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两天后,洪大全派遣的谈判代表终于来了。

果然不出所料,是南路副会主白一忠,又加了一名总堂执事单大忠。

对洪大全来说,上次把洪娇娇交换回去固然重要,而这次被北路扣押的人是他的儿子和妻子,当然愈发重要了。

上次洪大全手中有琴娜、天娜两名人质做交换,用不着再付出什么。而这次他却只能以答应对方条件赎人,显然在谈判地位上是处于下风的。

相反的,白素娟手中却握有张王牌,不怕洪大全不向她屈服。

当下,白素娟率同三位堂主在大帐内,接见白一忠和单大忠。

罗奇和沙老五也应邀参与谈判。

白素娟仍以晚辈之礼出帐迎接。

白一忠和单大忠的脸色都显得不大自然,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谈判的筹码,不敢摊牌,在气势上就先矮了半截。

坐下后,白一忠干咳了几声,首先开口道:“贤侄女,我的来意你心里明白,就不必再多说了。”

白素娟道:“当然用不着多说,咱们叔侄俩,应当先谈公事,再叙私情,而且必须公事公办。”

白一忠又干咳了两声,却望向罗奇道:“罗大侠,白某祝贺你,又替敝侄女素娟立了一次大功。”

罗奇先是一楞,但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和洪云飞一路上有两三天的朝夕相处,虽然从未透露真实姓名和身份,但那两名家丁和轿夫回去一描述,对方岂能猜不出是他和沙老五。

于是淡然一笑道:

“抱歉得很,在下帮了白姑娘一点小忙,竟让贵方南路洪大会主受害不浅。不过,这也许是天意。”

“罗大侠这话?……”

“在下和洪云飞一路相处融洽,毫无恶意。至于遭到北路拦截,绝不在在下预料之中,所以在下才说这是天意。”

白一忠尴尬笑了几声道:“那就开始谈谈正题吧!”

罗奇道:“谈正题白副会主该和白姑娘谈,在下在这里只是一名外客,什么都做不了主。”

白一忠转过头来道:“贤侄女,你有什么条件,就请提出吧!”

白素娟不动声色道:

“叔父在来这里以前,必已得过洪大全的指示,他准备答应什么条件,就请叔父先说出来听听!”

白一忠尴尬陪笑道:“洪会主答应的条件,贤侄女未必同意。由贤侄女直接提出来,不是更容易解决问题吗?”

白素娟摇头道:“若侄女先把条件提出来,那可能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白一忠顿了顿道:

“好吧!洪会主答应以十万两银子,赎回他的夫人和洪少爷。”

白素娟冷笑道:

“十万两?太少了吧!北路虽然穷,但还不在乎这点钱。”

白一忠顿了顿道:“贤侄女,你该仔细想想!”

“想什么?”

“贤侄女该心里有数,你所领导的北路,目前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且只剩下不足千名弟兄,十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不但可以救急,也足够几百人好几年的粮饷所需,贤侄女若还不肯答应,那就太欠考虑了!”

“我不想多考虑。”

“那么就请贤侄女把你的条件提出来吧!”

“我的条件很简单,不需洪大全花一分钱。”

“贤侄女请讲!”

“洪大全马上南撤,把叶尔羌让出来,再南撤五百里,那时候我就交人。”

白一忠面有难色道:“若洪会主由温宿和拜城撤到叶尔羌南五百里路,那要多久时间呢?”

白素娟冷笑道:“那是他的事,撤一年也好,撤半年也好,一切看他了。”

“是否要等洪会主撤到叶尔羌以南五百里以后才交人?”

“当然必须在他撤到指定地点以后,侄女才能交人。”

“洪会主是否已撤到指定地点,贤侄女如何知道?”

“侄女不是吃饭不做事的,至少对洪大全的行动还能了如指掌。”

“就算洪会主按照贤侄女的规定撤退完毕,交人地点又准备放在那里?”

“届时就请叔父再来和侄女见一次面,双方当面会商。”

“这样说,我今天不是白来了吗?”

“叔父若想今天就把柳如花和洪云飞接回去,那当然不可能,但叔父却绝对不算白来。”

“不是白来是什么?”

