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叶尔羌分为回城与汉城两部,是古莎车国的都城。不过古时的两城诸邦,多半是一城一都,旁边还带些小城镇而已。

朝廷在叶尔羌汉城设有莎车县治,那只是象征性的。县衙中除了一位县太爷是朝廷委派的之外,衙役,师爷,都是红灯会中的人,这个城等于红灯会的天下。

叶尔羌河西岸还有个回城,名义上是莎车县治,但是却由回部的几位王公共管着;居民也以回民居多,一些回族诸部的旁支王族,放弃了游牧生活,在叶尔羌河西定居,率领了部份族民,形成了另一个生活体系;但他们在经济上仍是仰赖着红灯会,除了牲畜毛皮之外,他们其他的生活必须品还靠着红灯会供应。

罗奇是单人匹骑来到红灯会的第九分坛,那已经是伊犁之会后的一个多月了。

他报名请见的是白素娟,但第一个出来迎接他的却是陶静静,她像头黑燕子似的飞了出来,一下子扑到罗奇身边,双手紧握住他,激动地道:“罗大哥,你可来了,可把我们给想死了。”

罗奇却仍是那副吊而郎当的样子:“佳人有约,那怕是龙潭虎穴,刀山剑海,也挡不住浪子的。”

陶静静的脸红了一红道:“罗大哥,别开玩笑好不好?我们是真的为你担心,那天你是怎么脱身的。”

“这还不简单,我们架住那个索伦贝子,跑出二十里后,把他往下一丢,轻轻松松地就离开了。”

“洪大全他们肯轻易罢休吗?”

“他不肯也没办法,索伦贝子是朝廷的特使,他们总不能不顾他的安全。”

“那个鬼家伙有这么重要?”

“不错,他是皇帝的亲侄儿,他的老子忠亲王宝忠是大内侍卫密探头子,兼掌宗人府,他此刻是西路行略特使,回疆的三个将军都受他的节制,身份十分重要。”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这个杀不得,一个贝子已经够显赫了,何况他此刻的身份,万一有个意外,回疆的三个将军为了职责所关,必将尽出所属,对红灯会展开扫荡,你们能抗受吗?”

沐世荣怔住了,陶静静不服气地道:“其实他们现在也可以这么做的,那个索伦贝子既然有权节制三军,为什么不干脆下一道手令呢?”

“他不敢,皇帝不准他这么做,因为这一来的后果难以预测。天下我师并不止边廷一处,如果朝廷杀戮太过,很可能会激起天下大变,朝廷纵然拥有百万大军,也抗不过天下亿兆愤怒的汉家子民,朝廷也不敢冒这个险。”

陶静静兴奋地道:“我们一死能有这么大的效果吗?”

“假如大家安份守己地过日子,朝廷的大军相加的话,其他的人知道做顺民也难逃一死,就会起而抗争了。假如你们先杀了特使,则是你们先有了造反之意,朝廷再发兵征剿,影响就小得多,同样一回事,由于发动的时机不同,影响就不同了。”

陶静静一叹道:“那就不能轻动了,我还以为我们一死真能有这么大的效果呢!那倒是不妨一死。”

罗奇谴责地看了她一眼道:“黑妞儿,你这种思想很要不得!就算你们真有这么大的影响,你也不可以试。你知道如此一来,要死多少人,即使每个地方的义师全都发动了,征战一起,以百万义军拚掉百万清兵,却至少要赔上百万的百姓,那是多大的杀劫。”

陶静静道:“能够恢复河山,这是值得的。”

“值得什么?纵有万里江山,却没有人了,那又有什么用,现在虽然是异族入主天下,却也不能把江山搬到关外的白山黑水去,汉家百姓,仍然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

“可是我们是在异族的统治下生活。”

罗奇道:“那又如何呢?老百姓的生活会比前明的时候更苦吗?我没赶上那个时代,可是从一些故老和前人留下的笔记中也谈到了,朝政腐败,姦倭当道,苛政苛税,盗贼横行,天灾频仍,民不聊生,跟现在完全不能比。”

陶静静横起来道:“那么罗大哥认为我们的奋斗完全没有意义了?”

