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锦衣青年望了望天色和附近环境道:“兄台可知道附近什么地方可以投宿?”

罗奇道:

“荒山野岭,渺无人烟,根本不可能找到人家投宿。”

“那么兄台准备如何过夜?”

“在下只有两人,而且早已习惯大漠上的生活,那里都可以凑合。”

“既然如此,小弟也只好找处可避风雨的地方停下了。”

正说话间,随侍锦衣青年的一名大汉道:“少爷,那边山脚下有块突出的大石,大石下方,正好可以避风避雨,咱们就过去歇下吧!”

锦衣青年转头问罗奇道:“既然兄台也是向南走,最好和我们一起住下,这样小弟明天就有人带路了。”

罗奇立即点头应允。

正好在巨石下方不远处另有一个山洞,罗奇便和沙老五住了进去。

沙老五取出干粮,低声道:

“老大,这一伙人很有点可疑,你看出来没有?”

罗奇不动声色道:“你说说看。”

“老大应该想到,这伙人和南路红灯会可能有点关系。”

“何以见得?”

“那年轻人先是说要到叶尔羌,又说要到温宿,而这两处地方,目前都为红灯会南路所盘踞,事情那有这么巧合的?”;

“其实我也早觉出可疑。”

“既然老大也觉出可疑,咱们就该好好盘查盘查他们的底细。”

“你认为怎样盘查?”

“咱们就顺水推舟,和他们一路同行,不难由谈话中打听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正说到这里,只见一名大汉走过来道:

“我们少爷请两位过去用饭!”

沙老五道:

“用不着客气!我们自己带有干粮和水袋。”

那大汉道:“我们少爷那还有酒有菜,两位还是过去的好。”

既然有酒有菜,罗奇和沙老五又想盘查对方的底细,当然也就不再推辞。

来到那突出的巨石下方,只见地上铺了几床毛毯,石壁避风处并点了一盏灯笼,在一块平静的石台上,足足摆了七、八盘菜,全是可口珍馐,另有包子馒头和一大壶酒。

罗奇吃惊的问道:

“老弟那里来的这么多好酒好菜?而且地上还铺着毛毯?”

锦衣青年道:

“驮轿只有家母一人,里面还可以放很多东西,毛毯和饭菜都是放在驮轿里。而且还有火油炉,饭菜热一热再吃,晚上也可以御寒。”

“那太好了!为什么不把令堂请出来用饭?”

“家母不愿出轿,就在轿里吃,晚上也在轿里睡,这样既方便又不至于受寒。”

罗奇和沙老五也就不再客气,双方加上那两名大汉和轿夫共是六人,便围坐在石台四周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双方已状至亲切,锦衣青年问道:

“还没请问两位兄台尊姓大名?”

罗奇因早有准备,不便据实以告,顺口答道:

“在下姓左名奇。”

再望望沙老五道:

“这位是在下的好友,姓查,叫查五。”

“原来是左兄和查兄,难得彼此能在塞外相识,当真有缘。”

“还没请问老弟上姓高名?”

“好说!小弟叫高云飞。”

“好响亮的名字,另外三位呢?”

“他们么,两位是舍下的家丁,另一位负责赶驮轿的,也是小弟由家里带出来的。”

“看来府上一定是了不起的门第?不消说令尊必是高官显宦或富商巨贾了?”

“不敢当!左兄说的都不是,舍下只是薄有家业而已。”

“高老弟到叶尔羌去有何贵干?”

“小弟白天不是已经说过,是陪同家母去探亲的吗?”

“那么到温宿去也是探亲的了?”

“小弟既不做生意,到塞外来,除了探亲,那会有别的事?”

“高老弟在塞外怎会有这么多亲戚?”

“家父当年,曾在塞外耽过多年,因此难免就有很多亲友故旧。”

“令尊为什么不一起前来?”

