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黑妞儿,很对不起,我打了你两下,那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表示你是我的女人,也只有这样子,我才能代你拒绝他的求亲。”

“我知道,罗大哥,对不起,又是我惹下麻烦了。”

“这次不能怪你,怪我事先没把草原上的习俗说清楚。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维吾尔人的,也许他们出发得迟一点,恰好给我们遇上了。”

“罗大哥,那些不去管他了,假如你在决斗中输了,我又怎么办呢?”

“那你最好是嫁给他算了。”

陶静静连忙摇头道:“不行!要我嫁给那个死番子,我宁可死了的好。”

罗奇却笑了起来道:“你能这样想,事情就简单了,你实在不想嫁给他,可以杀死你自己!”

陶静静没想到他真会提出这种办法,不由得呆了道:“罗大哥!除此而外,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

罗奇道:“的确没有了,不过你也别太急着寻死,毕竟我还没有失败,你对我该有点信心的。”

说完他慢慢地走开了,没有回到自己的营地,却去跟那些维吾尔女孩儿聊天谈笑去了。

陶静静恨得牙痒的,却又担足了心事,磨磨蹭蹭地回到自己的营地,白素娟道:“表妹,你不是去洗澡了吗?怎么又叫了起来,是不是又跟那些回回们起了冲突……。”

她看见陶静静拉长了险,猜也猜得到她一定是惹了祸,而且挨了罗奇的骂,乃叹了口气道:“表妹,你别尽给罗大哥找麻烦了,他这次护送我们,等於是豁出性命在冒险,我们也得自己识相,别给他找些不必要的麻烦。”

陶静静满肚子委曲说不出来,再被表姐一逼,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着脸飞跑开了。

白素娟倒也怔住了,因为陶静静素来坚强,野得像个男孩子一样,从来也没哭过;自己不过才说她两句,怎么会惹她伤心成这样子。

可是等她去找到沙老五一问,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了,忍不住又连声暗骂陶静静该死不已。

大漠上升起了营火,照得像白昼似的,大部份的维吾尔儿青年们都很快乐,他们在火边又歌又舞,还弹着一种叫东不拉的乐器。

陶静静眼睛红红的回来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边。罗奇也吊儿郎当地回来了,他看见陶静静的眼睛,居然还笑着道:“你看,眼睛被沙子飞进去了吧?我告诉过你,沙子进了眼睛不能用手揉,只能闭上眼睛,用泪水冲出来,或者是用水去冲洗,你一定没照我的话做……

陶静静只有低着头,一声也不出,罗奇大笑道:“哈!黑扭儿害臊了,这可是难得的大新闻,难怪我说怎么会天已入夜,天空还是亮得像白天似的,敢情是日头打西边儿又伸出来了?”

陶静静怎么也忍不住笑了道:“罗大哥,是不是快要决斗了?”

“是的,大概还有半刻工夫,就要开始了。”

“你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斗的是徒手,哈伦泰又是大漠上的第一勇土,胜过他不容易,被他打死的机会也不多。”

“罗大哥,如果你实在打不过他,也别太勉强了,我就嫁给那番子好了。”

罗奇倒是一怔道:“你想嫁在大漠上?”

“我不想,但是事情若非要如此不可时,我也只有认了,何况嫁给他还有一个好处,你说过。维吾尔人在大漠上的势力很大!”

“不错,他们是大漠真正的主人,人数最多,又十分团结,谁都不敢惹他们。”

“那么我若是嫁给那个哈伦泰,就可以叫他送我和表姐去伊犁,红灯会也不敢拦截了。”

罗奇又是一怔道:“你不相信我有能力护送你前去?” 

“不,不是的,罗大哥,我相信你有能力,但你却要一关关地硬闯过去,若是有那个小番子护送着,红灯会的人连动都不敢动,那不是好得多。”

罗奇道:“这个主意打得倒是很不错,第一是那个哈伦泰不会听你的话,女人在大漠上是没有地位的,不能出主意,不能叫老公做什么,而且哈伦泰也没空,他要去孔雀河畔参加族人大会,那是他最重要的事,不可能为你而耽误行程!”

