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突然两条人影,由一块巨石后急掠而来。

这两人正是和那女子一起同来的两个男的,手中都握着一柄鬼头刀。

罗奇先出其不意将那女的点倒,再以空手入白刃的方式,和那两个男的展开缠斗。

那两个男的虽然身手也极俐落,但却无法与罗奇相抗。不一会的工夫,便全被点了穴道,倒在地上。

罗奇随即拔下左肩上的两枚梅花针,好在并未淬毒,只要忍着痛并无大碍。

那女子显然不论身手和内功,都比两个男的高出甚多。虽被点了一指,却并未昏迷,只是癞在地上无法再战而已。

罗奇走近那女子,淡然一笑道:“姑娘,你是奉谁之命来行刺我的,只要说了实话,在下绝不难为你。”

那女子面色铁青,咬了咬牙道:“你好像事先已经有备,难道已预知我是来取你性命的。”

“在下和姑娘素不相识,怎可能预知你是来行刺我的呢?”

“可是你明明早有防备,不然我一定会得手的。”

“那只能怨你计划不够周密,在行事之前,已露出不少破绽。”

“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首先,你说是由温宿到拜城的,为什么却走到这里来了呢?至少向北多走了两百里。”

“我不是说过迷了路吗?”

“迷了路也绝不可能迷了两百里,如果你换一个地名,那就不至于引起我的怀疑了。”

“还有没有?”

“有。这破绽更大,等于睁着眼睛说假话。”

“又是什么?”

“你说是单身走路,但我却早已发现这两个男的和你在一起。当然,你不会知道我已发现他们的。”

那女子又咬了咬牙道:

“姓罗的,算我栽在你手里了!”

罗奇默了默道:“彼此并不相识,你能查清楚我是谁,的确不简单,现在该说实话了吧。”

那女子咬牙切齿的道:

“要杀要剐,全凭于你,要我说实话,办不到!”

“想不到你这一身骨头还够硬的。”

“不信你就试试,你尽可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看我会不会对你说半句实话。”

罗奇不想浪费时间,一指将那女子点昏过去,然后再解开两名男的当中的一名蓝衣汉子穴道。

蓝衣汉子喘了一口大气苏醒过来,只顾两眼盯着罗奇,身子却在发抖。

罗奇语气缓和的道:

“别怕!只要说了实话,就没你的事了。”

蓝衣汉子坐起身来,望了那女子和另一男的一眼,却没吭声。

罗奇道:“他们两人都已被点了穴道,早就人事不知,不论你对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听到。”

蓝衣汉子终于开了口,咧了咧嘴道:

“咱们是奉洪大会主之命来暗杀你的。”

罗奇不动声色道:

“你们之中,谁认识我?”

蓝衣汉子指了指另一名男的道:

“我们两个都见过你。”

“你们在那里见过我?”

“我们是红灯会的老人了,三年前你曾到过伊梨总堂,我们怎能没看到。”

“可是你们怎知会在这条河边找到我?”

“我们埋伏在这附近已经好几天了,今天才遇到你,根本算不得凑巧。”

罗奇抬手指指那女子道:

“这个女的是什么人?”

蓝衣汉子顿了顿道:

“她……她……”

“你已经对我说过很多实话,为什么又不肯说了?”

“我怕……”

“用不着怕!如果事关机密,我会为你保密的。倘你不肯说,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我现在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让你死在眼前。”

蓝衣汉子打了个哆嗦道:

“我……说,她叫洪娇娇!”

罗奇哦了声道:

“原来她姓洪,是否和洪大全有关系?”

“她是我们洪大会主的侄女。”

“我怎么没听说过,洪大全身边还带着这么一名侄女?”

“洪姑娘是半年前,才由关内投奔我们洪大会主的。”

“洪大全一定待她很好了?”

“那还用说,洪姑娘不但人长得漂亮,武功也是一流的,洪大会主单身在外,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一位亲人,待她简直比自己的女儿还亲。”

“既然如此,洪大全为什么肯让她冒险来做这种事呢?”

