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白素娟透着无奈的道:“好吧!就让你一个人进去,我只做暗中接应。”

罗奇刚走出两步,白素娟却又叫道:

“别忙!”

罗奇止步回身问道:“还有什么事?”

“不管如何,静静总是我的表妹,她可以不仁,我不能不义。如果和她见了面,纵然她翻脸无情,你也必须手下留情。”

“你放心!我不会杀她的。”

“我只希望你能把她生擒活捉回来就好。”

“我一定听你的。”

罗奇说完话,穿过树林,直向鲁公馆大门前走去。

太阳已经出来了,大门居然还是关的。

由于这是民宅,也不便太唐突,只好上前敲门。

门开了,出来的是一名老仆。

罗奇看得出,这老仆不可能是陶静静手下人改扮的。

那老仆望了罗奇一眼道:“这位大爷是做什么来的?”

这一问,问得罗奇还真难以回答,鲁府目前的主人只是一位千金小姐,总不能说是拜访小姐来的吧!

罗奇顿了顿才道:“听说太行山有一伙义师借住在府上,在下和他们是朋友,特地来和他们见见面。”

他把对方谎成义师,不外是要把关系拉近,使那老仆不致于生疑。

那老仆错愕了一下,道:

“义师?什么是义师?莫非是朝廷的军队?”

“就是太行山那一伙人,这里离太行山不远,老人家一定听说过吧?”

“不远也有几百里,太行山有一伙人坐山为王倒是听说过,但又怎会来到这里呢?”

“老人家,你要说实话!”

“本来就是实话嘛!”

“在下可否进入贵府看看?”

那老仆立即在门中央拦住道:“大爷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当然知道府上是鲁公馆。”

“那就对了,我们老爷和夫人已于数年前去世,鲁家只剩下小姐一人,这位大爷怎可往里面乱闯?”

罗奇当真有些无言可对,皱了皱眉道:

“我想见见府上小姐。”

“小姐是千金闺阁之身,从不随便见人。”

“难道连亲戚也不见?”

“大爷是小姐的什么亲戚?”

“在下是府上鲁老爷的旧识,说起来也算是一门远亲。”

那老仆见罗奇身上还悬着兵刃,心知拦阻不住,只得闪开两步道:“大爷请到客厅待茶,我替你通知小姐去。”

鲁公馆派头不小,既有前院客厅又有内院客厅,那老仆自然要把罗奇引进前院客厅,沏了一声茶奉上便入内通报。

罗奇自进入大门,便留意眼前状况,一切很平静,根本看不出什么异状。

在他预料,也许鲁家小姐不可能出来相见,偏偏盏茶工夫之后,鲁月英竟然真的来了。

翰林之女,已称得上是名门闺秀,罗奇是知礼之人,连忙离座相迎。

鲁月英坐下后,便开门见山的问道:“这位大哥不速而来,有什么事就请直接说明吧!”

既然对方表现得很爽快,罗奇也就不想转弯抹角:

“太行山有位叫陶静静的女首领,据说已于日前来到府上,在下想见见她,还望姑娘给予方便。”

鲁月英哦了一声道:

“这位大哥有什么重要的事想见她?”

罗奇心头暗喜,听对方的语气,显然已承认陶静静确在这里。

“不瞒姑娘,在下是陶首领的旧部,现有机密大事向她通报。”

鲁月英果然信以为真,但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罗奇再道:

“事关重要,在下必须马上见到陶首领才成。”

鲁月英默了一默道:“那位姑娘确实在舍下住过,但昨晚已经走了。”

“走了?走到那里去?”

“她要到那里去,怎会告诉我呢?更何况我也不想知道那些事。”

“她能住在府上,总是有原因吧?”

“舍下空屋甚多,因先父的关系,在地方上也算有点小名气,那位姑娘找到这里来住下,根本不足为奇。”

“姑娘同意吗?”

“她是位女强人,又带着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手下,我不同意也没办法。”

听了鲁月英这番话,罗奇除了暂时辞出,已没有第二条路。鲁府是良民住宅,自己没理由强行搜索。

于是,他站起身道:

“抱歉!打扰了,在下告辞。”

鲁月英望了站在客厅门外的老仆一眼,道:

“赵大叔代我送客!”

