骨肉……”

卡大娘冷笑一声道:“贝子爷也弄不清是不是自己的种,他就怕生下一个杂种,才干脆打掉了。”

“什么?他怎可如此糟蹋人……”

“糟蹋人?陶姑娘是怎么个人大家都清楚,有四个人是红灯会跟过来的,人人都上过她的床……”

“那怎么可能?”

“天娜公主,陶静静是怎么一个人你也清楚,我犯不上瞎编排她什么?反正这个女人死不足惜,你们也别去管她了,贝子准备将她交给罗大侠,对二位的事作个交代。”

“交给罗奇,这是为什么?”

“因为把二位捉来是她的主意,贝子爷不想背这个黑锅,所以留得她自己向罗大侠交代去……”

“不管怎样,她现在受了重伤,你们该请个大夫来。”

卡大娘笑道:“天娜公主,你是说笑了,这儿那来的大夫?而且你放心,她也死不了,妇人家小产很平常,躺两天,休息一下就好了的。”

“不过要是不去管她,这样子也会死人的,至少你们该弄点止血疗伤的葯给她服下去……”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来自卡大娘的身后,使她大吃一惊,跳开了一步,可是一柄尖晃晃的长刀紧贴着她的咽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人冷冷地盯着她:“这位大嫂!罗爷已经来了,你不是要把人交给罗爷吗?打开栅门……”

天娜已经欢声叫道:“郝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胡狼郝方,他露出牙齿一笑道:“二位姑娘,你们还好吧?没受什么伤吗?”

琴娜道:“没受伤,罗爷来了没有?”

“来了,在前面跟薛老大一起捆人……”

“捆人,捆什么人?”

“自然是孔雀教那批混球,这下子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真的要被一网打尽了。”

卡大娘吃了一惊道:“罗奇跟谁一起来了?”

“薛老大,远板城的薛交,带着他手下的四大金刚,二十八宿,反正是牛鬼蛇神一个不缺。”

“薛交,他有这个胆子?”

“怎么没有?咱们都小看他了,这家伙原来还是个三品实授的参将,在敬王爷手下当差的……”

卡大娘又是一惊道:“真没想到他有这个身份,可是索伦贝子也在,他敢惹贝勒爷吗?”

“平时是不敢,可是索伦是奉旨调送回京的,在半路抗旨私自来到此地,他可神气不起来了,才说错了一句话,薛交就给了他一个嘴巴。”

卡大娘难以相信地道:“薛交敢打贝勒爷?”

“为什么不敢?薛老大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索伦贝子这下子是垮定了,别说是揍人了,杀人他都敢……”

卡大娘呐呐地道:“教主也在这儿,我们还有几十个好手,不会这么容易被吃掉的。”

郝方一笑道:“薛老大很有算计,你们这儿购伙食都由远板城那儿包办的,那是薛老大的地盘儿,他弄点手脚倒也不算费事!”

“在食物中下毒?谈都不要谈,本教最擅长就是这一手,防备也最严,每人身上都有一枚试毒针,吃喝任何东西之前都会先试一下,一日三餐,每餐都是如此,已经养成了习惯,所以本教的人不会怕人下毒。”

郝方笑道:“薛老大那儿也有几个孔雀教,对你们的一切早就研究清楚了,他在食物中下的不是毒,只是下了泻葯,而且是先派人来,下在小缸里,喝过水的人都在泻肚子,泻得混身无力,然后我们跟着就来了。”

卡大娘脸色大变,厉声叫道:“难怪我们后洞里有三个人从半夜里就拉个不停,他们还以为是吃坏了东西闹肚子呢?你们好卑劣的手段……”

郝方哈哈大笑道:“薛老大那儿有的是各种人才,配的葯相当有把握,最多叫人拉上一天,浑身无力而已,绝对要不了命,而且一两天准好。我说这位大嫂,看来你既不是孔雀教里的要角,听你的谈话,你也没有虐待两位姑娘,我也放你一份交情,你留下钥匙,赶紧躲起来吧。”

“躲起来?我往那儿躲?”

“随便你,那儿让人找不着就躲那儿,你要是落在薛老大手中就没那么舒服了,这小子为了争功,正在力求表现,对孔雀教的人,他一个也不肯放过的。”

卡大娘倒是十分识相的人,她见到郝方能来到这儿,就知道前面是完蛋了,否则只有一条通路,外人绝难通过重重警卫过来的。她不再多说,掏出了一串钥匙,往郝方手中一塞,郝方道:“老大嫂,我再卖份交情,左边那条小路是我跟罗奇负责的,你从那儿走,有我的伙伴沙老五在那儿,你说是我胡狼放你过来的,他也不会留难你……”

卡大娘匆匆地走了。

郝方开了门,放出了天娜和琴娜,也放出了十几个维吾尔女子,没多久,罗奇和沙老五也过来了。

天娜和琴娜惊喜万状地上前,先捧起他的手亲了一阵,然后叽叽呱呱地用维语向他诉说着。

然后那十几个女孩子也一起过来,挤成一团,争着要向罗奇表示她们的谢意。

罗奇也用维语安慰了她们一阵,然后带着她们向外面离开去,琴娜这时才道:“主人,陶姑娘也在这儿?”

罗奇淡淡地道:“我知道,我已经向薛交说过了,再放过她一次,不把她算在孔雀教的人一起……”

天娜道:“主人,她被索伦打了一顿,又小产了,受的伤不轻,是否该找个大夫给她瞧瞧?”

