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于成志干咳一声道:“面对新人,我若问得太多,她会觉得我这人疑心太大,若让她对我先有了这种印象,以后相处,只怕就难以和谐了。”

龙六摇摇头道:

“难道少庄主就不觉得这件事前后矛盾?”

“有什么前后矛盾?”

“在伊犁你和她见面时,她曾说在家时已经订了亲事,又说绝不同意嫁给少庄主,为什么这次她竟半点不提这事呢?”

于成志顿了顿道:

“我想在伊犁时,她一定是受罗奇胁迫,所以才不得不那样说。现在她已逃了回来,没人胁迫她,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龙六默了一默道:

“这样看来,少庄主是认为新娘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于成志点点头道:“我看不会有问题,明天就等着迎亲吧!”

原来于成志对钱月霞,一见面就觉得十分中意,即使是假的,他也愿意把她娶回去,更何况他已有八、九分相信是真的。

正因如此,他才救了自己和手下的七条性命。否则,只怕就要埋尸异域,永远回不得潜龙庄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次日早餐后,洪大全亲自来引领于成志到他所住的院落。

于成志早已准备妥当,率领龙五龙六和四名家丁随行。

当到达洪大全夫妇所住的宅院后,天井里果然已停着一乘红色小轿,共有四名轿夫伺候乘坐一人的小轿,两名轿夫便可抬起,另两名是负责换班的。

另有一名长袍马褂的老者站在旁边。

洪大全连忙为于成志介绍。

原来这位老者叫黄道吉,秀才出身,因流落异域,受洪大全赏识,特地聘为幕宾,南路弟兄对他都以师爷相称。

洪大全为示隆重,在和柳如花商议后,决定派黄道吉负责送亲。到达潜龙庄后,并再向龙千里祝贺,同时也备了一份礼物,以便送给龙千里。

另外,洪大全更备了几匹马,交由黄道吉及于成志几人乘骑。

不大一会儿,便见柳如花搀着全身盛装,头蒙红纱的假洪娇娇由厢房走了出来,然后再扶进轿中。

洪大全忙道:“少庄主还有什么交代的?”

于成志谦逊的道:“晚辈没什么话好说的。”

洪大全再转过头来道:“就请夫人交代娇娇吧!”

只见柳如花把头探近轿帘道:“娇娇,放心的随少庄主走吧!塞外风沙大,一路上要多多保重!”

轿内传出钱月霞的声音道:“叔父和婶娘也请多保重,只是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再能看到你们两位老人家。”

柳如花做戏做得很到家,顿时眼圈儿一红,连忙掏出绢帕揩拭了一下眼睛道:“你舍不得我们,我们照样也舍不得你,你叔父和我,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看你的,如果你不嫌辛苦,能来看看我们,那就更好了。”

于成志忙道:“夫人放心!晚辈一定会陪她来看你们的。”

洪大全道:“现在就起轿吧!少庄主也请上马。”

于是,小轿先抬到大门外,马匹全在大门外,于成志上了马走在最前,小轿则在马后,黄道吉上了马,紧随在小轿之后。龙五龙六和四名庄丁,则有的乘马、有的步行,鱼贯向北而行。

洪大全事先已有规定,不准手下人观看,因为这种事是不宜张扬的,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直送出数里之外,才和于成志殷殷话别。柳如花还特别又跟到轿前,和钱月霞嘀咕了一阵子,才红着眼圈和洪大全踏向归途。

口口  口口  口口

于成志颇知礼仪,虽贵为权贵豪门的少庄主,却非统裤子弟。因之,一路上纵和钱月霞有所接触,始终并未逾越分寸。

十日后,又到达伊犁,于成志决定在伊犁休息两天。除了休息,另一重要的事,便是希望能再和罗奇见一次面,如果能见到洪娇娇,那就更好了。

于成志率领一行人众,仍住在天山客栈,上次是七人,这次则是十三人,因为多了钱月霞、黄道吉和四名轿夫,而且马匹还未算在内,把天山客栈的房间,几乎租占了一半。

安置好后,于成志独自来到马如龙所开的酒馆,打听一下,才知罗奇已不在伊犁。

罗奇是到红灯会北路探望白素娟去了,马如龙自然不便对于成志告知罗奇的去向。

在这种情形下,于成志自然无法单独去见洪娇娇,只好在伊犁住了一天,便继续启程赶路。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在于成志离开伊犁的第二天就回来了。

