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娇娇正不知如何回答,罗奇已接过话来道:“洪大全,等把咱们之间的事解决了,再谈洪姑娘的事不迟。”

洪大全吼道:“姓罗的,莫非是你拐骗了娇娇?”

罗奇冷笑道:“照尊驾这样说法,我的本领也实在够大了,居然能把令侄女由数百里外拐骗到手,你该佩服我才对。”

洪大全只气得两太阳穴抽搐不已,半晌说不出话来。

罗奇再道:“在下再告诉你一件事,别人也许不相信,但你却一定相信。”

洪大全楞了楞道:“你要讲什么?”

“白一忠和单大忠并没接到你的老婆孩子。”

洪大全不觉一呆道:“什么?你竟没遵守双方的约定?”

罗奇不动声色道:“那要先问你遵守了没有,尊驾玩这种手法玩了三次,在下才不过是初次,对待你这种人,已经很够意思了!”

“你……”

洪大全差点儿昏了过去。

罗奇这番话,他无法不相信,因为他交代白一忠和单大忠要把柳如花母直接接到温宿,而自己却是亲率手下连夜向北赶,双方根本不可能碰面。

只听罗奇连笑了几声道:“洪大全,这叫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在下很高兴能跟你学到这么一手高招。”

洪大全顿了顿道:“你把他们母子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放心!他们绝对饿不着,也冻不着,有他们掌握在我手中,别说你只有几千人,就是几万人,在下也在乎不了你,除非你已不顾他们的死活。”

“你还没说出他们母子目前在什么地方?”

“尊驾认为我会说出来吗?”

洪大全又咬牙咧嘴了半晌,才猛一跺脚道:“有什么条件,你就开出来吧!”

罗奇淡然一笑道:“洪大全,双方弄到现在这种地步,还有什么条件好谈的。”

“莫非你想和他们同归于尽?若连北路几百人的性命也跟着陪上,姓罗的,只怕有点划不来吧?”

“洪大全,你会错意了。在下不谈条件,是因为现在有权命令你,你若不在乎柳如花和洪云飞的死活,只管不听命令。”

洪大全干咳了两声道:“好吧!只要洪某做得到,你就下命令吧!”

罗奇一字一字的道:“马上向南撤退,一个时辰之内,要撤到二十里之外!”

“可是……”

“你的老婆孩子,下次再谈,不过我要郑重告诉你一句话!”

“罗……罗大侠有话只管吩咐!”

“你若再敢耍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准备给你的老婆孩子收尸。至于如何交人,不妨等侯我的通知。”

洪大全不敢多问,回身抬手一挥道:“把他们几个人的尸体就地掩埋,马上通知所有的人向后撤退。”

罗奇、沙老五、洪娇娇、陈大忠和那两名弟兄随即也登上山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白素娟得知罗奇三言两语就把洪大全逼退,真是喜不自胜。

由山上向下望去,洪大全的大队人马,果然已浩浩荡荡离开了山下,马不停蹄的向南撤走。

白素娟问道:“罗大哥,咱们该什么时候走呢?”

罗奇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可以下山了。”

“洪大全可不可能去而复返?”

“只怕他还没有这种胆量,他怎敢拿孩子老婆的性命开玩笑!”

“倘若他已得知柳如花和洪云飞,已被咱们放走怎么办?”

“此刻他和柳如花、洪云飞相距至少在百里之上,就算双方各自派人连络,也没有那么快的。”

白素娟不再犹豫,随即下令向山下撤走。

离山下不远,便是通往伊犁的官道,视界辽阔,果然已看不到南路人马的踪影。

白素娟担心洪大全说不定会再来追袭,催动人马,一路急行,到天晚已走了将近百里。

白素娟不忍弟兄们过度疲惫,只好下令休息。

所幸一夜无事。

翌日继续北行,不几日终于到达伊犁城南三十里处。

白素娟下令就在当地扎营来,有的则暂时借住民房。

当日,白素娟命人进城采购了大批粮米蔬菜以及酒肉等物,设下盛大酒筵为弟兄们洗尘,同时也为撤到安全地带而庆贺。

散筵后,罗奇本来要带洪娇娇进城,但因天色已晚,再还有三十里路程,只好暂时在一处民家借住下来。

罗奇正准备就寝,便听外面有人敲门。

打开门,进来的是白素娟。

“姑娘为什么还不休息?”

