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故事》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索伦贝子叹了口气:“我是非来不可,恭王那老小子执掌军机,大批地提拔新人,十六个将军,有十个都是他的门生故旧,我爹只抓住了六个,我到这儿来想闹点事,然后归罪于他们处置失当,好撤换掉他们……”

“原来只是为了争权。”

“否则你以为我是干什么来的,红灯会在边疆闹翻了天,跟我在京师有什么相干……”

陶静静默然片刻才道:“你现在失败了。”

索伦贝子一笑道:“不错,暂时我是认输了,不过你也别泄气,我爹还没垮,他仍然掌着全国密探大权,我这个贝子的身份仍然在……”

“可是你兼差的职务都革除了。”

索伦贝子哈哈大笑道:“你别天真了,我兼的那些差使全是我爹治下的密探业务,那全是我们自己的亲信在主管着,我最多不具名而已!任何事还是由我作主。”

“那有什么用?你现在只有两个小孩子可供使唤,其他的人都不见了,可没把你这个贝子放在眼中。”

索伦贝子一笑道:“都怪我不好,我出来的时候,以为万无一失,把自己的手下全报成了特使随员,编列名册报部,原是想叫他们多得一份出差费的,现在他们的编制全是隶属在新任钦差的名下去了,不过没关系,一进了玉门关,我就有人了。”

“边疆这里的事,你要放弃了?”

“皇帝派了裕荣来接我的巡边特使,他跟三个将军全是一家人,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目前是没什么好混了,想管也管不着,除非叫皇帝再发一道旨意派我来……”

“可能吗?”

“大概不可能,除非是红灯会真在这儿造起反来。闹得不可开交,我不但可以立刻恢复权力,而且也可以把边疆的军权一把抓了,你有办法吗?”

“我不知道,我能号召—些人,但是力量不够大……”

“静静,别做那个梦了,你真正能差得动的,不过才十几个人,由康学文为头,已经被白素娟赶了出来,什么事也干不成了,就那十几个人,也有一半靠不住,是洪大全派过来的。”

陶静静脸色又是一变,索伦贝子道:“静静,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实在也不是成事的材料,倒只有败事的天才。”

“你说我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不错,的确是如此,不过你也别泄气,有这项天才也是很了不起的,只要运用得法,一样能发挥作用。”

“我不懂你的话,你说得明白一点。”

“你有坏事的天才,我准备要毁掉一个人时,派你去到那个人身边,就能毁了他,比如说,你在红灯会中,就把他们闹得天翻地覆。”

陶静静哼了一声道:“我也没成功,红灯会把我给赶了出来,连带把你的特使也给整掉了,这都是你的好主意,而且那个裕荣把我送到你这儿来,显然也很清楚你我的关系,没把我当作红灯会的人。”

索伦贝子叹了口气道:“我是错在不该住在将军衙门中,乌克明那王八蛋是恭王的人,我们暗中来往自然难以瞒过他们的人。”

陶静静道:“我才冤枉呢!我要报复罗奇,结果人家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却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索伦贝子道:“静静,别说这话,是你要对付罗奇,我可跟他没什么过不去。”

“怎么没有?他是你最大的阻碍……”

“这话更不通了,连对付红灯会都不是我主要的目的,何况是这个边城游侠呢?以我的处境,最好是少去惹他才是上策,我是穿靴子的贵族,去跟一个光脚流浪汉赌的什么狠?因为你不放过他,我只是想帮你的忙。”

“你不想对付红灯会?”

“当然不想,我在京中是贝子小王爷,红灯会在边疆,就是真造反也跟我没关系……”

“那你跑来干什么?”

“最主要是想把红灯会逼反了,造成征伐,我好挤掉那几个将军,充实我父亲的势力,现在这一着失败了,对我也没什么,最多回去,在别的地方另谋他策……”

“边疆地方你放弃了?”

“暂时是只好如此了,皇帝又另外派了裕荣来主其事,我是无法再插手了,再出点事,他可以推在我的头上,也能立时砍我的脑袋,这时候跟他碰可不上算。”

“你是说你还要继续干下去?”

