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不必了,她此刻行动都受人注意,让人知道了反而不好,你告诉她放心,只要站稳脚步,守正不屈,自然得道多助,姦邪僻易。”

“今天晚上你会在吗?”

“当然我会在,不过我不会明着跟你们在一起,只在必要时,我才会现身出来。”

“开会时是绝对禁止外人介入的,下午开始就会加重戒备了,到时你进来恐怕不太方便了。”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就进来了,到时候我潜入会场应该不会太困难。”

“那你就不能出去了。”

“不出去,我等在你的屋子里,这是最安全的地方。”

“好,我可以在屋里陪你,你还真找对了地方,整所庄子里,就是我这儿没闲人来,表姐知道我的脾气坏,怕我跟人冲突起来,所以我住的地方,不会有人来。”

“侍候的佣人和丫头呢?”

“罗大哥,你以为我们在这儿享福吗?没有佣人,连洗澡水都是我自己去提的,院子外有个老头儿,没经召唤,也是不准进来的,因为我的脾气的确坏,刚来的第一天,我就跟洪大全的人干上了,他们巡夜居然到我屋子里,还对我风言浪语的;被我拔剑砍了一个,洪大全自知理屈,以后才没敢再叫人来了。”

“他在总会中也是如此嚣张吗?”

“这都怪摄理的一忠叔太软弱了,处处都让他,表姐来了之后,很发了几顿脾气,才算稍微好一点。”

罗奇一叹道:“这个红灯会是该好好地整顿一下,白妞儿自己有意思接手吗?”

“表姐说她绝对无此心,而且一个女孩子,要率领上万名桀傲不驯的汉子也难以服众,但她会整顿出一个头绪后,再交给妥当的人。”

“她心目中有适当时人选吗?”

陶静静一笑道:“她倒是看准了一个人,还跟我商量,我劝她别白费心思,那个人不会答应的。”

“塞上的人我倒很清楚,她看中的人是谁?”

“你,罗大哥。”

罗奇没想到这个人会是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她怎会想到我的?”

“她说你有魄力,有胆识,也有一身好武功,在大漠上地势熟,人情也熟,最适合担任这个工作。”

“我可不是红灯会的人。”

“那倒没关系,表姐有九龙玉佩,她可以有权指定一个人来担任总会主的。”

“九龙玉佩能有这么大的权力吗?”

“那是红灯九堂共同认定的最高信符,一符在手,可以号令九堂。”

罗奇摇头道:“你想得太天真了,一个门户的信符要大家信服它才有效,洪大全手下至少有三个堂不承认它。”

“但还是有四个堂是全力支持的,表姐希望能把红灯会大力整顿,使它恢复昔日的权威。”

“那也得把洪大全的问题解决了才行。”

“罗大哥,假如表姐把它交给你,你会接受吗?”

“她的九龙玉佩是先人所遗,所以才有人信服,这可不是想交给谁就交给谁的。”

“不错!九龙玉佩是世代相传的,不过表姐没有兄弟,她只有在一个条件下才将九龙玉佩转移,那就是交给她的丈夫,所以她才选中你!”

罗奇仍是十分平静地道:“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罗大哥,你接不接受?”

罗奇淡淡地道:“我没兴趣。”

“是对接掌总会主没兴趣,还是对她本人没兴趣。”

罗奇笑笑道:“你在将我的军呢?白妞儿人既漂亮,又温柔,又懂事,又能干,是个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老婆,我很喜欢她,可是喜欢她就不能娶她。”

“因为我是个浪子,我是个没有根的浪子。我习惯於四海飘流,像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成家的,爱一个人就不要害她,我宁可有她这个朋友。”

“那么对这个总会主呢?”

“我更没兴趣了,我做事情都是兴之所至,不想弄一大堆的责任放在肩膀上,更不想被一件事捆住。”

“罗大哥,你不是一个怕负责的人。” 

罗奇笑笑道:“你错了,我正是一个怕负责任的人,我怕负我能力以外的责任,我更怕负那些不是我责任的责任,我可以帮你们的忙,但是我不想挑起红灯会的担子。”

“如果表姐另外指定一个人,她就必须嫁给那个人了。”

“假如这是她的责任,那也没办法。”

“听你的口气是绝对不考虑这件事了?”