“也不是这么说,大好河山,总是要收复的,问题在于收复之后,交给谁去掌理,你们红灯会中有治理天下的人才吗?有能为生民造福的大英雄豪杰吗?”

陶静静白了眼睛,回答不出来了,罗奇道:“不仅你们这儿没有,那些义师中也没有,我有几个有心的朋友,他们曾经遍访天下义师首领,所得到的结果,却是无限感慨,他们的看法认为其中大部份是心切复国的志士,心性可敬;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对复国后的建国有过计划,还有一小部份则是急功好利之徒,如果把天下交给这些人,则更是把老百姓推向火坑了。”

沐世光道:“罗大侠的问题太大了,我们确是没考虑过,也没打算过;因为我们都没有为本身的富贵利慾打算过,如果大业有成,我想一定会有人出来负那些责任的!”

罗奇庄容道:“这不是做事的态度。我们既然拚着生死性命,争回的河山,就应该把它交给一个可靠的人去治理,这不但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与权利。”

沐世光道:“我们有这么大的权利吗?”

“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权利的,为天下择明主,是乱世中人的责任和权利。”

沫世光道:“能由我们作主吗?”

“为什么不能?我问你,假如一个不肖之徒,倚仗盛势而有了天下,作贼生民,我们是否因为他是汉人而姑息他,让他为害百姓去?”

“那自然不能,我们会尽全力去推翻他。”

“这就是了,可知天下归汉,固是我们的理想,但也要择人而事的。”

“可是我们又将如何选择呢?”

罗奇想想道:“这是一个问题,但也不是很难解决。像现在这样,许多义师都是各自为政,根本是成不了事的,聚集个三五千人,也很难与正规的大军作对的,很快就会被人个别击破。大家只有耐下性子,守待时机,等到时机成熟时,自会有一两位有作为的人出来,登高一呼而得四方响应,集合群力后,再有计划地驱逐异族,还我河山。”

白素娟钦折地道:“罗大哥的话是对的,所以我一直不主张采取太激烈的行动。陈大忠和牛本初两位叔叔可能对我很失望,认为我优柔寡断,无意进取……”

沐世光道:“他们是没有听到罗爷的这番大道理,所以才有点想不开,不过他们对大小姐的忠贞拥护,却是毋庸置疑的,等属下把这番道理对他们晓谕后,他们自然就明白大小姐的苦心了。”

白素娟道:“他们对我不谅解也没关系,我是个女孩子,本来就魄力不足,见解也不够深远,负不起这个责任,也不适合担任这个总指挥的工作……”

沐世光道:“大小姐这么说,属下等就无地自容了。陈大忠与牛本初内心对大小姐还是十分尊敬的,只是态度上略为激进一点,这是他们的本性粗豪之故……”

罗奇一叹道:“这也是江湖人难以成事的原因,江湖人虽有一腔热血可用,但桀傲成性,自以为是,不肯服从,他们是很多很坚强的小团体,却无以发展成军,似难以成大器。”

陶静静又不服气地道:“明太祖也是从江湖人爬起来的,还有一位平民皇帝汉高租,也是掘起江湖,终成大业。”

“不错,但这两位皇帝成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大杀功臣,把自己的江湖伙伴付之一杀,因为江湖人绝非治国之材。”

陶静静尖刻地问道:“罗大哥,你是不是江湖人呢?”

“我是!而且是个道地的江湖浪子。”

“那你为什么要插手红灯会的事呢?”

“基于江湖道义,我不想看你们被别人阴谋陷害。”

“可是你却认为我们事不可为?”

“你们本来就难以成事。”

“那我们也不希罕你的帮助,因为你只会泄我们的气,打击我们的士气。”

白素娟立刻道:“表妹,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陶静静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他救了我们,固然可感,可是他要我们放弃本褒,去做异族的顺民。”

罗奇庄容道:“黑妞儿,复国大业是一项神圣的责任,不是小孩子办家家酒,尤其是身为领导者,动辄要影响几千个人的生死安危,今天是你说这种话,我可以不跟你计较,要是白妞儿说这种话,我就给她两个巴掌了。”

陶静静发了脾气之后,自己也后悔,觉得自己的话太重了一点,没想到罗奇居然给她来上这一顿,一时羞怒俱发,泪水盈眶,厉声道:“罗奇,你是国贼汉姦,在伊犁,你出入将军衙门无禁,谁知道你是什么身份。”

罗奇平静地道:“我是正一品布衣者百姓的身份,我能在伊梨将军府出入无禁,是因为我跟伊犁将军有交情,他的家小在启程赴伊梨的途上,遇到盗劫,是我救了他的妻子儿女,而且在他到任之后,你们红灯会的人曾派刺客去行刺他,又被我救了一次……”

沐世光一怔道:“有这种事吗?”

