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半月后,白素娟等一伙人终于在腾格里山下,和红灯会北路人马聚合。

这时的红灯会北路人马、总堂和第七、八、九分堂加起来,也只剩下几百人而已,损失的惨重,可想而知。

他们都是在山谷中临时搭起帐篷栖身,好在山谷中有不少山洞,部份人马也可住在山洞里。

这些天来,总堂和三个分堂的弟兄,已合成一体,由第七堂堂主陈大忠和第九堂堂主沐世光共同负责主持大局,虽然形成双头马车,总算还合作无间。

白素娟的返回,再加上罗奇的前来助阵,对北路人马的士气,顿时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

不过——

也有少数人对白素娟心怀不满,不满的原因,是她不该撇下北路人马不管,为了一点私事而离开总堂数月之久。

白素娟心里有数,对这事也引以为疚,和陈大忠、沐世光见了面后,当场就表示歉意。

当晚,白素娟就和三位堂主在帐内议事。

罗奇也应邀与会。

陈大忠首先报告了南北两路双方交战的详细经过。

白素娟深深一叹道:

“这些事当我在叶尔羌城外民家时,已经知道了大概。而且也和七堂钱副堂主照过面,目前洪大全的人马,不知驻扎在什么地方?”

陈大忠道:

“据派出的弟兄回报,洪大全的人马,已分成两部,一部驻扎南面百余里外的温宿,一部驻扎西南方的拜城。”

“洪大全目前有多少人马?”

“留在南路的不算,北上追击咱们的,至少也在三千人以上。温宿和拜城,大约各有将近两千人。”

“洪大全是在温宿?还是在拜城?”

“温宿离这里较近,据属下判断,可能是在温宿吧!”

“如此说来,双方已形成对峙状态。这种局面,维持多久了?”

“已有两个月左右。”

“洪大全为什么不继续来追击?是否有什么原因?”

沐世光抢着道:

“据属下判断,应该有两个原因。”

“沐叔叔认为是那两个原因?”

“第一、咱们现在已经远离城市,进入山区,随时可以化整为零。洪大全兵力虽多,一旦进攻,也必定疲于奔命。”

“另一个原因呢?”

“洪大全很可能会采取劝降方式,逼咱们投降。因之,就索性把咱们困在这里,等咱们无法再坚持下去时,在他们来说,便达到水到渠成的目的。”

“洪大全是否已派人前来劝降过?”

“到现在还没有。”

白素娟转过头来道:“罗大哥,你的看法呢?”

罗奇道:“沐堂主分析得很有道理。”

“可是咱们必须想出破敌之法,罗大哥有什么高见?”

“不敢当!咱们今天才刚到,破敌之法,必须从长计议。”

白素娟望了陈大忠和沐世光一眼道:“洪大全目前已兵分两路,如果咱们集中兵力,出其不意,攻向一处,二位叔叔认为是否有胜算?”

陈大忠道:“属下认为只怕胜算不大。”

“陈叔叔的理由在那里?”

“温宿和拜城,前者将近两百里,后者在两百里以上,咱们长途跋涉前去,必定人困马乏,而他们却是以逸待劳。何况对方不论那一处,兵力都远超过我们。”

白素娟再问沐世光道:“沐叔叔的看法呢?”

沐世光道:“我同意陈堂主的看法。姑娘,咱们只剩下几百人了,绝不能存孤注一掷的想法,保留元气最为重要。何况……”

“何况什么?”

“弟兄们当中,有不少受过伤的,至今多半伤势尚未痊愈。说不定已存有畏战怯战心理,若再把他们赶上战场,说不定会有因而逃走的,到那时等于不战自败,愈发不可收拾了。”

经过两位堂主的分析解说,白素娟顿时也陷入犹豫不决、进退维谷状态。

罗奇看出白素娟的为难,只好长长吁一口气道:“我看暂时不必再讨论下去了,既然对方按兵不动,咱们也只好慢慢再想对策吧!”

