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到村外,只见洪大全和单大忠仍在原处,琴娜和天娜姊妹也下了驮轿,站在洪大全身旁。

洪娇娇老远就高声叫道:“叔父,你是来接我了?”

洪大全也带着激动声音叫道:“娇娇,这些天来,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洪娇娇摇头道:“罗大侠待我很好,我根本没吃半点苦,反而是连累他们辛苦,让我过意不去。”

她的这几句话,分明是有意让洪大全不要加害罗奇。

洪大全笑呵呵的向罗奇抱抱拳道:“洪某多谢罗大侠对敝侄女的照顾!”

罗奇也淡淡一笑道:“洪会主知道在下没亏待令侄女就好。”

“现在是否就各自放人?”

“既然彼此都互有诚意,在下情愿把令侄女先放过去。”

“那就由洪某先放人好了!”

洪大全说着,笑对琴娜天娜道:“二位公主就请回到罗大侠身边去吧!”

琴娜和天娜立即向罗奇身边走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罗奇也放走了洪娇娇。

洪大全趋前几步,拉住洪娇娇的手道:“娇娇,你终于脱险归来了,快上驮轿吧!”

“不!我要先跟叔父走一段路再上轿。”

“快上轿,路很远呢?你已经很累了,不能再累着。”

洪大全催促洪娇娇上轿,不外是先让她离开现场,不至受到牵连。

偏偏洪娇娇不肯。

这是因为洪娇娇早就担心叔父会对罗奇不怀好意,不上轿不外是想阻止洪大全的行动。

洪大全一急,叫道:“娇娇,你怎么不听话了?”

洪娇娇陪着笑道:

“连叔父都可以走路,我怎好意思乘轿呢?当初由温宿到腾格里山下,那么远的路我都走了,这点路又算什么。”

洪大全只好不再勉强。

就在这时,四下里忽然像潮涌般,涌来黑压压足有百名开外的壮汉。

这百余名壮汉,手中各抡着各式各样兵刃,包围圈愈缩愈小,霎时便将罗奇一伙人团团围住,只待洪大全一声令下,便立即展开搏杀。

罗奇、沙老五、郝方因有塔其布做后盾,自然表现得很镇定。

但琴娜姊妹却早已花容失色。

罗奇故意大为不解的朗声问道:

“洪会主,这算何意?”

洪大全嘿嘿笑道:

“罗奇,你一向聪明绝项,早该料到洪某有这一步棋了!”

罗奇冷笑道:“在下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想不到竟栽在尊驾手里。但在下不怨尊驾,只怨自己。”

“这话什么意思?”

“在下知人不明,从前一直把尊驾看成是个人物,到头来尊驾是禽兽不如。”

“姓罗的,要骂只管骂,洪某绝不生气就是。反正这是你最后的骂人机会,洪某不得不同情你。”

“你既然说在下是骂人,在下就决定不骂了。”

“为什么?”

“因为你洪大全根本不是人。”

“不管洪某是什么,反正今天你是死定了!”

“姓罗的,你好像还有点不在乎,你就是本事再大,今天也插翅难飞!”

“在下本来就没打算能活下去,所以也就毫无所惧。”

“你很识时务!”

“过奖了!”

“不过洪某还不想让你们全体都死,你总不希望那两名维吾尔女子也跟着陪葬吧?”

“这话什么意思?”

“只要你让她们过来,洪某就不杀她们。”

“那要看她们自己的意愿了,如果她们贪生怕死,在下绝不拦阻。”

洪大全立即高叫道:

“两位公主,你们请过来!”

琴娜冷叱道:“我们为什么要过去?”

“不过来死路一条,过来就可不死。”

“我们情愿陪主人一起死。”

“你们这样年轻,多不值得。”

“值不值得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管!”

“二位公主,只要你们过来,我一定好好待你们,也可以收你们做压寨夫人,将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琴娜啐了一口道:

“洪大全,到现在我们才知道你是人面兽心,不必妄费口舌了,不过去就是不过去,我们死也要和主人死在一起。”

洪大全干咳几声道:“你们若肯过来,我就是你们的新主人。”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配吗?”