白素娟现出儿女情长模样,幽幽说道:“罗大哥明天就要走了,我今晚怎能不来看看你。否则,真不知那一天才能再见面。”

罗奇不觉笑了起来道:“从前咱们离得那么远,都能常常在一起,明天我进城以后,彼此近在眼前,不是随时都可见面吗?”

“话是这么说,但罗大哥的事忙,也许很快又要离开伊犁,此番一别,究竟要分别多久,又有谁能预料?”

“你放心!只要我不离开伊犁,一定会常常来看你。何况我亏欠琴娜姊妹太多,这次一定会多陪陪她们。”

“我担心洪大全还会再来。”

“怎么可能呢!这里已是伊犁城郊,有塔其布做掩护,洪大全不是傻瓜,怎会自找麻烦。”

“罗大哥进城之后,是否要和塔其布见面?”

“塔其布是守城主帅,和我不但是旧识,上次也承他帮过大忙,在礼貌上,必定去拜会他一下才成。”

“是否要告诉他红灯会北路,已来到这里的事?”

“你带了几百人马驻扎在城郊,就是我不讲,他也必定知道的。”

“可是我不想接受他的接济。”

“如果他有心接济你,我劝你最好还是接受。”

“为什么?”

“北路目前已陷入山穷水尽的困境,为了早日恢复元气,这对你是大有帮助的。”

“可是我不能不担心他另有企图。”

“你放心!我会向他当面说明白,而且塔其布也并非那种自私自利不讲道理的人,这方面我可以向你提出保证。”

白素娟终于不再说什么。

口口  口口  口口

次日上午,罗奇和沙老五带着洪娇娇,离开了红灯会北路营地。

白素娟率领三位堂主亲自送出半里之外。

不到中午便进入伊犁城。

罗奇等三人直接进入琴娜天娜和郝方的住处,并为洪娇娇分配了一个房间。

琴娜天娜在马如龙夫妇和郝方的照应下,日子过得很快活。如今见罗奇回来,都感到十分兴奋,而且对洪娇娇也亲若姊妹。

当天晚上,马如龙也特别设筵为罗奇、沙老五、洪娇娇接风。

第二天上午,罗奇便到将军府拜会塔其布。

当塔其布听说白素娟已率领北路弟兄驻扎在城郊后,大为关切的问道:“白姑娘目前的情形如何?”

罗奇深深一叹道:“腾格里山下一战,白姑娘的人马,折损了将近半数,目前只剩下不到五百人,处境非常困难。”

塔其布紧皱着眉头道:“洪大全这种做法,实在大大不该,简直欺人太甚,红灯会南北两路本是一家,实在没有相互残杀的必要。汉人有两句话,好像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据说这两句话是从前一位大才子说的,不错吧!”

罗奇点点头道:“不错,这是三国时曹子建的七步成诗,相当有名精彩,这是后面两句。”

塔其布竖起大拇指道:“罗老弟果然高明,真是文武全才,连是谁做的诗都知道。”

“将军取笑了,在我们中原,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首诗。”

“中原文化,博大精深,老夫活了将近二十个三岁,却还是不知道。”

“那是将军客气,以在下来说,对回族的典故,可说根本一无所知。”

“别说这些了,老夫想问问罗老弟,白姑娘需不需要帮助?”

罗奇早料到塔其布必定有此一问,故作不解问道:

“莫非将军有意帮助她?”

塔其布颔首道:“白姑娘目前的处境,很值得同情,而且她只剩下几百人,老夫想帮助她就更容易了。”

“将军的一番好意,连在下也为之感激,只是……”

“莫非罗老弟认为老夫存有私心,老夫又想起汉人在这方面有几句话,好像是‘人溺己溺,人饥己饥’,还有什么‘救人于危难之间’,对不对?”

