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四名轿夫都早已提前睡下了,黄道吉关上房门,也准备就寝。

岂知尚未上床,忽听有人敲门。

黄道吉只道是客栈里的伙计送茶水来,立即打开了门。

岂知当他看清来人后,差点惊呼出声,顿时呆在当地。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人竟是罗奇。

黄道吉在红灯会多年,当然认识罗奇,罗奇照样也认识他。

他呆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罗大侠,真是幸会!罗大侠有……有事吗?”

罗奇不动声色道:“的确巧遇,在下可以进来吗?”

黄道吉连忙双手一拱道:“罗大侠请进!”

罗奇迈步进入房内,在椅子上坐下。

原来罗奇正是由伊犁赶往太原潜龙庄的,也是路过酒泉想休息一天,凑巧在街上发现了黄道吉。

他岂能放过机会,随即一直在黄道吉身后跟踪,最后跟进这家客栈。

黄道吉只好也在床沿坐下,干咳了两声道:

“罗大侠来到这里?”

罗奇淡然笑道:

“这条路对在下来说,根本是常来常往,不足为奇。倒是黄师爷来到这里,似乎顿不寻常!”

黄道吉神色一阵尴尬,咧了咧嘴道:“学生是因为酒泉有位好友,多年不见,偷闲来探望探望。”

罗奇微微一笑道:

“跑几千里路来看朋友,黄师爷实在够朋友。不过据在下所知,黄师爷似乎还到过更远的地方探望过朋友。”

黄道吉连忙摇头道:“那有的事,到酒泉来已经够远了,学生怎可能到更远的地方去?”

“由温宿到太原潜龙庄,应该比到酒泉远吧?”

“罗大侠……你……你在说什么?”

“我在帮你说实话,黄师爷不是正由太原潜龙庄回来吗?如果我说错了,待会儿你只管不承认。”

黄道吉万想不到罗奇对自己的行动,竟然了若指掌。

事到如今,他若再不承认,反而弄巧成拙,只好干咳了几声道:“学生确实到过太原潜龙庄,只是……”

罗奇不动声色道:“尊驾是为了什么到潜龙庄的?”

“学生主要是请假回老家看看,到潜龙庄,只是顺便而已。”

“不对吧!据在下所知,你是奉命前往送亲的,同行的还有潜龙庄少庄主于成志。”

“那也……是顺路。”

“说实话,那位新娘子究竟是什么人?”

黄道吉脸色一变,嗫嚅着道:“新娘子就是新娘子,罗大侠何出此言?”

罗奇冷笑道:“尊驾必定知道洪姑娘已和我在一起,于成志显然是受了洪大全的骗。黄师爷,你若想找点苦头吃,只管不说实话!”

黄道吉猛地打个哆嗦,他岂能不知对方手段厉害,为了不吃眼前亏,只好顿了顿道:“不瞒罗大侠,新娘子确是假的。洪会主为了应付于少庄主,不得已才做出这件事。”

“那么新娘子的身世来历,以及洪大全是如何找来的,你一定清楚了?”

“新娘子叫钱月霞,十九岁,长得和洪姑娘顿为相似,是单大忠在温宿物色的。”

“那是硬抢来的?”

“是她父母和她自愿的。”

“世上那有这种事?”

“新娘子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老俩口带着女儿数年前,由内地到塞外投奔亲友,就在温宿落籍做起小生意来。几月前老太大身染重病,为医病把积蓄花光,连生活都有问题,洪会主给了他们钱,他们当然就同意了。”

“洪大全给了他们多少钱?”

“除现银一千两外,又赠了一百两医葯费,另外以后每月还有十两银子的生活费。”

“于成志是否已完全相信新娘子是真的?”

“于少庄主半点不曾怀疑,由温宿到太原这段路上,俩人一直表现得很亲切。”

“你在潜龙庄一定见过老庄主龙千里了吧?”

“龙老庄主是主持婚礼大典的,学生当然见过他。”

“洪大全有没有私函带给龙千里?”

“没有,绝对没有。”

“那么龙老庄主一定有私函给洪大全了?”

“也没有!”

“我不信。”

“学生可以对天发誓!”

