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批年轻人,绝不能让他们进迪化城。

还好,在绥来县郊的风云马场上,他们拦住了那批年轻人,他们正赶了三百多匹马进场。

这批马是向维吾尔人买的,正好赶到迪化去交给大营做军马,这是一笔大生意,军方每年都采购一批马匹,出的价格比一般民间的还高,当然马匹也要比别人的强。

这笔生意多年来一直由风云马场包了下来,也不怕被人抢掉,因为别人无法供应这么多的数量,也无法保证品质,拿了银子,在别处不见得就能买到这么多的骏马,所以虽是大生意,军方还得看他们一点眼色,对风云马场的人也多少要客气一点。

那批年轻人就准备以这个身份为掩饰进迪化去,因为迪化城中此刻进入戒严状态,超过十个人以上的群体进城,不但要受到盘问,而且要交代清楚下落。

只有驱马驯马的马师们不受嫌疑,一大批人,赶着三百多头骏马,进了马场的围子后,大家向休息的草堂处集合时,意外地发现场主叶正孝和陈大忠、沐世光都在,为首的几个就怔住了。

叶正孝沉声道:“江浩!你是干什么来的?”

江浩原本就是马场上的人员,恭声道:“场主,弟子向维吾尔人买了一批马,正准备赶到迪化去。”

叶正孝冷冷地道:“是谁让你做这件事的?”

“这……没有人派弟子,不过每年都是这时候要交大营的马,弟子正好在玛那斯河,就向维吾尔人把马匹要了来,在马场上烙记检查。”

“江浩,这虽是每年的例行生意,但也不是随便那一个人都可以接头的,没有派到你,你凭什么自作主张?”

“这……弟子以为谁去接马都没关系,反正维吾尔人只是先交马,还没有议价呢!”

“正是这话,马匹尚未议价,你就自己作主接了下来,万一价格不合呢?”

“我们跟他们交易也不是这一年了,从没有为价格发生过争执,场主倒不必为此担心。”

叶正孝沉下脸道:“江浩!你还知道我是场主。”

江浩不禁一怔,叶正孝沉声道:“好,既然你还知道我是场主,那我就给你一个命令,把马匹留在这儿,你再带了这些人到安集海去捕野马去!”

江浩道:“我们要先把马匹送到迪化去。”

“不必,我另外派人送去,你们不准去。”

这时另一个年轻人出头道:“叶场主,你可以命令江兄弟,却命令不到我们。”

叶正孝愕然地望着他:“你是那一处分堂。”

“康学文,第八分堂牛座下,第七小组组长。”

沐世光立刻道:“原来你就是康学文,老牛要我赶你回去,制止你带人胡闹。”

康学文道:“牛大叔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吗?”

“当然知道,你们打算攻击迪化将军衙门,救出陶静静,这简直是胡闹。”

“陶姑娘是我们最崇敬的一位姊妹,也是我们最心许的青年领袖,不能让她落在鞑子手中。”

“她是你们的领袖,那么白小姐呢?”

“白小姐也是我们的领袖,只不过她的作风太稳健,太保守,不合我们的想法,我们希望能在陶姑娘领导之下,轰轰烈烈的干一番。”

“干一番,谈何容易,你们能与清廷的大军相抗吗?”

“那也许不能,可是我们深入大漠,大军找不到我们。”

“可是我们的立足点全毁了,这么多人又如何生存呢?”

“这个……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大漠上有几十万维吾尔人呢?他们一直都在游牧流浪,没有个固定的立足点,可也没有饿死过。”

“人家原本就是以放牧为生的。”

“我们也可以的,我们也有牛羊马匹……”

沐世光叹道:“维吾尔人的牧地都是经过王公大会分配的,我们平空去插入一份,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反对,何况我们还要逃避官军的进击,你们简直是在开玩笑。”

康学文道:“不开玩笑,沐大叔,说句老实话,我们根本就不会留在大漠上,陶姑娘会带我们入关去。”

“你们去那儿干什么?”