“洪某身为红灯会南路大会主,有什么不配?”

忽见洪娇娇一把拉住洪大全,带着哀恳的语气道:

“叔父,侄女求求你!”

洪大全大感一楞道:“你要做什么?”

“求求你放了罗大侠一伙人!”

洪大全愈感不解道:“娇娇,你疯了?为什么竟然给他们求起情来?”

洪娇娇一字一句的道:“他……他们是好人!”

洪大全两眼直眨的道:“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好人?”

洪娇娇正色道:“你要我去暗杀罗大侠,罗大侠不但不恨我,还百般照应我,如果换了别人,侄女还能活着回来吗?”

“你……你……”

“叔父要说什么只管说!”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如果侄女已经喜欢上了他,何必再回来?”

“莫非你已经和他……做出那种事来?……”

“叔父不能冤枉罗大侠,罗大侠是个……正大光明的人。”

“好啊!娇娇,我这做叔父的白疼你了。”

洪大全说着,咬了咬牙,猛然一掌向洪娇娇掴去。

洪娇娇顿时面颊鲜血直流。

洪大全犹自怒气不息,喃喃骂道:“原来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早知如此,我何必赔上两个女人把你交换回来!”

洪娇娇捂着面颊,那里还敢吭声。

就在洪大全正要下令开始围杀行动的刹那,忽见由村内涌出大批清一色穿着清兵制服的人马来。

洪大全的手下们见这情形,顿时自乱阵角,纷纷向两旁闪避。

这些塔其布带来的戈什哈,也在百人以上,军容盛壮,很快便来到眼前,随即排开阵势。

在这刹那,洪大全早已目瞪口呆。

他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变化。

但见官兵阵中,缓缓走出一位戴红翎帽身穿袍服,颔下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神态威武的官员来。

这人正是伊梨将军塔其布。

洪大全愈发呆住。

但他却弄不清塔其布的身份,只知这位官员必定职位不低。

塔其布缓缓再向前走了几步,淡淡一笑道:“洪会主,也许你不认识老夫是谁吧?现在就让你认识认识,伊犁将军塔其布就是老夫。”

在洪大全来说,此刻是一方面大感意外,一方面却又不意外。

意外的是伊犁将军塔其布为何在这里出现?

不意外的是他已听说塔其布由叶尔羌北返,昨晚曾在温宿过夜。看来此人必定真是塔其布,绝不可能有人冒充。

他早知塔其布是边塞的三大将军之一,手下掌兵数万,在他来说,岂敢正面抗衡。否则,一旦官兵大举进剿,红灯会根本无法生存。

只听塔其布又道:“洪会主,老夫久闻大名,早就知道你把红灯会南路领导得有声有色,可惜始终无缘一见,今天总算幸会了!”

洪大全尴尬陪笑,急急抱拳一礼道:“洪某有眼无珠,不知将军驽到,有失恭迎,将军海涵!”

塔其布冷笑道:“不知者不怪罪,洪会主带了这么多手下来到这里,究竟意慾何为?”

洪大全顿了顿道:“洪某和罗大侠是好友,罗大侠昨晚来温宿作客,今日北返,洪某特地率领弟兄相送。”

塔其布脸色一变道:“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吧?”

洪大全不觉僵在当场。

塔其布整了整脸色道:“洪大全,老夫现在要向你提出严重警告,希望你好好听着!”

洪大全干咳两声道:

“将军但请训教,洪某洗耳恭听。”

“你们红灯会暗地里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实际上只是在扩展私人势力,老夫这话没说错吧?”

“将军说那里话,大清国早已一统天下,当今皇上又圣明无比,不论为国为民,洪某都应该衷心拥戴,若有二心,天诛地灭。”

“用不着说得太冠冕堂皇,你们在做什么,难道老夫还不清楚。只因你们这些年来,并未与官兵正面冲突,朝廷为绥靖地方,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相安无事,何必大动干戈。但你今天这项行动,却实在令老夫看不过去。”

“洪某自知莽撞了些,只是……”

“不必再说下去了,你现在可以撤退了。”

洪大全躬身施了一礼,刚要招呼手下人撤走,塔其布又道:

“慢着!老夫还有话讲。”

洪大全尴尬陪笑道:“但请将军训示!”