刚走出客厅,罗奇立即便有所发现,只见天井中地面上留下多处斑斑血迹,凭罗奇的经验,这些血迹显然留下并不太久,虽然已经过清洗,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他不由心头猛震,莫非沙老五和郝方已经遭到不测?……

就在那老仆送出门外之际,罗奇一把便将他揪住,面孔一板冷声道:“老人家,别怪在下无礼,你要说实话!”

那老仆顿时吓得全身发抖,打着冷颤道:

“大……大爷要我……说什么?”

“那伙太行山来的强人,是否仍藏匿在府上?”

“没……没有……”

“你还不说实话?”

“我……我说的……就是实话……”

“天井里留下很多血迹,那些血迹是怎么来的?”

那老仆脸色大变:

“那伙人确实来过,但昨晚已经都走了。”

“走到那里去了?”

“昨晚潜龙庄的龙老爷子和于少庄主都来过,也许他们知道消息,大爷不妨去问问,但却千万别说是我告诉的。”

“那些血迹是什么人的?昨晚有两位大爷来过,他们是否吃过亏?”

“昨晚前院确实有过打斗。”

“你可在一旁看见,有没有伤亡的?”

“那种事我怎么敢看,不过我听说只有伤的并没死。”

“是什么人和那两位大爷发生了冲突?”

“好像是于少庄主和他的手下人。”

罗奇放开那老仆道:

“老人家,方才实在对不起,你可以回去了。”

那老仆急急关上大门。

罗奇来到树林,白素娟仍等在那里。

“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他们两位呢?”

罗奇神色很凝重,道:

“想不到事情会变得这样复杂,只怕很麻烦。”

白素娟讶然问道:“到底怎样了?”

“想不到潜龙庄插上了手。”

“潜龙庄?不是也在太原吗?”

“正因为潜龙庄也在附近,所以他们才容易插手。”

“你说有什么麻烦?”

“江湖人不怕出事,但却最忌惹事,偏偏潜龙庄是不好惹的。”

“听说潜龙庄天马行空龙千里不但武功了得,在河东一带,论武林势力和江湖地位,足可领袖群伦,真是这样吗?”

“你说的一点不错,麻烦就在这里。”

“你和龙千里是否认识?”

“这些年来,我只是在塞外活动,和龙千里不但不相识,更谈不到其他交往,可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我不信!”

“你有什么不信的?”

“你一向神通广大,不但和塞外的几位将军有密切来往,连京城的恭五爷和裕荣贝勒都有交情,怎会不认识龙千里?”

罗奇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素娟,你这位红灯会的大魁首也太把我看重了,江湖间帮派林立,我怎可能每个人都认识?何况我以前从未来过太原,就算来过,也没必要非结识龙千里不可。”

“听你的语气,静静必是已找到龙千里为她撑腰,难道你怕龙千里?”

“话不能这么说。”

“如果静静真是藏匿在潜龙庄,咱们正可找龙千里要人。”

“如果他不肯交出来呢?”

“文的不成就来武的,太行山几万人咱们都没怕过,难道还惧怕了潜龙庄不成?”

“这是两回事,不能一概而论。”

“你说说看!”

“太行山那伙人只不过是乌合之众,而且各怀心机,各有各的野心,再多也不堪一击。但潜龙庄的情形就不同了!”

“那里不同?”

“龙千里在武林中一向声誉极佳,足可当得上德高望重四字。据说潜龙庄上上下下数百人,对他没一个不心悦诚服的。团结就是力量,以我们这些人根本动不了他,他若硬不交人,我们不但没办法,而且也没理由非逼人家交人不可。素娟,你该明白,不论做什么事必须站在理字上。”

白素娟缄默了半晌,道:“那咱们就只有先行具帖拜庄,以后的行动再见机行事?”

“不错!目前这是唯一的办法。”

“还忘记问你,沙五叔和郝大叔有下落没有?”