陶静静的语气中,多少有点庆幸之意,天知道她在庆幸些什么,但是罗奇的话又使她怔住了。

“你现在问我,我是这个答覆。不过将来的事,谁也不敢预料,说不定有一天我会改变的。”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恿思呢?”

“没什么意思。也许我心血来潮,或是我舍不得白妞儿那样一个好姑娘,答应了下来也不一定。”

“罗大哥,我们再谈一个很正经的问题。”

“那你又找错了,一个浪子身上是没有什么正经问题的,我从不跟人正正经经的谈问题。”

陶静静恨得牙痒痒的,但也没办法,罗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自己不也是正为他这样放荡不羁所吸引吗?

她一直腻在屋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罗奇聊天。直到天快黑了,才依依地离开了屋子。

庄院中已经戒备森严了,她一直走向开会的大厅,那儿已经坐满了人,气氛显得很严肃。

陶静静坐到白素娟旁边低声道:“开始了。”

“刚开始没多久。”

“为什么不找人叫我去?”

“表妹,今天是你最后决定的日子,我倒希望你不在,因为弄得不好,就会当场动武,你不在,还可以跑出去找罗大哥求救去。”

“局势会这么严重吗?”

“是的,保持中立的两个堂,今天也改变了态度,支持洪大全了,现在他们有五个堂,占了半数以上。”

“我们的这四个堂呢?”

“他们是我爹的忠实弟兄,不会变节的,可是现在洪大全的势力已经超越了我们!”

“分裂在所难免了。”

“现在分裂都不可能了,人家要整个并吞我们呢。”

“这个狗贼,我们就跟他们拚一下。”

白素娟长叹无语,这时无尾龙洪大全站了起来道:“贤侄女,你考虑清楚了没有?交出九龙玉佩,你仍然可以担任副总会主的身份,那并不委屈你呀!

白素娟沉声道:“九龙玉佩已经没有了约束能力,你要去了也没有用。”

“那要看在什么人手中。老夫持有了九龙玉佩,仍然可以得到全体支持的。”

一个中年汉子站了起来道:“洪大全,你别作梦,我们绝不会听你的。”

洪大全哈哈大笑道:“这个老夫知道。你们四个人都是白胜夫的死党,老夫也不要你们留在会中,每个人老夫打算致赠白银十万,让你们享福去。”

“谁希罕你那些银子?”

“要不要在你们,反正老夫接收红灯会是定了,你们把堂下弟子的名单交出来就行了。” 

那中年汉子一声冷笑道:“洪大全,你似乎忘了你是谁了。红灯会虽然是由白大哥所首创,可是在创立之际,他也公开地宣布过,十堂分立,弟兄们都是十堂堂主自己找来的,我们十堂堂主对他负责,手下的弟兄由我们堂主负责。那些弟兄除了自己的堂主之外,不属於第二个人。”

洪大全也冷笑道:“白一忠那个规定实在是狗屁,一个门户,事权当求统一,上下分立,那还成个什么体统?”

那中年人道:“因为我们红灯会不是一般的门户帮会,我们另外还负责驱除鞑虏,光我华夏的伟大任务;因此我们上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连系,以免万一有个失闪,被人一网打尽。”

洪大全道:“那是白一忠的无能,在我的手中,无须如此顾忌,我要成立一个统一而庞大的门派,所以我须知道门中每一个弟兄。”

那中年人道:“我们不同意。”

“关小波,这是洪某的新规定,由不得你不同意。”

这个叫关小波的中年人怒声道:“去你的新规定,我姓关的只认得一个白老大是总堂主。”

“姓关的,你也认清楚,白一忠这个总堂主早已不管事了,他从白天义的手中接下总堂主的位子,不过是代理其事而已,这些年来,当家主事的都是我洪某;所以洪某的规定,就是总堂的规定,这可是事实,你们可以问他。”

关小波将脸转向另一个老者,沉声道:“白老大,你出来说句话,是不是他这个总执事就能代表总堂了。”

白一忠痛苦地道:“关老弟,问我有什么用?天义大哥把这担子交给我,却没有交给我足够的权利。我办事时处处受人限制,何尝有一点自主的能力。”

“白老大,这时候你怎能说这种话?我们一直都很支持你的。”

“光是你们一两个支持有什么用?天义大哥在世时,洪大全已经掌握了一半的势力,天义大哥一死,有一大半人都倒向他去了。”

“你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我们?”