“叔父若不来,有谁能把侄女提出的条件转告洪大全?”

白一忠转头望笔单大忠道:“单执事,你有什么要说的话没有?”

单大忠双颊抽搐着道:“这么久的时间,只怕太苦了夫人和少爷。”

白素娟道:

“单执事放心!没有人会虐待人质的。若柳如花和洪云飞死了,我还凭什么条件和你们会主谈判。”

单大忠不再吭声。

白一忠顿了顿道:“贤侄女是否可以再重新考虑一下?”

白素娟整了整脸色道:“叔父用不着再多说什么,若洪大全不肯答应条件,事情反而简单了!”

“贤侄女的意思?”

“侄女干脆杀了柳如花和洪云飞,事情不就简单了吗?”

白一忠不由心头一震,咧了咧嘴道:“贤侄女千万别发脾气,我现在就回去把你提出的条件转告洪会主,然后再来向你覆命。”

白素娟站起身来道:“叔父何必这样客气?你是长辈,交代一声就行了,覆命二字,侄女如何敢当?”

白一忠也站起身来道:“单执事,咱们走吧!”

口口  口口  口口

白一忠和单大忠走后,陈大忠第一个开了口:“姑娘这样做,属下认为不太妥当。”

白素娟不动声色问道:“陈叔叔认为那里不妥?”

陈大忠道:

“白一忠说的很对,咱们现在确实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有了十万两银子,足够好几年的粮饷所需,也有了发展力量的资本,这条件姑娘为什么不肯答应?”

白素娟摇摇头道:

“陈叔叔说这话,可能没有进一步的考量。”

“属下那里考量不周?”

“洪大全在温宿和拜城驻扎了好几千人马,他把人赎回去以后,若立即发动攻势,把咱们重重包围起来,那十万两银子,可能很快又回到他的手中。”

“姑娘说的虽然有道理,那么他以前为什么不发动人马,把咱们重重包围呢?”

“以前他至少还有顾虑,如今为了夺回十万两银子,又心怀老婆儿子被掳之恨,他就不可能考虑得太多了。而且另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曾告诉任何人,现在我已决定让大家知道。”

白素娟此话一出,立刻引来所有目光,齐齐盯在她的脸上。

白素娟一字一字的道:

“这秘密只有先父和我知道,当年先父曾得到一批价值连城的珍宝,埋藏在当时的伊犁总堂一个秘密之处……”

陈大忠迫不及待的问道:“姑娘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白素娟道:“先父在临终前,曾派出一名心腹手下,送回一封家书。家书上言明要我十年之后,带着本会的最高信符九龙玉佩前往伊犁接任红灯会主,这事三位叔叔一定知道的?”

陈大忠颔首道:

“这是令尊白前会主的遗命,曾当场宣布过,不然姑娘三年前凭什么能来接掌会主呢?又有谁肯承认呢?”

白素娟接道:

“在那封家信上,先父提到了埋藏珍宝的事。家书上说那批价值连城的珍宝,是留给我做嫁妆的。”

“三年前姑娘到了伊犁,可曾找到那批珍宝?”

“我按照家书上指示的地点,很快便找到了。为了不使人知,还是自己一个人趁夜挖掘出来的。”

“姑娘把那批珍宝怎样处置的?”

“由于红灯会南北两路分家,当北路总堂在叶尔羌设立时,我就把那批珍宝带到叶尔羌,也埋藏在地下。”

陈大忠如有所悟的道:“原来姑娘是想回到叶尔羌,所以才向洪大全提出南撤的条件。”

白素娟点点头道:

“不错!若不回叶尔羌,又怎能取出那批珍宝呢?”

