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你为什么比我更恨他们?”

“今晚是咱们的新婚之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偏偏却被这两个混蛋耽误了好事。”

“去你的!谁跟你春宵一刻值千金?”

“洞房花烛,本来就是如此嘛!”

“少罗嗦,要杀现在就杀,别尽说废话。”

这时的沙老五和郝方,虽表面上装做得很镇定,但内心却难免有些恐慌。因他们只有两人前来,而且已受了伤。反观对方,却是人多势众,尤其他们已察觉到,四周似乎早有埋伏,只要一发动,自己必定凶多吉少。

不过他们都是干了大半辈子刀头舔血生涯的硬汉,生死二字,在他们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

于成志这次决定自己亲自出马,为了赢得陶静静的芳心和信赖,他必须好好表现一下。

当他正要挥剑扑出的刹那,忽见一名黑衣汉子慌慌张张奔至天井,望着他施了一礼,低声道:“禀少庄主,老庄主驾到!”

于成志顿时脸上变了颜色,连连回头道:“静静,快回到房里躲一躲!”

陶静静却显得不大情愿,哼了声道:“我早就料到你是偷偷摸摸和我成婚的,现在既然老爷子来了,我非见他不可。”

于成志猛一跺脚,道:

“不成!你若见了我义父,事情就糟了。”

“迟早要见的,我现在见他,正好可以把问题马上解决。”

“不成!绝对不成。静静,要为大局着想,若现在见他,咱们一切全完了。”

“可是我若不见他,事情如何解决?”

“船到桥头自然直,他老人家最疼我,不然怎会把我认做义子?”

“既然如此,我就更该见他。”

“你听我说,唯有这件事,是我瞒着他干的,若现在让他知道,他必定很生气。”

“若照你的意思,我该什么时候见他呢?”

“事情必须慢慢来,当生米已成熟饭后,我再找机会向他解释,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皆大欢喜。”

“好吧!姑奶奶就暂时听你的。”

陶静静说完话,立即退回房中。

就在这时,四名雄壮威武的劲装剑手,已杀气腾腾的由大门外进入天井。

这四人分别是潜龙庄主天马行空龙千里,手下八部天龙之四的龙一、龙二、龙三和龙四。

接着,一名年在六旬开外身着黄袍的老者,威风凛凛的缓步走了进来。

毫无疑问,这位黄袍老者就是潜龙庄主天马行空龙千里了。

龙千里威镇八方,果然相貌不俗,虽然已上了年纪,却依然红光满面。尤其两道炯炯目光,有如冷电一般,足可穿人肺腑,只要和他对上一眼,便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此刻,于成志已完全失去骄狂之态,急急躬身施了一礼道:

“孩儿参见义父!”

龙千里面无表情,挥挥手道:“免了!”

接着四下掠了一眼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成志依然神态恭谨的道:“这两个家伙无缘无故来捣乱,孩儿正要把他们拿下,不想义父来了。”

“地上还有血迹,可见刚才必有打斗,你的手下是否有受伤的?”

“禀义父!老八不小心被那姓沙的戳中双目,正在后面包扎,不过姓沙的也被孩儿刺中一剑。”

龙千里两太阳穴抽动了几下:

“那小子虽然受了伤,但看样子伤势并不重,龙八被戳中双日,却无疑已成废人,你们这么多的人,居然吃了他们的亏。若这事传扬出去,岂不丢尽咱们潜龙庄的脸,简直岂有此理!”

于成志红着脸顿了一顿,道:“孩儿正要下场摆平他们,不想你老人家就到了,孩儿有信心绝不会让他们逃脱。”

龙千里又望了沙老五和郝方一眼:“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义父必定听说过,有个人称边城浪子的罗奇吧?”

龙千里点点头道:“那小子在塞外名头不小,而且和朝中权贵也扯上了关系,为父当然听说过。”

“这两人就是那小子的手下,也是那小子的死党。受伤的叫沙老五,另一个叫胡狼郝方。”

“果然来头不小,他们怎会找到这里来和你作对?”

“孩儿也不清楚是什么原因?”

