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只听单大忠的声音道:“会主在房里吗?”

洪大全立即开门来到外面道:“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潜龙庄于少庄主来了。”

洪大全脸色一变道:“糟糕!怎么办?事情还真难以向他交代。”

“他既然来了,会主总要和他见见面,事情才能解决。”

“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只要把聘金聘礼退还,再讲几句道歉的话,问题不就结了。”

“人在那里?”

“属下把他们暂时招待在前面客厅。”

“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连于少庄主一共七位。”

“你先下去招呼一下,我马上就到。”

洪大全又回到房间,边换衣边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怕他来偏偏就来了。”

柳如花道:“不妨先骗骗他,把事情暂时拖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过几天娇娇说不定会自动回来。”

“那是妄想,娇娇早已走火入魔,看上罗奇那小子了。”

“不见得吧!罗奇已经有了两个女人,娇娇那里插得进去?”

“罗奇那小子,连白素娟都想要,再添一个娇娇,在他来说,那是正中下怀。”

“别说了,快去见于少庄主要紧。”

洪大全匆匆来到前面客厅。

原来此刻南路总堂已不在寺庙,而是借住了一幢宅院宽广的民房。

他和于成志并未见过,好在有单大忠在旁,匆匆为两人介绍。

分宾主坐下,由单大忠在旁相陪,龙五龙六等人则退到外面休息。

于成志很沉着,他不想把在伊犁已见过罗奇和洪娇娇的事让洪大全知道,以便看看洪大全如何对答。

洪大全显出一副笑容可掬模样,亲切而又殷勤的问道:

“少庄主一路辛苦了!”

于成志不动声色道:“为了迎亲,再辛苦也是应该的。”

洪大全又笑着道:“龙老庄主近来好吗?”

于成志道:“义父一直是老样子。”

“老样子就好!那表示他老人家无病无灾,永远不老。”

于成志一心一意等待洪大全话归正题,岂知洪大全谈了很久,竟一直不提双方结亲的事。

终于,他忍不住道:“晚辈奉义父之命,前来迎亲,洪会主一定把嫁侄女的事,准备妥当了吧?”

洪大全不觉双眉深锁,摇了摇头道:“洪某实在不知如何说起,少庄主可否在这里暂住几天?”

于成志哦了声道:

“莫非洪会主要毁婚,只要有正当理由,晚辈绝不勉强。”

洪大全忙道:“少庄主说那里话,当初婚事是洪某主动向老庄主提起的,怎可能毁婚呢?”

“那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洪大全猛一跺脚道:“只怪舍侄女娇娇太不小心,竟然被人掳走了!”

“怎会发生这种事呢?可杳出是谁掳走的?”

“查出来了,有个叫罗奇的,少庄主听说过吧?”

“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娇娇就是被他掳走的。”

“听说罗奇为人很讲义气,怎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呢?”

“那小子在外声名的确不差,但实际上却坏透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洪会主打算怎么办?”

“我刚才说过,希望少庄主能在这里暂住几天,洪某一定设法把娇娇找回来。”

“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洪某自有办法。”

“洪会主用的是什么办法?”

“罗奇手下只不过有两个人,他目前是依附北路生存,而北路已仅剩下三、五百人,洪某想救回娇娇,根本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既然如此,洪会主为什么还不马上采取行动?”

“洪某昨天便派出不少高手采取行动了,罗奇目前在伊犁附近,把娇娇救回来,总要有半月左右的时间才成。”

“晚辈由太原临行之际,义父曾特别交代,必须尽快把洪姑娘迎娶回去,若再等半个月,未免太久了吧?”

“这是没办法的事,其实洪某比少庄主更急,少庄主请务必要宽心等待几天。”

于成志不愿让洪大全过份难堪,而且要看看对方究竟还能玩出什么把戏,只好装作答应下来。

洪大全很高兴,总算把场面暂时应付过去。

回到自己所住的地方,进入房间,柳如花正在等侯消息。

“怎么样?对他说了实话没有?”