她神色显得无比严肃,长长吁一口气,继续说道:

“那批珍宝,价值何止十万两银子,我已决定把它变卖后,做为咱们北路弟兄的粮饷所需,同时将来也不愁没钱扩展武力。”

陈大忠顿为感动的道:“使不得!这是老会主留给姑娘的私产。而且还是置办嫁妆用的,姑娘实在没必要拿出来公用。”

白素娟正色一笑道:“北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提的什么私产。而且像我这样的女人,又有谁肯要呢?既然没人要,还置办的什么嫁妆。”

“姑娘太客气了。像你这样一位姑娘,只怕连皇帝见了也喜欢,怕的是你的眼光太高,不肯轻易下嫁。”

“陈叔叔太抬举我了,像我这种女人,说得好听一点是女强人,在一般人眼中,多半会认为是女强盗,谁肯要女强盗做妻子,连女强人只怕也很难嫁出去。”

罗奇忙道:“别说这些题外话了,既然那批珍宝在叶尔羌,白姑娘自然要提出南路后撤的条件。”

牛本初插言道:“洪大全是否按照规定撤走,咱们只怕很难查清楚吧?”

白素娟道:

“到时候我会派出弟兄,化装成一般百姓,先混进温宿和拜城,如果这两处地方确实已无南路人马,再南下混进叶尔羌。总之,若不弄清楚,我是不会交人的。”

牛本初默了一默道:“只是属下担心,很可能上了洪大全的当。”

“牛叔叔认为洪大全会怎样要咱们上当?”

“属下担心当咱们回到叶尔羌后,洪大全得到了人,便马上倾巢而出,向北进攻,将叶尔羌团团围住,咱们只剩下不到千名弟兄,如何抵挡得住,困也把咱们困死了。”

“牛叔叔所说的这些,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姑娘既然也料到这一步,那又何必要洪大全撤出叶尔羌?”

“现在就明告三位叔叔,我根本就不打算再进驻叶尔羌,逼洪大全撤出叶尔羌五百里,目的只是要取出那批珍宝,有了那批珍宝,在目前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白素娟接着又道:“预料最近几天不会有什么事,大家就请回去休息吧!”

口口  口口  口口

一连几天过去,果然风平浪静。

又是几天过去,白一忠仍不见到来。

这使白素娟渐感不安,若洪大全一直拖下去,毫无疑问吃亏的是自己的一方。因为洪大全可以放心,白素娟绝不敢杀害柳如花和洪云飞。

直到半月后,白一忠终于来了。

这次只是他一人,单大忠并未随行。

白素娟仍然召集三位堂主在大帐接待,另有罗奇参加。

白一忠一坐下就道:

“抱歉抱歉!让贤侄女等了半个多月,你一定很着急吧?”

白素娟扳起面孔道:

“莫非洪大全不想接受条件吗?别忘了他的老婆孩子在侄女手里。如果叔父再晚来几天,就干脆替他们收尸吧!”

白一忠堆着笑睑道:“贤侄女误会了,其实洪会主比谁都着急。”

“他如果焦急,为什么到现在才给侄女消息?”

“素娟,我的话还没说完。”

“叔父请说!”

“洪会主为了及早赎回他的夫人和儿子,已连夜先行撤出温宿和拜城,目前仍继续南撤中。我身为副会主,当然必须协助他调度指挥,就为了这些,才耽误了来和贤侄女见面。”

“这样说,洪大全是按照侄女的行动行事了?”

“洪会主为了老婆孩子,贤侄女就是条件再苛,他也不能不同意。你若不信,不妨明天就派人到温宿和拜城看看,若能看到南路的人,你尽管杀了他的夫人和孩子,那是他罪有应得。”

“既然叔父这么说了,侄女当然相信叔父的话,洪大全目前人在那里呢?”

“他仍在继续率队后撤,预计十天之后,便可退出叶尔羌。我今天来,就是要请贤侄女决定交人地点。”

“地点当然是在叶尔羌之南。”

“可是总要有一个确实地点,洪会主才方便接人。”

“我不须洪大全派人来接。”

“洪会主不派人接,事情又怎能办成?”

“叔父放心!柳如花和洪云飞都有一身好武功,侄女只要放了他们,还怕他们找不到洪大全?”

白一忠显出一脸尴尬模样,若连个交人地点都得不到肯定答覆,他岂不等于被白素娟摆了一道,不觉咧嘴道:

“贤侄女,你这不是让我这做叔父的为难吗?若连个交人地点都没有,只凭你这一句话,我拿什么向洪会主覆命?”

白素娟整整脸色反问道:“难道叔父就只相信洪大全,不相信侄女?”

白一忠干咳着道:“话不能这么说,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