“陶姑娘说她在关内有许多义师朋友,我们要进关发展去,那儿也有一批年轻人失去耐心了,不想再等待下去,我们去找到他们,轰轰烈烈地干起来。”

白素娟忍不住从门里冲了出来道:“胡闹,胡闹,你们简直是胡闹,静静怎么知道有这回事的?”

康学文看见了白素娟,毫不意外地道:“大小姐,你来得正好,可以证实一下,陶姑娘说的是否为事实。”

白素娟沉声道:“不错,是事实,那是关内几位义师领袖的来信,说他们的子弟有不稳之众,可能会向我们连络,他们是要求我冷静处理,不要盲目举动而贻祸闾里父老,清廷气势太盛,举义只是徒事牺牲而已……”

康学文道:“彼此看法不同,我们以为那些老家伙贪生怕死,不足以领导群众了。”

“这也是静静告诉你们的?”

“是的,陶姑娘也派人跟一些年轻人联络过了,他们很欢迎陶姑娘前去,共同创一番事发。”

白素娟沉声道:“所谓共创事业,是她带了人去,帮助那些年轻人夺权,推翻老一代的。”

康学文道:“是的,塞外由于这些老顽固的势力太大,我们无可发展,但是在中原,我们却很有前途。”

白素娟沉声道:“你们竞私下跟其他义师中的叛徒连络,意图夺取指挥权而叛上。”

康学文道:“大小姐,大家都是为了光我大汉为目的,无所谓叛上,这叛上两个字用得不当。”

陈大忠怒道:“你们这批王八蛋要造反了。”

康学文道:“陈大叔,红灯会本就是干的造反的工作,只是你们变得保守了,不肯轻举妄动,我们这些年轻的傻瓜却不以为然,所以我们要行动。”

白素娟道:“你也知道轻举妄动这句话。”

康学文淡淡地道:“大小姐的顾虑不无道理,所以我们不敢贻祸父老,我们到关内去干。”

白素娟道:“你们要在迪化搭救陶静静,就会牵连到红灯会。”

康学文冷笑道:“大小姐可以把我们开除会籍,这样就不会受牵连了。反正这一次我们势在必行,谁也阻止不了我们的。”

白素娟苦笑道:“开除你们的会籍就能不影响到大局吗?康兄弟,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们这一百多个人若是有了行动,全本帐都会记到北路红灯会手上,那时我们才会成为官军进剿的对象。”

“现在官军也没有放松我们!”

“到底不一样,我们规规矩矩过日子,官军是不能找我们麻烦的,这是回疆,还有维吾尔人会主持公道,但我们先有了行动就得不到维吾尔人的支持了。”

“驱除异族,复我华夏是我们汉人的事,干嘛要维吾尔人的支持呢?”

白素娟道:“康兄弟,你这不是存心抬杠吗?正因为有了维吾尔人的支持公道,红灯会才能在塞外立足,若是在内地,义师只能悄悄地活动,那能像我们这样明张旗鼓地立足呢?”

康学文冷笑道:“我能明张旗鼓地立足又怎么样呢?只是聚了一批人在这儿做生意而已,对民族大义,我们又做了些什么?”

“我们在这儿生聚教养。”

“那不过是每天作些空谈,对复国大业毫无帮助,我认为我们该有行动。”

白素娟庄然道:“我不反对行动,但是不赞成轻举妄动,以卵击石,就像你们去营救静静一样,将军衙门内,屯兵两千余众,你们凭这一百人怎能成事?”

“我们不是去作战,而是去突袭。”

“突袭也不可能成功。”

“事情在没有做之前,不能预言成败的。”

“康兄弟,你这是存心强辩而不顾事实了,你们不管成功与否,留给红灯会弟兄的都是无穷灾害。”

“这个我们管不了,我们只管自己的行动。”

白素娟道:“好,康兄弟,我想你也不会承认我这个总堂主了。”

康学文顿了一顿才道:“我们没有不承认总堂主,但是必须要贯彻这次行动,救出陶姑娘。”

“救出陶姑娘的事我来负责。”

康学文道:“我们不相信大小姐会真心要救陶姑娘出来,所以还是自己行动的好。”

白素娟道:“如果救不出陶静静,我就一死以谢。”

