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天狐宫没有皇宫那样雄伟,但它比皇宫小,占地十几亩,住了好几百人,在天府八狐的行馆中,它也是最具气派的。

在天狐宫中,够身分的人称她宫主,地位低的人称她娘娘,更低的人则称她太君。

但是叫她老妖怪的却是第一次,今天才破的例。

大清早起来,在天狐官中大院子里的旗杆上,就贴着一张字条,写着:“老妖怪,你乖乖地爬出洞来,让我割掉你的尾巴,我要做九条围巾。”

用狐尾做围巾是很名贵,相传天狐也九尾,所以字条上那么写,骂的很缺德。

这在天狐宫中是从所未有的事,底下的人很紧张,既怕宫主追究,但也不敢隐瞒,战战兢兢地往上报了。

岳天玲律下很严;平时稍有疏忽就严加追究,而戒备森严的天狐府,居然被人潜进来,贴上这么一张字条,值夜巡逻的人自然更是惶恐不安了。

昨夜负责带队巡逻的十大供奉中的头一位,八荒剑叟娄公远,他虽是最受岳天玲的敬重,却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讪然地道:“宫主,老朽实在惭愧,会发生这种事。”

岳天玲的脾气出奇地好,笑笑道:“何况那大院子夜间空旷无人,谁也不会去注意。”

“自从华氏兄弟跟洪九郎接触回来,府中上下都提高了警觉,巡行的人数增加了一位,老朽亲自领着,整夜都未敢松懈。”

岳大玲笑道:“由此可见巡逻还是有用的,洪九郎虽然溜了进来,还是无机可乘,只有留张字条,想扰乱一下我们而已,不去理他就算了。”

娄公远道:“老朽以为不如去找到他,彻底加以了断的好,放他在外面胡闹,总是心腹之患。”

岳天玲摇摇头道:“这小子狡猾似狐,不容易找到他,再说真要碰上了他,人少了反而会被他吃掉,他已得老鬼的大部份真传,功力与耐力犹有过之。”

“这个老朽倒是难相信了,烈焰兄弟跟他对手百招,杀得他一招都没回。”

“就是这一点可怕,那天烈焰兄弟不是平常的状态下出战,而是服了回天丸,这种葯是我秘制的,能激发一个人体内的全部潜能,比平时高出三四倍,联手合功,百招之内,风雨不透,我敢说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挡过百招的,洪九郎居然挡了下来。”

“这么说那小子比老朽还高明?”

岳天玲道:“我试过一次,他们眼下了回天丸之后,我只挡到六十多招就狼狈败阵,娄老的技业跟我差不多,想来也撑不过七十招,因此单打独斗,你我都不是那小子的敌手。”

娄公远这才不说了,他知道岳天玲是在说客气话,事实上岳天玲比他高明一筹,岳天玲能支持到六十多招,他大概最多只能挥到五十招。

顿了一顿才道:“华家兄弟天为什么不趁机宰了他呢?据知那天那小子已经累得无再战之能了。”

岳天玲叹道:“他的年纪轻,倒是华家兄弟不行了,回天丸最耗人功力,他们拼力拼百招后,体力耗尽,再拖十招,他们就会倒下来,所以只有停下来,装着从容离去。”

“宫主那天多派两个人去就好了。”

“没有用的,那小子一看人多,拔腿早跑了,他要溜起来,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的飞狐身法佐以天狐心功,能在空中转折移动,比老五乐天湘还要高明。从他开始入塞那天,我就有人注意上他,详细研究过他的一切,这是个很难惹的人物。”

“那要如何对付他,宫主有腹案没有?”

“当然我已有了对策,否则我早就溜了,我派华家兄弟去试了他一下,一则为了了解他的实力,再则我也是向他示威,这一下也把他给镇住了,所以才不敢胡来。”

“宫主那回天丸既有这么大的效用,何不多准备几丸,到时我们十人,每人都服上一丸,不怕他逃上天去。”

岳天玲笑道:“服用一次回天丸一个月之内无法恢复,你没看这几天烈焰兄弟无精打彩,整天躲在床上,那葯可不能乱用的,而且也只有他们服用最有效。他们的武功虽差,但他们的烈火剑法却是着重在群殴,两人联手,一招一招,密得叫人透不过气来,而且他们在进攻时,没有守式,全部精神都放在攻击上。”

“假如有人能回攻一式呢?”

