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像你这种犯贱的女人,难道还不该打?”

“该打也犯不着你打!”

“老子是替洪大全教训你。”

“洪大全才不敢打我呢?”

“洪大全若知道你是这样一个贱货,岂止打你,只怕还要杀你!”

“你把我送到洪大全那里去,看他杀不杀我。”

“用不着急,总有一天,洪大全会来接你回去的。”

柳如花似乎来了一线希望,忽然语气软下来道:

“真的?”

陈大忠冷笑道:“这里是干干净净的地方,当然不会把你这贱货永远留下来。”

“陈大哥,你这话当真?”

“那个王八蛋才骗你。”

“还有,小妹那儿子云飞呢?”

“老子正想问你,那小子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当然是我儿子,这种事情还会有假?”

“老子不信!”

“凭什么不信?”

“他也许是你儿子,但却不一定是洪大全的儿子。”

“胡说!”

“老子一点也不胡说,像你这种女人,和任何男人都能生出儿子。如果刚才老子和你做出那种事,说不定你还会替老子生个儿子,这话冤枉不了你吧?”

柳如花一边面颊,本来已被陈大忠掴红,这时两边面颊,全胀得血红,顿了顿道:“陈大哥,你不能这样讲话!”

陈大忠冷笑了几声道:“我讲的有什么不对?”

“小妹不是那样的女人。”

“他奶奶的!刚才的事,就是秃子头上落苍蝇,明摆着,还狡辩什么?”

“刚才小妹是一时糊涂,而且也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话怎么讲呢?”

“小妹为了少吃一点苦,希望陈大哥能待我好一些,所以才临时起意,根本没想到陈大哥不是那种人。”

“去你的吧!你跟老子能来这一套,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可以来的,由这一点就可证明那小子绝不是洪大全的儿子。”

“那么陈大哥认为他是谁的儿子?”

“你跟那些男人勾搭过,老子怎么知道,不过老子可以断定一件事。”

“那件事?”

“他绝对不可能是老子的儿子。”

“陈大哥,你把小妹……”

“别说了!什么小妹大妹的,老子就是祖上烧过牛粪,也不会有你这种小妹。”

“可是你不该怀疑云飞不是我和大全生的。”

“老子岂止怀疑,根本就认定那小子是个杂种。”

“你有什么根据?”

“像你这种女人,三天没男人就受不了,你和洪大全聚少离多,一两年才见面一次,平常在家若说能过安份的日子,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陈大哥,咱们不谈这些好不好?”

“你想谈什么?”

“想谈的太多啦!说起来咱们早就是熟人了……”

“他奶奶的!没拿到锅里煮,那里来的熟人?”

“陈大哥真风趣,说着说着就开起玩笑来了。不过开开玩笑也好,像刚才那种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实在让人受不了。”

“你说咱们是熟人又怎么样?”

“小妹是说从前咱们每次见面,大家都客客气气,有说有笑,我口口声声叫你大哥,你口口声声称我大嫂,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要多好就有多好……”

陈大忠嘿嘿笑道:“他奶奶的!原来又要跟老子套交情,老子不会上当的。”

柳如花咽了一下唾沫道:

“陈大哥,小妹早知道你是一位英雄人物,但英雄人物也不该一点不讲感情的,古来有很多大英雄都……”

陈大忠两眼直眨道:“都怎么样?”

柳如花顿了顿道:“都也是很喜欢接近女人的,有句‘英雄爱美人’的话,陈大哥一定听说过吧?”

陈大忠点点头道:“不但这句话听说过,连‘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话也听说过。”

“既然如此,陈大哥为什么竟一点不喜欢小妹?”

“你是美人吗?”

“小妹不敢自夸,但别人却都这样说过。”

“说过什么?”

“都说小妹长得不难看。”

“你的确长得模样不赖,快四十岁了,看起来还像一枝花。”

“难道陈大哥不喜欢花儿?”

“我喜欢有香味的花,不喜欢有毒的花。”

“可是小妹身上并没毒。”

“你不但有毒,而且还是水性扬花,只有一个地方最适合你。”

“是那里?”

