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周围的那些汉子都没作声,他们不反对换一个美丽而凶悍的女头领,只是怀疑她是否能拿出那么多的银子。 

陶静静没有让大家怀疑多久,她在第二天就照所约,发出了第一个月的银两。 

本来,她打算兑换身上的银票和珠宝才能发放的,可是她在检收黑虎陈宏的遗物时,居然找出了两千多两的现银,这证明了这位老大的确有点私心,他的弟兄们个个贫无分文,他却坐拥巨金…… 

两千多两银子当然算不了大财富,可是在这贫穷的山上,那就是不得了的一笔大财了,陈老大一个人独攒了那么多的银子,却让他的弟兄们穷得几乎没裤子穿,这位老大至少在同甘苦上做得太差了。 

那些原来是陈宏的心腹也感到心凉了,他们跟老大的交情稍微好一点,但是他们仍然穷,而陈老大却藏下了那么多的银子,对他们太不公平了。 

陶静静还没有分完陈宏的银子,却已经取得鹰愁涧大寨的全体拥护。 

在往后的几天里,陶静静已经控制了整个山寨。 

她从索伦贝子那儿学来的一些密探组织手法以及在红灯会中得到的组织,使她很快地把这一伙盗匪组织起来了。 

手上有了人,她又能办事了,首先是把索伦在几处的窖藏给起了出来,索伦只是在无意间透露出来的,当时他权倾一时,以为无人敢去动那些钱,那晓得他已瞬息失势,陶静静也顺理成章地把那些备以急用的藏金给弄了过来。 

这几十万的私藏使她更具有声势了,有了钱也更有势。她聘到一些好手,利用这些好手,再加上一些策略,威逼利诱,她吞并了附近的几个山寨,形成了太行山中最强大的一股势了。

而且她也把索伦贝子手中一些私人耳目和班底也弄到了手中,这批人原来就不在编制中,只是忠亲王父子私下建立的亲信人员。 

索伦失了势,密探部门的势力也加入了恭亲王的掌握,有建制的人员都归属过去了,这些人都无所依靠,恭亲王不会再用他们,甚至于要缉办他们,因为他们以前仗着忠亲王父子的势力,多多少少有些违法凌人的事,这正是翻案的时候。 

这批私人密探在主子当权时神气得像一条龙,主子一失势,他们不但惶如丧家之犬,也几乎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尤其忠王爷是骤然失势,没来得及为这些爪牙们作一个安排,使他们变得很惨,所以陶静静找到了其中几个人,再透过他们,倒是又成了一个班底。 

这个班底中颇有些人才,不仅消息灵通,而且善于策划,太行山大寨现在有人有势有钱,乐得做几件漂亮的事见来闯闯儿。 

她先后发下了几次通知,学一些大山寨的做法,规定了几条路线,说明了镖局及大伙客商经过时该缴的例费。例费的成数订得很高,差不多是别处山寨的一倍,然而陶静静却一口咬定了这个数字,分毫不减。 

这条路上以前没人敢收例费,因为这是一条黄金之路,是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输往西方的唯一陆上孔道,每年有上百批大商旅由此通过,正因为有这么多人要通过,而每一批商旅都有着雄厚的底子和背景,不怕绿林道的勒索。他们所雇的镖客江湖路子熟,门道宽,本事出众,维持了这条路的畅通,而且官府也特别在意,努力清剿,使这条路上集结不起大股的势力。 

这种太平岁月维持了近五十年。终于,又有第二股势力出头了,由一名叫陶静静的女头领带着人,总坛设在恶虎岭上的鹰愁涧,那儿不过才两三百人,她的势力却囊括了整个太行山。 

这种传说自然有人不相信。有两支大商队想强行闯关,他们随队护镖的是少林门中俗家长老,而且还借了山西将军的五十名亲兵随行,想碰碰这股势力,结果却很惨,两批人都被打得落花流水,镖客当场死去,五十名亲兵无一生还,货整个地叫人给截了下去。 