“我告诉你们有什么用?洪大全处心积虑要夺取红灯会,让你们知道了,只会引起一场火拼,红灯会主将分溃,我受天义大哥的重托,维持住这个门户,只有委屈求全。”

“白老大,委屈求全也要看情形,你一直委曲,却未能求全,姑息足以养姦……”

洪大全哈哈大笑道:“姓关的,这一点你倒是错怪白一忠了;这些年来,要不是他表现得还算合作,把局面维持下来,洪某早就把你们吞并掉了。”

关小波哼了一声道:“没这么容易,别的人不说,光是我堂下的弟兄,也有好几百呢!”

洪大全道:“关小波,你这几百个人是否能完全听你的,不是我要泄你的气,你自己也该明白,你在堂口中的权威有多少,如果真要火拼的话,你能够指挥一半的人,就已经算不错的了。”

关小波叫道:“老子不信……”

白一忠却痛苦地道:“小波老弟,别再逞强了。我在总堂中比你明白,整个红灯会已不像开始组盟时那么单纯了,这也怪大家安逸的日子过太久,已经失去了当日的豪情与壮志了。”

关小波还要开口,白一忠道:“小波,你也不必辩了,包括你自己在内,你的生活是否也像以前那么单纯?这十年来,你置了两房家小,另外还养了两个女人,每个月的开销总在五万两银子上下……”

关小波居然红了脸,吃吃地道:“那……都是我另外做生意赚的,可没有侵占过堂口上一分公帐。”

白一忠凝重地道:“总堂从没有查过你们的帐,你是否侵占公帐我也不管,就算你一分都不沾,但是你做的买卖也都是利用堂口的关系才能赚钱。小波,我无意管你什么,只是劝你一句话,当你自己也无法管好自己时,就不能再去强求别人。”

关小波道:“那我们就这样被人赶出去了?”

洪大全哈哈大笑道:“没有人要赶你走,是你自己不想留的。洪某很够意思,还给你留了十万两银子;你的那些买卖也可以继续维持,只是堂口上的事,你不必再操心了,这倒不是洪某容不得人,而是洪某答应了一些人,是接替你们位子的。”

关小波连忙问:“是谁?”

“目前洪某不便宣布,但绝对是你堂口上的人,洪某也知道各处堂口上的弟兄颇为齐心,不会弄个外人去管他们的。关小波,我要你交出名单是给你一个面子,你真要把持住不交也没关系,但你的堂口我是接收定了。”

关小波跳了起来道:“老子才不信,姓洪的,就算你能拉走老子一半的人手,老子还有一半的人呢……”

他才说到这儿,忽地身子往后一仰,把椅子也撞倒了,在他旁边的人忙把他扶起来,但见他的咽喉上插着一只闪亮的小钢箭,深没入肉;他的口鼻中有鲜血流出,手还在无力地挥动着,但是很明显的活不成了。

座中的人一齐变色,洪大全突下杀手不足为奇,人人都想到今日之会必然难以善罢,惊人的是他杀人的手法,谁都没看见这一箭是从那儿射来的。

白一忠厉声道:“洪大全,你这是什么意思?”

洪大全淡淡地道:“白兄请多原谅,兄弟为了红灯会的团结,不得不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关小波死不肯合作,他在堂口中还有一半的影响力,要是要拿下他的堂口,兄弟势必要发动另一半的人力拚,闹个同归於尽,谁也得不到好处,兄弟对红灯会中的弟兄都十分爱惜,除去一个人,可以保全一两百人,兄弟乃作此选择。”

白一忠怒道:“你杀了关小波,他的人就会归你了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