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白素娟默了一默道:“两位大叔不觉得对方这种做法是别有用心?”

郝方摇头道:“他和咱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实在没有虚情假意的必要,最多也只能说成龙老爷子不想和咱们结怨。”

郝方说到这里,望了罗奇一眼道:“老大,听说你和白姑娘在潜龙庄和陶姑娘见过,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罗奇点点头:“不错!可是龙庄主告诉你们的?”

郝方也点点头,再问道:“听说老大和白姑娘想把陶姑娘带回来,龙老爷子没答应。”

“也不错。”

“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呢?”

“陶静静目前已是无家可归,而她又喜欢到处惹事生非,带回她,不过是对她有所照应,免得她再在外面胡闹。”

“老大,白姑娘你们是妄费心机了。陶姑娘目前已是潜龙庄的人,人家会比你们照应得更好。”

罗奇愕然道:“老郝,这话是什么意思?”

郝方道:“那就告诉你们吧!陶姑娘已做了潜龙庄的少奶奶了。”

罗奇哦了一声:“有这种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郝方道:“我和老沙昨晚摸进鲁公馆时,陶姑娘正和于少庄主在举行婚礼。她已是龙老爷子的儿媳妇,难怪龙老爷子不准你们把她带走。”

忽听白素娟道:“如果静静当真有了好的归宿,我们当然高兴。但我却有一事不解?”

郝方两眼直眨的道:“白姑娘指的是那件事?”

“潜龙庄少庄主成亲,是件了不起的大事,为什么婚礼却要在鲁公馆进行?而且……”

“而且什么?”

“今早我和罗大哥进入鲁公馆时,鲁公馆并未悬灯结彩,丝毫看不出办喜事的景象。”

郝方皱了皱眉:“白姑娘这样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也许陶姑娘的身份特别,龙老爷子不想对外张扬吧!”

“静静的身份有什么特别?”

“她曾做过太行山大头领,身份当然与众不同。龙老爷子讨了她做儿媳妇,不对外张扬是必然的道理。”

就在这时,一名蓝衣大汉风尘仆仆的匆匆而入。

牛本初连忙惊问道:“韩副堂主,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名蓝衣大汉叫韩月山,是第八分堂的副堂主,正是第八分堂堂主牛本初的得力副手。

韩月山先向白素娟施了一礼,再和在座各人分别见礼,接着道:“禀大魁首,大事不好。”

白素娟吃了一惊道:“莫非总堂发生了什么事?快讲!”

“洪大全已在南路发动攻势,攻向咱们北路来了!”

白素娟愈发大吃一惊,道:“有这种事?现在情形如何?”

“属下来时,洪大全的人马才刚刚发动,咱们总堂方面,因大魁首远来关内,已形成群龙无首,七堂陈堂主和九堂沐堂主都紧张的不得了。”

“你是奉谁之命来的?”

“在陈、沐两位堂主紧急会商之下,交代属下快速赶来太行山向大魁首通报,请大魁首立即返回叶尔羌主持大局。”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属下先到太行山,因寻大魁首不着,幸喜在路上打听到消息。虽然现在找到了大魁首,也白白耽误了两三天时间。”

白素娟挥挥手道:“你先下去休息一下,我很快便开始行动。”

韩月山离房而去。

白素娟转过头来道:“罗大哥,你是否肯帮忙,跟大家一起回叶尔羌呢?”

罗奇本来决定在处理过陶静静事件后,顺便进京一趟,以便和裕荣贝勒以及京中其他友好见见面。但红灯会北路告急,依自己和白素娟的交情而论,又不能袖手不管。

因之,踌躇了半晌道:“白姑娘,你是聪明人,却做了一件大大错事!”

白素娟茫然道:“我做错了什么?”

“在入关前,我曾一再表明过,有关来太行山会陶姑娘的事,由我一人前来就好,你却坚持一定也要眼着来。现在事实证明你实在不该来的。”

“那是因为我不放心你一人行动,所以才跟着来的。”

“你不放心我,难道就放心红灯会的千余弟兄?他们才真正需要你留在叶尔羌主持大局。偏偏你丢下他们不管,却和我远到关内,做为一位红灯会北路大魁首,这样做实在说不过去吧?”

