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大全的人马呢?”

“全在山下,罗大哥仔细往山下瞧瞧,也许能看得见。”

罗奇凝神向下望去,果然山下不时有人影晃动。

白素娟再道:“这座绝峰虽然不是很大,但洪大全的几千人马,想围得水泄不通,却是办不到的。”

“他只要把重要路口围困住就成了,根本用不着团团围住,姑娘可想到如何突围的事?”

“现在人困马乏,当然不是突围时机。”

“但若时间拖久了,反而对姑娘越发不利。”

“罗大哥的意思?……”

“北路弟兄被困在山上,等于水尽粮绝,洪大全用不着进攻,只要把咱们困在这里,咱们就无法支持。当年马谖守街亭,就是因为被张合困在山头上,而几乎全军覆没的。”

“登山时小妹已命弟兄各人都带了些干粮,另外也都装满了水袋。”

“可是那又能支持多久,若洪大全一直围困下去,这几百人岂不仍要冻饿而死。”

“罗大哥莫非有什么好办法?”

“到了这种地步,那里还能谈到好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下山和洪大全再进行谈判。”

“罗大哥是要我下山和洪大全见面?”

“你是北路主帅,怎可轻易涉险,这件事不妨交给我办。”

白素娟大为不安的道:

“罗大哥就这样下去和洪大全谈判吗?”

罗奇道:“当然要带着人质去。”

陈大忠抢着道:“这样不妥,万一人质被洪大全抢去,罗爷还拿什么把柄谈判?”

罗奇淡然笑道:

“我岂能轻易放出人质,带着人质,只是让他看看柳如花和洪云飞仍然还活着,谈判完毕,还是要把他们带回山上的。”

白素娟沉吟了半晌道:

“罗大哥要谈判也不必急在一时,弟兄们的粮和水,足够两三天用的,且看看对方的反应再说。”

罗奇只好听从白素娟的劝告,暂时就地休息下来。

白素娟随即交代人送来干粮和水,一伙人就地野餐起来。

弟兄们也都有的在睡,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聊天,有的也吃起干粮来。

到了这种时候,那里还能谈到团队纪律,只要大家能活着支撑下去,在白素娟来说,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几乎是一上午,山下依然被洪大全的人马困住,由山上可以清晰看到,人马有如潮水一般。

当然,人马虽多,却只能实施围困,绝对无法登山。

谁都不难想到,洪大全方面,照样也是缺粮缺水,不可能一直坚持下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翌日天亮后,罗奇决定下山谈判,这是他和白素娟以及三位堂主商议好的。

他先把柳如花和洪云飞点了麻穴,然后身上捆了绳索,由沙老五、陈大忠一人负责挟持一个,另外再请白素娟派出两名身手矫健的弟兄帮忙,由山顶循那条小路直下山区。

就在离山区尚有四、五丈处,路旁正好有一块突出的巨石,罗奇交代所有的人全在巨石上坐下。

陈大忠道:

“罗爷,是否要由我下去通知他们的人过来?”

罗奇道:“不必!咱们这么多人,对方必定早就发现,他们一定会自动围聚过来的。”

这时柳如花开了口:

“你们究竟要把我们怎么样?”

罗奇道:

“自然是要以释放你们母子为条件,让洪大全撤退。”

忽听洪云飞道:

“姓罗的,想不到我们在路上竟受了你的骗,原来你就是罗奇。”

罗奇整了整脸色道:“你老弟还不是照样骗过我,两个骗子碰在一起,那就要看谁的骗术高明了。”

洪云飞不再言语。

洪大全方面的人,果然在山壁旁越聚越多,他们已看清柳如花和洪云飞都被押在离地四、五丈高的巨石上,有的立刻向后回报。

不到盏茶工夫,白一忠、单大忠和一名堂主全来了。

白一忠一到崖下,就抢着大叫道:“罗大侠,你把洪夫人和洪少爷五花大绑,这算何意。”

陈大忠见白素娟不在面前,已用不着顾虑什么,立即破口大骂道:“白一忠,老子骂你这狗娘养的,你根本不够资格讲话。”

白一忠为了柳如花和洪云飞的安全,那里敢发作,干咳了两声道:“陈兄,你怎么开口就骂起白某来了,好歹咱们从前也同患难共甘苦过。”

陈大忠吼道:

“去你娘的!你他奶奶的还好意思提从前?从前你是红灯会的代理会主,现在却像狗一样的奉承洪大全,如果你还算个人,早就该一头撞死了!”