陶静静咬咬牙道:“这么说来,我是死路一条了。”

“也别那么悲观,至少我还没有打输,等我被打得爬不起来时,你再抹脖子还来得及。”

他脱掉了上衣,紧了紧腰带,露出了一身精壮而呈古铜色的肌肤,慢慢地走向决斗的空地。

那些维吾尔人都为他欢呼,哈伦泰的两个妹妹居然还用野花串成了两个花环,献给了罗奇。

哈伦泰也赤着上身出来了,看起来比罗奇还要壮,他的族中少女献花给他的更多。

哈伦泰笑笑道:“汉子,你准备好了没有?”

罗奇不耐烦地道:“我早就准备好了,你怎么像个女人似的,出场打架前还要梳妆。”

哈伦泰大概是为了要争取陶静静的好感,还特意地修饰了一下,换了套漂亮的衣服,腰上系了宽大而漂亮的皮带,上面还钉着金色扣子,倒是显得英气勃勃;可是被罗奇一说,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叫了一声,冲过来挥拳就打,罗奇用手架住了,底下撩出一腿。

腿是撩中了,但是哈伦泰的下盘极稳,身子动都没动,反而把罗奇弹得退了一步。

罗奇心中微惊,他没想到对方的功力竟是如此深厚,自己是修习过外门工夫的,却也被震得很疼,足见对方的外功练得比自己高明,硬的不成,只有来软的了,所以他一改拳路,

专用小巧的功夫来讨教。

这一改倒是用对了方法,哈伦泰的身形不如他灵活,被他偷空撩了好几下,可是哈伦泰皮坚肉厚,挨几下根本不在乎,拳风呼呼仍然直罩上去。

回人的徒手相搏。是要打到对方不能动为止,所以他虽然击中对方,仍是不能算赢;反而被对方的拳势挥开,威力倍增,强得他不住地退后。

罗奇知道这种战法是不行的,对方很能挨,再打上几百拳也奈何不了对方的。

好在他的功夫杂,立刻又改变战略,哈伦泰一拳挥进时,他用黏字诀粘住了,想就势把哈伦泰抓住的。

那知这种近身肉搏的功夫,回人最是擅长。他们从小就在沙堆上相扑为戏,所用的招式都是得自战斗中的体验。这种招式不见於典籍,也不属那一家的路数,却都是搏斗的精华。

罗奇的手没操住对方,却被哈伦泰操住了,就势带了过去,双手将人卷了起来,远远地丢了出去。 

匍的一响,罗奇背脊着地,结结实实地被摔了一下;他虽然很快地爬了起来,却已痛得龇牙裂嘴。

哈伦泰笑道:“汉子,你真不错,咱家跟人交手,都是不出三招就摔对方第一跤了,你却能挨到二十几招上才跌跤,比咱家以往的对手强多了。”

罗奇也叫道:“才摔一跤算什么?我还击中了你二十几拳呢!打架那有不挨打的。”

哈伦泰道:“咱家给你再打两百拳都没关系,你呢?还能摔几跤?”

罗奇道:“你再也摔不着我。”

哈伦泰又大步地跨过来,罗奇的身形更为滑蹈。这次他有了戒心,不再用拳去砍,却改用脚踢,而且专踢哈伦泰的衣服,那个地方肉最厚,踢上了不易受伤,却是防护最难及的地方。

哈伦泰已经有五次被踢得失去平衡,饿狗抢屎般地趴在地下;但他的搏斗经验很丰富,方寸未乱,仍是沉着应战,等待着机会。

机会终於来了,罗奇又转到他的身后,对准他的屁股上又是一脚踢出,哈伦泰是故意造成这个空门的,双手蓄势,突地回身,抓住了他的脚尖。

陶静静和白素娟都忍不住尖呼出声,她们都知道这一被抓住,罗奇就惨了。

但罗奇却是成竹在胸,他也准备了给对方抓住的,脚上并未使劲,藏招於后来的攻击中。

哈伦泰正想手上使劲,重重地再摔他一下,罗奇突地腹弯使劲,身子弯了上来,双拳合扣,一式双风灌,猛击哈伦泰的双耳。

这是很狠的一招,能把人打死的,不过罗奇已试出了对方的虚实,这一击极有分寸,约莫使了七分劲道。

哈伦泰猛吼一声,双手摔出,劲道却已不足,罗奇一个空中里翻,稳住身形,双脚落地。

哈伦泰的口中、耳中、鼻孔中,都渗出了鲜血,身形摇摇晃晃,勉强才能站住,谁都看得出,他不能再斗了。

罗奇却笑着道:“哈伦泰,你的确是硬汉,不愧为大汉的第一勇土,挨了我这么重击,都能够不倒下来,我承认你行;可是我的身形比你灵活,你要摔倒我也不容易,这样子打下去太没意思了,我们住手吧!”

