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发女郎的舞蹈已经进入了gāo cháo。

忽然在一个优美的姿势下停顿住了,她的双手伸向了魔神,做出一个祈求的姿态。

然后以嘹亮的声音道:“万魔之祖,万能的魔中之王,现在有魔教弟子欧阳敬,以身殉教,请接受他的遗体进入魔火炼狱,井接引他的灵魂登入魔界,成为不死之神。”

在她祈祷完毕后,奇事发生了!

首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然后魔神的六只眼睛全打开了,发出了金色的光芒,而后魔神的三个头上的嘴都张开了。

每张口中喷了一道火焰,集中在木架上欧阳敬的尸体,尸体立刻变成了妖异的红色,然后发出了一阵轻烟。

只不过眨眨眼的工夫,那具尸体已化为一堆劫灰,整个的不见了。

芳芳低呼道:“这是什么魔法?居然能在眨眼间把一个人烧化了?”

心心低叱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你少胡思乱想,快准备一下,洪师叔已经来了,他不会让那九个人成为牺牲品的,就快要发动了。”

芳芳道:“娘把我们四个人都交给洪师叔了,要我们侍候他一辈子,他答应了没有?”

心心道:“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个问题了?”

“我想真要如此的话,我们就不能叫他师叔了。”

“那你要叫他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姐认为我们应该如何称呼他?”

“死丫头,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居然还有闲心去想这个问题,你还是先收收心,准备接应配合九郎吧!否则他被人家杀死了,你只有做寡妇了,而且还是望门寡!”

她虽然是在叱责她,但是自己已改口称九郎,也等于回答了她的问题。

芳芳脸上一红,忙又把注意力放在台上。

金发女郎再度伸手向魔像祈求道:“万能的万魔之王啊!感谢你接纳了欧阳敬,弟子们还准备了九名敌人做为牺牲,做为对您的献礼,请您也一起收了去吧!”

魔像这次没有表示,巨口连张,眼睛也不住地眨动,而且连那六条手臂都不断地上下舞动。

金发女郎愕然道:“魔神之王,您是怎么了?”

魔像的口中居然吐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本神生气了,那九人是本神派出的使者,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把他们用来作牺牲,还不快把他们放开!”

金发女郎神色一变,飞身纵落台下,绕向了魔教的后面,忽然魔神的头自动断裂掉了下来,那六条手臂也一条条地落了下来。

从断头的缺口处跳出了一个人,正是神出鬼没的洪九郎。

他一落地,立刻就挥动长剑,砍倒了两名押解的魔教弟子,同时伸手拍活了那九名天狐门下的穴道,恢复了他们的行动。

四周的魔教弟子为这突然的变故惊得呆住了,只有心心她们是明白的。

心心高叫道:“有人扰乱祭典,毁了大神宝像,快上去杀了这个贼徒!”

她带了三名姐妹,仗剑冲到了台上,因为她们穿了魔教中的制服,别人一时没怀疑她们的身分,让她们一直冲上来,其他的人也没有戒备。

哪知她们一上台,竟是向那些押解的魔教中人下手,剑光过处,又巳砍倒了四个人。

一个人急叫道:“你们怎么对自己人下手了?”

心心道:“你没听见魔神的话吗?这九个人是魔神的使者,怎可对他们如此不敬,该杀!”

手起剑落,又砍倒了两个人,只有一个家伙见机,先跳了下去叫道:“她们是姦细!”

鬼影子辛辰毕竟临事经验丰富,处事镇定,连忙大叫道:“本教弟子一律取下头罩,提防再有外人混入。”

旁边一名老者道:“辛护法,这样子没有大用处的,本教弟子互相也不完全认识,他们带头罩,就是为了互相保持隐密身分,大家都亮了相,以后怎么办?”

辛辰道:“不要紧,我认得每个人,而且本教即将公开于武林,无须要隐藏身分了,取下头罩,今天绝不能再容这批人逃出去。”

八名女侏跟金发女郎先后退走了,只有洪九郎等一批人留在台上,四周的魔教弟子都取下了面罩,慢慢地向祭台围过来,男男女女,居然有百来人。

九名天狐门下都已被拍活了穴道,有的已恢复行动,有的气血闭塞过久,还不便行动,由同伴们为之推宫。

心心等四名女郎也取下了面罩,守护在他们四周。

这时那金发女郎已经穿了一身金色的劲装,率了八名侏女,脸上充满了怒色,来到台下。

她指着洪九郎道:“洪九郎,你居然敢毁我魔神宝像!”