白一忠勉强陪着笑脸道:

“陈老哥,这些事咱们以后再谈,现在谈正事要紧。”

“奶奶的!老子所谈的,本来就是正事,那里还有别的正事?”

“谈谈洪夫人和洪少爷的事好不好?”

“这事你该和罗爷谈,老子管不着!”

白一忠望向罗奇,抱拳一礼道:

“罗大侠,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讲!”

罗奇冷笑道:

“白前会主,你还有资格和在下谈条件吗?”

“白某现在可以全权代表洪会主,罗大侠怎说没有资格?”

“那么在下想问问,上次谈好的条件,你遵守了没有?”

白一忠顿时张口结舌,半晌之后,才干咳两声道:

“这……这……” 

陈大忠喝道:

“别这个那个了,快派人把洪大全那王八蛋找来,要他直接跟罗爷谈,你他奶奶的最好退到后面凉快去!”

白一忠那里还能答话,只好交代单大忠去请洪大全。

洪大全本就隐身在现场不远处,眼见妻儿被捆绑在大石上露了面,他如何不急,但却又不便亲自出面。

此刻,他也只有硬着头皮来到崖下了。

洪大全的出现,马上引来柳如花的喊叫:

“大全,快来救我和云飞!”

洪大全急得双颊一阵抽搐道:“你们母子现在掌握在人家手中,我必须先向罗大侠求情,你们就暂时忍耐着点吧!”

罗奇冷笑道:

“用不着多说废话,你现在可是来接人的?”

洪大全堆着尴尬笑脸道:“但愿罗大侠手下留情,放了他们,让洪某和他们夫妻父子团圆!”

“尊驾说的倒是两句好话,你认为在下会放了他们吗?”

“不管罗大侠提出什么条件,洪某全答应。”

不等罗奇开口,陈大忠已抢着喝道:“洪大全,你的话连放屁都不如,就算答应一百个条件,又有何用?”

洪大全干咳两声道:“陈兄,咱们也算老朋友了,多年不见,为什么开口就骂?太不够意思了吧?”

“谁跟你是老朋友?别他奶奶的说得好听!”

“就算陈兄不认我洪大全,也用不着这样不客气。”

“对你这种人客气,那就不是人!”

“你说洪某答应条件没用,这算何意?”

“上次你答应撤出温宿和拜城,然后再撤出叶尔羌,谁知你不但没撤,反而乘夜率众前来突袭,还有谁再能相信你?”

洪大全龇牙咧嘴道:

“陈兄,过去的事,洪某承认做得不对,但这次却是诚心诚意的,你就让洪某和罗大侠谈谈吧!”

罗奇接过话道:“洪大全,你还有什么可谈的?”

洪大全顿了顿道:“洪某方才说过,只要罗大侠放人,什么条件都答应。”

“你的话在下能相信吗?”

“就请罗大侠相信这一次。”

“那么从前的两次呢?”

“那里来的两次?”

“尊驾是记性不如忘性后,上次在叶尔羌,双方谈好交换人质,你却在那小村落附近埋伏了人马,若不是塔其布将军解围,在下这条命还能留到现在吗?”

“那次是洪某该死,至于这次,洪某若再不遵守协定,天诛地灭。罗大侠,洪某现在就对天发誓。”

洪大全说着,竟真的跪在地上,举起右手。

罗奇哼了声道:“不必了!在下就相信你这一次。”

洪大全连忙站起身来道:“罗大侠就请提出条件吧!”

罗奇不动声色道:

“在下想先问问,一条人命值多少钱?”

洪大全不觉一楞道:“罗大侠为什么忽然提出这个问题?”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在下怎能不提出来?”

“罗大侠的意思是?……”

“你昨晚乘夜对北路发起突袭,北路弟兄死伤了好几百人,这笔帐如何算法?”

