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第三天,有个叫欧阳敬的人登门求见。

接见他的是岳天玲,因为来人架子端得很大,虽是名不见经传,却大发狂言,上门就要见洪门主商量要事。

岳天玲心里有数,在大厅上接见他。

她对来人也十分客气道:“欧阳先生,洪门主不在家,妾身是天狐门总监,对门户中事,大小能作九分的主,欧阳先生如果认为妾身接得下,就请将来意相告,否则只有请你改天再来了。”

欧阳敬沉吟片刻才道:“洪门主什么时候能在家?”

“这就难说了,门主行踪无定,虽然他常回来,但经常是转一转又离开了,他是否能专诚等候先生也不知道,欧阳先生有什么话,不妨先在妾身这儿打个底。”

欧阳敬顿了一顿才道:“也好,岳女侠老成持重,行事比洪门主稳健得多,这件事关系重大,由兄弟与岳女侠相商,或许还有些结果,最近贵门中人失踪了很多人,岳女侠总有个耳闻吧?”

岳天玲笑道:“堂上是有耳闻,这是妾身参与决定的,那些人是个叫温如玉的家伙引进的,潜伏在天狐宫中图谋不轨,我们是在剪除温如玉之后,自然要对付余党而加以扫除,这是清除叛逆。”

欧阳敬的脸色有点不自然道:“温如玉是敝师弟。”

“哦?那你也是魔教的门下了?”

“正是。”

“赫连达手底下有十名弟子,号称十大天魔,阁下是其中之一,身分不低呀!”

欧阳敬道:“不敢当,女侠既然知道我们的底细,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敝上师祖魔君有意在中原重开天下,派遣了手下十名弟子,先行来到中原,是想协助一些中原有力的武林朋友能先成一片气候的。””

“是协助还是并吞?”

欧阳敬脸色微变道:“自然是协助,中原武林霸局,向为五大门派所把持,像岳女侠等天狐八友,虽然能在一地形成局面,却也被他们限制住了无法发展,敝上就是为了打破这个独霸的局面,所以先行协助各位扩张势力,俾足与五大门派一争天下。”

“可是五大门派没有欺到我们头上,魔教却想连我们的老底子都挖了过去,这种协助实在叫人不敢领教。”

“绝没有的事。”

“温如玉在我这儿做的一切就是例证,他爬到我的头上,我这堂堂宫主,说句话还不如他放个屁香……”

“那是小师弟年纪太轻,操之过急。”

“操之过急?这么说贵教迟早还是要吞掉我们了?”

欧阳敬自己说漏了嘴,无法再自圆其说,只有道:“本教志在称尊武林,而且准备充足,实力强大,成功已指日可望,到时天下各宗派,仅将臣服于本教之下,但女侠若是先为本教出力,地位自然不同。”

“怎么个不同法?”

“至少会在五大门派之上。”

岳天玲冷笑道:“现在我也没在五大门派之下呀!将来难道不能好过现在不成?”

“好多了,现在女侠无法号令五大门派中人,将来女侠只要一句话,五大门派,谁人敢不遵从?”

“可是我必须屈膝于魔教之下。”

“不是魔教,是阿修罗教。”

“阿修罗是西方的一个魔神。”

“不错,他是万魔之祖,万教之尊,现任教宗魔什鸠罗座下有三大弟子,分掌西东北三个教主,家师赫连这尊者是东方教主。”

“赫连达自己还不是至尊,他只是人家的一名奴才而已,我们若是归附了魔教,岂不是成了奴才的奴才了?”

欧阳敬脸色一变道:“女侠若是用这种口气,那是在找自己的麻烦了。”

岳天玲脸色一沉道:“我在这儿逍遥自在,天狐门主是我的师弟,对我这大师姐还是毕恭毕敬的,我除非自己犯贱,才去找奴才的奴才来做。”

“看来我们是难以谈得拢了。”

岳天玲道:“我对五大门派并无好感,对你们魔教也没有敌意,不过你们先弄了个温如玉来让我的后腿,我一火之下又宰了温如玉,然后我又知道他原名叫赫连玉,是赫连达老怪的侄儿和私生子,对不对?”