太行山的盗贼中固然有好手,但可怖的是他们懂得利用地形,长弓急弩,灰石滚木,水火夹攻,他们有暇在一些重要而险峻的地方从容布置,让人防不胜防,就这样吃了大亏。 

这一战使得陶静静很出名,一举而吃掉了两股大商团,使得别的商团的人再也不敢存抗拒之心,只有乖乖的缴买路钱过关。 

山西将军有五十名亲兵被陷,自然很生气,派了一些兵员及两员参将,率众三千人想要清剿山寨。 

可是在出发前却又打了退堂鼓,将军的理由是未得朝廷指示,不得轻易发兵云云。 

其实在山西境内用兵,将军有绝对的权利,尤其是这种剿匪行动,更是将军的职责,任何人都不能干涉的,当然将军也要负点责任的。如果一次行动,损失的兵员在千人以上,将军就很难保住自己的前程了,因为能坑下上千名军卒,匪徒至少也该在上千人上下;而一处匪徒聚结在五百人以上,地方将军就该申报朝廷,由朝中另加指示应付之策了,特别是在天下尚未真正统一,许多地方尚有所谓反清复明义师活动的时际,对这一点执行尤为严格。 

据云山西将军也是在发兵的前夕,要拜本进奏朝廷,发现他的爱妾三姨太被人割断了喉管,横死在府内,最糟的是她保管的将军大印不翼而飞。 

凶杀现场留有一封密函,血迹斑斑,因为注明是给将军亲拆,自然没有人敢代拆;将军看完后,一言不发,立刻把字柬烧了,下令停止发兵。 

以后将军也绝口不提再发兵的事,尽管外面控告太行山盗匪猖獗的状子多如雪片,将军却一概不理。 

将军的职责是主管一省军事,他的兵是用来镇压反叛谋逆的。大行山闹强盗,那是地方的事,责成地方官府处理即可,将军府不管这些案子。 

可怜的是邻近的太行山的几个州县,都只有几十名捕快公人,平时只能抓抓小偷,像这类大股盗匪,他们连碰都不敢碰,更别说是抓了。 

太行山鹰愁涧总坛,在向下各处县城中,都设有公开的堂口,征收过路商旅镖局的规费,公人们只有装作不闻不问,甚至于执行公务,也要避开到百丈以外去。 

在短短不到两年之间,陶静静大头领的名声如日晒中天,她还是用她黑胭脂的外号,但是已没有人敢称她的外号了,甚至于也把姓氏给省略了,只称呼她为大头领。 

太行山上只有大头领,也只有一位大头领,其余的那些头目们只能称为头领,上面冠个姓氏:如张头领,王头领等等,这证明了陶静静是独一无二,唯我独尊的。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她网罗了不少人才,在鹰愁涧中,她设了一座集英堂。 

堂中是她由各地请来的贵宾,这些贵宾们不分男女,一律以先生称之。每人身边有一块牌子,是银铸的,只要有着一块银牌,不但出入太行山各处山寨无阻,而且还能对各寨的人下达命令,指挥调度,不遵者立杀无赦。 

这些贵宾们也的确很了不起,不但身拥奇技,而且有几个确是江湖上极负盛名的技击名家或一代宗师的身份。 

陶静静能拉拢这些人前来帮忙,自然也更提高她的声势,使她的名气更响亮了。 

她几乎成了西北道上最有名气和最权威的女人,但也是最神秘的女人,很少有几个人见过她,山寨中的事,她都是派范二代传口令,范二本来是个小角色,现在地位一变而重要了,大家都改口称他范头领、范二爷或是范二哥了,他是绿林道上最神气的人。天下的事,他都是一句话就敲定了。 

不过他的一句承诺或一个命令,也的确是很有道理,以前的范二,既没有这种魄力,也没有这种担代,所以大家都知道他不过代为发言而已,真正厉害的还是大头领。 

大头领的确很忙,不但要忙太行山绿林道的事,还要忙着很多很多其他的事,这些事经常也是很赚钱的事,因为太行山的弟兄们收入都增加了不少,日子也过得比以前舒服多了,甚至于可以神气活现地到山下的县城里去大摇大摆地走动一番,上酒楼喝酒,上窑子里玩娘们儿,公人们对他们只会敬而远之。 

只有一点不好,就是外面没人管了,内部的纪律却严多了,规定很多,很苛,触犯之后,处分很严,开始时,还有人不以为意,但经过几次严惩之后,吓坏了他们的胆,现在一个个都老实了。 