“希望你从今以后要规矩些,否则若老夫到了忍无可忍时,必定奏明圣上下令进剿,到那时只怕你就后悔莫及了。”

“将军放心!洪某一向奉公守法,只有这次,连自己也觉出做得过份了些。”

“你可以走了!”

洪大全再躬身施了一礼,随即下令撤退,大队人马,很快便向南遁去。

罗奇这才向塔其布抱了抱拳道:

“多谢将军仗义相劝,草民感激不尽。”

塔其布摸着山羊胡子道:“老弟当初曾救过老夫一命,老夫帮你这点小忙算得了什么,快些回到村里去吧!天色将晚,老夫也只好在村里暂住一晚,待会儿还要邀你过去,咱们痛痛快快的喝几杯。”

“将军已经帮了大忙,怎好再行叨扰。”

“那里话,在这小村里,吃喝都不方便,老夫随行人员中,有专门负责伙食的,鸡鸭鱼肉酒,都带得很齐全。另有两名厨师,待会儿老弟就带着你这边的人一起过去,就算老夫为令宝眷压惊好了。”

塔其布说罢,在随行人员的簇拥下,又回到了村里。

这时最感兴奋莫名的,莫过于琴娜和天娜姊妹了。

天娜是妹妹,一直很少讲话的机会,抢着道:“主人,原来你早已经安排了救星,为什么先前不告诉我们呢?刚才我和姊姊都差点吓呆了!”

罗奇拍拍天娜香肩道:“若不着这一吓,我怎会知道你们姊妹对我这么好。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处处关心你们。”

“我和姊姊既然已经跟了你,当然不能三心二意,你就是骂我们、打我们,我们也不会离开你的。”

“别说了,愈说我会愈惭愧。”

进入民宅,刚刚坐下,便见一男一女,急步闯了进来。

当真大出罗奇等人意外,来人竟是白素娟和牛本初。

罗奇讶然问道:“白姑娘和牛堂主怎么来了?”

白素娟道:“你走了以后,我们放心不下,经过一番商议后,就在第二天,我和牛大叔便带了十几名弟兄随后赶来。”

“只隔了一天,怎么现在才到?”

“可能走的不是一条路,多绕了圈子。”

牛本初接道:“先前罗爷一伙人被洪大全困住时,我们便已到达。因为正好有塔其布将军率众解围,白姑娘不愿和洪大全见面,我们才暂时躲藏起来。”

接着白素娟便问起罗奇自从离开腾格里山下,以至和洪大全见面后的经过。

罗奇刚刚说完,便有一名塔其布的侍从,前来通知罗奇过去晚餐,并要白素娟和牛本初等人一起过去。

来人走后,白素娟显得十分为难的道:“罗大哥,我怕不方便去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

“红灯会的创会宗旨是反清复明,而塔其布却是满清的官吏,若我参加他的邀宴,一旦传扬出去,不论对内对外,都不好交代。”

“那么我为什么可以呢?”

“你跟我不一样,并非顶着红灯会的名义。”

“我劝你最好别在这方面计较,为了对付洪大全,说不定将来有用着塔其布的地方。要发展组织,就不该自封门户,难道结识了塔其布,就不能再反清复明。以我来说,若不和满清官府走动,在大漠就难以生存,难道你认为我是在替满清做事吗?”

白素娟总算想通了,不再坚持。

罗奇再道:“你刚才说还带来十几名弟兄,他们在那里?”

“都在外面。”

“那就把他们叫来一起接受塔其布招待,否则他们就要饿肚子了!”

牛本初道:

“我马上出去把他们叫来,然后大家一起去。”

很快的,大伙儿在白素娟和罗奇的带领下,到了塔其布借住的那间民房。

塔其布真是喜出望外,他早就有意和白素娟见见,终于来了机会。

经过罗奇介绍后,塔其布命人将白素娟带来的十几名弟兄,带到外面和戈什哈一起用餐。然后把白素娟、牛本初、罗奇、沙老五、郝方、琴娜、天娜请到屋内,自己亲自作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