“洪某已承认做错了事,难道罗大侠也要把南路弟兄杀死几百人才心有所甘?”

“洪大全,你的口气居然还这般强硬?那就不必谈了,在下只要杀死两个就够了!”

罗奇立即吩咐沙老五道:

“老左,把柳加花和洪云飞当场斩首示众!”

沙老五当场飞起两脚,便把柳如花和洪云飞踢跪在巨石上,然后缓缓举起手中的大砍刀。

柳如花顿时杀猪般惨叫起来。

洪云飞虽未喊叫,但却已面如土色。

洪大全急急喊道:“有话好讲,沙大侠刀下留人!”

沙老五当然不是真杀,缓缓收起刀来,冷笑几声道:“老子且看看你们的谈判情形再说。”

忽听单大忠道:

“会主,用不着怕!他们这样做,不过是在吓吓你老人家而已。”

洪大全道:“若把他们逼急了,说不定他们就会真杀,老婆孩子是我的,我能不担心吗?”

“会主别忘了他们山上还有几百人,若杀了夫人少爷,咱们困也把他们困死了,所以……”

“所以什么?”

“他们若把条件要求得太苛,会主尽可不答应,照道理他们该向咱们求情才对。”

罗奇朗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用不着谈条件了。”

说着回头道:

“陈堂主!老五!咱们带着柳加花和洪云飞回山上去!”

洪大全情不自禁叫道:

“罗大侠快别这样,事情不能闹僵,咱们该谈还是要谈,双方都应以大局为重,别听单大忠胡说八道。”

罗奇淡然一笑道:“洪大全,你认为困在山上的几百名弟兄,就必定是死路一条?不见得!”

洪大全陪着笑道:“他们如果还有活路,那当然是件好事,不管南路北路,都是打着红灯会的同一旗号,洪某绝不忍见他们走上绝路。”

“尊驾这番话很够冠冕堂皇!”

“罗大侠,洪某倒想知道困在山上的北路弟兄,那里来的生路?”

“尊驾认为他们为什么没有生路?”

“他们在山上,洪某承认无法进攻,但却可以一直围困下去,只要山上水尽粮绝,他们还那里来的活命?”

“那就实对尊驾说吧!白姑娘早已料到尊驾有昨晚的行动,所以也早把山上做为预备营地。山上屯集的粮秣和用水,足够一月之需,试问你这里又能支持多久?”

“洪某不信罗大侠这话是真的?”

“信不信是你的事,如果北路弟兄真有一天水尽粮绝,至少还有一顿美味可以享用。”

“罗大侠这话?……”

“杀了尊夫人和令郎烹调一番,难道还不是一道好菜?”

柳如花立即嘶喊道:“大全,救我们母子出去要紧!若再拖下去,这种活罪,让我们母子怎么受得了!”

洪大全咬了咬牙道:“罗大侠,究竟要洪某怎样,还是痛痛快快说出来的好!”

罗奇道:“在下照样也懒得和尊驾这种人罗嗦,限你在天晚之前,撤出此地五十里。”

洪大全顿了顿道:“可是罗大侠什么时候放人?”

“放人的时间订在明天中午。”

“什么地点?”

“就在通往温宿的路上,那时在下必定亲自出面。”

“这样很好,洪某一定遵办。”

“你若不在乎她们母子的死活,那就只管再玩花样!”

“洪某发誓,绝对规规矩矩做事。”

“在下现在明白告诉你,如果发现你在现场留下一人,或明天交人时路上有埋伏,那时就只有先宰掉她们母子再说了!”

“罗大侠还有别的交代没有?”

“当然还有附带条件,限你在撤退前一个时辰之内,把南北两路弟兄的尸体,设法掩埋完毕,现场也要加以清理,不可看出任何痕迹,否则在下还是不能交人。”

“洪某一切照办!”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等一伙人,再将柳加花和洪云飞押上山顶。

当白素娟听完罗奇和洪大全的谈判经过后道:“罗大哥认为什么时侯,才是咱们下山的最好时机?”

罗奇似已胸有成竹,道:“入夜之才行动。”

白素娟顿感为难的道:“可是咱们该撤到什么地方去呢?”

“在下早就对姑娘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