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高升客栈是伊犁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他的设备当然不能跟内地那些大客栈相比,但是在边陲之地,有这么一家略微像样的客栈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罗奇歇脚在这儿,他也算是此地的常客了,一年总要来个两三回的,客栈里上上下下都跟他很熟,他们一行五个人,要了三间雅房,刚好占了一个小小的偏院,他单人住一间,他的助手沙老五和郝方住一间,还有一间则是他在路上新收的两个维吾尔侍女琴娜和天娜住的。

他跟哈伦泰小王爷比武打赢了,哈伦泰把两个妹妹送给了他,做侍女,做老婆,做妾侍都可以,维吾尔的女孩子有时像是财产一样,可以被送来送去的。

罗奇接收了这两个女孩子,也没说明她们算是什么?可是她们已经算是罗奇的女人了。

虽然,她们有着自己的屋子,但那仅仅是用来换换衣服和洗澡之用,大部份时间,她们都逗留在罗奇的屋中,晚上睡觉时也没有离开。

店中的小二小马对罗奇很熟,罗奇每次住店都是他侍候的,罗奇在他面前也没架子,常跟他开玩笑。这天他送茶水进来,看见天娜在为罗奇捶背,笑着道:“罗爷,您从那儿弄来的这两个杨姑子(维语中的少女),长得像两朵花似的,您肯不肯割爱,店里新住进来一位京中的钦差,带着家眷,他的少爷看见了,十分中意,愿意出五十两金子一个,叫我来问一问!”

在塞外,维吾尔的杨姑子既没地位,也不受尊敬,有些汉子手中养着几个,专做客人的生意,所以小马也没当回事,信口问了一句。当然,他也知道,罗奇的女人是不会卖的。

那知道罗奇居然一笑道:“人是我赢来的,价钱合适的话,也可以考虑一下。”

“是真的,罗爷,五十两金子可不算低了。在伊犁,一个黄花大闺女儿也不过十两金子。”

“可是我姓罗的手中没有贱货,五十两金子,只够陪他睡一夜的,你去问他干不干。”

小马只有无奈苦笑,他知道罗奇是在开玩笑;五十两黄金陪一次宿,走遍天下也没这么高的行情。客栈中的伙计原是兼任皮条掮客的,作成一笔交易,他可以抽一成,但这笔生意看来是做不成了。

可是过不了半个时辰,他又兴冲冲地跑了来。

“罗爷,您开的那个价钱不是开玩笑吧!”

“怎么,当真还有人要?”

“是的,那位少爷说了,他只是出来玩儿,原也没想带两个维吾尔回去,本来就是打算住一夜。”

“这家伙是钱多得发贱,他老子是干什么的?”

“是京里来的钦差大人,听说是在兵部当侍郎的,这次是奉旨出来巡视边境防务。”

“那一定是作孽钱赚多了,所以花起来不心疼,他要那一个?”

“他说两个都要,一百两金子都叫我带来了。”

他掏出一个布包,放在桌子上解开了,里面是黄澄澄的十个金元宝,笑着道:“这是京中常厚号的官宝,九九成色,是最受欢迎的一种。”

罗奇却淡淡地道:“好吧!就放在桌上,照规矩你拿一锭去,一会儿就过来把人带过去。”

小马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发了这么一笔横财,事买上为了促成这笔生意,人家已先赏了他十两金子了,里外各一成。他在这儿干上十年,也未必能攒上二十两黄金的。

等他出了门,琴娜才笑笑地问道:“主人,您当真要我们去陪那个大少爷?”

罗奇也笑道:“金子都收下了,我还能后悔吗?”

“主人!您也不是贪财的人呀!”

“总算你还明白,不过我也搞不懂,居然有人肯出一百两金子来要你们姐妹去陪宿一夜,这种事我这辈子还没遇到过。”

“但是人家的金子已经付了,那又该怎么办呢?”

罗奇一笑道:“他只是要你们去陪他一夜,这也不算是什么大损失,你们就将就一下好了!”

天娜急了道:“主人……。”

“天娜!别急,我不会叫你们太受委曲的,你们最多在那儿陪他喝喝酒而已。”

“那有这么简单的。”

“就是这么简单,别忘了你们是我浪子的女人,陪人过夜有很多方式,你们只不过接受最轻松的一项。”

“可是人家未必肯答应!”