“大概只有窑子馆里适合你吧!”

“陈大哥为什么老不说正经话?”

“他奶奶的!跟不正经的人说话,当然没有正经的。柳如花,你好好休息吧!老子走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陈大忠再来到囚禁洪云飞的洞穴中。

和柳如花一样,洪云飞也是脚上系着一条铁链。

乍见有人进来,洪云飞只有冷冷望了一眼,并没说什么。

他是见过陈大忠的,因为昨天双方曾经打斗过,只知道对方必是红灯会北路一名头目,却并不清楚此人是位堂主。

陈大忠冷哼一声道:“小子,过得还舒服吧?”

洪云飞咧了咧嘴道:“老兄,你要怎么样,就直接了当的说吧!何必来这一套?”

“好小子!这一套才是最客气的,若换了另外一套,你小子还想活命吗?”

“你们和家父结怨,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为什么却把帐算在家母和我头上?我和家母根本就不是红灯会的人。”

“奶奶的!一个是洪大全的老婆,一个是洪大全的儿子,怎说与红灯会无关,一个人犯了罪,甚至要祸灭九族,难道你是在洪大全的九族之外?”

“你说家父犯了什么罪?”

“好小子!居然还敢质问老子,你该心里有数?”

“家父既没犯国法,也没犯王法,连朝廷都没把他怎样,你们凭什么说他有罪?”

“很难得,洪大全居然能养出你这么一个儿子。”

“有罪的是你们!”

“老子有什么罪?”

“你们无缘无故把家母和我拘留在这里,根本就是无法无天。”

“好小子!老子不想跟你辩理,现在只要你从实回答我几句话。”

“你要问什么?”

“你们母子为什么要到塞外来?”

“家母探望家父,我来向家父请安,还要有别的理由吗?”

“你们母子到塞外来,洪大全知不知情?”

“你问得太多了,我如果不回答,是否也有罪呢?”

陈大忠嘿嘿笑了几声道:“好吧!不讲无所谓,老子也没时间跟你罗嗦。”

口口  口口  口口

一连四、五天过去,估计时间,洪大全派出的谈判代表,必定即将到达了。

白素娟召集了三位堂主,另请来罗奇,共同议事。

白素娟先行问道:“三位叔叔这几天可曾去看过柳如花和洪云飞?是否问过他们的话?”

牛本初和沐世光都摇摇头。

白素娟再问罗奇道:“罗大哥可曾去看过他们?”

罗奇道:“在场的人,谁都可以去看他们,就是我不可以。”

“为什么呢?”

“我和洪云飞相处两三天,一直没透露身份,如果现在去见他,自然是诸多不便。”

“如果洪大全的谈判代表来了以后,罗大哥要不要出面?”

“最好不必,让对方不知道我在这里,才是上策。”

“小妹希望罗大哥还是出面的好,这样才显得我们北路并不孤立。”

“不敢当!我和沙老五不过两个人,实在发生不了多大影响。”

“那是你客气,洪大全从来不敢小看你,尤其上次塔其布的出现,根本是洪大全作梦也没想到的事。有你在,他们必定以为塔其布在做后盾,等于替我们北路助了声势。”

罗奇淡淡一笑道:

“你既然有这种想法,就该听从我的劝告。”

白素娟茫然道:“你要我听从什么劝告?”

“我曾劝你把北路撤到伊犁去,除了休养生息,也可重新整顿,必要时也不妨接受塔其布的援助,但你却偏偏不肯。”

白素娟正色道:“罗大哥,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太让小妹为难,红灯会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若接受了塔其布的援助,就等于投靠了满清,这让小妹如何对弟兄们交代,又如何对得住先父的在天之灵?”

罗奇不以为然,道:

“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你的弟兄被洪大全消灭,难道就对得住令尊的在天之灵?就以我来说,内心也是反清的,但我却和满清官吏,经常有所来往,唯有如此,我才能生存,也才能发挥力量,你能说不对吗?”

“罗大哥这种比方,小妹无法接受。”

“那里不对?”