“好!现在就由你把他们拿下。不过要活的,待会儿为父要亲自审问。”

于成志立即抡剑向沙老五逼去。

他因沙老五已受了伤,把他制住自然容易。

沙老五虽然负伤,却依然能拚力反击,直和于成志对拆了七、八招,才渐渐露出败象。

一旁的郝方,眼见沙老五即将招架不住,也顾不得什么江湖规矩,不得不加入战团,双战于成志。

这一来,于成志反而顿形手忙脚乱起来。

龙千里一见情势不妙,立即下令手下四龙上前助阵。

四龙连手,威势何等不凡,片刻工夫,沙老五和郝方便已双双被擒。

龙千里下令手下人暂时把两人点了穴道,押进一间空屋,然后缓步进入客厅。

于成志只得也跟进客厅。

龙一、龙二、龙三、龙四在把沙、郝二人押进空屋后,也进入客厅,随侍在龙千里身侧

龙千里扫了四龙一眼,道:“你们暂时退到外面去,老夫要和少爷单独讲几句话。”

四龙应声而退。

此刻,于成志内心早就忐忑不安。

当然,他是为了和陶静静私自成婚的事。

龙千里在太师椅上坐了甚久,才慢条斯理的问道:“志儿,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于成志弄不清龙千里问这话的用意,顿了一下宁道:“孩儿当然知道这里是鲁翰林的公馆。”

“你既然知道这里是鲁家公馆,为什么不在庄上,却要到这里来?”

“鲁翰林生前和义父是好友,临终时曾嘱托义父要多多照顾他的家小。现在鲁家只剩下一位小姐和几名老弱仆妇。孩儿前来,正是在照顾她们。”

“这不是理由,你是潜龙庄的少庄主,要照顾的是咱们自己的庄院。至于这里,我已经有派人前来,还用不着你。”

于成志听义父的语气,似乎尚未察觉自己私自成亲的事,虽然稍稍放心,却又怕今晚的好事成空。

对于陶静静的性情,他心里有数,若洞房花烛之夜让她独守空帏,自己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看来今晚只有碰运气了。

只听龙千里道:“志儿,你可知道我的来意吗?”

于成志摇头道:“孩儿不知!”

“我是来找你马上回庄的。”

于成志如闻晴天霹雳,呆了呆道:

“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孩儿回庄?”

“你义母找你。”

“义母为什么在夜间忽然找我?”

“你回去见了她自然明白。”

“义母找孩儿,随便派个人来通知一声就成,怎敢劳动义父亲自前来?”

“如果派别人来,你肯回去吗?我是没办法,所以非亲自前来不可。”

于成志心头大急,嗫嚅着道:“禀义父,孩儿是否可以明天再回去?”

龙千里显出怒容道:“什么?连我亲自前来你也不肯回去?”

于成志打了个哆嗦道:“庄上并未发生事故,义母也并非身染重病,孩儿天亮后再回去,又有什么不可?”

龙千里喝道:“大胆畜生!难道连我亲自前来也叫不动你?”

到了这种地步,于成志除了回庄,已是无路可走。呆在当场,根本不知再说什么好。

但他除了懊恼,却并无怨恨,因为龙千里一向把他视为己出。老人家因无子嗣,把他认为义子,偌大的一座潜龙庄,将来他就是继承人。若为这件事而义父子闹翻,岂不自己反而做了无义之人?若龙千里一怒之下将他逐出潜龙庄,那就愈发得不偿失了。

龙千里再道:

“现在马上回去,把你带来的人也一起带回去!”

“可是先前捉到罗奇的两名手下以及老八的伤势,必须马上处理。”

“刚才捉到的那两个人,我还要亲自问话。至于龙八,既然是跟你一起来的,你就该把他带回去尽速疗伤,庄上什么葯物都有,留在这里难道让他等死不成?”

“义父是否也要回庄?”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于成志不敢再说什么,行了一礼,匆匆出了客厅。

口口  口口  口口

不管如何,于成志必须偷偷先和陶静静见上一面做个解释。

好在新房设在东跨院,和客厅隔着一个院落,不至被龙千里看见。

进入新房,只见陶静静正一脸娇嗔的坐在那里。

于成志为表示歉意,陪着笑脸道:“静静,娘子,劳你一个人久等了,实在抱歉!”

