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三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由陶静静临走时的两句话,罗奇和沙老五不难预料到,将会有什么后果发生。

已无逃生之望,两人反而处之泰然,只是默默相对,谁都不愿再说什么。

地牢内暗无天日,只靠一盏油灯照明,只能以送饭时间来推断白天或夜晚。

一夜过去,再经过三次用饭,算来又是第二天的入夜了。

就在罗奇和沙老五朦胧将睡之际,忽听洞口上方又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莫非又是陶静静到来?

脚步声在铁栅前停下,却是三名带刀大汉。

不用对方开口,罗奇和沙老五已知是怎么回事。

只听为首的一名中年大汉道:

“罗奇、沙老五,你们的行刑时间到了!”

沙老五忍不住道:

“是否就让我们死在牢房里?”

中年大汉冷笑道:“行刑有刑场,那有在牢房里杀人的道理。”

这时便有另一名大汉掏出钥匙,将铁栅门打开。

中年大汉喝道:

“出来吧!随我到刑场去。”

罗奇和沙老五早已双手反缚,脚拴镣链,走路时叮叮当当,纵然有通天本领,也难以施展。

于是,中年大汉在前,另两名大汉在后,押着罗奇和沙老五两人,一步一步的登上石阶出了地牢洞口。

外面漆黑一片,星月全无,约莫已是一更之后。

一般行刑时间,多半是在正午,有的则在黎明,夜间行刑,可谓少有。

但罗奇和沙老五都不感到意外,因太行山的义军并非官府,说得难听一点,只是一批盗寇,做事根本没有一定法规。尤其罗奇和沙老五,两人全是黑白两道知名人物,而且又和官府权贵有来往,陶静静当然不便明日张胆的处置他们,把行刑时间定在深夜,正可达到不使人知的要求。

沙老五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

“老兄,究竟在什么地方?”

中年大汉道:

“少废话!继续跟着走吧!”

罗奇和沙老五因手缚脚镣,自然走不快,直走了顿饭工夫,才来到一处临近山壁的土堤后方。

只见土堤后方正有几名汉子,手持锹镐之类工具挖坑。

沙老五干笑了几声道:

“老兄,原来是要把我们活埋?”

中年大汉哼了声道:

“给你们留个全尸不好吗?”

“好极了!”

“既然你们满意,就用不着再多说废话。”

中年大汉眼见坑已挖好,便吩咐那几名大汉道:

“辛苦你们了,都回去睡觉吧!”

几名汉子揩拭着汗水而去。

另两名大汉中的一个面颊上有刀疤的道:“头儿,还等什么,该动手了!”

中年大汉道:

“别急!大头领要亲自来监斩;不!该改成监埋才对。”

足足等了盏茶工夫,刀疤睑汉子又道:

“大头领怎么还不来呢?”

中年大汉忽然叫道:

“糟糕!大头领可能不清楚埋人地点在这里,你们两个快到大头领住处的门口等着,负责把她老人家领到这里来。”

两名大汉应声而去。

中年大汉见两名手下去远,才转过身来道:“罗大侠、沙大侠,现在是你们逃生的时候了!”

罗奇还以为耳朵出了毛病,啊了声道:

“什么?老兄要放我们?你怎么办?”

中年大汉道:

“二位用不着管我,我自有办法。”

他说着先将两人上身的绳索割断,再匆匆打开脚上的铁链。

罗奇和沙老五大为感动,几乎齐声道:

“老兄,就随我们一起逃走吧!”

中年大汉不慌不忙的道:

“若现在逃走,大头领来了以后看到坑洞是空的,必定下令封山,那时连你们两位也仍会再被捉住,我必须先把坑洞掩埋妥当。”

一人填土,必须很久时间,正好先前那些掘坑汉子,并未带走工具,罗奇和沙老五立即也帮着掩埋坑洞。

罗奇边填边问道:

“这位兄台为什么敢冒这么大的险救我们?”

“两位都是在下久已仰慕的英雄好汉,既然有这种机会,怎能见死不救?”

“还没请问兄台的尊姓大名?”