洪大全干咳两声道:“只能算说了一半实话。”

柳如花双眉一蹙道:“什么叫说了一半实话?”

“我告诉他娇娇是被罗奇掳走的,这当然该是一半实话。”

“你真笨!若依着我,连一半实话都不能说。”

“你的意思要怎么说?”

“就说娇娇在咱们以前的总堂,这样他才没理由不相信。”

洪大全摸了摸脑袋道:“果然有道理,可是迟早还是要揭穿的。”

“这样至少可以暂时把他留下来,而且他也没理由不留,然后再慢慢想办法。”

“他已经答应留下来了。”

“他虽然留下下来,但却必定还有麻烦。”

“你说有什么麻烦?”

“他若怀疑娇娇已经在罗奇那里失了身呢?是不是有被退婚的可能?”

洪大全也觉出不妙,顿了顿道:“你刚才不是说过要慢慢想办法吗?现在就请你想个办法吧!”

柳如花可能已胸有成竹,笑了几声道:“办法很简单,依我的意思,不如来个弄假成真。”

“什么叫弄假成真?”

“我先问问你,于少庄主从前有没有见过娇娇?”

“当然没见过。”

“潜龙庄那边的人有没有见过娇娇的?”

“他们怎可能见过呢?”

“这就好办了,你就赶快设法找一个假娇娇来!”

洪大全楞了楞道:“假娇娇,到那里找去?”

柳如花哼了声道:“身为红灯会大会主,竟连这点头脑都没有,温宿和拜城算是塞外的大城市了,住着不少汉人,尽可派出手下人去找,只要找到年龄相当,脸蛋儿好看一些的,她们就都可以成为娇娇。”

洪大全猛地拍了一下腿,道:“好办法!”

但接着却又摇摇头道:“此计不通!”

柳如花瞥了洪大全一眼,道:“你说那里不通?”

洪大全道:“这位假娇娇将来要和于少庄主相处一辈子,别说一辈子,就算相处两天,也会露出假来。”

柳如花哼了声道:

“当然不能把假娇娇一找来就和于少庄主见面,至少要先训练她几天,把娇娇的家里以及亲友状况一遍一遍的对她讲,必须等她什么都清楚了以后,问不出半点破绽来,才让她和于少庄主见面。”

“有道理!可是我实在没时间训练她。”

“这方面的事我负责,只要你把人找回来,就交给我好了。等训练完毕以后,你若不放心,只管考考她,不及格唯我是问。”

“可是我担心找不到合适的假娇娇,人家肯不肯干是大问题,这种事不能用强迫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假娇娇父母足够的钱,而且嫁的又是潜龙庄少庄主,这种好事,只怕他们还求之不得呢!”

洪大全似乎又来了问题,顿了顿道:“如果真娇娇又回来了怎么办?”

柳如花道:“你想得太多了,娇娇既然是私自逃走的,就绝不可能再回来。就算她回来了,对咱们的计划也毫无影响。”

“怎说没影响?”

“她是不同意这门婚事才逃走的,回来后绝不可能回心转意,咱们用假娇娇骗了潜龙庄,她还要感激你我呢!”

“说的也是,我马上就吩咐单总执事派人物色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温宿和拜城是两处不算小的城市,虽以回人为主,汉人却也不少。单大忠奉命之后,那敢怠慢,立即派出两组“密探”,分别在温宿和拜城查访,就连他自己也亲自出马,参加了温宿的一组。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到两天,便在温宿找到一名十九岁的汉族少女。

这名少女叫钱月霞,数年前因家乡饥荒,随同父母来到塞外,投奔温宿的一位亲戚。为了生活,钱老夫妇便在温宿开了一间小店,日子过得还算堪足温饱。

谁知半年前,钱老太太忽然身染重病,为医病不但把微薄的积蓄花光,累得钱老先生连生意也做不下去,一家三口,眼看生活就要陷入绝境,正好就在这时,家中来了不速之客——单大忠。