“那就非死即伤,所以他们才要收那么多的徒弟,出手至少两个人以上,就是为了弥补这个缺点。”

“宫主对各家武功优劣倒是十分了解。”

岳天玲笑道:“我这天狐宫中容纳百家,除了像娄老等几个人是我的知已,是真心来帮我忙的,其余大部份人,有的是依附势力而来的,有的是别处无法容身来避风头的,他们都不见得靠得住,我不得不小心一点。”

“宫主的局面开得太大了,养的闲人也太多了。”

“人多才能势众,我若没有这么多的人手,就展不开局面,我养的人虽多,但是因之而获得的收入也多,算起来还是划得来的,这些事情娄老不明白。”

“老朽不想明白这些,老朽气的是洪九郎那小子居然在老朽轮值时来上那一手,老朽一定要斗斗他。”

“有机会的,他不会捣一次蛋就了事,一定会再来的,娄老有心守着他,总有一天会碰上的。”

娄公远点点头道:“今天虽不该老夫轮值,但老夫自动参加巡逻,一定要逮着这小子!”

岳天玲笑道:“那娄老就多辛苦一点吧!我创下这点局面不容易,全靠你们这批老朋友捧场,被一个小伙子搞散了,实在不甘心,而且我们也丢不起人,毕竟我们在江湖闯了半辈子,创下这点名声也不容易。”

岳天玲说完,回到她的住屋去了。”

娄公远也回到他的屋子里,毕竟上了年纪,又忙了一夜,精神有点困乏,进了屋子,草草地洗把脸正想休息,门上起了剥剥的扣门声。

他忙问道:“是谁?”

“是我,小素,厨房里的,给您送早点来。”

粪公远道:“我不吃早餐了,你拿回去吧!”

小素道:“娘娘说老爷子夜来辛苦,特地命婢子熬了一碗汤,给老爷子补一下身子。”

娄公远心中一阵温暖,他跟岳天玲的交情非浅,有二十多年了,以前肌肤之亲,现在上了年纪,那一套是不来了,可是交情仍在。

岳天玲对他仍然十分关切,他也仍然愿意为岳天玲卖命。

这碗参汤代表的自然不是爱情,但却是更多的友情,所以娄公远道:“拿进来吧!”

小素推开了门,端了一碗汤进来,放在桌上道:“娘娘吩咐了,一定要老爷子趁热喝了它。”

参汤的温度不烫不凉,恰到好处,娄公远端了起来,几口就喝了下去,觉得十分的舒服。

他斜着眼睛看着小素,这个女孩子是半个月前进府里来的,派在厨房中专门给几个老供奉送饭。

她长的很清秀,言词也很伶俐,颇为讨人喜欢。

娄公远平时喜欢跟她役三没四地逗笑几句,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已经过了对女人发生兴趣的年纪,尤其他是练武的,对色慾很有节制,当然他的眼界也很高,寻常女人也不在他的眼中。

可是他今天却对这女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因为这小妮子的穿着太迷人了,她只穿了一件月白的紧身上衣,撑着鼓蓬蓬的一对rǔ房,底下一条长裤也是紧紧的,衬出修长圆浑的腿,圆鼓鼓的屁股,竟是十分地诱人。

因此当她摇着一对耸rǔ,到桌上去收拾碗的当儿,娄公远一把抱住了她。

小素挣扎着叫道:“老爷子,您这是干什么呀?快放手!”

娄公远笑道:“小妖怪,你别紧张,老夫这把年纪还会欺负你不成?只不过你太惹火了,老夫要抱抱你、摸摸你,那又不少你一根汗毛!”

小素还是挣扎着道:“不行呀!老爷子,门开着,给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只是怕人看见,而不是不愿意,娄公远哈哈大笑几速地放开了她,走到门前把门一脚踢上,而且还挂上了门栓。

然后反过身来,像老鹰扑小鸡似的抓住了小素,伸手开始解她的衣服。

小素扭扭捏捏的,但是没有太过认真拒绝,娄老爷子在宫中的地位很高,得罪了他到底不是好事。

衣服终于脱掉了,那一对坚挺的大奶子跳了出来。

娄公远哈哈大笑道:“瞧你这*头上已经发紫了,不知道有过几个男人了,你还敢跟我假正经?”