“人是洪大全派去的,他早跟索伦贝子有了连系,伊犁将军塔其布却是朝中恭亲王的门生,跟索伦贝子的父亲忠亲王是敌对体系中的人,洪大全刺杀塔其布是受了忠亲王的指使,帮助忠亲王夺权,不是为了民族大义,我这个答覆能使你满意了吗?”

“塔其布是鞑子的将军,他被杀与否,关你什么事,你干嘛要救他?”

罗奇目中光芒一闪道:“汉人是人,满人也是人;我要先做人之后,再做汉人。我做人的次序是:人,江湖人,最后才是汉人。你的看法也许不同,会把汉人放在前面,但是你必须先做人,如果你坚持要把做汉人的次序列在做人之上,那你就与禽兽无异了。”

这句话骂得太重,陶静静再也无法忍受下去,她厉声叫道:“我是禽兽,你是汉姦,国贼。”

罗奇卑夷地看了她一眼,根本不再理她,只是向白素娟道:“白妞儿,索伦贝子这次进入回城,除了他本身的护卫之外,又从酒泉,敦煌等地调集了十几名好手,而且还很可能利用哈山王公,藉汉漠回冲突来对付你们。希望你们能冷静地应付。”

白素娟一怔道:“他要利用回部来对付我们?”

罗奇道:“整个回部是无法利用的,但叶尔羌回城中的几位王公都是在本部中不得志的,很可能想藉忠亲王的势力支持达到在本部的控制权,也很有可能受他的利用。”

沐世光忧虑地道:“罗爷分析得不错。大漠上的回人对清廷的事不太买帐,而且对清廷还怀有一点仇视的心理,所以我们在塞外才能立足,因为我们一直跟回族各部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不过叶尔羌回城中的那些王公却不同,他们在本部略有点势力,不见容于当权者,等于是被放逐出来的,索伦贝子若是利用这些人来跟我们作对,倒是十分麻烦的事。”

罗奇点点头道:“所以你们不能太冲动,假如起了冲突,最好先忍一忍,然后向他们的本部去交涉,由他们自己来镇压,千万不能直接冲突,否则争端一生,有理也变成无理了。”

白素娟道:“这是怎么说呢?”

“回部的人生性好战而护短,可兰经典中最重血缘,他们奉行的一个准则就是血浓于水,尽管回城中的人跟他们不太投机,却仍是他们的同族弟兄,如果在冲突中,有他们的族人被杀,那就没有道理可说了。”

“这么说,如果他们要杀死我们,我们也不能反抗了。”

罗奇道:“也不是这么说,伊斯兰的教徒崇尚勇武,他们对于不屈服的敌人也十分尊敬的。我告诉你们一个处理的原则,小怨小愤不妨忍耐,一定要付之一决时,最好不要私下为之,在公开的场合下,向对方挑战决斗,这样就不会引起大规模的种族纠纷了。”

白素娟点点头道:“好的,罗大哥,谢谢你的提示,我来到此地后,对回人的习俗性情也作了一番研究,我会通知红灯会的兄弟注意这件事的。”

罗奇笑了一笑道:“白妞儿,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我相信你会慎重从事的。索伦贝子这次来到边塞,名义上虽是为了你们,实际上却是来扩展他们父子的私人势力的,我是通了塔其布的路子,叫他秘密地写信给他的老师恭亲王,在朝廷上设法阻挠他的野心……”

陶静静尖刻地道:“我们竟要靠鞑子的朝廷来保护我们了,那算是什么?”

罗奇庄重地道:“那是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手段,目前我们是一枚鸡蛋,只有一层很脆的壳来保护自己,无法去跟石头硬碰的;只有静静地躲在石头缝中求生,靠石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