洪九郎笑道:“什么魔神宝像,根本是骗人的玩意儿,只不过是一尊石像,装上了机关而已。”

金发女郎见他拆穿了魔神之秘,恼羞成怒地道:“魔神乃本教供奉的主宰,烘托神迹,仅为增加本教弟子信仰之心,本教称霸武林,除了武功之外,还有一些真正的魔法,那可假不了,所以你虽然毁了神像,却并不能使我弟子们离心。”

洪九郎笑道:“还有什么真正的法术,你不妨施为一下,叫我开开眼界!”

金发女郎道:“好,我就叫你尝尝魔火附身的厉害!”

她的手向前一指,一道火焰直喷而出。

洪九郎连忙用脚一勾,挑起地下一具尸体挡在身前,那道火焰喷在尸体上,立刻就起火燃烧。

只不过眨眼间,就化成了一堆劫灰,就像是欧阳敬的尸体情形如出一辙。

四个女孩子和九名天狐门下一起变色。

洪九郎却依然笑道:“厉害!厉害!只不过能烧死人而己。”

金发女郎沉声道:“这一次算你见机,用死人挡住了,但是下一次呢?”

“地下还有七具尸体,可以挡你七次!”

金发女郎冷笑道:“你不妨试试看!”

她再度用手指前,洪九郎也拉起了一具尸体,但是这次她却是指向了心心。

洪九郎大惊喝道:“快躺下!”

叫着把尸体抛了过去,虽然挡住了火焰,却有几点火星溅落下来,掉在心心的身上,立刻烧了起来。

芳芳要替她拍打,洪九郎道:“拍不得,快躺在地上,用身子压住。”

心心本已俯身扑倒,火星落在她的背上,烧得滋滋直响,痛得她在地上直滚。

洪九即叫芳芳和素素把她强按着背贴地面,总算把那点火星压灭了,但是心心已痛得昏了过去。

洪九郎怒声道:“好,妖女,你用魔火伤人,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天狐门中,讲究的是以牙还牙!”

金发女郎冷笑道:“难道你也用魔火来烧我不成?”

洪九郎道:“我发的不是魔火,而是正义之火,专烧你们这些邪魔外道。”

他用手一指,居然也有一道火焰喷出。

金发女郎与八名侏女是懂得厉害的,见状大惊,忙虎地避开了,但是那些魔教弟子却来不及躲开。

金发女郎叫道:“快在地上滚,用身体压住沾火的地方!”

有几个沾上较重的滚也没有用,在身上被烧出几个洞来,其他的魔教弟子怕洪九郎再发火,忙躲得远远的,辛辰一再喝止也没用。

金发女郎也不敢再逼近了,只是站在远处道:“辛辰,洪九郎偷去了魔火之秘,倒是不能逼人上去送死了,这种魔火乃本教三大法宝之一,沾体即燃,中人必死,即使沾上了一点,若无本教秘制解葯,也会因火毒攻心而死。”

辛辰失色道:“那我们不是要反受他威胁了?”

金发女郎道:“没关系,他的火种有限,用不了几次,用完之后就不怕他了。”

洪九郎道:“我手中已经掌握了火种,只要带去研究一下,自然可以照方配出来。”

金发女郎道:“我不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可以让你去试试看,只要你能配出来。我就站着不动让你烧死。”

洪九郎道:“我就不信邪,三天之内,我一定弄出个结果给你瞧瞧。”

“可以,我等你三天好了,你一定弄到了我们一具喷火器,那也是本教镇教之宝,请你还出来吧!”

洪九郎道:“哪有这么简单?”