白素娟被说得几乎羞愧无地,红着脸道:

“罗大哥,我知道自己错了。你现在责备我又有何用,何况我当时实在没料到洪大全会对北路有行动。”

罗奇叹了口气道:“洪大全对北路一直虎视眈眈,必慾吞并北路而后甘心,这事你早该知道的。”

“可是红灯会分成南北两路后,几年来他一直不曾采取过行动。”

“那是因为北路有你在主持大局,他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仗。如今你离开北路总堂,内部空虚,正是给他制造了进攻的机会。”

白素娟自知理屈,只好不再说什么。

罗奇何尝不明,白素娟抛弃总堂和自己一起前来太行山,是在“情”字的驱使下才做出这种事来,自然也不忍再说重话,长长吁一口气道:“什么话都别说了,我情愿随你回叶尔羌。只是迢迢数千里,等回到叶尔羌后,事情将演变成什么样子,只怕很难想像,也许不堪想像。”

白素娟忙道:“小妹多谢罗大哥仗义相助,大家用过午餐后立刻启程。”

口口  口口  口口

陶静静在潜龙庄已经住了七天。

在这七天里,除了第二天曾见过罗奇和白素娟外,一直是足不出户。

龙千里特别把她安置在内院自己的房间隔壁,两房之间有壁门可通。

因之,陶静静所能见到的人,几乎只有龙千里一个。当然,一日三餐有老妈子前来送饭,那是例外。

这是因为龙千里已经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陶静静房间,连陶静静带来的十几名手下也不例外。

又因陶静静的房间,和龙千里的房间仅一壁之隔,谁还敢擅自闯入。

至于少庄主于成志,在龙千里的晓谕之下,也不得不打消和陶静静成亲的念头,而且也照样不敢和陶静静照面。

陶静静生性好动,过着这种有如笼中之鸟的生活,难免已有些禁受不住。

正在烦闷无聊之际,只见门帘一掀,龙千里面带徽笑的走了进来。

此刻,龙千里已是陶静静唯一的依靠,她已把全部希望都放在龙千里身上。

陶静静立即起身相迎,并一面沏茶奉上。在男人面前,她从来不曾如此柔顺过。

“老爷子,你可把人家真闷坏了!”

龙千里呵呵笑道:

“你本来可以出去走走,但此时此地,却又绝对不能抛头露面。”

“罗奇和白素娟不是已经走了么?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你的老部下有一伙人想取你性命。”

陶静静吃了一惊道:“怎可能有这种事呢?他们纵然不再拥戴我,但却还不至于想杀我。”

龙千里嘿嘿笑了几声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有人出钱雇杀手杀你呢?”

“什么人雇杀手杀我?”

“你不是也雇杀手杀过别人吗?”

“什么?是罗奇和白素娟?”

“老夫只是听到一些耳风,还没抓到确切证据,但却相信绝非空穴来风。”

陶静静咬牙切齿的道:

“好一对可恶的狗男女,等有一天我得志之后,绝对饶不了他们,将来他们不来便罢!”

龙千里道:“如果再来呢?”

“我一定当场宰了他们,即使他们不来,我也会再找人杀他们!”

“这是以后的事,将来再说吧!”

陶静静忽然向前移动两步,不但将身子几乎靠在龙千里身上,而且还探出粉臂,将一只纤纤玉手搭在龙千里肩头,透着抱怨的口气柔声道:

“老爷子,你言而无信!”

龙千里摸了摸胡子道:

“老夫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来?”

“你说要助我东山再起,但却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龙千里不动声色:“你怎知没有动静?”

“你天天在家里闲着没事,那里来的动静?”

“实对你说吧!这七天以来,为你的事老夫一直没闲着。”

“你都做了些什么?”

“老夫已派出不少心腹手下,进入太行山得各处联系你昔日的旧部。”

“真的?情形怎么样?”

“有的已经回来,有的尚未回来。”

“回来的人都怎么说?”