当单大忠向钱家二老说明原因后,立即又开出了答应的条件,条件是除了送给钱老夫妇一千两银子外,并负担钱老太大的一切医葯费用,另外每月另付十两银子的生活费。

一千两银子,在一般小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除了这种条件,再加上对方又是潜龙庄少庄主,钱老夫妇在贫病交迫身在异乡生活,即将陷入绝境之际,当然完全同意。同时钱月霞又是位孝女,即使父母不同意,她也会答应下来。

单大忠倒是干脆得很,双方谈妥以后,回去就把一千两银子带来交给钱老夫妇,另外又付一百两银子作为医葯费和生活费。不消说,也当场把钱月霞接回总堂,送到洪大全和柳如花那里。

一见钱月霞,洪大全和柳如花就十分满意,因为这位姑娘的确模样长得不错,而且还很有点像洪娇娇。

柳如花先为钱月霞做了几套新衣服,同时也展开了对她的训练。如果拿现在的名词来说,这种训练,可以称为“职前训练”。总之,要把她训练成不让于成志看出任何破绽,据柳如花的估计,最少也要三天才能完成。

口口

口口

口口

于成志来到温宿已经三天了,整天闲着无事,倒也逍遥自在。

这是因为洪大全把他和他的手下人,招待得无微不至。塞外虽苦,却另有一种在内地领略不到的风光,于成志和他的手下人也乐得想在这里多玩几天,同时也要看看洪大全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

闲来无事,于成志和龙五龙六难免就谈到这件事上去。

龙五道:“少庄主,咱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洪姑娘明明在伊犁,而且也声明过不肯嫁到潜龙庄,你还在这里等什么?”

于成志道:“洪会主说过,不久就有消息给我,我何妨再等他几天,再说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为什么呢?”

“既然婚事已没有希望,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将聘金聘礼讨回。”

“那就赶紧向他讨。”

“若现在讨,洪会主会以为太不给他面子,我答应他在这里住几天,目的就是给他留足了面子才方便开口。”

正说到这里,忽听外面有人高喊:“洪会主来探望少庄主了!”

还未等于成志出迎,洪大全已迈步走了进来。

“少庄主这几天过得还习惯吧?”

于成志招待洪大全坐下,道:“承蒙洪会主热情款待,晚辈感激不尽。”

洪大全嘿嘿笑了几声道:“洪某现在来,是要告诉少庄主一个好消息。”

于成志哦了声道:“晚辈人在塞外,那来的好消息?”

“少庄主是迎亲来的,如今新娘子回来了,难道不是好消息?”

于成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感一楞道:“洪姑娘是怎么回来的?”

洪大全得意一笑道:“当然是趁罗奇疏于控制时偷跑回来的。”

“她可说过什么?”

“她听说少庄主已来迎亲,高兴的不得了。”

于成志简直被弄得如坠五里雾中,顿了一顿道:“晚辈是否能够现在就和洪姑娘见见?”

洪大全摇头一笑道:“少庄主一定懂得婚礼上的规定,在成婚以前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的。”

“莫非洪会主准备派人把洪姑娘送到潜龙庄?如果是那样,晚辈何必来迎亲呢?”

“少庄主误会了,要走的那天,洪某必定会准备一顶花轿,并雇几名轿夫随少庄主一起走。只要她上了轿,少庄主就可和她见面了。”

“洪姑娘能从虎口逃生,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洪会主可否说说她逃回来的经过?”

“当然是趁罗奇警戒疏忽的时候才找到逃生的机会。至于详细情形,少庄主以后就直接问娇娇吧!”

洪大全接着又脸色一正道:“另外还有件不幸中之大幸的事,洪某必须说明,也好让少庄主放心。”

于成志道:“什么叫不幸中之大事?”

“娇娇落于罗奇之手后,洪某一直担心她会受到玷辱。据娇娇回来告知,她还是清白之身。”

“这样说罗奇该是个正人君子了?”

“罗奇那会有这么好的品德,这要归功他那两名妻妾看得紧。另一方面,北路的白素娟,也对他有意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