“将军果然大才,令在下佩服。”

塔其布摸了摸山羊胡子,正起脸色道:“老夫料定白姑娘可能有顾虑,就请老弟转告她,她虽然接受了老夫的援助,但却不必受老夫的节制。老夫对她的事,绝不过问或干涉,她和她的手下完全自由。”

罗奇默了一默道:

“既然如此,将军又何必接济她呢?”

“老夫刚才说过人溺己溺,人饥己饥的话,帮人解决困难,是件好事,何况……”

塔其布说到这里,似乎不愿再接下去。

罗奇却紧追不舍道:

“将军为什么不说了?”

塔其布顿了一顿道:

“那就实对老弟说了吧!老夫统领的军队,目前至少还有两三千名缺额,兵部还是照拨钱粮,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几千人的钱粮,全进了老夫的私囊。”

罗奇并不感到意外,淡然一笑道:“这种事岂止将军一人,大清朝的将领,必定人人都是如此,将军为什么要提到这些?”

“老夫想让老弟知道,老夫现在所拥有的资财,已是子子孙孙八辈子都用不完,钱多了也带不进棺材,能帮助一下白姑娘,也算为自己积了阴功。正因为这是老夫私下里援助白姑娘,与皇上无关,所以白姑娘也就用不着担心什么了。”

“既然如此,在下一定把将军这份好意转告白姑娘,并先在这里代白姑娘向将军致谢!”

“一点小小心意,老弟用不着客气。”

中午,塔其布还特别在将军府设筵款待罗奇。

口口  口口  口口

辞出将军府,在回到住处的路上,正好经过马如龙的酒馆门前。

罗奇对马如龙,一直心存感激,因为马如龙替他解决了住处的困难,把郝方、沙老五、琴娜、天娜、洪娇娇都做了妥善的安置。

进入酒馆,正好马如龙在柜台里面。

马如龙一见罗奇便招呼着道:“罗爷快到里面来,有件事要告诉你,而且这件事必定也是你想知道的。”

显然马如龙认为事关机密,直把罗奇引进柜台后的一间小屋。

这小屋是马如龙的休息之处,有时不回家,就住在这里。

马如龙沏上茶道:“罗爷请坐!”

罗奇道:

“什么事这样鬼鬼祟祟的?”

马如龙直等罗奇落了座,才在对面坐下,低声道:“罗爷,你不是说过洪姑娘是因为逃婚,才向你投奔求救的吗?”

罗奇点点头道:

“不错,你为什么忽然间问起这个来?”

“我再问一句,洪大全是把洪姑娘许配给谁?”

“太原府潜龙庄少庄主于成志,你到底问这个做什么?”

“罗爷先别问我,待会儿我自然会告诉你。再问你一句,你见过于成志没有?”

“数月前我虽到过潜龙庄,但却只见过老庄主,没见过于成志。”

“沙五哥和郝方哥好像见过他吧?”

“不错,他们曾和于成志交过手,而且还都挂过彩。”

“那就好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现在该说了吧!”

马如龙郑重其事的道:

“现在就告诉罗爷一个消息,于成志于少庄主来了!”

罗奇哦了声道:“他来到那里?”

“当然是来到伊犁。”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中午到这里吃过饭喝过酒,我怎会不知道呢?”

“有这种事,他必定还带着其他人吧?”

“带着五、六个人,其中有两个,听说是潜龙庄八部天龙的龙五和龙六。”

“他们必是路过伊犁,可知目的地是那里?”

“好像是温宿。”

罗奇沉吟了半晌道:“这就对了。”

马如龙凝望了罗奇半晌道:

“罗爷是否该见见他?他到温宿,必定与洪大全有关,也必定与洪姑娘有关,罗爷能找机会见见他总是好的。不过事不宜迟,一定要今天去见他。”

“为什么非今天不可?”

“据说他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伊犁,赶往温宿,去得晚他就走了。”

“可知道他住在那里?”

“我已查出来了,住在东街的‘天山客栈’ ,那是本城最大的客栈,罗爷一问便知。”

“好!我先回家一趟,天晚前一定找机会去见见他。”

口口  口口  口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