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陶静静一觉醒来,天色已近五更,她一丝不挂的身子,仍和赤条条的龙千里紧紧拥抱在一起。

想起昨晚的“风狂雨暴”,难免双颊有些热辣辣的感觉。

她轻轻推了推龙千里道:

“老爷子,该起来处理事情了!”

龙千里缓缓睁开眼来,伸了个懒腰道:“静静,老夫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咱们两个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是我主动的,根本不干老爷子的事。”

“可是我……难免也是一时糊涂!”

“你老人家帮了我这么大忙,我对你以身相许,又算得了什么。”

“以身相许?……”

“如果你老人家真心喜欢我,我情愿服侍你一辈子。”

“静静,你这话不是说着好听吧?”

“我说的是真心话。”

“可是咱们两个年岁总是不大恰当。”

“男欢女爱,根本不必在乎年龄,只要两心相悦就成。”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

“你要逼我对天发誓不成,好!现在人家就发誓给你看!”

陶静静说着,真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做出要在床上跪下的模样。

龙千里连忙一把将陶静静拉回被窝道:“别当真!老夫相信你的话就是,当心光着身子从被窝钻出来会感冒的。”

陶静静重新偎依在龙千里怀里,嗲着声音道:

“老爷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龙千里把搭在陶静静后背的手,紧了一紧道:“乖女孩,老夫这么一大把年纪,能得到你的亲近,真不知是那一辈子修来的艳福,那有不喜欢的道理。”

“那么以后呢?”

“莫非你以后还想给老夫机会?”

“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把机会留给你,只是一件……”

“那一件?”

“咱们两人这种关系,不能让外人看出来。”

“那是自然的,不过老夫想问,咱们两人以后怎样称呼?”

“我还是叫你老爷子,再不就叫你义父。”

“丫头,义父女那有办这种事的,那我该叫你湿女儿了!”

“义父女办这种事的,根本不算稀奇。咱们两个对外唯有维持这种关系,才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

“当然啦!如果咱们两个不是这种关系,彼此无亲无故的,你有什么理由帮我?我又有什么理由听你的话呢?”

“好吧!不管老爷子或义父随你叫,只要别叫我龙大哥就成。”

“在没人的地方,人家还真想叫你一声龙哥呢!不然怎能显得亲切。”

“也随你。”

“龙哥,该起来处理大事了!”

“好!老夫现在就过去看看,你也起来,要换上从前的衣服,也别打扮修饰,不然一身娇滴滴的,就不像太行山大头领了。”

龙千里穿好衣服,穿过客厅,来到吴震天所住的房间。

点上灯,只见吴震天仍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

他立即解开吴震天的穴道。

吴震天一挺身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他发现龙千里站在床前,忙咧了咧嘴苦笑道:

“老爷子,你也醒了?”

龙千里不动声色道:

“天快亮了,你要赶紧办事。”

“你老人家要吴某办什么事?”

“好小子,你是记性不济忘性好,昨晚交代的事,难道你就忘了?”

“我……我马上去办,老爷子还有别的交代没有?”

“除了通知七大寨主于今天下午赶来总寨外,还要办几桌酒食,摆在内寨大厅。”

“为什么要办酒食?”

“当然是为陶大头领接风洗尘。另外老夫也是座上贵宾,难道不需招待?”

“老爷子指示得对,吴某一定会准备妥当。”

吴震天下床刚出门来到客厅,只见陶静静正站在客厅门口,不由打了个哆嗦,急急躬身施了一礼道:

“属下拜见大头领!”

陶静静冷冷一笑道:“你要到那里去?”

“奉老爷子之命,替大头领办事。大头领放心!属下一定会圆满达成任务。”

陶静静显出威严不可一世的模样,挥了挥手道:

“你去吧!”

吴震天走后,陶静静道:

“老爷子,咱们该怎么办?”

龙千里道:“你最好暂时别亮相,等晚宴摆好后吴震天来请时,再一起出去。”

“你老人家呢?”

