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妮吩咐侍立的察哈儿,也是那八名侏女中年龄较大的一个,进去里面取了一包葯散出来。

“这是本教传治火毒的解葯,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伤处,立刻止痛消毒,再养三五天伤后,连斑痕都不会留下。”

洪九郎含笑称谢,接过来检视了一下,摇摇头表示无可奈何。

金妮道:“洪兄能辨出其中葯品了吗?”

“没办法,我约摸可以辨出其中九种葯材,还有四种则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金妮目现钦色道:“从捣碎的葯散中,洪兄略一品味,就能辨出九种,足见医道之高,另外那四种却是产自天竺与天方两地,中原不产,洪兄自然无法辨别了。”

洪九郎道:“天竺和天方是两个好地方,有许多神奇的东西可容探讨,异日有暇,我要去游历一番。”

“好极了,小妹可以作向导,洪兄,解葯给你了,现在要看你如何送回去了。”

洪九郎又要来了纸笔,写了一段文字,走到庭中,抬头向天,看见有一头鹞鹰在晴空翱翔,乃撮口作了一声尖啸。

那头鹞鹰收翅直飞而下,停在他的手膀上,怒目金睛,十分神骏。

洪九郎把解葯放在它颈下的一个小竹筒中,塞紧盖子,鹞鹰又冲霄而去。

金妮恍然道:“洪兄原来是利用这个方法,倒是别致得很,这鹰是你豢养的?”

“是我在天山训练的,原先寄养在一个朋友那儿,等我的事情定了之后,又着人去捎了来。”

“天山的猎鹰在关内也能生活吗?”

“刚来的几天还不大习惯,但是慢慢细心照顾,它就活得很好了。”

“洪兄现在不狩猎了,这猎鹰养着有什么用呢?”

“用处大了,它可以搜寻敌踪,据实跟踪而不被人发现,必要时也可以联络消息和阻截对方的消息,假如对方利用飞鸽来通讯,用它来拦截是最好的了。”

金妮脸色微变道:“洪兄就是利用它找到这里的?”

洪九郎微笑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金妮又道:“我们跟总坛通信,就是采取飞鸽,一定也被洪兄截下来过了?”

洪九郎笑逍:“那时我们还不是朋友,而且还处在敌对状态中,我做什么都可以原谅的。”

金妮的笑容却十分勉强道:“幸亏我及早与洪兄消除敌意,否则树立洪兄这个敌人是十分不智的事,你这高空侦查,就会使我们无所遁形了。”

“金妮,虽然蒙你将我视作朋友,但是贵教主能否对我释怀还很难说,因为我曾经杀了他的儿子赫连玉。”

“这个洪兄请放心,赫连教主是个很识大体的人,还有,温如玉只是他的侄子。”

“全妮,你这就不像是朋友了,赫连玉名义上是他的侄子,实际上却是他跟他嫂子的私生子。”

“连这个你也知道了?”

“是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对魔教你究竟还知道多少?”

“不算很多,但是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比如说,辛辰已经向总坛请调飞天、入地、呼风、唤雨四大尊者,专门来对付我,对不对?”

金妮干笑道:“那只是以前,我们既已化敌为友,自然就不可能再有敌对行为了。”

“金妮,魔教之中,你只是居于协助的地位,凡事并不由你作主,你真能叫他们放弃向天狐门伸手吗?”

“那要看天狐门的态度了,若是天狐门跟我们作对呢?”

“天狐门不会跟谁做对,我们的宗旨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在天府八狐旧日的地盘中,保持着我们的势力范围。”

金妮笑道:“那是甘肃一个省了,你们又紧扼了天山的咽喉,本教要想跟西方联络,一定要从你的眼下经过,这个地方是我们必争之地。”

“但却是我们先立下足来,你的意思是要赶我们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天狐门何不并入天魔教中来呢?大家成为一家。”

洪九郎欣然色动道:“好极了,我也有这个意思,天魔一教,由来已久,与我天狐之道也有很相似之处,实在没有分成两家的必要。我这个范围虽小一点,但我可以慢慢扩充,将来西南教主和东方教主共分中原,一人管一半,互为呼应。”

金妮一怔值:“你要当西南教主?”