“是她自告奋勇要干的,洪大会主最初本来不肯,后来觉得她是个女的,而且你也不可能认识她,行动起来,可以得到很多方便,也就答应了。”

“你们两个是来协助她的?”

“是的。我们两个主要是替她带路,另外就是把你指认给她。”

“先前你们和她为什么不一起行动呢?”

“我们只是从旁协助,若一起行动,反而会把事情弄糟。”

“很好!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贾六。”

“你那同伴呢?”

“他叫赵标。”

贾六说到这里,顿了顿道:“罗大侠,你刚才说过,只要我说了实话,便可放了我,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罗奇摇了摇头道:“我只说没你的事。”

“既然没我的事,就该放了我。”

“所谓没事,是说不再追究你行刺我的责任。其实我也大可放了你,但那样做,反而对你不利。”

“怎会对我不利呢?”

“我看你并不傻,如果我只放了你一人,你回去以后,如何向洪大全交代?”

“我当然会向洪大会主报告,洪姑娘和赵标行剌不成的经过。”

“如果洪大全问起,为什么只有你一人能逃脱回去呢?”

“我就说是自己设法逃脱的。”

“贾六,你简直是猪脑,那样洪大全非当场宰了你不可。”

“这又是怎么回事?”

“洪大全会说你是临阵脱逃,贪生怕死,把洪娇娇行动不利的责任全怪罪在你身上,即使当场不杀你,过几天也必定杀你。”

“为什么会这样?”

“过几天我自然会把洪娇娇和赵标放回去,他们必定说是你向我泄漏了秘密,这罪名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你心里有数。”

贾六神色大变,呆了一呆道:“罗大侠,你想怎么办?我听你的。”

罗奇道:

“现在我把你再点了穴道,待会儿再让你们三人一起醒来,刚才咱们这一段问答经过,只要我不透露,他们就不可能知道。”

“可是你若叫出洪姑娘和赵标的名字,他们就知道是我讲的了。”

“我会另外再盘问他们的。总之,不让你负半点责任。”

“那我就谢天谢地了。罗大侠,你请点了我的穴道吧!”

罗奇随即遥空一指把贾六点昏过去。

然后再把三人的穴道解开,并故意把贾六的穴道最后解开。

三人很快全坐了起来。

罗奇冷冷一笑道:“你们不说实话也没关系,现在就坐在这里休息吧!待会儿我再一个一个的处置。”

洪娇娇眨动着眸子问道:

“你要怎样处置我们?”

“沙漠里最难得的就是水,我要你们喝水喝个够,活的时候缺水喝,死了以后就泡在水里,你们应当谢谢我这份功德心才对。”

洪娇娇和赵标脸上霎时都变了颜色。

唯有贾六,因为罗奇事先已有说明,并未现出异样表情。

罗奇再道:“这条河别处水不深,只有附近汇流处大约有一丈多深。不过若你们会泅水,就淹不死,那时尽可逃命。”

原来罗奇已料定对方都不会泅水。

这是谁都可料个八、九不离十的,洪娇娇是位千金小姐,在那个时代的千金小姐,根本找不到几个会泳术的。

至于赵标和贾六,久居大漠,那就更没有练习泅水的机会了。

罗奇嘴里虽这样说,却一直站在那里未动。

其实他的目的,不外是想把时间拖延到天晚,再把三人带回营帐。

这是因为他不想把掳获对方三人的事,让北路的弟兄们看到,以免消息外泄。

洪娇娇等三人弄不清罗奇葫芦里卖的什么葯,只有一直枯坐在沙滩上。

天色渐渐晚下来,已近黄昏,洪娇娇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要把我们怎么样?为什么到现在还一点动作没有?”

罗奇淡淡一笑道:

“我不是已经说过要把你们丢进河里喂鱼吗?”

“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丢?”

“难道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不好吗?”

“反正都是死,不如早死早好。而且你现在把我们丢进河里,我们也许可以不死。”

“什么原因?”