“见了龙千里自然明白,他们昨晚曾和潜龙庄的人发生过正面冲突,但双方并无伤亡。”

“现在就到潜龙庄吗?”

“事情已经分明,先回客栈和牛堂主打个招呼再说吧!”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和白素娟、牛本初经过一番讨论,决定还是由他们两人前去。

若照牛本初的想法,是要把由红灯会带来所有的人,一起开到潜龙庄去,但罗奇却认为绝对不可。

理由很简单,自己一方是以礼拜庄,浩浩荡荡大队人马前往,显然容易引起误会,反而坏事。再说自己一方,合起来也不过二、三十人,潜龙庄却有数百人之众,即使真要比声势也无法和人家相比。

罗奇和白素娟各换了一身衣服,连兵刃也未带,看起来很斯文,完全没有江湖人的气息。

潜龙庄果然警卫森严,但对罗奇和白素娟的来访,却又表现得很客气。

经过通报,不一会儿,庄上的总管高国栋便迎了出来,随即把两人引进前院大厅。

当罗奇说明要拜访庄主龙干里后,高国栋道:“二位请稍候,在下这就到里面请庄主去。”

岂知罗奇和白素娟直等了顿饭工夫,竟始终不见动静。

正在大感不耐之际,一名身着长袍马褂看来颇为雍容儒雅的老者,已迈着八字步进入大厅。

罗奇和白素娟因并不认识龙千里,只当是龙千里到了,连忙起座见礼。

虽然如此,两人总是感到有些意外,叱咤风云威镇河东的天马行空龙千里,怎会如此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

好在老者立即就表明了身份。

原来这老者叫冯文甲,是位饱学之土,曾经中过举,被龙千里延聘至潜龙庄策划机宜,颇受敬重。因之在庄上身份地位十分崇高,庄上的人从上到下,都对他以师爷相称。

冯文甲一见面就道破罗奇和白素娟两人的身份,足见对江湖中事并不陌生,因为两人进门时并未递上拜帖。

罗奇已知对方在潜龙庄颇有身份,且系代表庄主接见,自然没理由非见龙千里不可。

他为人爽快,拱了拱手道:“听说太行山大头领陶姑娘目前在贵庄做客,在下有重要大事想见见她。”

冯文甲并未隐瞒,点了点头道:“有位陶姑娘目前的确暂住敝庄,不知罗大侠有什么重要大事要见她?”

“在下和她是旧识,这位白会主更是她的表姐,自小一起长大,情同亲姐妹,多年不见,又正好在下和白会主因事路过太原,当然希望趁这机会见上一面。”

“原来如此!那倒的确应该见见。不过老朽想问问,二位除了和她见见外,是否还另有所为?”

“那只有等见面以后再说了。”

冯文甲含笑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陶姑娘来到敝庄后就告诉过敝东翁,任何人一概不予接见。”

罗奇整了整脸色道:

“冯师爷已经知道,在下与白会主和她的关系不同。”

“陶姑娘说过,此时此地即使她的亲父母仍活在世上要来见她,她也照样要拒之门外。罗大侠,这是陶姑娘亲口交代的,老朽只是传话,不恭之处,还请千万鉴谅。”

罗奇强忍着愤怒道:

“她当真说过这种话?”

冯文甲淡淡一笑道:

“老朽亲耳所闻,自然不会是假的。”

“冯师爷认为她应该说这种话吗?”

“陶姑娘固然不对,但话却是她亲口说的。”

“冯师爷必定明白她这种作法的原因吧?”

“老朽虽然心中不解,但却不方便问。更何况陶姑娘自来到敝庄后,一直闭门不出,除了敝东翁有时能和她见上一面,其余的人很难看到她,老朽自然也不例外。”

“听说她身边还带了不少人,冯师爷是知道的了?”

“不多!只有十几人。陶姑娘原是太行山义军大头领,如今身边只剩下十几名随从,说来也顿够凄凉的了!”

“冯师爷可否劳驾把在下和白会主的来意,再向陶姑娘通报一声,也许她听说我们前来,就会改变心意。”

冯文甲面有难色,摇了摇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