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千里回到山下民家,立即又和陶静静密商了一番。直到傍晚,才护送着陶静静出发往太行山总寨而来。

陶静静仍是乘坐小轿,她随带的十几名手下,以及龙千里的人都负责护送。

总寨方面,因为吴震天事先已有交代,早知是大头领的好友潜龙庄老庄主要来,当然也就不加盘查。

小轿直抬到内寨,洞房就设在陶静静从前做大头领时的卧房里。因之,陶静静一下轿就直接进入洞房。

吴震天对龙千里所带来的人,以及陶静静的手下不敢慢待,也争先在内寨整理出房间以便招待过夜。另外也备了几桌酒食供他们吃喝。

这时——

吴震天真巴不得马上进入洞房和陶静静见面,但却因龙千里已有交代,必须用过喜筵才能进入洞房,就只有耐下性子等了。

洞房外面的客厅,果然已备好一桌上等酒食。

吴震天来到客厅,只见龙千里已先行等在那里,而且龙千里还亲自沏了三杯茶。

吴震天迫不及待的道:“老爷子,该把新娘请出来了!”

龙千里笑道:

“吴老弟别急!大姑娘出阁,那能不好好打扮一下。”

吴震天跺了一下脚道:“糟糕!吴某还没替她准备聘礼,只怕她连随身换洗的衣眼都没有呢!”

“你放心!这方面老夫已准备好了。干女儿出嫁,干老子那有不备嫁妆的。”

“多谢老爷子顾虑的周到!”

“其实老夫也不过替她置办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首饰,别的东西,只好等以后再送上山来了。吴老弟,先喝杯茶再说。”

吴震天心急口渴,一下子就把一杯茶喝光,再催促着道:“她大概打扮得差不多了吧?老爷子请进去催一催如何?”

龙千里笑道:“吴老弟未免太心急了吧?”

“不是吴某心急,怕的是菜都凉了!”

“老夫擅自进入新房,不太合适吧?”

“老爷子和她是义父女,有什么关系?那有老子不能进入女儿房间的道理。”

“如果使得的话,老夫就进去看看了!”

龙千里说着,掀帘便进入新房。

只见陶静静果然在灯下对镜整妆。

陶静静除了皮肤稍黑一点,本来就姿色不凡,以前因身为太行山义师大头领,在装饰上不方便修饰。看来当真艳光四射,美如天仙,如果让吴震天看了,不神魂颠倒才怪。

龙千里低声道:

“静静,打扮得怎么样了?那小子好像已经有些等不及啦!”

他此刻直呼陶静静芳名,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必定又更进了一步。

陶静静也低声问道:“那件事你老人家办好了没有?”

“这样的大事,又在关键时刻,老夫当然办好了。”

“他是否?……”

“那小子根本不可能起疑心,等用过酒饭后就差不多了。”

“你老人家请先出去,我马上就到客厅入席。”

龙千里刚回到客厅,吴震天便急急问道:

“怎么样?为什么还不出来?”

“她要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

“吴老弟认为陶姑娘长得怎么样?”

“当然很漂亮,不论身材脸蛋儿,都是一等一的。只是……”

“只是什么?”

“有点严肃,让人不敢接近。”

“从前她是大头领,不严肃一点行吗?今晚做新娘子,那就大大不同了。”

“对!老爷子的话有道理。”

“吴老弟,老夫希望你待会儿要镇定一点!”

“镇定?”

“不错!小心被她迷倒。等进入洞房后,那时你就爱怎么样便怎么样了。”

吴震天被说得脸上发热,但内心却乐不可支,咧了咧嘴一龇牙道:“老爷子取笑了,想不到你老人家还这么风趣!”

龙千里笑个不停的道:

“今天是你吴老弟大喜的日子,老夫的干女儿终身有靠,心里一高兴,风趣一下又待何妨。如果不是这事是秘密进行,老夫准备来个闹房呢!”

“老爷子要闹只管闹!”

“岂有此理!今晚吴老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老夫不想打扰你的好事。”

“老爷子又取笑了!”