口口  口口  口口

一连三天过去,仍是毫无动静。

这样熬下去,吃亏的显然是白素娟所领导的北路人马。

理由很简单,洪大全驻扎在城内,不论食宿,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而白素娟的手下们,却必须与穷山恶水奋斗,仅在补给上,就形成了极大困难。弟兄们过着有如难民般生活,长此下去,必定不攻自破,真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就在白素娟焦躁难安、无计可施之际,终于有了消息,洪大全竟派了一位专使前来。

这位专使,和白素娟关系密切,毫无疑问,是前来劝降。

原来洪大全派来的专使是白一忠。

白一忠是白素娟的堂叔,当年红灯会是由白素娟之父白天义一手创立。当白天义积劳成疾一病不起时,白素娟年纪尚小,而且人在关内家中。因之,白天义就将红灯会主之位,交由原为堂主的堂弟白一忠执掌,并言明以十年为期,十年期满后由女儿白素娟持红灯会最高信物九龙玉佩接掌红灯会主之位。

岂知三年前,当白素娟由罗奇护送到达当时的红灯会总堂伊犁时,大权却已落于副会主洪大全之手。

白一忠固然懦弱无能,但最令人不解的,他竟心甘情愿的倒向洪大全的一方,反而帮着洪大全讲话。

正因如此,红灯会才由原来的一个组织分了家,演变成南北两路,形成双方水火不容,好在最初还能相安无事,只因白素娟一时的感情用事,离开总堂远去太行山,终于爆发了洪大全吞并北路的行动。

当白素娟听说白一忠奉洪大全之命前来做说客时,她正好和三位堂主及罗奇在大帐中议事。

牛本初道:“姑娘要不要接见他?”

白素娟道:“当然要接见,否则咱们根本摸不清对方的状况,不过最好是先由三位叔叔接见。”

牛本初不解的道:“为什么要这样?”

白素娟道:“我想他也许并不清楚我已回来,由三位叔叔接见他,正好可以试试对方的消息是否灵通。”

牛本初点点头道:“姑娘的话有道理,可是若遇到重要问题时,我们却实在无法做任何决定。”

“三位叔叔只管和他敷衍,我会在适当时机出面见他。”

忽听罗奇道:“牛堂主暂时也不可露面。”

牛本初道:“为什么连我也不能见他?”

罗奇笑道:“别忘了你和白姑娘是一起到太行山去的,对方见到你,岂会料不到白姑娘也已经回来。”

“若非罗爷提醒,我倒忽略了这件事。好!待会儿我也避开就是。”

白素娟临离开大帐时叮咛道:“陈、沐二位叔叔和他见面时,千万别发生冲突,不管如何,也总是我的长辈。”

陈大忠道:“姑娘放心!白一忠只是个窝囊废,完全受洪大全摆布,我们眼他斗的什么气。而且他也做过十年会主,我们也不得不给他留点面子,洪大全所以会派他来,还不是为了他和姑娘的这层叔侄关系。”

白素娟道:“陈叔叔知道我的心意就好。罗大哥、牛叔叔,咱们就暂时躲开吧!”

口口  口口  口口

白素娟和罗奇、牛本初走后,陈大忠和沐世光随即离开大帐出迎白一忠。

白一忠已经到达,被招待在离大帐百步之外的另一帐篷里。

陈大忠和沐世光进入帐篷,各自深施一礼,几乎是齐声道:“老会主,三、四年不见,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白一忠慌忙起身答礼道:“咱们是老朋友了,见一次面不容易,用不着客气!”

陈大忠和沐世光闪身一旁肃客,又齐声道:

“这里谈话不方便,老会主请到大帐。”

白一忠出了帐篷,四下望了一眼,叹口气道:“弟兄们落到这种地步,整日餐风露宿,实在太可怜了!”

陈大忠干咳了声道:“有什么办法呢?弟兄们由叶尔羌被赶到这里,奔波了一千多里路,到现在还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白一忠苦笑道:“红灯会南北原是一家,自家兄弟,相互残杀,白某也于心不忍。”

“难得老会主有这样的菩萨心肠。”

“只怨白某做不了主。”

说话间已进入大帐。

陈大忠亲自沏茶招待。

坐下后,沐世光开门见山的问道:“老会主是否现在就可告知来意?”