“那当然,我那有这么容易认输的,那儿丢的那儿找,我一定还要在这儿把面子找回来。”

“你准备怎么个干法?”

“先离开这儿,裕荣也不可能一直耽在边疆,等他一走,他这个特使的差事也交了,我又可以活动,那时再照我的手段吧!”

陶静静咬咬牙道:“你走了,我呢?”

“静静,如果你肯跟我一起走,我当然不会亏待你,不过,我知道你的脾气,这样子走了,你太不甘心,等于是被人轰走的一样。”

陶静静冷笑道:“轰走倒没关系,只要能风风光光地回来就行了,问题是我还有那个机会吗?”

“怎么没有?只要你跟着我,有我的那批密探做班底,你想干什么都行,不出一两年,保证能把整个红灯会抓在手上,让洪大全那批人跪着舔你的脚。”

“只是洪大全他们,天山北路呢?”

“北路你也可以一把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我可以杀光那批人,却没办法硬压着他们向你低头,有些人是宁死不低头的。”

陶静静咬咬牙道:“我第一个要杀的人是罗奇。”

“那也随你的便,反正我可以把西北地方的手下都召集起来交给你指挥,也可以交给你一大笔银子,让你去自组一批班底……”

对于第一个条件,陶静静兴趣不高,她知道大内密探中人才不少,但是自己没那个身份,指挥不动的。倒是第三个条件,她是听得进的,连忙问道:“你能给我多少?”

索伦盘计了一下,密探的经费是实报实销,没有限额,只是不能太离谱,开始时,动支个几十万两,还有自主之权。以后则要看成效了,办出了成就,可以无限制追加,否则就到此为止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在风云牧场中,脱险的白素娟和陈大忠跟大家都见了面,意外地也看见了边城浪子罗奇

白素娟颇为激动地道:“罗大哥,您还是来了……”

沐世光道:“这次要不是罗奇的面子大,把裕荣给搬了来,我们可就惨了,要救你们出来,除非是真的造反。”

白素娟怔了一怔道:“裕贝勒是罗大哥搬来的?”

“可不是,裕贝勒是和颐亲王,又是干清门侍卫统领兼九门提督,那有闲工夫跑到边疆来?若不是他来,别人也压不下索伦那家伙去,若不是罗爷跟他的交情……”

罗奇笑道:“我跟裕荣的交情也没什么?不过是在京师时,江南八侠入宫行刺皇帝,他守值干清门,双方对上了,我也恰好去赶了热闹,在周浔的剑下救了他一命。”

白素娟哦了一声道:“那次罗大哥是为什么而去的?”

“我是为阻止八侠而去的,老实说,刺杀一个满人皇帝并没有大用,他们继统的人多得很,了不起换个人当皇帝而已,满洲人不会因此就退出山海关外去的,可是经此一来,势必要大索天下,那就不知要有多少汉家百姓遭受牵连,甚至于一些零星的义师也都难以生存了……”

牛本初道:“满人如果因此而大事杀戮,正好藉此激怒人心,有志者可以揭竿而起了……”

罗奇一笑道:“那只是牛爷的想法而巳,事实上现在的一般人心都已将近麻木了,他们对谁做皇帝都不在乎,民族大义,只是几个人口中叫叫而已……”

牛本初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那要等秋老草黄的时候,绿野青青时,就是几枝火把也放不成火的,我们只有等待,保持火种不熄,那天我也对江南八侠把话说清楚了,劝阻了他们的俎杀行动。”

白素娟道:“罗大哥就是那时候跟裕贝勒建下的交情?”