罗奇一笑道:“我看过你们的身手,可以对付十来个大汉呢,揍一个纨裤公子应该没问题,假如他有什么过份的要求,你们就放开手去揍人。”

“我们可以动手打人?”

“当然可以,必要时你们拔刀杀人都行。”

“那行得通吗?人家可是钦差大人的少爷。”

“你们别太轻视自己了。你们的父亲是王公,你们还是郡主呢!你们的哥哥是草原上的第一勇士,身份比对方高出很多呢!”

琴娜笑笑道:“主人,你好像在故意生事!”

“不是我故意生事,是人家找上了我,整个事情透着蹊跷,我浪子罗奇在塞上不是个没名没姓的人,现在居然有人要来打我女人的主意,我倒要瞧瞧他是什么用意。”

天娜隐约也感到有点不妥地道:“主人,也许对方真是个纨裤子弟,不知道你的名气。”

“他就算不知道,那个小马也会告诉他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呀!他居然还敢叫小马来跟我谈价钱,可见事态不寻常,我故意漫天讨价,他也接受了,这就更有意思了,所以我才要你们去试探一下。”

天娜点点头道:“主人,我们懂得如何应付的。”

“看情形应付,天大的事也有我顶起来,浪子罗奇不会惹事,可也不怕事,在这大漠上,别说只是一个钦差,就是皇帝来了,我也敢把他拖下马来揍上一顿。”

“主人,这儿是伊犁,有伊梨将军屯兵在此,你要跟官方作对,总是不智之举。”

“天娜!你又犯老毛病了,草原上的女人是不会和男人争辩的,她们只是顺从男人,而不是教男人要做什么?把伤脑筋的事留给我这个男人吧!”

他深知草原上的习惯,也知道如何使喋喋不休的女人住口,而且采取最有效的方法,当然!更有效的法子是打她一顿屁股,不过琴娜她们自己很识相,似乎用不到这么激烈的手段;因为她们是出身贵族的女子,贵族妇女的身份略为高贵一点,而她们也懂得更多的服从与尊敬男人。

晚上掌灯的时候,小马来带她们了,两个女郎也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了。

小马心中有点发毛,也是因为她们的盛装,打扮得虽然漂亮,但每人的腰际却插着一把短刀,他知道那不是用来作装饰的,而是真正能杀人,并且这些蛮婆子都还是使刀的能手,杀人时手不会发软的。

二十两金子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为此吃上人命官司,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到了另一间大屋子里,灯火点得雪亮,桌上放着丰富的菜肴和塞上最好的葡萄酒。一个穿着干净的公子哥儿,长得很秀气,带点脂粉味的样子坐在桌前。

小马恭身道:“这位就是祁公子,祁少爷,这是您要的两位姑娘,她们叫……”

琴娜立刻就自我介绍道:“我叫哈伦琴娜,这是我妹妹哈伦天娜,我们的父亲是哈伦廷王公,大漠第一勇士哈伦泰是我哥哥。”

听她这一介绍,小马的脸都吓绿了。他再也没想到这两个妞儿会是维吾尔中第一大族哈伦王族的郡主,而哈伦泰更是大漠上最难惹的一个人;他最痛恨汉人把他们的族人诱良为娼,自己怎么会拉上这个皮条呢?如果给哈伦泰知道了,自己将是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他立刻苦着脸道:“祁少爷,小的事先没弄清楚。哈伦老王爷是大漠上的领袖……”

他不敢说得太明白,希望祁少爷能明白他的暗示。

但祁少爷却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要求一见,哈伦老王爷和哈伦小王爷的盛名在大漠上无人不知,对两位郡主,我自然知道尊敬,不敢冒犯的。”

他向两个女郎拱了拱手道:“两位郡主,敝人祁明山,家父祁光汉奉旨而巡,在下跟着出来游历,有幸得见两位郡主花容月貌,在下十分倾慕,这才冒昧求见。”

琴娜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认识我们的。”

祁明山道:“是的,在下知道哈伦老王爷有十一位掌珠,个个都是天姿国色,二位是最小的,尤为出色。”