白素娟也由陈大忠陪着,随罗奇一起来到伊犁。

目前北路红灯会营区,离城只有三十里路左右,不论罗奇到北路探望白素娟,或白素娟有事进城,都十分方便。

这次白素娟和陈大忠进城是为了接收一批军品,这批军品是塔其布赠送的。白素娟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也就只好有条件的接受援助了。

罗奇把白素娟和陈大忠在客栈安置好,立即回到住处,尚未来得及休息,便见马如龙匆匆走了进来。

“罗爷,潜龙庄少庄主前天又来到伊犁,还特别到酒馆里去找过你。”

罗奇并未感到意外,顺口道:

“他必定是由洪大全那边回来,你怎样回答他的?”

“我说罗爷已离开伊犁。”

“是否告诉他我到红灯会北路去了?”

“我怎会告诉他这些呢!”

“既然如此,那就没事了。”

马如龙忽然沉得无比郑重的道:“罗爷,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发生了一件怪事。”

罗奇啊了一声道:“发生了什么怪事?”

“于成志竟然接到新娘子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呢?”

“新娘子是谁?”

“就是洪姑娘!”

罗奇不觉失声笑道:

“老马,你好像精神有了问题。洪姑娘明明在这里,我方才回来时,还来打过招呼,她怎会被于成志接走呢?”

马如龙一脸尴尬的道:“我说的完全是实话,其实连我到现在也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妨从头说明白些!”

“于成志找罗爷不着,便回客栈去了,我为了好奇,便在当晚也赶到天山客栈,目的是想查明白一件事。”

“查什么事?”

“于成志上次曾说过是到温宿迎亲的,他看不到洪姑娘,必定会和洪大全闹得不愉快,难道不应当查明白?”

“可查出什么?”

“我一到客栈,便见于成志正和南路的师爷黄道吉,在房间里喝酒。”

“原来你也认识黄道吉。”

“从前南北两路未分家时,黄道吉是我酒馆的常客,怎会不认识呢!”

“你是否进去和他们见了面?”

“有黄道吉在,事情就显得有些蹊跷了,我当然不便进去,只好找了一名伙计问话。那伙计叫李禄,和我很熟,不管问什么话,他没有不肯讲的。”

“他怎么讲?”

“怪事就是由他讲出来的,他说于成志是由温宿迎亲回来的,新娘子也住在客栈。”

“新娘子是什么样的人?”

“住宿登记簿上有记载,新娘子居然也叫洪娇娇!”

“那么黄道吉来做什么?”

“黄道吉是奉洪大全之命,担任送亲的代表,而且要一直把新娘子送到潜龙庄。”

听了这番话,罗奇当真楞住了,许久之后,才心中一动,挥了挥手道:“我明白了!多谢你帮忙做了这件事,你有事去忙吧!”

马如龙不便多问罗奇要如何处置,随即回到酒馆。

罗奇则急急赶到客栈和白素娟见面。

白素娟正和陈大忠在闲谈。

罗奇一见白紊娟和陈大忠的面,便把马如龙所说的话向两人转述了一遍。

白素娟也听得目瞪口呆,眨动着眸子道:“怎会有两个洪娇娇呢?”

罗奇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于成志一定上了洪大全的当。”

“你这话?……”

“洪大全必定是另外找了一名女子,假冒洪姑娘的。”

白素娟摇头道:“就算洪大全另外找了一名假冒洪姑娘,但于成志是见过洪姑娘的,怎么可能上当呢?”

罗奇苦笑道:

“于成志自然是听信了洪大全和柳加花的花言巧语,说不定他已把真洪姑娘当成了假的,认为是我罗奇和洪姑娘在设计欺骗他呢?”

白素娟这才觉出事态严重,忙道:“罗大哥,怎么办?你该知道这对小妹的不利影响有多大?”