“老夫和你不一样,必须到外面安排一下。”

“还有什么好安排的?”

“你带来十几名弟兄,老夫也带来手下七龙以及另外几名高手,当然要预先规定一些事情。”

“莫非老爷子还担心其中有变?”

“吴震天那小子的生死操在老夫手中,他根本不敢变。但不防一万,只防万一,多准备准备总是好的。”

“好吧!我就回房继续休息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总寨里几乎大半天不见任何动静。

除吴震天外,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原来的大头领陶静静已经回来。

大约未末酉初时刻,七大寨的寨主已陆续到来。

吴震天保密警觉颇高,并未向他们透露半点消息,只说待会儿在酒席筵前有大事宣布。

傍晚,内寨大厅席开七、八桌,与席的除七大寨寨主和总寨各重要头目外,陶静静所带的十几名弟兄和潜龙庄的七部天龙,以及另外几名高手也全在宴会之列。

首席的上位留了两个空泣,除吴震天外,只有陶静静和龙千里随带的人知道那两个空位是留给谁的,只是他们都闷声不响而已。

吴震天尚未来得及讲话,便听首席一名豹头环眼、满面虬须、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道:“大头领,这两个空位是留给谁的?”

吴震天不得不暂时卖卖关子,苦笑着道:

“待会儿黄寨主就知道了。”

原来问话的这人叫黄信,是山左大寨寨主,难怪会坐在首席。

黄信再瞥了大厅右侧一眼道:

“怎么?那些人不是从前大头领的吗?怎么也来了?”

吴震天道:

“他们在外面流浪了几天,现在已经回山归队了。”

“怎么还有十几人好像从来没见过?”

“实不相瞒,潜龙庄的龙老庄主目前正在总寨做客,那些人是他带来的手下。”

听说龙千里来到总寨,不少人都为之震惊,更急于一见,因为天马行空龙千里的大名,早已震慑黄河两岸,谁都知道此人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黄信抢着道:

“既然龙老庄主驽到,大头领快把他老人家请来,也好让大家瞻仰瞻仰。”

吴震天道:

“等大家全坐定了,吴某就去请!”

“大家早就坐定了,大头领还等什么?原来这空位是留给龙老庄主的,可是他一个人也不能坐两个位置?”

“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

“是谁?”

“等吴某去请来大家就明白了。”

“大头领今天怎么老卖关子?”

“卖关子也只是片刻时间,大家请稍侯,吴某现在就亲自去请。”

吴震天走后,大厅里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有的更不住探头向大厅外张望,都想看看天马行空龙千里究竟是位什么样了不起的人物。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大厅里竟由议论纷纷而变成了一阵騒动。

因为——

他们看到了天马行空龙千里不足为奇,看到了陶静静却不能不大感意外。

在这刹那,那些一向拥戴陶静静的,以范二为首,纷纷起立目视相迎,有的甚至还发出欢呼声音。

至于那些吴震天的心腹手下,在这种情形下,也不得不起立示意。

不过他们都不清楚陶静静是否就要复职?

跨进大厅,吴震天、龙千里、陶静静三人的神情各自不同。

吴震天是面色凝重中强做笑颜。

龙千里则气定神闲一副顾盼自若成竹在胸模样。

至于陶静静,难免仍显得有些不自然。

当下,吴震天请龙千里和陶静静在上方两个空位上落了座,却口齿启动,半晌说不出话。

龙千里转头瞥了吴震天一眼道:“吴副大头领,现在你还是主人,总该说几句开场话!”

此刻的吴震天,心中已把龙千里视为头号可畏的人物,当然必须先介绍龙千里,顿了一顿道:“各位!现在吴某向大家介绍一位威名如雷贯耳的大人物,坐在上首的这位,就是潜龙庄老庄主天马行空龙千里龙老英雄。他老人家难得到太行山和大家见面,大家要好好瞻仰瞻仰!”

