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温宿,是汉代西域诸国之一,三国以后属龟兹,清朝则改为温宿府,辖温宿、拜城二县,系一处回城,虽在边疆塞外,街市上还是十分热闹。

近午时分,街市上出现一位身穿蓝衣看来颇为魁梧雄壮的中年人。

这人正是罗奇,但已改变了模样。

原来罗奇习过易容术,他为了先观察一下红灯会南路人马在温宿的动静,在路上便易了容。他本来三十岁,现在看起来已是四十开外年纪,相信即使熟人也必定认他不出。

街上人来人往,但却绝少看到红灯会南路的人,可见洪大全必定下令对人员做了严格管制。

这对罗奇是相当不利的,弄不清对方状况,实在不便贸然去和洪大全会面。

于是,罗奇决定在温宿暂住一夜,不必操之过急。

在一间客栈里登记了假姓名订好上房,便一个人来到一间餐馆用餐。

这是一家温宿最大的餐馆,可以称得上是酒楼了。刚走进去,便见一名彪形中年大汉正独个儿在靠窗边一个桌头大吃大喝。

罗奇不觉眼睛一亮,他已认出这大汉正是红灯会南路总堂总执事单大忠。

罗奇内心暗喜,他早知单大忠是洪大全最得力的心腹,为南路总堂参与机密的要员之一。如果藉机接近,必可探听出不少对方的动静。

他立刻在靠近单大忠处找了个座位坐下,一边吩咐伙计上酒上菜。

他故意酒菜叫了满满的一桌,连碗筷也摆了好几个人的,然后一个人自饮自斟起来。

这情形果然引起单大忠的注意,隔桌搭讪着问道:“兄台好像还有客人吧?为什么还没到?”

罗奇道:

“在下初来温宿,这里有三位好友,约定在这间餐馆邀宴在下,谁想客人到了,主人竟还没来。”

“主人没到,兄台怎么就叫菜了?”

“每次吃喝,都是他们花钱,在下这次干脆请请他们算了。”

又过了盏茶工夫,单大忠再问道:

“兄台的客人怎么还不来呢?”

罗奇漠然一笑道:

“也许他们临时有要紧的事必须迟到,阁下干脆过来也做在下的客人如何,彼此谈起话来也方便些。”

单大忠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彼此素不相识,不太好吧?”

“四海之内皆兄弟,在下一生别无所好,最想做的事就是多交几个朋友。”

单大忠桌上仅是几碟小菜,见罗奇大鱼大肉摆了一桌,当然也想凑凑热闹,也就不再客气,把座位移了过来,嘴里还说:

“真不好意思!”

罗奇笑道:

“难得交阁下这位朋友,反而是在下高攀呢!”

三杯酒下肚,两人已是无话不谈。

单大忠道:

“兄台是从那里来的?”

“在下是从伊梨来。”

“哦!在塞外来说,伊梨是大地方,兄台长途跋涉一千多里路,一定是风尘仆仆很辛苦了?”

“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

“兄台的三位朋友,一定是在温宿有高就的了?”

“也没什么,两个是在这边专做回人生意,另一位在温宿府弄了一份小差事。”

“了不起!做回人生意,不发大财,也必发小财,能在温宿府衙门口做事,更不容易!”

“在下很少来温宿,兄台一定也在这边高就了?”

“只是路过性质而已,不过这次一住却住了好几个月。”

“只是路过,你会住这么久呢?”

“这是私事,也是公事,不方便谈得太多。”

“听说温宿是回城,咱们汉人一定不多吧?”

“回城归回城,汉人也不在少数。尤其最近这几个月,汉人一下子就来了好几千,只是他们都难得在街上看到。”

“为什么?”

“咱们不说这些好吗?”

单大忠守口如瓶,可见此人警觉性很高,罗奇自忖若紧追下去,势必引起对方的疑心,反为不妙。只好暂时不再开口。

忽听单大忠问道:“兄台是什么时候到达温宿的?”

罗奇并未隐瞒,答道:“在下今天刚到不久。”

单大忠显得郑重其事的再问道:

“兄台在路上是否遇到一伙人?”