就在这时,壁门的门帘一掀,陶静静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袅袅娜娜走了出来。

在这刹那,吴震天简直以为是仙女下凡,两眼发直的直盯着陶静静,瞠目结舌,连话也说不出来。

龙千里忍不住笑道:“吴老弟,你是怎么啦?从前和她天天见面,隔了不过一个月,难道就不认识了?”

吴震天这才定了定神,连忙双手一拱道:

“属下拜见……”

龙千里大笑道:

“吴老弟好像真的已经神魂颠倒了!现在你已不再是她的属下,要见就见,用不着拜见。”

吴震天忙改口道:“夫人好!快请入席,就等着你了!”

龙千里道:

“这还差不多!静静,今晚你是新人,新人为大,就坐上席吧!”

陶静静显出从未有过的羞答答模样,红着粉脸道:

“老爷子请坐上席。”

吴震天也紧跟着道:“夫人说得对,上席应该由老爷子坐。”

龙千里摇摇头道:

“新人为大,那就由吴老弟坐上席吧!”

吴震天当然不肯,陪着笑道:

“什么话?老爷子是夫人的义父,也和吴某的义父差不多,那有晚辈坐上席长辈在下首相陪的道理。”

“既然吴老弟这样说,老夫也就只好不再客气了。”

龙千里随即在上位坐下。

吴震天和陶静静也分别在两旁落了座。

如此一来,吴震天和陶静静正好隔桌相对,更可饱餐美色。

吴震天只顾两眼直直的看,连负责斟酒的事也忘记了。

龙千里连忙提起酒壶,一边斟酒一边笑道:

“吴老弟虽然贵为太行山大头领,但却打了半辈子光棍,从今晚起,你这王老五的旗号就可以收起来了。”

吴震天这才觉出失礼,急急抢过酒壶来说:

“这是吴某的事,怎敢劳驾老爷子斟酒?”

说罢,随便斟满三杯酒。

这时的陶静静,只是羞答答的低垂粉颈,视线从没和吴震天接触过。

龙千里担心弄僵了场面,望了陶静静一眼道:“静静,吴大头领也不是外人,从前还做过你的老部下呢!而且马上就成为夫妇,还害什么羞。放心吧!今后一切有我,相信他绝对不敢欺负你。”

吴震天道:

“老爷子说得对!吴某今后会把夫人看成女菩萨一般,让她高高在上,谁也别想碰她一根汗毛。”

“别说啦!酒宴开始,大家喝酒吃菜,但也别喝得太多,免得耽误了好事。”

陶静静的双颊愈发红艳如霞。

吴震天也愈发乐在心里。

酒过三巡,陶静静已显得有些不胜酒力,站起身来道:“老爷子,你们继续吃喝吧!我该到里面休息了。”

吴震天不觉一楞道:

“夫人以前不是酒量很大吗?为什么只喝三杯就不喝了?”

龙千里抢着道:“吴老弟真糊涂!静静是体贴你,若她喝醉了,新婚之夜还如何陪你?”

吴震天猛地一拍大腿道:

“吴某确实头脑不灵光,打了半辈子光棍,这种事半点不懂,夫人就快请回房休息吧!我必须再陪老爷子喝两杯。”

陶静静一走,吴震天巴不得也马上跟进去,但却不得不继续陪龙千里。

此刻的吴震天,心里只想着进入洞房以后的事,更恨不得让龙千里马上知趣的离开。

偏偏龙千里却酒兴正浓,而且谈笑风生,大有不醉不休之概。

好在吴震天是海量,无奈之下,只有把龙千里灌醉才是上策。

直到一大壶酒喝完,龙千里竟毫无醉意。

吴震天心头大急,只好站起身来假意道:

“老爷子,你等一等,我去拿酒。”

龙千里哦了声道:

“老弟身为大头领,何必自己去拿酒?”

“是你老人家交代婚礼要秘密进行,吴某此刻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不自己拿酒怎么办?”

“说的也是,到那里去拿?”

“远得很!酒都放在后寨地窖里,至少要顿饭工夫才能回来,如果守地窖的偷懒不在,找不到钥匙开门,说不定要耽误更久。”

龙千里不觉暗笑,摆了摆手道:

“免啦!”

吴震天内心一喜,却故意问道:

“老爷子还没喝得尽兴,怎么可以免呢?”