她居然作如此严重的保证,倒是把康学文给逼住了,顿了一顿才道:“大小姐,我们各尽其心,各管各的好了。”

白素娟断然地道:“不行,我就是不准你们去。”

康学文也倔起来了:“大小姐,我们这一次志在必行,你如果坚持不准,我们就脱离红灯会。”

白素娟凝重地道:“你再说一遍,正式而隆重的说一遍,让我听清楚。”

康学文被逼急了,昂头大声道:“大小姐,我们郑重宣布,脱离红灯会。现在你可管不到我们了。”

白素娟看了他一眼道:“你别打马虎眼儿,你只能代表你一个人,我要听每一个人自己宣布一声。”

然后她朝那批年轻人看了一眼,沉痛而凝重地道:“各位弟兄,我知道自己年纪太轻,德不足以服众,不配来领导你们,但是我敢保证自己,到现在为止,每一件事都用心无私,刚才康学文的话我相信大家都听见了,但是我也敢讲一句,他之所以如此慷慨激昂,一定有他自私的企图,绝不是为了民族大义……”

康学文叫道:“大小姐,你不能诬蔑人!”

白素娟看他一眼道:“我绝不诬蔑你,因为你的言行都已超出了常规,你明知是在做一件于己无利,且又危害大众的事,仍然要固执地去做了!我认为你一定有自私的理由,康学文,我知道你已经丧心病狂,不可理谕了,但我希望别的弟兄冷静一点,不要受你的害……”

康学文豁开了叫道:“白素娟,你说话要有证据的。”

白素娟冷静地道:“我因为平时跟你接触不深,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的判断不会错,如果有人跟你接触较深的话,一定能找出你如此固执的理由……”

这话才说完,另一个青年忽然道:“大小姐,我知道他为什么了,他对陶姑娘已经到了痴心着迷的程度……”

白素娟一怔:“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原因,可是你知道静静对你有意思没有呢?”

康学文见心事被人说开了,先是脸红了一红,但随即坦然地道:“我钦佩她的满腔热血,尽心于民族大举。”

陈大忠道:“陶静静那个鬼丫头心中有个屁的民族大义,她只有一肚子的自私自利……”

康学文道:“陈大叔,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陈大忠怒声道:“为什么不能说?大家都明白,她是为了边城浪子罗奋不喜欢她,吃醋捻酸,挟怨报复,才故意闲出了叶尔羌事件。她要跟大小姐捣蛋,居然拿整个红灯会来作报复对象了,凭这一点,她就该死,那知道还有你们这些混蛋,也罔顾同胞的生死安全,跟着瞎起哄。”

康学文叫道:“陈大叔,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的看法不同,大家各做各的好了。你可不能乱编排我们什么?你主持第七分堂,我们是第八分堂的,本来就不归你管。”

陈大忠瞪起眼睛叫道:“江浩,你这王八蛋听见没有,人家是八分堂的,老子管不到,

江浩愤然道:“康学文,当初你可不是这样分的。为了同志之义,同胞之情,我们才跟你去救陶姑娘,可是你为了私情要叛上反离门户,我们可不能跟你胡闹。”

康学文叫道:“你不去好了,我知道你们这批胆小鬼,本来也没有太指望你们,哥儿们,大家现在再把立场弄清楚一下,要留下的留下来,要轰轰烈烈地干一下的,我们就先攻迪化府,再到内地去拚一下。”

他不叫还好,一叫之后,居然有大部份的人都离开了他,走到另一边来,下马站成一堆,显然他们是不会再参加行动了。

白素娟颇为安慰地道:“我知道大家都还是识大体的,谢谢你们支持我。”

一个年轻人道:“大小姐,我们不是不识大体,实在憋得太久了,我们从十岁的时候,就跟着父母跑到边疆来,一幌二十年,却什么也没有做,还要等多久?”

白素娟道:“不知道,也许还要个二十年,也许更久。我们要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一举就要成功,因为我们的规模已是最大的,不能轻言牺牲……”

“什么?要那么久,那时我们都已老了,拚不动了。”

“拚不动自有我们的儿孙,就像你们的先人把责任交下来一样,在我们身上没机会贯彻理想,就把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