罗奇哦了声道:

“一路虽然人烟稀少,走了一千多里路,总会遇到人的。”

“我是说由腾格里到温宿这一段路上。”

罗奇心中一动,道:“不错!在下曾遇到一伙人,其中还有个女的。”

单大忠神色一紧道:“那女的有多大年纪,长的什么样子?”

“大约二十左右,人长得十分漂亮。”

单大忠追不及待的问道:

“和她同行的都是些什么人?”

“是二个男的,体格都很魁梧。”

“他们是走在兄台前面?还是后面?”

“在下和他们只是同路了很短时间,后来各自投宿,就没再见面。”

“他们可说过什么?”

“说的只是一些闲话而已。”

“这样看他们也该到了。”

罗奇故作不解道:

“阁下为什么打听这事,而且显得很关心?”

单大忠干咳了声道:

“兄台说的这几个人,正是敝东家要等的。”

“贵东家又是谁?”

“也是在塞外做生意的,那年轻女子,正是敝东家的亲戚。”

“原来这么回事,他们好像也是到温宿来的?”

“算来也该到了,可是敝东家到现在还没等到他们。”

“一定会马上到的,阁下用不着担心。”

两人边吃边谈,直到将近席终,单大忠忍不住问道:“贵友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呢?”

罗奇也皱了皱眉道:“一定是临时发生了什么事,待会儿在下会主动去找他们的。”

单大忠摸了摸嘴巴,站起身来道:“多谢了!兄台尽早去会贵友要紧,改日兄弟做东再请兄台。”

罗奇送走单大忠,付了帐,随即返回客栈。

口口  口口  口口

一进客栈,罗奇便发现竟然有几名公人打扮的也在客栈订了房间。

他连忙唤来店里伙计查询原因。

那伙计道:“听说是有位将军下午来到温宿,因为带的随从很多,府衙里的待客馆驿住不下,一部份人不得不住客栈,小店里住了七、八位呢!”

“是那位将军排场这么大?”

“好像是伊梨将军吧!”

罗奇顿时一喜道:“伊挈将军?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据说伊梨将军是有事到叶尔羌去的,现在是回程,在温宿只住一晚,明天便要北返了。”

罗奇为证实那伙计的话,特别又找了一位兵士查问,果然是伊梨将军塔其布今天来到温宿。

这在他来说,真是天外飞来的好消息,有塔其布做后盾,根本用不着担心洪大全的阴谋诡计。

说起来罗奇和塔其布的交情十分深厚,几年前他曾帮过对方一次大忙,塔其布一直对他感激不已。

塔其布是边疆的三大将军之一,手下拥兵数万,虽然温宿府是由新疆督抚所辖。但以他的身份地位路过温宿,知府照样也要巴结奉承。

事不宜迟,罗奇立即赶往馆驿,经过通报后,塔其布亲自出迎。

这位将军虽然是回人,但因曾在京师供职多年,一切都已汉化,当然有的地方也被满化,一口官话,更是标准得很。

分宾主坐定,塔其布开口就问道:“罗老弟不是去了太行山吗?怎会来到这里?这里目前已为红灯会南路所盘踞,你和南路一向不睦,最好当心些!”

“将军果然消息灵通,连在下的行踪都弄得清清楚楚,听说将军曾到过叶尔羌,现在路经温宿,准备明天就北上回伊梨,对吗?”

塔其布颔首道:“不错!我是奉命到叶尔羌去的,现在正是公毕返回伊梨,老弟还没说明为什么来到温宿?”

罗奇当下把押护洪娇娇来此交换琴娜天娜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塔其布皱眉道:“这件事老弟未免太冒险了,交换人质后,洪大全岂能放过你。”

“在下怎会没想到这一步,但却绝不能因而畏缩不前。”

“你的来意我明白,这事包在我身上。洪大全虽然十分猖狂,但他却还不敢明目张胆的犯到老夫头上。”

“将军准备如何帮忙在下?”

“明天由我亲自监交人质,他若敢轻举妄动,老夫回到伊梨后,就奏明圣上,亲自带兵进剿。”

罗奇摇头道:“将军千万不能这样做!”