欧阳敬神色微交道:“女侠知道得不少。”

“我更知道你们魔教是有怨必计、有仇必报,赫连老怪的杀子之痛是绝不可能轻易放过的,目前跟我假意结交,是还有利用我的地方,等到大事一成,你们一定首先拿我开刀,我若是与你们合作,岂非太傻了。”

欧阳敬也站起来道:“你若与我们作对,那就更傻了。”

岳天玲冷笑道:“我倒不信你们有多少神通,欧阳敬,你来到此地还要这么神气,我若放你安然离开,岂非显得天狐门太好欺负了?”

欧阳敬有顾忌,但也不甘亏弱,冷笑一声道:“岳天玲,你只要敢伤我一根汗毛,你将后悔莫及!”

岳天玲哈哈大笑道:“我一辈子不知做了多少令人侧目的事,却从来没有后悔过,拿下!”

厅后转出了四名劲装女子,正是心心等四名剑女。

欧阳敬对岳天玲倒是有点含糊,因为他从温如玉那儿知道,这个女人的功夫相当扎实,是八狐中最难惹的。

但这四名剑女的虚实却无人得知,那是岳天玲所训练的秘密武力,所以欧阳敬毫不担心,身形向门外飘去。

心心的一支剑首先拦住他的去路。

欧阳敬随手用袍袖一拂,他的铁袖神功颇具威力,这一拂之威无逊于一柄利剑,若是一个江湖上的一二流武师,也难挡他这一拂。

可是碰上了心心,却是他倒了大霉,剑刃与袖刃交融,只听得一声裂帛,一片袍袖被很整齐的削了下来。

要不是欧阳敬缩手撤招得快,几乎连手腕也被割断,他这才知道厉害,连忙撤出腰间的判宫笔,手忙脚乱地招架住另外三名剑女的长剑。

这四名剑女不但是岳天玲的弟子,也是她的义女,岳天玲对她们爱知己出,尽心倾囊相授,每人都有岳天玲的七成火候了,心心造诣尤深,差不多有她的九分本事,这四个加起来,岂同小可。

欧阳敬十分困难地在四支剑中左支右架,连自保都很困难,更谈不到还招反击了,支持了二十多招,他身上又添了几道伤痕,受创虽不致送命,却也是危在顷刻之间。

岳天玲坐在位子上动都没动,哈哈大笑道:“欧阳敬,你连我手下的几个女孩儿都打不过,还敢吹大气,说什么无敌天下,你们魔教只有这点本事,还敢到中原来撒野?”

欧阳敬又窘又急又羞又气,他这时才知道天狐门未可轻予,怪只怪老么温如玉的消息不太灵通,说什么天狐宫徒虚其表,除了岳天玲一个之外,其他都平常,他实在死得活该!

不过,他出身魔教的教宗门下,是十大弟子中的翘楚人物,修为不弱,突地一声长啸,丢开了判官笔,砸退了两名剑女,空手去抓向心心。

那支手掌居然比平常粗大了十几倍,手指粗若人臂,抓向心心的头顶,这是魔教中的幻影巨灵掌,虽是幻象,却兼有实攻之效。

心心惊呼一声,滚地躲开了,却随手发出一颗红色小丸,去势很疾,她不是消极的闪避,同时也能反击的。

红丸飞向巨掌的掌心,着去只像一粒黄豆击向掌心,但威力却大得惊人。

只听得一声如轻雷的爆炸,硝烟硫雾,蓬散如树,杂以血肉,那是一颗专破邪术的硝砂弹,用朱砂、硫磺、硝石等制成,爆炸威力十分惊人。

欧阳敬又发出一声痛嗥,身化一团黑雾,破空而去,才冲到庭中,又是沙沙一阵箭雨,那是早就埋伏在门外的一批弩手,这时才发出了攻击。

弩发如雨,射在黑雾中,都不像有什么效果。

但是屋顶上站起一人,手挽一柄黄龙大弓,搭上一支金仆姑长箭,弓开满月,矢发如流,飕的一声,直透进黑雾中。

只听又是一声惨呼,终于从黑雾中落下一条人影,啪的一声,摔在地下不动了。

死的是欧阳敬,他被长箭穿心而过,虽然还有挣扎,却已是活不成了。

他的右手齐腕而断,却是被心心听发的朱硝弹炸毁了的。

发箭的是洪九郎,他背着大弓,由屋上跳下来,先去看了一下欧阳敬,然后进屋,用手捏捏心心的面颊笑道:“小丫头真不错,一支剑使得威风八面,欧阳敬号称十大魔君之一,居然被你杀得望风而逃。”

心心红着脸道:“那是师叔的朱硝弹的威力。”

洪九郎道:“火弹只能破他的邪法,他使出法术来,已经是穷途末路,只想脱身了,还是你怎那一轮剑法攻得他寒了胆,你怎的灵狐剑法能使得如此大的威力,似乎比钱师兄还强呢!”