罗奇抬手一指将黄道吉点倒,随即在屋内展开搜查。

很快便在行囊里找到龙千里致洪大全的密函。

罗奇打开封套,匆匆看了一遍,不由大吃一惊。

密函中正是告知洪大全,陶静静已同意发起行动,派出两千名弟兄,化装成商贾模样,在伊犁城郊将白素娟的北路红灯会一举歼灭。

罗奇已用不着再继续盘查,将密函揣入怀中,离开这家客栈,回到自己所住的客栈。

由伊犁和罗奇同来的,是沙老五和洪娇娇,郝方仍留在伊犁,负责保护琴娜和天娜姊妹。

至于洪娇娇,是随罗奇先到太原,然后再返回故乡。

沙老五和洪娇娇仍未睡,见罗奇回来,齐齐过来问长问短。

罗奇随即把遇到黄道吉,以及搜出密函的经过说了一遍。

沙老五和洪娇娇也都大惊失色。

沙老五咬牙切齿的道:“想不到陶姑娘竟然如此无情无义!”

罗奇一叹道:“陶静静本来就不够理性,像她这种人,最易受人挑拨离间,尤其目前更处处受龙千里牵制。她做出这种事来,在她来说,并不感到过分意外。”

沙老五紧蹙双眉道:“这事太严重了,白姑娘的北路红灯会,已到生死存亡最后关头,老大有什么打算?”

“现在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条路是马上回伊犁将这消息告知白姑娘,要她先有心理准备。”

“另一条路呢?”

“行程不变,赶到潜龙庄和太行山,设法阻止陶静静这项行动。”

“老大,我看这第二个办法行不通。陶姑娘已经决定了的事,能制止得了?再说她已把你恨之入骨,你若去见她,只怕还自身难保。”

“这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算冒险,也必须冒上一冒。”

“为什么不走你说的第一条路,马上回转伊犁向白姑娘通报消息?”

“咱们现在已经走了一大半路,再回伊犁,只怕就来不及了。”

“为什么来不及?”

“陶静静派出的两千人马,也许很快就要出发,就算白姑娘得到消息加强戒备,只剩下三、五百人的北路红灯会,也照样无法和对方一搏。”

“那么若到潜龙庄和太行山,他们就一定能不来吗?”

“也许咱们会在路上遇到对方的人马,说不定我会有办法化解。如果你不放心,我还有个两全的办法。”

“什么两全的办法?”

“由你回去向白姑娘报信,我还是入关到太原和太行山去。”

“不成!老大虽然本领大,但至少要有人相互照应。如果老郝也跟着来了,那就好办了。”

忽听洪娇娇道:“那就由我回伊犁向白姑娘报信吧!”

罗奇摇头道:“也不成,你是要返回故乡的,好不容易走到这里,怎可再回去呢?如果回去,下次还有谁再护送你?”

“既然如此,还是沙五叔回去的好,你们别忘了我也是有武功的,当然也可和罗大哥相互照应。”

沙老五只好不情不愿的道:“好吧!就由我回去。”

谁知罗奇却道:“不必啦!咱们可以另想办法。”

沙老五一楞道:“老大要另想什么办法?”

“酒泉是通往塞外的唯一孔道,出关到伊犁的商贾一定很多,说不定我还能遇到熟人,托他们带消息给白姑娘也是一样。”

“人家肯吗?”

“既是顺路,再给他们一点好处,有什么不肯的。他们闲不着多跑远路直接见白姑娘,只要把我的信交给马如龙,马如龙自然会很快派人送到白姑娘手里。”

“这也是个办法。”

“这事由我负责,你们两位回房休息去吧!”

罗奇随后便到客栈帐房借了笔墨纸砚,为周全起见,特地同样内容写了两封信,以便交由两人递送。

经向帐房查询,这家客栈就有好几人是到伊犁去的,罗奇当即找到两人,每人赠了十两银子做为谢礼,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翌日一早,罗奇、沙老五、洪娇娇便离开酒泉,继续赶路。

至于黄道吉,当醒来后才知密函已被罗奇搜去,兹事体大,他当然不敢声张。好在四名轿夫并不知道他身携龙千里的密函,回到温宿,只要不吭不哈,洪大全自是无法知道这事,黄道吉照样可以得到重赏。

直走了一月左右,罗奇等三人终于到达太原,当晚就在城内住下。

晚餐时,罗奇和沙老五进入一家酒楼。

洪娇娇则独自留在店内用餐,这是因为已到太原,潜龙庄耳目众多,她不便抛头露面。

罗奇和沙老五刚登上酒楼花厅,便觉眼睛一亮。

真是巧遇,潜龙庄少庄主于成志竟也在这里饮酒,而且身边并无其他的人。

对罗奇来说,这实在是个难得的机会,等于为他开了方便之门。

于是,罗奇和沙老五连忙走了过去。

罗奇抱拳一礼道:“幸会幸会!原来少庄主也在这里?”