陶静静没好气的道:“你现在来,是准备和我上床吗?”

“不!我真不知道该向你说什么好。”

“有话就讲,自己想讲的话,为什么还说不知道呢?”

“唉!老爷子要我马上回庄。”

岂知陶静静不但不惊,反而一喜道:“原来老爷子已经同意咱们的婚事了?”

于成志苦笑着摇头:“静静,这件事要慢慢来,我怎敢现在就告诉他?”

“那么他为什么要咱们回庄?”

“他是要我一个人回庄。”

“你一个人回庄?我怎么办?”

“静静,咱们的好事,只有向后延一天了。如果来得及,今晚我也许会赶回来。”

“老爷子究竟什么事要你回去?”

“是义母有要紧的事找我,老爷子怕别人叫不动我,所以才自己亲自前来。”

“他现在走了没有?”

“还在客厅里。”

“为什么不走?”

“他要亲自审问沙老五和郝方。”

“原来他们已经被擒?”

“有老爷子亲自前来,他们根本跑不掉。静静,你不妨自己先睡下吧!老爷子问过口供后,必定马上就会走的。”

“好吧!谁让我的命苦,连洞房花烛之夜都要独守空帏。”

于成志自觉过意不去,临走时还特别在陶静静面颊上亲了一下。

口口  口口  口口

龙千里果然命手下四龙,把沙老五和郝方押到客厅来。

他对罗奇早已闻名,有关罗奇在塞外的作为,也知道不少,只是并未见过而已。

龙千里先点了两人的麻穴,再把晕穴解开,如此一来,沙老五和郝方头脑虽然清醒过来,但人却动弹不得。

本来,龙千里原以为可以从两人口中,完全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岂知却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纵然他软硬兼施,沙老五和郝方就是不肯透露半点口风。

在这种情形下,龙千里也就懒得白耗时间,随即命人再把两人押回空屋,然后命令龙一道:“去把鲁姑娘请来,要她一个人来即可,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一名面貌端庄秀丽、身材婀娜、风姿绰约的妙龄少女,莲步姗姗的进入客厅,望着龙千里裣衽一礼道:

“侄女拜见龙伯伯!”

这名少女,正是鲁翰林的千金鲁月英,年方十九,自数年前父母双双过世后,便成了鲁府的主人,也接掌了父母留下的万贯家财。

但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从未在外抛头露面过,如何能担负起这大责任。所幸龙千里是他父亲生前的莫逆之交,潜龙庄又近在咫尺,常常自己或派人前来照应。因之,鲁月英对这位长辈一直十分感激。

当下,龙千里指指对面椅子道:“姑娘请坐!”

鲁月英落了座,低下头问道:

“龙伯伯深夜前来,莫非有什么重要事情?”

龙千里喝了口茶道:

“先前天井里的打斗声音,贤侄女必定已经听到了?”

鲁月英点点头道:“侄女住在后院,听是听到了,但并未出来察看。”

“全怨成志那畜生!不在潜龙庄,却把歹人引到府上来打斗,惹得贤侄女受惊,老夫真有些过意不去。”

“龙伯伯放心,侄女相信于大哥绝不会吃亏的,这种事经常有,侄女习惯了,也就不再害怕了。”

龙千里沉默了半响,忽然郑重其事的低下声音道:“贤侄女,老夫要向你问一件事,你必须说实话!”

鲁月英庄容道:“龙伯伯有事只管问,侄女怎敢欺瞒您老人家。”

“好!那么老夫就问了,听说成志今晚在这里和一个女人私自成婚,到底有这件事没有?”

鲁月英楞了一下,顿了顿道:“您老人家为什么要问起这件事来?”

她的反问,等于已承认了有这件事。

龙千里淡然一笑道:“既然有这件事就好,老夫想问的也只是这件事。”

鲁月英反而有些过意不去,胀红着脸道:“并非侄女不主动向龙伯伯禀报,而是……”

龙千里又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