他的人十分谦恭有礼,脸上一直带着可爱的笑容,若是一般的女孩子,早就会为他的风采所迷,只是这次却弄错了,维吾尔的女郎崇拜勇武,欣赏的是雄壮魁伟的男子汉,罗奇那种放荡不羁的模样,才是她们心目中的良人偶像,祁明山这一副娘娘腔,只有令她们十分讨厌。

不过琴娜没有发作,因为祁明山已经知道了她们,还是要找上她们,显然内情不简单,于是她笑着道:“祁公子,你既然知道我们姐妹的身份,还要叫人拿了一百两金子来召我们陪酒,是你太瞧得起我们了。”

祁明山连忙道:“那里!那里,郡主误会了,在下怎敢如此唐突佳人?只是因为心慕二位仙姿,遐思一近芳仪,那些金子,只是作为赘见的微仪。”

天娜一瞪眼道:“可是这伙计却不是这么说的。”

小马一听吓黄了睑,连忙道:“祁公子,小的……”

祁明山笑道:“你别急,当然也怪我没跟你说清楚,我是怕你笨嘴笨舌的,无法把我这番诚意说明的,想等见面之后,再当面自己相告的,现在二位郡主已经来了,就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小马如逢大赦,连忙答应一声,告退出去。

祁明山道:“二位郡主请坐,敝人不敢明白相邀,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家父是朝中派出来的钦差,二位则是外藩的郡主,朝律是禁止交往的,事情传出去,对我们双方都不好,想必二位能够见谅的。”

天娜道:“我们没那些禁忌,维吾尔人不懂得虚伪,只晓得合得来的就是朋友,否则根本就不必来往。”

祁明山道:“是,是,二位郡主肯拆节赐莅,证明我们至少可以成个朋友。请坐,请坐,喝一杯如何?这酒是伊犁将军送的,据说是来自波斯的佳品。”

他亲手为二人各斟满一杯,天娜和琴娜对看了一眼,也不客气的相对坐下,琴娜道:“喝酒可以,你花了代价召我们前来,我们的主人接受了你的代价,我们应该奉陪的,至于交朋友的话则不必提了。”

祁明山这:“在下可是一片诚意。”

天娜笑道:“祁公子,你对塞外的习俗还不了解,维吾尔的女人是没有自主的,我们的哥哥把我们送给了我们的主人,我们就身属主人,你跟我们说这些没有用。”

“哦!不知道二位的主人是那一位王公?”

“他不是王公,是塞上的游侠浪子罗奇。”

“原来是个江湖人—;二位郡主乃金枝玉叶之身,怎么会身属一个江湖人呢?”

“江湖人有什么不好?他竞技打败了我哥哥,我们认为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祁明山的脸色变了一变道:“是,是,请恕在下失言,我们不谈那些了,来,喝酒。”

他又斟满了杯子,两个女郎一饮而尽,琴娜放下了杯子道:“祁公子,喝酒我们可奉陪,不过你也别动歪脑筋,想把我们灌醉了,我们的量可大得很。”

祁明山哈哈一笑道:“郡主言重了,在下完全是一片敬意,怎敢有其他存心?来!再喝一杯。”

他斟上了第三杯,两个女的仍是一饮而尽。

天娜道:“姐姐,我怎么有点头昏昏的呢?”

琴娜道:“是啊!我也有点这个感觉,这种酒我就是灌上个十来杯也不该醉的。祁明山,你在酒中捣了鬼。”

祁明山一笑道:“不过是一点*葯,吃下去后能叫人身体发软,四肢无力而已,神智却一直能保持清醒!二位不必担心。”

琴娜变色道:“祁明山,你这是什么意思?”

祁明山不怀好意地笑道:“没什么意思,在下只是觉得二位这么漂亮,跟着个江湖人,岂非是明珠暗投?所以才略施小计,为二位找个美好的归宿而已。”

说着放下杯子,上前了两步,琴娜要站起来打他,可是双腿一软。连站都站不稳了。

祁明山哈哈大笑,上前抱住了她道:“郡主,我父亲是朝中的二品侍郎,又拜在中堂和大人门下,和中堂权倾天下,等我父亲立功回去,马上就可以拜上兵部尚书,当朝一品,你们跟着我,总比跟一个江湖人强多了。”

琴娜伸拳直打,可是那拳头软绵绵的,一点劲都没有,她挣扎地喊道:“祁明山,我家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祁明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