“家父有病在身,虽然想旧地重游,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就难怪了。”

酒饭过后,罗奇和沙老五再回到那处山洞。

高云飞远特别派人送了两床毛毯来。

躺下后,沙老五道:

“老大,我断定他们这伙人一定与洪大全有关。”

罗奇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查证起来,只怕有困难。这位叫高云飞的年轻人,似乎警觉性也很高。”

“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大约再过两三天后,便可到达腾格里山下,咱们就设法把他们骗到北路总堂去,若他们真和洪大全有关,那三位堂主十有八、九会认出他们。”

“只怕不容易。”

“为什么不容易?”

“高云飞是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岁左右,又是从关内第一次到塞外来,他们三位堂主怎可能认识他?”

“老大别忘了驮轿中还有个女的,那女的既是高云飞的母亲,至少该是位中年妇人吧!”

“奇怪!那女人为什么老不下轿?”

“这正是疑点之一。不过咱们一定会见到她的,路上还有两三天的时间,她总不能不下轿方便吧?”

“她就是出了轿,咱们也不可能认识她。”

“至少可以看看她是什么样子吧!”

“好吧!我想明天一定可以看到。”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和沙老五一早就起了身。

当沙老五把两条毛毯送过去时,高云飞等人也都已起来,而且两名家丁已生起炉子,正在准备早餐。

高云飞待罗奇和沙老五就像一家人那般亲切,早餐也是把两人请来共用。

罗奇道:

“太打扰了,真不好意思!”

高云飞笑道:

“左兄说那里话,四海之内皆兄弟,咱们都是内地人,能在塞外相遇,实在不容易,还客气什么?”

罗奇搭讪着道:

“天已亮了,为什么不把伯母请出来一起用?”

“小弟昨晚已经说过,驮轿里暖和,又可避风沙,所以家母轻易不肯出来。”

“至少该请出她老人家来,在下也好拜见拜见。”

“家母年纪大了,这几天身体又不舒服,等到了温宿或叶尔羌后,左兄随时都有机会看到她老人家。”

这几句话,愈发引起罗奇的疑心。

饭后,大伙儿继续赶路。

直到天晚,仍未见高老太太下轿。

原来高老太太连方便,也是在轿内解决的。

更奇怪的是,高云飞虽有时掀开轿帘向里探视,有时开口低声说话,但却始终听不到高老太太的声音。

莫非轿内根本无人。

又已到了天晚。

在山野找了一处可避风雨的山脚下歇下后,沙老五道:

“老大,明天傍晚,大约就可到达腾格里山下了,咱们一定要设法把对方引到北路总堂才成。”

罗奇道:“到时候再说吧!”

次日天色将晚,果然已到腾格里山下,只是如果要到北路总堂,必须由大路折转方向,另走向西的一条崎岖小径。

罗奇正和高云飞并肩而行,搭讪着道:

高老弟,天色已晚,又该宿下了!”

高云飞转头一望道:“那边是什么山?”

罗奇道:

“这叫腾格里山,是这条路上最高的一座山。”

“左兄好像对腾格里山很熟悉?”

“这条路在下经常往返,当然熟悉,而且常到山下投宿。”

“投宿?莫非山下有人家?”

“不错!山下有几户人家,而且离这里不算太远。”

“有多远?”

“大约最多十里路。”

高云飞摇头道:

“小弟不想多走路,不如就在附近宿下吧!”

“单程十里路,往返不过二十里,迢迢数千里的远路老弟都走了,何在乎这一点路?”

“不住民家,照样有热食可吃、有避风之处可住。尤其家母,人在驮轿里,和在房子里并没什么两样,能省下二十里路,也是好的。”

罗奇不便过于勉强,以免引起对方疑心,同时他已决定了另外的安排。

当下,就在附近歇下脚来。

用过晚餐,罗奇和沙老五自然又和高云飞等人分开,单独住在一起。

沙老五埋怨道:

“老大,你该知道这里离白姑娘的北路总堂还有多远吧?”