于成志乍见罗奇,啊了声道:“罗兄怎会来到太原呢?”

罗奇笑道:“在下有事进京,路过贵地,正想进庄访晤少庄主,不想竟在酒楼相遇。”

于成志起身相让道:

“那太好了!小弟也正有事想见罗兄。上次迎亲回程经伊犁时,还特地到酒馆去拜访过你,据那位姓马的掌柜说,罗兄已有事离开伊犁,小弟因急着回庄,也就没能多等,两位快快请坐,正好大家一起叙叙!”

罗奇不得不客气几句,然后和沙老五一起坐下。

于成志连忙唤来跑堂的,吩咐加添酒菜和碗筷。

罗奇心里有数,于成志不外是想探究一下,两个洪娇娇究竟何者为真何者为假。

原来于成志在迎亲前后,已经对钱月霞深信不疑,如今婚后过了两三个月,竟渐渐觉出似乎不对。最大的疑点,是洪大全在第一次致函龙千里提亲时,曾说过他的侄女娇娇有一身的武功,最初他不方便问,更不方便试。但久而久之,他已用不着问,更用不着试,仅由观察便可看出新娘子根本不懂武功,连一招半式也不会。

罗奇明知对方要在这个问题上下工夫,却故意不先开口,直到酒过三巡,于成志才忍不住道:“小弟有一事不明,还请罗兄当面指教!”

罗奇不动声色道:“少庄主有话请讲,何必提到请教二字。”

“罗兄一定知道小弟曾由温宿迎亲回来的事吧?”

“在下听说过。”

“罗兄既然听说过,为什么不问?”

罗奇故作讶然道:“少庄主要在下问什么?”

于成志顿了顿道:

“出了两个洪娇娇,难道罗兄不该问?”

“少庄主情愿受骗,而且生米已成熟饭,在下又何必再提起这事?”

于成志两眼一直道:“罗兄,请恕小弟说句冒犯的话,如果欺骗小弟的是你,那又该怎么办?”

罗奇不由失声笑道:“在下早就料定少庄主有这种想法,不然怎会高高兴兴的把那个假新娘由温宿接回来呢!”

于成志呆了一呆道:

“罗兄请说实话,真的没骗小弟?”

“如果少庄主仍怀疑在下说的不是实话,在下也就没必要说实话了,反正少庄主是受了骗,绝不会假,而骗你的人,不是洪大全夫妇,就必定是我,对吗?”

于成志张口结舌了半晌才道:

“好吧!小弟现在相信罗兄没骗我,但你总要说出小弟的新娘子假在那里?否则,小弟无法心服。”

罗奇正色道:

“如果在下说出来,少庄主却要怀疑呢?”

“罗兄请先说出来,小弟不是三岁两岁孩子,总还有些判断力的。”

“那么在下郑重告诉你,少庄主娶回来的少奶奶,是洪大全在温宿找来的一名汉女,叫钱月霞。”

罗奇接着把由黄道吉那里问出的详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于成志。

于成志只听得脸色变了又变,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些事罗兄是那里打听出来的?”

罗奇道:

“少庄主迎亲回程路过伊犁的事,那位酒店掌柜马如龙已对我讲过;为了查明原因,我已派人到温宿探访过。这次来太原,正好在酒泉碰到洪大全的师爷黄道吉,黄道吉在我威逼之下,也说了实话,正好两相吻合。”

“原来罗兄在路上遇到了黄师爷?”

“不错,少庄主为人精明,但却被他蒙骗了。”

于成志咬了咬牙,气狠狠的道:

“好个黄道吉,下次遇上,定不与他干休!”

罗奇语气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