“好说,我叫王念祖。”

“王兄,大恩大德,我罗奇有生之年,必定设法报答!”

“罗大侠何必说这些话,做做好事,在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土已填得差不多了,余下的由我自己来填,你们快走!”

“可是你……”

“说不定我会骗过大头领,现在随你们一起走,可能连二位也走不了,你们快走,别管我!”

口口  口口  口口

罗奇和沙老五一口气奔出十几里,料想已脱离险境,才放缓脚步。

这时已是二更左右,山野间早已万籁俱寂,两人就暂坐下来休息。

沙老五道:

“老大,咱们要到那里去?”

罗奇道:

“太原是去不得了,若被潜龙庄的人发现,必定又惹麻烦。”

“对!咱们自己倒无所谓,但却不能连累那位王兄,可是咱们总该有个去处。”

“当然立即返回伊犁。”

“对了!老大那天见陶静静时,她都说些什么?”

“陶静静竟恩将仇报,把白姑娘恨之入骨,她已决定答应洪大全的要求,发动人马到伊犁,非把白姑娘领导下的北路红灯会歼灭不可。”

“我沙老五活了这么大,从没看到像她这样忘恩负义的女人!”

“别再提了,好在咱们得能死里逃生,先回到伊犁再说。”

两人继续赶路,到天亮时已到达昔阳。

他们不敢进城,继续绕城而行,晓行夜宿,两月之后,终于又回到了伊犁。

罗奇只在伊犁和琴哪天娜团聚后休息了一天,次日便独自到红灯会北路营地见白素娟。

白素娟和三位堂主在营帐里接待。

当她和三位堂主听完罗奇的叙述后,也都对陶静静竟变得居心如此恶毒大感不解。

白素娟长长叹息一声道:“罗大哥,为了小妹的事,你和沙五叔险些丧命,让三位堂主和我实在过意不去。”

罗奇道:

“姑娘还说这些话做什么,目前最重要的事,便是如何躲过这场灾祸。”

“照罗大哥的看法,太行山方面的人马,什么时候才可到达?”

“我想已经很快了,姑娘必须早做准备。”

白素娟颦眉沉吟了半晌道:

“两千人马,虽然化装成商贾百姓,行走在西域道上,也必定难以掩人耳目,只要多派出几名弟兄做为眼线,咱们仍能掌握住对方的状况。”

“他们来了以后,姑娘准备怎么办?”

“罗大哥有什么高见?”

“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弟兄们开进伊犁城内安置。如果能得到塔其布的庇护,那就更好了,可惜这办法姑娘未必同意。”

白素娟再叹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但这只是最后的办法,目前还不必着急。”

罗奇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目前不着急?”

“等到得知太行山的人马,已接近伊犁的消息再行动也还不迟;他们长途跋涉,必定疲惫不堪,来到之后,绝不可能立即采取行动。”

“姑娘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却必须早做准备,以免措手不及。”

“罗大哥是否要马上回到伊犁?”

“我回到伊犁后,消息比这边反而灵通些,一有消息,必会派沙老五和郝方来这边连络。”

“也好!罗大哥关山万里归来,必须好好休息一下,小妹也不便坚留。”

口口  口口  口口

陶静静已经亲自带着两千名精壮手下来到伊犁,白素娟和罗奇居然毫不知情。

原来陶静静的两千名手下,不但化装成商贾百姓,而且在太行山出发时是化整为零,到达伊犁,再化零为整。两千人分成一个月的时间逐日出发,每次上路的不过几十人,以这种方式行动,白素娟派出去的眼线以及城内的官兵,又如何能够觉察。