陶静静规定最严的,就是不得欺凌良家妇女,犯了这一条而被砍头的有一百多个,其中还包括了几位寨主在内。 

现在别说是一个女人单身是在山里没人敢去碰她了,就是一条母狗,在山里也都是安全的。 

严格的纪律为陶静静创下了善名,山中或邻近的居民将她视作生佛菩萨,因为陶静静来了之后,他们虽然与盗为邻,却生活得平静而安定,山中税更不至,生产没有剥削,比平地的收入高出很多,以前最苦的人,现在都有了点积蓄,他们都成了陶静静最忠实的拥护者。

陶静静在太行山上创出了一片天。 

在塞外,孔雀河畔,白素娟和罗奇坐在河畔聊天,这个女郎已经全心地投入了红灯会,虽然红灯会分作了南北两路,但是由于忠亲王的垮台,索伦贝子的获罪,红灯会南路的势力已大不如前,再加上无尾龙洪大全的领导无能,处事不公,重用私人的结果,使得红灯会南路弟子离心背德,有不少人已偷偷地逃来北疆,投靠北路。 

南路势力的日消,相对地形成了北路势力的日涨,这个趋势是十分明显的。只要白素娟流露出一点意思,北路的弟兄,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南路并吞过来,重合于一。 

但白素娟是个很稳重的人,她不打算扩张,认为最重要的事就是把眼前所有的抓稳看牢,把北路现有的子弟们教育,训练好。 

就这些工作,已使她十分忙碌,往来辗转各地,跟弟子们接触,鼓励他们,了解他们,听他们的谈话,不明白的地方晓谕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他们。 

这些工作以前从没有人做过,都是一个命令下来,下面的子弟遵令实施而已。 

虽然这些都是子弟兵,忠贞可信度较高,不会轻易叛变,不过老一辈的也知道了这种手段的不可行,陶静静的蛊惑带走了一大批人,也使他们认清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大家都衷心的支持白素娟的做法。 

白素娟坚持不就任何名位,大家仍以大小姐称呼她,但现在的大小姐在弟兄们心目中,无疑就是最高首领的意思了,每个人都对她尊敬而拥护。 

除了红灯会之外,白素娟心中唯一的空间,都被罗奇充满了,所以两个人在孔雀河畔碰了头。白素娟立即抛开了一切,全心全意地陪伴在他的身边,而这边的负责人牛本初也很识趣,通令门下弟子,不管什么事,都不准去烦扰大小姐,让她能有足够的空暇与罗奇作伴聊天。 

两个人都是互相倾慕已久的江湖男女,他们都能摆脱世俗礼教的束缚,很自然的把自己托付给对方。 

没有婚约,也没有打算到将来,但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一生将永远属于对方,没有第二者能代替了。 

望着静静的孔雀河水,罗奇低低地开口问道: 

“白妞儿!” 

“嗯……” 

“你什么时候能摆脱掉红灯会呢?” 

“我随时都可以,只是我没有办法像天娜和琴娜她们那样,跟着你四处去流浪。” 

“流浪的生活并不苦。” 

“这不是苦不苦的问题,我也不怕吃苦,而是价值的问题,在流浪中,我不但帮助不了你多少,反而会成为你的累赘,但我在红灯会中,却可以做很多事。” 

罗奇经过一阵默默的思索之后才笑了一下道:“你是对的,我的想法太自私了一点,你是一朵幽雅的兰花,只宜作室内清供而不适合簪佩须边发角的,那只有委屈你在塞上等一阵子了,至多不过十年,我就可以安定下来了。” 

白素娟没有问罗奇在做什么,只是问道:“十年够了吗?十年之后,你真可以定下来了吗?” 

罗奇歉然地一笑道:“假的,浪子就像是水中的浮萍,永远也定不下来的,不过十年之后,我可以把肩上的责任卸下来了,那时我仍然会四处流浪,不过已经没有压力和责任了,也可以带着你,我们只为生活的兴趣而流浪,那时我们可以游遍天下名川大山……” 

白素娟也笑了道:“那我要赶快为你生下个一儿半女,等到那个时候,孩子有八九岁了,我可以丢下他,跟你到四处流浪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