邪笑着伸手过去,正要抓那对圆鼓鼓的肉球,忽地手腕关脉上一阵轻微的刺痛,使他缩回了手。

小惠也一下子跳开了,身形十分伶俐,使娄公远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问道:“臭丫头你是谁?”

小素笑道:“我是小素呀”

“臭丫头,你别打过门了,老夫知道你不简单!”

小素也一正神道:“现在我也不必瞒你了,姑奶奶姓尤,五毒杀手门中青蛇门,青蛇尤素芬,你总听过吧!”

娄公远更为吃惊,眼睛直在她身上找着。

小素却一摊手掌,她的手上戴着一枚蛇形的戒指,戒面上刻了一条银色的小蛇。

娄公远以前也看过,小素说她属蛇,所以才载这种蛇形花纹戒指,很多人喜欢把自己所属的生肖标志戴在身上,所以他也没十分注意。

可是此刻那蛇口中居然探出了两枚尖牙来。

小素笑道:“我身上不带蛇的时候,就戴这枚戒指,那刺上的蛇毒是十条蛇的份量,咬上了一定致命。”

娄公远冷笑道:“这倒未必,老夫是何等人物,一发觉中了暗算,立刻就运气阻住了毒素前行。”

尤素芬道:“姑奶奶自从出道以来,一共只失手过一手,那是栽在洪九郎身上,倒不信你会成为第二个。”

娄公远冷笑不理她,略顿一顿又问道:“你是五毒杀手门中的人,是谁买动你来对付老夫的?”

“自然是天狐门中的人,我也不是专为对付你而来的,只不过你自己瞎了眼睛,想占我的便宜,姑奶奶岂是这么好欺负的。”

娄公远的手开始肿了起来,而且越肿越大,他忍不住吟道:“你这是什么毒?”

“青竹蛇儿口,青蛇尤素芬不会用别种毒。”

“胡说!若只是蛇毒,老夫怎会运气阻不住?”

“那是参汤的关系,参场里有散气的葯,叫你提不上气来,蛇毒就能运行无阻了。”

娄公远大叫道:“贱婢!你好毒的手段!”

尤素芬笑道:“老头儿,你是完了,本来姑奶奶只想散了你的功夫,拔掉岳天玲的一枚爪牙而已,可是你自己找死,想占姑奶奶的便宜,所以姑奶奶才赏你一下,你等死吧!蛇毒攻心是很快的。”

她从容地穿好衣服,到桌上去收了碗。

娄公远想伸手去抓她,可是手指头粗的像萝卜根本无法曲拆了,而且脚也无法移动了,身子一扑,俯跌在地上。

尤素芬上前弯腰,翻开他的眼睛一看,瞳孔已收缩成针尖大的一点,全身都开始肿胀了。

她笑笑,满意地出门而去,还仔细地关上了门。

在同一时间,华九烈和华九焰的房间内,突然来了一个人。

他们兄弟俩是同房一室的,屋子很大,每人一张大炕,因为他们要静养,所以住在一个冷僻的屋子里。

兄弟两人都像是生了场大病似的,萎顿不堪,所以这人闯进来时,华九烈只能从床上坐起来喝道:“什么人?未经允许便随便闯了进来,你知道这儿是禁止擅入的么?”

那人笑笑道:“这是岳天玲定的规矩,只能约束天狐宫的人,我姓洪的却不吃这一套!”

华九烈猛然发现,来人居然是洪九郎,不禁怔住了,呐呐地道:“小子,你是怎么来的?”

洪九郎一笑道:“别人把天狐它视为畏地,我却没当回事,爱来就来,爱走就走。”

华九焰也坐了起来道:“你来做什么?岳宫主正在派人抓你,你好大胆子,不要命了还往死路闯,快点离开,我们兄弟念在你一表人才,不予声张,遇上了别人可没有那么便宜了!”

洪九郎笑道:“前两天领教了二位前辈的剑法,十分倾慕,今天特地再来领教一下。”

华九烈干笑道:“我们是念你一身武功修为不易,才在百招之后,放你一条生路,你别不知好歹,要比划也不能在这个地方,若是被人发现了,你就是死路一条,改日订个时间,我们在外见面。”

洪九郎道:“等二位把回天丸的损耗体力恢复过来,至少要一个月之后,我没有那么多的功夫。”

“小子,你说些什么?”

“华老大,别装蒜了,你们那天靠了回天九的功效,强攻我百招无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