“其实老夫也喝得差不多了,若再耽误了你新婚之夜的大好时光,岂不罪过。”

“老爷子的意思?……”

“老夫现在该休息了!”

吴震天为龙千里安排的寝处,就在客厅另一面的隔壁。吴震天为表示殷勤,亲自把龙千里扶进房间,然后再关上客厅的门,这才心花怒放的进入新房。

岂知新房里黑洞洞的已经熄了灯。

吴震天咧嘴笑道:

“夫人,干嘛把灯吹了,若照规矩,新婚之夜,至少该点上两支红蜡烛。只因咱们的婚礼是秘密进行,所以才没准备那些,要吹熄也该等上床以后才成。”

只听陶静静道:

“要点灯你就自己点吧!”

“这才对!我马上点。”

灯亮了,照见陶静静正低着头坐在床沿上。

吴震天真恨不得立刻上前拥抱亲吻一番,但他总算勉强忍住了冲动。

他倒了两杯茶,笑得合不拢嘴道:

“夫人要不要喝杯茶解解酒?”

陶静静摇摇头道:

“我没醉,要喝茶你自己喝吧!”

吴震天喝完茶,把茶杯放回桌上,又咧咧嘴道:“夫人,不是作梦吧!想不到我吴震天也有这一天。”

“废话!还没上床,你作的什么梦?”

“夫人,你变了?”

“我又不是孙悟空,那里会变?你说我变在那里呢?”

“从前,你是威风凛凛的大头领,那里会想到今晚你却变成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这不是完全变了吗?”

“再变我也是姓陶,名字也叫静静,倒是你却真变了。”

吴震天怔了一怔道:“我那里有变呢?”

陶静静撇了撇chún角道:

“如果说我变了,我只是变小了,而你却变大了。”

“这话怎么讲?”

“我由你的上级变成你的下级,而你却由下级变成上级,更一下子变成我的老公。从前我可以把你呼来唤去,现在却要侍奉你的枕席。想想看,这变化有多大。”

吴震天不由涎脸陪笑道:

“夫人,咱们已经是夫妻了,何必还说这种话?我虽然名义上是大头领,却情愿一切听你的,关起门来,你就是要罚我跪,我绝对不敢站着。”

“你就这样听话?”

“唯有听老婆的话,做起事来才有办法。”

“别说那么多了,你喝醉了没有?”

“我的酒量,夫人是知道的,那会喝醉,尤其今天晚上更不能醉。”

“这话是什么意思?”

“夫人何必明知故问,洞房花烛之夜,正是咱们两个成双配对的时刻,如果喝醉了,躺在床上像死猪一般,岂不让你独守空帏,耽误了花月良宵,那还得了。”

“这方面的事,你好像懂得不少?”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

“我不信你没吃过猪肉?”

吴震天干咳了两声道:“虽然吃过猪肉,但却都是烂猪肉,唯有今天晚上才是最上等的。”

陶静静忽然柳眉一耸,满面冰霜道:

“好哇!你把我比成猪了?”

吴震天急急陪笑道:

“对不起!我说错了话,我该把夫人比成另外一种肉。”

陶静静不动声色道:“又把我比成什么?”

“比成天鹅。”

“那你一定是癞蛤蟆了?”

“就算癞蛤蟆吧!偏偏我这癞蛤蟆,今天晚上能吃到天鹅肉。”

“如果我不让你吃呢?”

“夫人别开玩笑了,你既然答应了婚事,当然不能不让我吃肉。”

“我偏不肯,你要怎么样?”

“莫非夫人今天晚上不方便?”

“方便得很。”

“那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是一只癞蛤蟆,癞蛤蟆根本吃不到天鹅肉。”

“那是我方才打比方打错了,就另外比一比吧!”

“你要怎样比?”

“我是个老饕,你是一块最上等的肉,美味当前,我是非吃不可。”

“那就看你吃不吃得下了。”

“当然吃得下。”

吴震天说着,便要上前拥抱陶静静,并且呶起了chún,做出要亲吻的恶形恶状。

陶静静一把拨开道:“你别急!新婚之夜,我当然要陪你上床,你也用不着非马上上床不可。”

“我的姑奶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