白一忠喝了口茶,望望帐外道:“听说素娟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来见面?难道她连长辈也不认了?”

沐世光和陈大忠见对方已知底细,当然也不能隐瞒,沐世光道:“老会主,来得匆促,不巧白姑娘出外巡视营区去了。”

白一忠道:“贵部目前只剩下几百名弟兄,大约都在附近吧!素娟也该回来了。”

“那么就请老会主稍侯,我出去看看!”

白一忠眼看沐世光出了大帐,又叹口气道:

“这是何苦!红灯会原本一家人,竟弄成这种局面。若天义大哥地下有知,他老人家一定心里更难过。”

陈大忠冷冷一笑道:“老会主,你为什么不先想想事情是谁造成的?”

“这方面的事,教白某说也说不清。”

“事实摆在面前,那有说不清的道理?这次无端战火,是谁先发动的,老会主难道心里还没数吗”

“有数是有数,但责任谁属,目前还很难讲。”

“责任谁属,一目了然,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有什么难讲的?”

“陈老弟,这些问题等素娟来了以后再谈如何?”

陈大忠因白素娟已有过交代,必须对白一忠以礼相待,只好把话题移开,再谈些别的。

白素娟很快便在沐世光陪同下进入大帐。

不管如何,白一忠是她的叔父,她必须以晚辈之礼相见。

白一忠不知是出于真情还是出于装做,对白素娟也显得无比亲切,情绪竟至有些激动。

白素娟在一旁落了座道:“叔父可是奉洪大全之命来的?”

白一忠苦笑道:

“站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虽然是奉命而来,但最大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和贤侄女见上一面。素娟,咱们一晃就分别好几年了!”

“叔父当真还怀念侄女吗?”

“那还用问?我和你父亲虽非亲兄弟,当年却情同手足。你父亲只有你这么一位女儿,何况他临终时还一再叮咛我要多照顾你,我想念你,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你还怀疑我说的不是真心话?”

“可是叔父为什么不遵照我父亲临终的遗嘱,把红灯会主移交给侄女?”

“素娟,你这话讲得就不对了!”

“侄女的话那里不对?”

“我明明在接掌红灯会主十年之后,把大位交给了你。”

“可是红灯会主的大位,却被洪大全占了,侄女若非受到七、八、九三位堂主的支持,只怕连现在的地位也难以保全,这是事实,叔父再怎么说也无法扭转事实。”

白一忠双颊抽搐了几下,再苦笑了两声道:

“素娟,你该知道我有苦衷。”

“叔父有什么苦衷?”

“说来说去,全怨我无能,在我从你父亲手里接掌会主的最初几年,还能做得了主。”

“叔父是堂堂的大会主,为什么以后就做不了主?”

“洪大全早在暗中收买人心,当我发觉后,他已控制了多数堂主,几乎把我的权位架空,弄得我只好受他摆布了。”

“难道叔父就一直忍气吞声?”

“不这样怎么办?否则只怕我连这条老命都难以保住,同时我也必须为你着想。”

“为侄女着想?……”

“不错!我若一旦老命不保,你还有资格再回到总堂接掌会主吗?为了顾全大局,我除了忍气吞声,还能做什么呢?”

“可是当我尚未出关时,叔父为什么不秘密派人把这情形告诉我呢?”

白一忠顿了一顿道:

“这事我早就想到了,但却又不敢贸然行事。”

白素娟皱了皱眉道:“为什么?”

“洪大全当时为监视我的行动,在我身边布置了不少他的心腹。尤其通往关内的几处道路,到处都设有关卡,万一我派出的人被他拦截,那就一切全完了。”

白一忠的这番话,白素娟不能不有几分相信,因为他和陶静静在罗奇的护送下来塞外时,路上的确遇到红灯会的不少人,而且这些人还包括天山南路第二堂堂主辛九如在内。

白素娟沉忖了半晌道:

“那么叔父就说明今天的来意吧!洪大全究竟要你来做什么?”

白一忠长长吁一口气道:

“我想先问问,你和弟兄们在这里还能撑多久?”

白素娟正色道:“当然要一直撑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