心心道:“不过他最后还是死在师叔的一箭穿心之下,弟子们毕竟差多了。”

洪九郎笑道:“那是沾你们的光,我的箭是打猎练出来的,可不是武功,他若不是心急逃命,这支箭是杀不死他的,所以功劳还是要记在你们身上。”

心心道:“既然师叔认为我们有功,便该论功行赏,师叔打算赏我们些什么呢?”

洪九郎道:“应该!应该!我请你们每人吃一支烤野兔,外加一罐猴儿酒。”

心心一撇嘴道:“小气,我们才不稀罕这种奖赏呢!”

洪九郎笑道:“你别瞧不起这点奖赏,那可是我压箱底的本事呢!堪称天下之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弄出这些宝贝来,到现在为止,除了我老师父外,我也没孝敬过别的人呢!你们不要我还舍不得呢!”

岳天玲笑道:“老师父一生中别无他好,就是好吃,九郎叔就是靠着这手绝活,才骗得老师父的欢心,把天狐门的武学精华,教给了他一个人,心儿,你们就领了他这份情,让我也沾点光。”

心心这才笑道:“那倒是我不识好歹了,师叔,你说了可不准赖,什么时候赏赐?”

“酒已经酿好了,兔子可得上山去抓活的,那可急不得,总得等我有空才行。”

“后山就有野兔,我们自己去抓了来。”

“你们抓的不行,兔子要不大不小、不老不少,要我自己挑,这玩意差一点都不行。”

“我们捉上个几十只来给你挑,总该行了吧?”

“那或许可以,什么时候你们抓了来,我什么时候下厨去烤。”

“我们现在就去。”

她招呼了三名剑女,飞也似的往后面去了。

岳天玲道:“九郎,看你没大没小的,这四个丫头给你宠得不像样了。”

洪九郎笑道:“天狐门中弟子,本就是该有点狐意,用不着像别家门派中那种臭规矩。”

“你喜不喜欢我这几个女儿?”

“大姐是说心心她们?她们又漂亮、又活泼,本事又大又能干,人见人爱,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我是问你,将来有没有意思要要她们做老婆?”

“大姐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开玩笑,她们虽是我的干女儿,却跟我的亲生女儿一样,我也舍不得把她们嫁出去,再说小妮子们的眼界很高,寻常儿郎,她们看不上眼。”

“那我也不能一下子娶四个老婆。”

“她们是四人一体的,而且她们的四象剑也不能分开,要嫁就是四个一起嫁。”

“她们自己也同意吗?”

“是的,她们早就说定了,四个人同一归宿,四个这么好的孩子,塞到别人那儿我也舍不得,只有便宜你了。”

“这个……辈份不同。”

“九郎,天狐门中没有这些规矩的,你可别推三阻四,我是看心心那丫头对你颇为倾心,才向你提出的。”

“大姐,这么四朵花似的女孩儿,我若说不要,那是昧着良心,可是我已经答应一个女孩子要娶她了。”

“谁?你什么时候搭上一个女孩子的?”

“五毒杀手门的青蛇尤素芬。”

“那个女孩子哪能跟我的干女儿比?”

“大姐,这不是比不比的问题,尤素芬为我叛离了五毒杀手门,几次豁出性命来帮助我,而且在对付魔教的事情上,她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我说你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呢!原来是五毒杀手门给你做眼线,这么说,我那四个女儿就没有指望了?”

洪九郎笑笑道:“大姐若是愿意,我可以一并收在身边,否则只好辜负大姐的一片盛意了。”

“你倒真好,便宜叫你一个人全占了。”

“大姐,天狐之道修的就是从心所慾,打破世俗的束缚,只要我们不骗不偷不强不抢,大家两心情愿,男女之间,并不硬要守定一个人。”

“那只是便宜了你们男人,我实行天狐门之道,却只招来了婬荡之名。”

“大姐,这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