“现在天还没黑,我们在水里挣扎一阵子,凭着轻功,也许还能找到水浅的地方。待会儿天黑得看不见,那就非死不可了。”

“原来如此,我不妨告诉你们,轻功在水里是不管用的,愈挣扎必定愈往下沉,天黑了再死,正可以避免让人看到临死前那种狼狈相。”

“这里没有人,谁能看到?”

“别忘了还有我。”

“你是凶手,看就看吧!”

“你错了!我的心比谁都慈悲,尤其看到漂亮姑娘,最能怜香惜玉,待会儿看到你临死前在水里挣扎那种惨状,一定于心不忍。”

“既然于心不忍,就该把我们放了。”

“要放也不能现在放。”

“为什么?”

“必须留你住几天再放。”

洪娇娇不觉柳眉倒竖,满面冰霜叱道:

“姓罗的,我必须警告你,我不是那样可以随便侮辱的女人。如果你想欺负我,我会当场死给你看!”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既然等着下水,还是等天黑再说吧!”

罗奇说完后不再言语,直到天已全黑,才站起身来道:

“都起来,跟我走!”

洪娇娇当先站起身,低头向河边走去。

罗奇叫道:“你要走到那里?”

洪娇娇道:

“不是要把我丢到河里吗?我既然不能反抗,就只有听你的了!”

罗奇对洪大全能有这么一位烈性的侄女,反而觉得十分难得,叫道:“不必了!我决定留下你们的性命,现在就跟我回去。”

“回到那里去?”

“到我住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地周近数十里内并无人烟,天色已晚,你们到那里去找投宿之处。再说红灯会南北两路,原属一家,你们南路的人来到这里,我又怎能不招待招待,稍尽地主之谊。”

洪娇娇转动着一对闪亮的眸子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红灯会南路的人?”

罗奇笑道:

“可能是出于误会吧!南路洪会主一直把我视为眼中钉,除了他派人来行刺我,还会有谁?”

洪娇娇红着脸低下了头。

罗奇指了指身旁的小路道:

“现在就请你们三位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奉陪。”

于是,贾六在前,赵标在中,洪娇娇在后,由罗奇押着,往北路的临时营地走去。

洪娇娇等三人既不敢反抗,更不敢存逃脱之念。先前他们手持兵刃都被罗奇制服,如今赤手空拳,若再反抗,岂非自寻死路。

至于不敢心存逃脱之念,那是因为眼前一片平沙无垠,四下半点遮掩都没有,以他们的轻功,如何能躲得过罗奇的追袭,只要被追上,那时对方必定就会手下毫不留情了。

大约顿饭工夫之后,洪娇娇等三人便被带进罗奇所住的山洞。

罗奇当即交代沙老五和郝方暂时负责看管,然后来到总堂大帐。

这时才不过刚刚起更,白素娟正和三位堂主在大帐内议事。

一见罗奇进来,白素娟便抢着问道:

“罗大哥,你到那里去了?”

罗奇哦了声道:“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事?”

“以现在咱们的处境来说,什么事都很重要,找你半天都没找到,究竟到那里去了?”

“我不过到河边走走而已。”

“为什么连晚饭都没回来吃?”

“那就请你准备晚饭吧!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个人没吃。”

“那三个?”

罗奇立即把在河边俘获洪娇娇三人的事说了一逼。

白素娟和三位堂主都大为震惊。

白紊娟道:“想不到洪大全也来这一手,这样看来,连我和三位叔叔也要当心他的暗算。”

“对于你和三位堂主,洪大全暂时可能尚不致有这样的行动,不过总是提高警觉为妙。

白素娟先到帐外吩咐警卫,通知伙房准备晚餐,然后又回到大帐道:“罗大哥,弟兄们住的地方,该移动一下了吧?”

“我正是要告诉你这件事,必须在两天内完成阵地转移,洪娇娇是洪大全的侄女,洪大全待她不亚亲生女儿,他等不到洪娇娇的消息,纵然不大举进犯,也必会派人前来偷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