罗奇笑道:

“我当然知道,大约不过只有十几里路。”

“既然无法引诱他们进入北路总堂,干脆就算了,咱们现在就可到北路总堂去过夜,也省得露宿野外活受罪。”

“你别发牢騒!我早就有了安排,你现在就马上到北路总堂去。”

沙老五楞了一楞道:

“要我去做什么?”

“面见白姑娘,要她派出人手,埋伏在前路拦截。如此一来,问题不就解决了。”

沙老五哦了声道:

“果然好办法!要白姑娘派谁来才好呢?”

“至少要派一名堂主来,若三位堂主齐来,那就更好了,另外再带几名高手。”

“为什么要来那么多人?”

“据我连日来的观察,高云飞必有一身了不起的武功,那两名家丁和轿夫,也全是高手。至于驮轿里的女人,说不定更是身手不凡,北路总堂人若来少了,如何拦截得下?”

“还有咱们两人呢?”

“老五,你错了。咱们对高云飞这伙人虽然已起了疑心,但却无法断定他们必和洪大全有关。尤其这几天承他们热情招待,咱们总不能翻脸无情吧!如果对方是好人,咱们保护他们还来不及呢!”

罗奇接着又道:

“要交代白姑娘,只能拦截盘查,绝对不可伤人。若查明对方并无嫌疑,必须立刻道歉放人。”

沙老五点头道:

“我会向白姑娘讲明白的,老大还有什么交代没有?”

“要白姑娘派出人手后,只在前路埋伏好,必须等天亮后再采取行动。”

“为什么要这样?”

“既然对方只是有嫌疑而已,就不该半夜惊动人家,否则就是扰民行动了。”

“好!我现在就去。”

“你天亮前一定还要赶回来,否则明天起身后不见了你,必定引起他们疑心。”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因为心里有事,在四更左右便已醒来。

这才发现沙老五正睡在他的身边,鼾声方酣。

他抬手推了一下道:“老五,原来你还没去?”

沙老五打个呵欠道:

“这样的大事,怎会没去,我已经回来啦!”

“为什么回来时不告诉我一声?”

“那时你睡意正浓,我何必打扰你。”

“白姑娘派了多少人出来?”

“三位堂主全来了,另外还有十名高手。”

“埋伏在什么地方?”

“前面的山路转角处,大约离这里有五、六里路吧!”

“你去看过?”

“我把他们带到现场才回来的。”

“很好!时间还早,咱们就再睡吧!”

当再度醒来时,天已大亮。

高云飞又派人前来请吃早饭。

这使罗奇还真有些过意不去,人家待自己如此热情,自己反而找人在前路栏截。倘对方并非可疑人物,自己当真就要愧疚无地了。

饭后继续上路。

高云飞问道:

“左兄,这里离温宿必定已经不远了吧?”

罗奇道:“大约还有两三天路程。”

“过了这一带,小弟就可放心了。”

“老弟这话?……”

“听说腾格里山下最近颇不安静,温宿是府治,那里有官署,至少可以保障行人的安全。”

“老弟多心了,这条路在下常来常往,从来就没出过事情。”

“那是从前,现在可能不同了。”

“老弟是怎么知道的?”

“听人说的,小弟是初到塞外来,既然有这种传言,必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罗奇刚要再说什么,只见沙老五已跟了过来,暗暗使了个眼色。

罗奇心里有数,必是已经到了北路人马埋伏的地点。

就在即将接近前面不远的山脚处,果然蓦地闪出十几名壮汉来,为首三人,正是红灯会北路三位堂主陈大忠、牛本初和沐世光。

走在前面的高云飞猛吃一惊,回头道:

“左兄,咱们真是遇上歹人了!”

罗奇也故意脸色一变道:

“高老弟,你看该怎么办?”

高云飞并未答话,一回身,探手驮轿内,迅快的掣出四柄兵刃,自己留了一条钢骨鞭,另外把两柄厚背鬼头刀扔给两名家丁,一把青钢斧扔给了轿夫,然后停下脚步待敌。

陈大忠等三位堂主率同带来的十名高手,很快便来到眼前。

他们手中也全已紧握着各种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