大厅内顿时响起一片如雷掌声。

龙千里缓缓站起身来,微微含笑答礼,表现得实在够稳重够沉着,不愧是位不可一世的成名老英雄。

吴震天再望望陶静静道:“这位就用不着吴某介绍了,大家请鼓掌欢迎!”

大厅内又响起一阵掌声。

陶静静也起身挥手答礼。

龙千里淡淡一笑道:“吴副大头领,你该多说几句话才对吧!”

吴震天干咳了两声,只得继续说道:“现在吴某郑重宣布,大头领回到总寨之后,立即复位。至于吴某,也要回到原来的副大头领职位,希望大家能对大头领一致拥戴。”

龙千里又道:“吴副大头领要不要在老夫身上说几句话?”

吴震天又干咳两声,再道:“这次大头领能够安然回山,全仗龙老庄主的仗义相助。咱们自总寨以至七大寨,都该对他老人家致以最高谢意才对。”

龙千里对吴震天的这几句话,虽不满意,总算还可以接受。拂髯含笑点了点头,再侧过脸来道:“静静,你该说几句话了!”

在座的人听龙千里直呼大头领闺名,难免都有着愕然之感,但此时此地,却谁都不便开口询问。

陶静静忙又起身道:“大家可知道龙老庄主和我是什么关系吗?”

所有的人立即面面相觑,但仍无人开口。

陶静静道:“我现在就告诉大家,龙老庄主是我的义父,否则他老人家如何肯对我如此大力帮忙。同时我也想趁此机会,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她说到这里,故意住口不言,以便看看下面有何反应。

偏偏所有的人却无反应。

范二是陶静静最忠心的手下,一见场面尴尬,连忙起立问道:“禀大头领,你老人家怎么不再说下去了?”

陶静静接道:“龙老庄主经我竭诚相邀,决定也加入咱们山寨。”

此语一出,连龙千里也有些错愕,他虽然告诉过陶静静愿意从旁协助,但却并未答应要正式入伙,如果正式入伙,那就算不得客卿身份了,不由暗道:“这女娃儿未免野心太大,竟然连老夫也想收归手下!”

好在陶静静接着又道:“我义父虽然答应常驻总寨,但却只是负责参赞军机,并不担任任何职位;今后有关大事,我都必须向他老人家请示。有他老人家在,相信咱们今后的力量必定日益茁壮,只要太行山义师前途无量,大家也必定前途无量。”

在座所有的人,见大头领凡事都要向龙千里请示,谁敢不肃然起敬。看来这位老太爷,将来简直就是太行山义军的太上皇了。

龙千里为表示谦虚,并未显出得意之色,只站起身来说了几句客气话,便示意陶静静宣布开动。

这一顿饭,有的人吃得是大爽特爽,但也有的人是在忍气吞声。

很显然的,吴震天的心腹手下们,都还各怀异志。

酒筵散后,吴震天为表示殷勤,亲送陶静静和龙千里回到内寨客厅。

陶静静仍住在原来房间,而龙千里也名正言顺的住进客厅隔壁,两个房间中间只隔了一个客厅,而且内部有壁门可通,可谓近水楼台。

这是一幢独门独院的院落,只要关上大门,里面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被外人知道。

陶静静身边本来有两名服侍她的老妈子和两名丫环,此刻为了方便和龙千里亲近,已暂时不让她们住在这里,只要她们白天前来做些事情即可。

两人先在客厅坐下,陶静静亲自沏了茶,双手奉上道:“老爷子,你看事情是否完全成功了?”

龙千里喝了口茶道:“凡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慢慢整顿。”

“你老人家看出什么问题来。”

“即以今天参加酒筵的来说,很显然的还有不少人,不见得就竭诚拥戴你。当然,这些人全是吴震天的忠心手下。”

“其实我也看得出来,那该怎么办?”

“老夫自然有办法,只要能控制吴震天,他们就不敢怎样。”

“那何不现在就除掉吴震天?”

“绝对不可以,若现在杀了吴震天,这些人一鼓噪,总寨马上就要大乱。到了那时,局面就难以收拾了!”

“可是留下吴震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