塔其布哦了声道:“你准备要老夫怎样帮你?”

“双方交换人质地点,是在温宿北方三、四十里外的一个小村落里,将军明天启程后,最好就在那小村落里歇脚。双方交人时,若洪大全很规矩,将军就用不着出面,一旦他有了行动,那时再由将军出面解决。”

塔其布点头道:“这样也好,只是老弟必须把这件事办得愈快愈好,免得老夫在那小村落耽得太久。”

“洪大全照样也是希望把他的侄女快快交换回来,事情一定不会拖延。”

“一言为定,就这么办。”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在客栈里总算睡了一夜好觉。

也许这正是所谓吉人天相吧!有塔其布的相助,他已完全不再担忧。

他在昨晚见塔其布时,便已恢复了本来面目。早餐后,便一个人来到南路的临时总堂。

洪大会主的临时总堂,是设在城外近郊的一处寺庙里。寺庙虽然很大,也不可能住下他手下所有的人。不消说,其余的都散居他处。

不难想见,洪大全盼望罗奇把洪娇娇送来,比谁都着急。

罗奇刚刚来到寺庙门前不久,尚未经通报,便见白一忠和单大忠匆匆迎了出来。

白一忠边走边笑面迎人的叫道:“罗大侠,咱们刚在腾格里山下分手不久,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洪会主盼望你来,已经是望眼慾穿了!”

罗奇冷冷一笑道:

“在下总算没让洪会主失望,洪会主为什么不见?”

“会主已在里面等侯大驾,罗大侠请!”

进入寺门,在大殿左侧,便是一间禅堂。白一忠指指禅堂道:

“会主就在里面。”

白一忠的话刚刚说完,洪大全已由门内现身而出,双手一拱道:

“洪某迎接罗大侠!”

罗奇只得也抱拳还了一礼。

坐下后,因禅堂里只有洪大全、白一忠、单大忠三人,单大忠亲自沏茶招待。

洪大全首先开了腔:“听说罗大侠已把敝侄女带来,为什么看不到人?”

罗奇不动声色道:“在下既然已把洪姑娘带来,当然会负责交还洪会主。至于什么时候交人,必须事先沟通一下才成。”

“本来就是如此,罗大侠用不着提出条件,洪某早就准备把令宝眷交给罗大侠带走了。”

“在下也正是为这件事而来。”

“如果罗大侠现在想见见令宝眷,洪某马上就可派人把她们请来。”

“暂时不必!在下相信洪会主一定会把她们招待得很好。”

“那还用说,她们是罗大侠的人,洪某怎敢怠慢!”

“在下相信洪会主的话,至于令侄女……”

“回来的两名弟兄说过,罗大侠也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洪会主,现在咱们该谈到正题了!”

洪大全大感一楞道:

“罗大侠这话洪某有些不懂?”

罗奇淡然笑道:“洪会主有什么不懂的?”

“双方换人,才是正题。除此之外,那来别的正题?”

“洪会主请先答覆一个问题,在下为什么要来交换人质?”

“那是因为罗大侠的宝眷在洪某这边。”

“这就对了!洪会主平白无故掳了在下的女人,又是什么原因?”

洪大全先是张口结舌了一下,接着嘿嘿笑道:

“原来罗大侠在这里等着我,洪某把宝眷接来的原因,前些天白副会主和罗大侠见面时,好像已把理由说明了吧?”

白下忠忙自动接道:

“属下已对罗大侠说得很清楚了。”

罗奇不动声色道:“在下一向记性不济,可否由洪会主再说一遍?”

洪大全干咳两声道:

“当时叶尔羌城内兵荒马乱,洪某顾虑到宝眷的安全,把她们接过来完全是一番好意。罗大侠硬说是洪某把她们掳来,岂不是把洪某的好心诬为恶意?”

这一番狡辩,似乎已把无理变成了有理。

罗奇冷笑了几声道:“就算洪会主说得有理,就该事后把她们送到腾格里山下才对,但尊驾偏偏却没这样做。”

“那是因为洪某当初不知罗大侠,已由太行山回到北路总堂。”

“岂有此理!若尊驾不知在下和北路白会主已回到腾格里山下,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