但是罗奇似乎没听见这些话,转身走了出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陶静静又一个人上路了,单骑只影,一直进了玉门关。四周的环境自然不像塞外那样的荒凉了,可是她的心境却充满了冷漠,痴痴呆呆的,整天不说一句话。

说她的心空洞吗?这也不然,她心中一点也不空,而且充满了恨……最恨的一个人,自然是她自己,其次,则是罗奇,奇怪的是,她居然一点都不恨索伦,因为她的心中已经没有了这个人的影子。

只有一句话,她在一直耿耿于怀,难以忘记的,那是索伦在最后骂她的话——妈的,你简直就是扫帚星,白虎星,谁碰上你谁就倒楣……

真有这回事吗?地是个颇为迷信的人,小时候她就找个瞎子算过命,那个瞎子说她是什么孤鸾命,最好是出家当尼姑去,她没在意,当作一场耳边风。

慢慢地长大了,她也没把瞎子的话太放在心上,可是就有很多邪门儿。

在家乡,她认识了不少男孩子,有一个较为要好的,是个很英俊的少年,家中也做着大买卖。就在他们快要论及嫁娶的时候,那个男的家中遭了一场大火,把宅院烧得一干二净,而且那个男的一张脸也烧得如同鬼魅般……

陶静静不是个很势利的人,但也不是那种具有不朽的爱情的人,对方穷一点没关系,但是变成那副鬼相,却是她无法接受的事。好在对方也有自知之明,以后也没再来找她,这一段情就莫明其妙地结束了。

陶静静也难过了一阵子,刚好白素娟要出塞来接掌红灯会,她也跟着出来了。

白素娟似乎沾上了她的楣运,刚出塞的日子简直糟得不能再糟,只差没把命送掉,幸亏罗奇一再的援手,才慢慢地化险为夷。

罗奇似乎颇为欣赏白素娟,而白素娟对罗奇也似若有倩,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自己偏偏要不识相,硬插了一脚进去,而且更莫明其妙地与罗奇作起对来,结果却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我难道真是扫帚星吗?”

她虽然迷信,却偏又是个不认命的人,否则就不会倔强负气,要干到底了。

索伦贝子被薛交抓住了,羁押在远板城。秦无极那批人也在一起,大概过了一个月的光景,圣旨再度到来,这次是派了一位亲王——执掌宗人府的隆亲王为钦差。

皇帝对忠亲王父子的胡作非为十分震怒,忠亲王在京师赐葯自尽,索伦的贝勒身份也被废掉了,虽然留下了一条命,但是谕命拘押回京,贬到奉天去守皇陵。

这是皇亲犯了罪最重的处分,罚回老家去守老祖宗皇太极的坟墓,那是永世不得翻身了。虽然还算是一个芝麻绿豆官,而且还管几十个扫墓种树的总管,但是在一位叱咤风云的贝子而言,那几乎是被打下十八重地狱了。

听到旨意后,索伦贝子自己都傻了,当时就大哭了起来。

他老子赐葯自尽虽然堪悲,倒底还可以享受亲王之礼入殓,而他被贬守皇陵,却是万劫不复了。

但是听见消息后,最伤心的人还是陶静静,一个势可喧天的宗室居然垮了,是被她拖垮的。

“难道我真是那么不祥的一个人?”

她立刻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至少她不肯认命。

大概有了罗奇的交代,薛交不但没有为难她,反而叫人把她接到远板城的客栈里,请大夫帮她看病、抓葯,招呼得很不错,就是没一个人去探望她。

养了一个多月的病,她的身子总算复原了,薛交给了她一匹马,她自己的口袋还被藏了有好几千两银票,一包珍珠和小金块,这些是索伦以前交给她的,所以她身边的盘缠倒还是很丰盛。

仆仆风尘,她踏入了祁连山,迈向归程,她本来是不屑于回家的,出门一趟,闹了个灰头土脸,回家实在很没有面子,但是她别无选择。

这次出去,她学到了一件事,要想轰轰烈烈地干一下,必须要有两个主要的条件,一个是钱,一个是人。

她身上有几千两银子,也有着价值几千两的珠宝,合起来,有一万多银子,可以置一片象样的田庄了,但是要想混出一片天下来,还是欠缺得多。

她在家中有田产,有生计,那都是父母留下来的,虽然那不是属于她的,严格说来,该属于白素娟,这些该是白家的财产,但一直都是由她的父母在保管,也没严格地分过家,她相信白素娟不会再回来要这笔财产了,何况,她也有权利处理这笔财产,至少有一半的权利。

另外,就是她需要人手,需要一些忠心而能听她话,再还能办事的人手,这种人只有在家中才有,陶家还有一些族中的子弟父老,多少年来,就是靠着她家生活的,他们不属于红灯会,算是陶家的私人,却是她能动用的人。

再者,陶家还有很多关系,她认为可以运用的。

天色晚了,她歇在一家小客栈中,店主是一对老夫妇,听说她第二天要过山,倒是劝她道:“姑娘,你再也没什么急事,也不妨等两天,等有镖客经过,或是有大批的商队经过,搭在里面一起走……”

“怎么,这条路上近来不平静?”

“姑娘,这条路从来也没平静过,一直是强人暴徒出没的所在,只有大队的商家,雇了保镖同行,才能安全地通过,孤身的客人很少能逃过毒手的。”

陶静静骄傲地拍拍身畔的剑冷笑道:“我不怕,我也有个好保镖的。”

看看她的剑,老婆婆道:“姑娘莫非是位保镖的女达官?不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