“我知道你不肯轻易还的,可是你这个女伴中了火毒,非要我们的独门解葯,才能保住性命,我是用解葯跟你换。”

洪九郎道:“任何火毒也难不住我天狐门人,我自己解得了,无须费心。”

金发女郎道:“现在你不会相信的,我也不逼你,给你三天时间,你如解不了火毒,可以到此地来换解葯,记住最长不能超过三天,时间一久,火毒攻心,我的解葯也救不了命了。”

洪九郎想想道:“好,就这么说,假如我没办法,三天之后自会来交换,今天我可要带这些人走。”

金发女郎道:“可以,今天本教防备不周,被你侵入重地,算你赢了,下次可没有这么方便了。”

辛辰忙道:“大祭司,就这么放他走了?”

金发女郎道:“魔火之秘落入人家手中,想不认输也不行,他手中的魔火大概还可以施放六次。”

“那我们就派六个人上去,消耗掉他的火种。”

“派谁去?你自己肯上去吗?”

辛辰不说话了。

金发女郎冷笑道:“我知道你不敢的,你只会叫人送死,自己却缺少遇危争先的勇气,教主用你们这种人,如何能成大业?本教大典被人侵入,完全是你的过错,害得本教魔火之秘失落敌手,你也要负完全的责任,从现在起,你被禠除总管职务,由我来接管。”

辛辰道:“大祭司,这不行,你说好只管邪门法术。”

“我只是暂时接替,等总坛再派人来时,我自会交还的,你犯了大错,不足以理事,我是监督人,有权利根除你的职务的。”

辛辰低头不语。

金发女郎道:“洪九郎,你走吧!我相信三天之后,你一定会再来的,你来的时候,无须如此劳师动众,一个人来就行了,我以大祭司的地位向你提出保证,以札相待,大家友善地商量一些事情。”

洪九郎豪爽地一笑道:“芳驾如此一说,洪某就是研究出解葯,也要再来一趟了。”

金发女郎也笑道:“本庄的大门始终为阁下而开,只要你不怀敌意而来,本庄始终是欢迎的。”

洪九郎领先在前,九名门人护卫两侧,芳芳抱着心心,素素和美美断后,一行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离开了。

等他们出庄后,辛辰才愤然地道:“这太欺人了,他们一共只来了五个人,却从我们手中救出了九个人,还杀死了我们十九个人,最后依然是扬长而去!”

金发女郎冷笑道:“你能拦得下他们吗?”

“倾全部的力量,不怕他们逃上天去!”

金发女郎哼了一声道:“辛辰,说句丢脸的话,我们即使赔上全部的人,最多只能留下九名俘虏而已,连那四个女的都留不住。”

“他们真有这么厉害?”

“洪九郎不知从哪儿得来的线索,居然摸进了魔神的腹中,杀死了我座下的两名护法,夺走了魔火,我那两名护法的修为比你们任何一人都高,你总该承认吧!”

“什么?大祭司的左右护法被杀死了?”

“是的,他们都是胸前中剑,一剑穿胸而死,那证明他们是死于搏斗而非丧身于暗袭,尤其是他掌握了我的附身魔火,我对他毫无办法。”

“大祭司,你应该用魔火再跟他拼一下的,在出其不意之下,给他一下狠的。”

金发女郎冷笑道:“我自承我不敢,他如存心拼命反击,我们就会同归于尽,我还不想死。”

辛辰不禁语结。

金发女郎道:“你一直吹嘘你们的知敌工作做得多好,可是连洪九郎有多大本事却没摸清楚,赫连玉之死怪他自己太大意,欧阳敬之死,却是你们自己去惹来的,敌情未明,无端树此强敌,才引来今日之失。”

辛辰急道:“天狐门的成立好像专为针对我们,他们把我们安插在天狐门中的人都拔掉了,我们迫于无奈,才展开反击的。”

“那也该谋定而动,自己先做好准备工作再着手,草率而动,结果丧师辱命,后果全该你负责。”

辛辰不敢再辩。

金发女郎道:“当然我是监督人,也难咎其辞,在教主面前,我会替你承担一半,以前我太信任你们,凡事不加过问,致有此失,现在我发现你们实在不行,所以要自己接管了,在我负责期间,你可不许再自作聪明地乱作决定了。”

辛辰道:“我已向总坛求援,派升天、入地、呼风、唤雨四大尊者前来支援,预计一两天可以抵达。”

“来了也叫他们先歇着,等我的三日之约过了再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