“他们多数还是拥戴你,部份不肯拥戴你的,老夫会设法把他们的首领除去。”

“老爷子真有这种能耐?”

“你未免太小看了老夫。姑娘,当年你在太行山做大头领时,最失策的一件事,就是没和老夫攀上交情。若你早就和老夫认识,何至于一败涂地,弄成今天这种同面。”

“那我真是失策了!”

“实对你说,太行山的七大寨,其中有好几名寨主都和老夫有交情,有的还是从潜龙庄出去的,他们一直把老夫视为后台靠山,只要老夫登高一呼,他们必定闻风响应。”

这时的陶静静,简直已心花怒放,不但对龙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更充满难言的感激。

她显得无比激动的道:

“老爷子,是我错怪你了。将来大事成功之后,不论你提出什么要我报答的条件,我都答应。”

龙千里脸色一整,摇了摇头道:“老夫早就对你说过,施恩绝不求报。”

“可是咱们从前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这样热心的帮助我呢?”

“你在太行山,聚集的是反清复明的义师,老夫是前明的遗民,就凭这一点,也该帮助你,更何况还有别的原因。”

“别的什么原因?”

“老夫自信稍有识人之明,一眼就看准你将来必成大器。”

“真的?”

“你若信不过老夫,那就一切别谈了,老夫也用不着再管你的闲事了!”

陶静静连忙陪笑脸,带着撒娇的模样道:

“老爷子,你生气了?”

龙千里哼了一声道:

“你连老夫都信不过,何必还问老夫生气不生气!”

“老爷子,人家不过是开开玩笑,你竟认真起来。现在就请你说说看,我将来究竟能成什么大器?”

“你一个年轻女人,做为义军大头领,难道还不算成大器。从前的花木兰、梁红玉、秦良玉等人,最多也不过如此吧!”

“说来说去,还是义军大头领,难道就不能有别的成就?”

“当然有。”

“你说嘛?”

“成立义军的目的,不外是推翻满清,一旦得了满清天下,你岂不名正言顺的就做了女皇帝!”

“女皇帝?”

“不错!那时你就是第二个武则天了,该知足了吧?”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老人家想做什么?”

“你说呢?”

“就封你老人家当朝太师兼掌兵权。”

龙千里先嘿嘿笑了一阵,接着耸了耸肩道:“老夫早就说过,施恩绝不求报,只想回到潜龙庄,过过清闲日子,安享余年于愿己足!”

陶静静再度撒娇道:

“不行!人生在世,太淡泊名利也不好,就让你做太上皇吧!那时我虽然是女皇帝,但朝中不论什么事,一定都向你请示。”

龙千里禁不住抬手拂着陶静静的秀发,道:“好一个有良心的姑娘,就凭这两句话,老夫也一定心甘情愿的帮助你完成大事。”

龙千里说完话,起身向外走去。

陶静静急急问道:“老爷子要到那里去?”

“有一个人要见你,老夫不方便再耽在这儿。”

“什么人要见我?”

“见面就知道了,别忘记这人是老夫替你连络上的。”

龙千里刚走不久,便见一个年在四十以上的黑衣汉子推门闯了进来。

陶静静一见此人,顿时喜出望外。

原来这人是范二。

提起范二,可说是陶静静在太行山时最得力的助手。

当年陶静静在太行山黑虎岭鹰愁涧,杀了原来的首领陈宏而自己坐山为王,可说完全得力于范二的带路和协助。

但她也没亏待范二,除把他引为心腹外,自己做了太行山义军大头领后,也提拔范二做了总寨的前寨头领。因之,范二感恩图报,愈发对她忠心耿耿,绝无二意。

陶静静迫不及待的问道:“范头领,你是怎么来的?”

范二在陶静静面前,依然必恭必敬,施了一礼道:“还不是由于龙老庄主的帮忙,才使属下找到了你老人家。”

陶静静对龙千里又是内心一阵感激,叹了口气道:“范二,想不到一夕之间,我已是一无所有,落到这种地步!”

范二也长长一叹道:

“大头领,其实你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