哈伦泰慢慢地也稳定了下来,他也是行家,知道罗奇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他不可能站得起来的,但为了面子问题,他不得不再问一声道:“那么关於那个女人呢?”

罗奇哈哈大笑道:“她先认识我,当然要先跟我住几年,等她为我生了几个孩子后,我再把她送给你如何?”

这种承诺简直是开玩笑,若是一个汉人,绝不可能答应的。但维吾尔人的女人如同财产,是可以赠送的,因此哈伦泰道:“好!不过咱家也不白要你的,我仍然用两个妹妹跟你交换!”

这一说就是答应了的意思。那些维吾尔人十分满足,因为他们看得出,再打下去,他们的无敌王子就要落败了,哈伦泰是他们的光荣,他们的神,他们不愿意看到神被人击败下去,因此都发出了一声欢呼。

只有他的两个妹妹不高兴地道:“这不公平,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来交换,岂不是永远不能嫁人了?”

罗奇道:“我可不敢耽误你们的青春,你们要嫁人尽管嫁人好了,我知道哈伦泰老王爷有很多女儿,到时候你们的小妹妹也长大了,我再另外要两个好了。”

哈伦泰也大笑这:“好!好,我会记得这件事,永远为你留下两个妹妹不嫁,等着你前来。”

罗奇大笑道:“好,好极了,现在架也打过了,问题也解决了,我们可以开始喝酒了。”

哈伦泰道:“真神的子民是不喝酒的,我们只喝欢乐之水,那神水像蜜一样的甜,像火一般的烈;像少女的手一样的温柔,能使人产生无穷的快乐。”

罗奇道:“好,就痛饮欢乐之水。”

回教的教规禁酒,伹游牧民族却为酒取了另一个名字,这是很可笑的事。不过在这种地方是没什么道理可说的,他们有人称之为智慧之水;有人称之为真者之浆,因为饮下之后,能使人变得聪明,变得勇敢,就是不能称之为酒,饮酒是渎神的行为。

大漠上的酒有很多种的,有用葡萄酿的,用青稞酿的,用哈蜜甜瓜酿的,也有酸酸的马rǔ酒。

罗奇的酒量很大,他跟哈伦泰拚,跟每一个回族的少年拚,拚倒了很多人,他自己也醉倒了下来。

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头还是很痛,喉咙干得发裂,於是他呓语地叫着:“水!水……”

一大壶冰凉沁透的水递过来,罗奇接着,咕噜噜的灌了下去,才吁了一口气道:“好舒 服!咦?你们是谁?”

他看见一对美丽的女孩子,跪在他的身边,正是哈伦泰的两个妹妹,那个圆圆脸的笑道:“我叫琴娜,这是我妹妹天娜,你昨天见过我们的。”

“我知道你们是哈伦泰族的公主。”

“哈伦泰族是没有公主的,我们只是哈伦泰王公的女儿,我哥哥把我们送给你了。”

“那怎么行?我还没有到换女人的时候。”

琴娜笑道:“我哥哥知道你已经击败了他,只是为他留住面子,使他维持住平手而已。

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以为真的跟你打成平手了,所以他仍然把我们送给你,却不要你用女人来交换了,他知道,你说过一段时间再把女人送给他是不可能的。”

“这……你哥哥的好意我很感激,可是我现在有事,不能带着你们一起走。”

“罗奇,为什么不能呢?我们能骑最快的马,我可以双手发袖箭,我的单刀可以杀退十几个汉子,有我们跟在一起,对你只有帮忙。”

罗奇唉了一声:“跟你们讲不清楚,我要找你们的哥哥谈一谈。”

“这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五六十里了。”

“什么!他已经走了?”

“走了,带着我的族人们走了,他要急着赶去参加族人大会,为他的第一勇土卫冕,那

可不能耽误的。罗奇,你要不要看看我们的嫁妆,我们每人有四百头羊……”

“天哪!我们要赶急路,怎么能带那么多的羊走……”

琴娜笑道:“别着急,我哥哥知道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