“罗大哥一向是独来独往的,既没有团体,也没有组织。而小妹却是公然打着红灯会的旗号,怎能一概而论?”

罗奇见白素娟说得义正严词,当然也就不便再劝,因为也许是自己错了,若再劝下去,自己很可能就有汉好走狗的嫌疑,何苦呢?

另一方面,白素娟也觉出方才的话说得太重了些,只好歉然陪笑道:“大约就在这一两天,洪大全那边的人就要来了,该怎样应付他们,希望罗大哥能提供一点高见!”

“不敢当!我早就说过,姑娘应该多听取一下三位堂主的意见。”

“我和三位叔叔已经不止一次的讨论过这件事了。”

“其实我心里更急,希望洪大全派出的人能愈早来愈好。”

“莫非罗大哥?……”

“我不可能老留在这里,洪大全的人早一点来,我也好早一点走。”

白素娟颇为吃惊的道:“罗大哥有什么要紧的事?又要到那里去呢?”

罗奇道:

“事情说要紧也并不算要紧,但该办的事却又不能不办。就以琴娜天娜姊妹来说吧!我已亏欠她们太多了,总不能老把她们放在伊犁而不去照顾。”

白素娟低下了头。

她虽然不愿让罗奇离开,但却又不能说什么。

就在这时,总堂一名头目匆匆进来道:“禀会主,那位洪姑娘来了!”

白素娟讶然问道:“洪姑娘是谁?”

那头目道:“就是上次因行刺罗大侠,被押在咱们这里的那位姑娘。”

白素娟哦了一声道:“她怎么来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什么人?”

“只有她一个。”

“她可说过要来做什么?”

“她要求见会主和罗大侠。”

、 “她人在那里?”

“已被属下和几位弟兄接到前面营帐里。”

“那就快去把她带到这里来。”

那头目走后,白素娟望了三位堂主和罗奇一眼道:“奇怪!洪娇娇刚被洪大全交换回去不久,怎么竟然又来了呢?”

陈大忠插嘴道:“一定是洪大全派她来谈判的。”

白素娟摇头道:“不太可能吧!虽然洪大全派的人也该到了,但派出的人却不会是洪娇娇。”

“姑娘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洪大全手下有那么多人,再怎么也轮不到由洪娇娇做谈判代表,我叔父才是他的最佳人选。”

罗奇道:“姑娘和陈堂主不必猜了,等和洪娇娇见面后,一切便知分晓。”

盏茶工夫之后,那头目便陪着洪娇娇进入大帐。

洪娇娇是位明艳可人的娇娇女,如果是做谈判代表的,必定会好好修饰打扮一下,但此刻的形相,除风尘仆仆之外,更显得有点憔悴和狼狈。

她进入大帐先向各人见过礼后,便望着罗奇道:“小妹还算运气不差,又见到了罗大侠,如果你不在这里,我就白跑一趟了!”

罗奇极力保持着镇静道:“姑娘究竟是做什么来的?”

洪娇娇似是颇感为难,口齿启动,却没说出话来。

白素娟道:“姑娘可是由令叔派来和我们进行谈判的?”

洪娇娇怔了怔道:“谈判?又有什么事要谈判?”

显然,洪娇娇对柳如花和洪云飞被扣留在这里的事,并不知情。

白素娟也是一楞道:“那么姑娘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洪娇娇顿了顿道:“可不可以由我和罗大侠单独谈谈?”

白素娟道:“那当然可以。罗大哥,就暂时把洪姑娘带到你那里去吧!”

罗奇犹豫了一下道:“也好,洪姑娘就随我来吧!”

罗奇仍住在离大帐不远的一处山洞里,进入山洞,罗奇点上灯道:“洪姑娘请坐,先喝杯茶再说。”

说着,再倒了一杯茶递给洪娇娇。

洪娇娇早已口渴得很,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道:“罗大侠,不!小妹该改口称呼你罗大哥才对,你一直和白会主在一起吗?”

罗奇道:“我曾到过伊犁一次,刚回来才四、五天。”

“你那两位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