罗奇正色道:“我当然明白,于成志受骗之后,洪大全和潜龙庄的关系,必定是越来越密切。若他们双方今后相互勾结,洪大全的力量无形中也越来越壮大,而你北路红灯会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罗大哥,既然于面志是昨天才离开伊犁的,咱们一定追得上。”

“当然追得上,但追上了又有何用?”

“告诉他那位新娘子是假的,让他明白受了洪大全的骗。”

“那只是白跑一趟。”

“为什么?”

“你认为于成志就会相信咱们的话吗?那要拿出证据来,咱们到那里拿证据?”

“洪姑娘在咱们这里,她就是证据。”

“可是于成志只是在咱们这里见过洪姑娘一面,难道就不会以为是我们在骗他?”

“你说怎样才能让他相信呢?”

“除非他早就认识洪姑娘,问题就出在他从前没见过洪姑娘上。”

白素娟颦起黛眉,不再言语。

罗奇长长吁一口气道:

“姑娘一定明白后果的严重吧?”

白素娟仍未说话。

一直不曾开口的陈大忠,忽然高声道:

“洪大全这狗娘养的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能找个假姑娘混充新娘子,偏偏于成志那傻小子竟能被骗过去!”

罗奇道:

“于成志并不傻,即以在下而论,遇到这种事,照样也难免受骗。”

“可是咱们总该想个办法。”

罗奇略一沉吟道:

“现在咱们要做的,第一步便是设法查明那位假洪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姓甚名谁和家世来历。”

陈大忠道:“这事陈某做得到。”

“陈堂主有什么办法?”

“我已派出两名能干的心腹弟兄混进温宿,和他们经常保持连络。只要通知他们,他们一定能调查出来,但调查出来以后又怎么办?”

罗奇默了一默道:

“那时我情愿到一趟潜龙庄!”

白素娟哦了声道:“罗大哥到潜龙庄做什么?”

“我要面见龙千里和于成志,对他们揭破真相。”

“罗大哥这样做只怕太危险了!”

“我虽明知危险,但这种险却不得不冒。否则,若当真潜龙庄和洪大全相互勾结,姑娘的北路就难以生存,更遑论发展。”

“可是小妹真担心罗大哥会有去无回。”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若在从前,也许不至于,但现在龙千里和静静的关系密切,而静静却早已把你恨之入骨,你见了龙千里,他为了讨好静静,岂肯放过你?”

“我想陶静静还不至于非置我于死地不可,当年我也曾救过她的命,她绝不可能丝毫不念旧情。”

“她如果还念旧情,上次又怎会雇人行刺你?”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我想她现在也许会后悔的。”

白素娟又开始缄默。

罗奇再道:“就这么办,等陈堂主把真相调查清楚后,我便立刻到潜龙庄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晓行夜宿,经过千山万水,于成志终于完成迎亲任务,回到了太原潜龙庄。

当晚,潜龙庄张灯结彩,席开百桌,老庄主天马行空龙千里亲自为于成志主持婚礼。

连太行山义军大头领陶静静,也在龙千里的邀请下前来祝贺。

新娘子钱月霞美丽端庄,连龙千里见了也打心底喜欢。

喜筵散后,新郎新娘进入洞房,龙千里随即把洪大全的送亲代表请到内厅待茶。

黄道吉负责送亲只是名义,其实他最大的使命,是要当面交给龙千里一封洪大全的密函。

分宾主坐下后,龙千里道:“黄师爷一路多受风霜之苦,让老夫实在过意不去。”

黄道吉露出一脸谄笑道:“老爷子太客气了,学生虽然辛苦了些,伹总算达成了任务。”

“洪会主近来还姦吧?”

“洪会主的南路红灯会,这三年来,一直是老样子,在大漠之上求发展,不是一件易事。”

龙千里呵呵笑道:“黄师爷未免太客气了,据成志回来对老夫说,目前白素娟所领导的北路,已到了穷途末路。而洪会主的声势,却在日渐壮大之中。”

黄道吉摇头晃脑的道:“表面上看确是如此,实际上却又不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