尤其这两千人中,有不少对伊犁附近的环境非常熟悉的,陶静静就把他们每一梯次安插上几个。

另外,他们到达目的地后的集中地点不在城内,而是在城北偏东的一处山谷,那便有山有水,两边崖壁上有现成的洞穴,足可容纳两千人之众,人躲在洞穴里,谁也难以发现踪影。

至于吃的方面,除了每人都带有半月份的粮食外,在山谷十里外的几处小村里也可买到。而且塞外牛羊成群,粮食不足便以肉食补充,绝对不必担心饥饿。

这处山谷,是出发前便决定好的,而且事先经过沙盘推演环境介绍。因之,每梯次都不会走错。

陶静静是随最后一批人来的,并把最得力的心腹前寨头领范二也带了来。不消说,范二也带着自己的得力心腹。

至于太行山总寨,则名义上由副大头领吴震天代理职责,实际上,大权都由龙千里在幕后操纵,陶静静自然可以完全放心。

陶静静到达后的第二天,洪大全方面的三位代表也已秘密来到。

这三人分别是副会主白一忠、总堂执事单大忠和刚回温宿不久的师爷黄道吉。

原来在太行山的前几批人马到达时,便已秘密派人到温宿通知洪大全,所以洪大全的三位代表才会来得这么快。

当晚,陶静静就由范二陪同在山洞里,接待洪大全的三位代表,并共同讨论行动计划。

在洪大全的三位代表中,白一忠和陶静静不但有亲戚关系,而且也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因为白一忠是白素娟的堂叔,而陶静静和白素娟是姑表姊妹,但因陶静静目前已是太行山义军大头领,白一忠为了讨好,也口口声声的以大头领相称,根本不敢再论亲戚长幼。

反而是陶静静在这方面还算知礼,仍把白一忠称为表叔。

白一忠一开口就透着胁肩谄笑模样,道:“大头领既然已经亲自驾到,事不宜迟,最好立刻发起行动,将北路一举歼灭!”

陶静静不动声色道:“我刚刚到达,对白素娟的北路状况,并不十分清楚,表叔可否告知一二?”

白一忠道:

“北路目前在城南三十里扎营,只剩下三五百人,以大头领率领的人马,夜行军两个时辰便可赶到,足可一举将北路歼灭。”

陶静静默了一默道:

“北路在温宿和拜城,目前有多少人马?”

白一忠道:

“最早只有两三千人,因洪会主决定将总堂由南向北移到温宿,目前人马陆续到达,已经有六、七千人了。”

“目前温宿和拜城共有几位堂主?”

“南路共有六堂,大头领是知道的,此刻已有四堂弟兄分别来到温宿和拜城,其余两堂,正在北进途中。”

“既然贵部在温宿和拜城已有六、七千人马,为什么不自行采取行动。”

“大头领必定已经看过洪会主致龙老庄主的密函了吧?目前北路已受伊犁将军塔其布的保护,若洪会主自行发起行动,那就等于公然和官方为敌,此时此地,洪会主实在不宜得罪官方。”

“那么我就可以公开和官方为敌吗?”

“大头领的义军和红灯会不同,你在太行山,塔其布根本无法管辖;而且大头领的人马,在完成行动后,马上就可化整为零返回太行山,塔其布根本不可能知道事情是谁干的。”

陶静静淡淡一笑道:

“表叔知道这个就好,我现在所等的,就是洪会主那一份谢礼,谢礼未到,我又如何行动?”

白一忠不觉一呆道:

“有关谢礼,事成之后,洪会主必定派人送到太行山。”

“表叔,我帮助洪会主,是冲着龙庄主的面子,并非冲着洪会主的。你刚才说过,事成之后,我的手下人必须马上化整为零返回太行山,所以我必须在行动之前先拿到洪会主那份谢礼。”

白一忠脸色尴尬的顿了顿道:“可是我……并没带来!”

陶静静笑道:

“五万两现银,当然不是表叔等三个人可以带得来的,表叔现在就马上派人回温宿去,要洪会主亲自送到这里来。”

白一忠越发呆了,张口结舌的道:“那未免时间拖得太久了,而且也用不着洪会主亲自前来。”

陶静静整了整脸色道:

“表叔说这话就不对了,我为他关山万里来到大漠除去心腹大患,他身为地主,竟不来见我,说得过去吗?我不但要他亲自来,更要他把四位堂主一起带来。否则我就情愿不要谢礼,马上把人马开回太行山去!”

只听范二紧跟着大声道:

“白副会主,没什么说的,快派人回去通知洪会主亲率四位堂主带着银子一起来,我们大头领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