“可以说是的。那次八侠深入内廷,如果我不加劝阻,他们也很有可能得手刺杀了皇帝,不过那绝非生民之福,也绝不是我汉家之幸,皇帝被弑,各地方上一些零星的义师也将难保了。我把利害一说,八侠自悔孟浪,立刻就退出了,裕荣感激我,不仅是为了救了他的命,也为了保全他的家势。如果皇帝在那天出了差错,他这个御前侍卫的责任太大,势必抄家灭族,连他老子也担不了,权势会被另一家所代替,这次我找他帮个忙,他立刻就赶来了。”

“难怪他会对我们如此客气呢!不仅把我们放了出来,还对我们连声抱歉。罗大哥,你倒真有办法……”

罗奇笑了一笑,然后正色道:“这次事情全都是黑妞儿一个人弄出来的,她不知怎么?跟索伦勾搭上了……”

“是真的吗?罗大哥。”

“我绝不冤枉她,是将军府中的人说的,她白天假装受制,每天晚上都跟索伦睡在一个房里,她假装受制,实际上是想把你们一个个都引得跌进去。”

“妈的!这个贱货……”

牛本初拉开了喉咙开骂了,但看见每个人沉重的脸色,他自动停止了,但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十分沉重的。

口口  口口  口口

白素娟又回到叶尔羌城了。

她比沐世光他们回来得晚,他们因为听说罗奇要陪她一起走,都识趣地先走一步,不夹在中间讨厌了。

白素娟这次一共走了一个多月,她到叶尔羌的时候,急行的沐世光已经回来了半个月了。可见得这一次她走得很逍遥,而且也很愉快,使得微显羸弱的白素娟脸上容光焕发,那是恋爱中的少女的脸上才能见到的光辉。

沐世光迎着她问道:“罗爷呢?怎么没一起来?”

白素娟微有惆怅地道:“他有事回头了,这个人就像是沙漠里的风,谁也挡不住他,谁也留不住他,而他也永没停下的时候。”

语气中有着充分的骄傲与尊敬,沐世光想了一下,忍不住道:“罗爷对我们的恩惠是山高水长,永远也报答不完了,这次又多亏了他……”

白素娟轻叹道:“这次的事情是我自找的,要像你和牛大叔所说的置之不理就好了,不会有那么多的事了,真没想到陶丫头会如此的,罗大哥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他那两个手下的弟兄传来消息说,她跟索伦一起走了,我还真难以相信,不过事情总不会假,人家犯不着冤枉她。”

沐世光又叹道:“那个臭丫头没什么好说的,完全是任性胡闹,在平常人家倒也罢了,可是参加进我们这么大事业中,就容不得她了。”

白素娟道:“她就是受不得冷落,受不得轻视,喜欢表现和要强而已,偏偏罗大哥就处处地方跟她唱反调,她倒不是真心地爱上索伦,只是跟罗大哥呕气。”

“跟罗爷呕气,可不能连红灯会也恨上了,她的做法却是把我们全坑进去。”

“算了,不谈她了,但愿她能好好地跟着索伦去,安安份份地过日子。”

“大小姐,她那个人那儿能安份过日子。”

“不去管她了,反正她已经是索伦的人,再闯祸也连累不着我们,让索伦去操心吧!”

“我是怕她阴魂不散,又找上了我们来,索伦贝子也不是肯吃亏的人,这次出塞来图谋我们不成,绝不会就此罢休的,恐怕还会找我们。”

白素娟道:“这一点罗大哥倒是跟我谈过了,他认为我们的警觉性不够,都是要等事情发生了才去想办法,那是不行的,我们在事前就应该广设耳目,布置眼线,专事刺探消息,了解动静……”

“这个我也想到过,可是我们的人手不足……”

白素娟一笑道:“沐大叔,这个我要跟你抬杠了,我们的人手不是不足,而是太多了,除了正当的工作外,几乎没有别的事,所以他们才会闲得难过,我们既然要在这儿生聚教养,就不能让人闲散下来,除了加强武功之外,刺探敌情,搜集消息也很重要,不仅长保警觉,也可以给子弟们一个训练。”

沐世光讪然地道:“以前这些工作都是洪大全那边的人在做,我们根本不懂,现在两下分了家……”

“那我们就该立即着手筹备起来,罗大哥告诉了我几点原则和几项该注意事项,让我跟三位叔叔商量着办。”

“大小姐,我们三个人都是老粗,跟我们商量不出结果的,你干脆说要怎么做就是了,反正我们一定支持的。”

“那我就着手办了,这还得趁快,罗大哥说索伦贝子父子两人都是统领朝廷密探的,不但手下人多,而且无孔不入,我们必须要及早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