“你们有西方教主、南方教主和东方教主,为什么不能有一个西南教主,反正都是在魔教正教的隶居之下。”

金妮道:“魔教历来只有三名教主,连北方教区,近年发展得非常成功,也不允许单独成立一区,隶居于西方教主之下。”

“那我也要隶居一方之下了,那可不行,我在天狐门中是一门之主,坐霸一方,我干嘛要去找麻烦,弄个人来管着我?”

“洪兄,人贵在识时务。”

“就是这句话,武林中无尊卑之分,看本事而已,若是我有本事把赫连达挤下去,这东方教主就是我的了。”

金妮没想到他会在这个上面做文章,只有道:“那洪兄还是要跟我们作对了?”

“不是跟你们作对,是在争东方教主,我这人一生中不习惯屈于一人之下,不过没关系,那只是我们两个人之争,只要别的人不介入就行了。”

全妮只有道:“教主的认定不是这么简单的,那必须要经过血祭魔神大典,由教宗加冕,授以权杖。”

“那我就跑一趟西方。”

金妮道:“不是随便去一个人,就能册封为教主的,还要经过多次的考核,教宗认为合格后,由他自动宣布,事前必须经过十大长老的推荐,那些长老对你毫无认识,他们怎会推荐你呢?”

“你可以告诉他们,请他们推荐,金妮,争取到我这个伙伴,跟树下我这个敌人,差别是很大的。”

金妮只有道:“好,我要等西方派使者来联络时,才能把我的意思带回去,那可不是一两天的事。”

洪九郎微笑道:“你最好是派个专人去联络这件事,越快越好,我是个很急性的人,而且在这之前,我也会做两件事情,让他们慎重考虑一下你的推荐。”

金妮吃惊道:“你又要做什么?”

洪九郎冷笑道:“你不必敷衍我,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而且你的权利也不够资格作任何推荐,因此,我必须以事实来改变你的看法。”

金妮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再敌对了吗?”

“那只是你口是心非的一句话,你也限制不了赫连达的行动;金妮,如果我相信了你的话,我就是大下最大的傻瓜了,我对你可以不存敌意,对廉教则不敢轻易相信,四大尊者一到,他们会立刻对我下手的。同时,我也向你提出第一项保证,保证在最短的时日内,割下四大尊者的脑袋,那时你才会认真地考虑我的建议了。”

他的话毫无保留,金妮只有气得翻白眼。

洪九郎说完了话,就想要告辞。

金妮道:“洪兄,你不是说好了要接受小妹的款待吗?”

“现在还没到时候,你的款待也不是出于真心,我对加盟魔教的事很感兴趣,所以也不想跟你抓破脸,等哪一天你真心邀请时,我再来叨扰吧!”

说完一拱手,就向外行去。

金妮一挥手,那八名侏女都出来了,站在门口排成了一列。

各人手中抱着一件奇怪的乐器,有的像筝、有的像琵琶,但是头上都带着兵刃,可见这些乐器还兼作兵器之用。

洪九郎晒然道:“金妮,这是做什么?”

金妮笑笑道:“迎宾之舞既备,总不可虚设,洪兄总得赐教一番才能离开;再者,她们八个人也要报一下杀师杀夫之仇。”

“什么杀师杀夫之仇?我简直听不懂?”

“洪兄上次潜入魔神腹中,杀死厂两名护法,是她们的授业恩师,也是她们几个的丈夫。”

“就是那两个侏儒?”

“是的,她们都是侏儒,无法与常人婚配,就一起嫁给了那两个人。”

洪九郎一笑道:“每人有四个娇滴滴的老婆,难怪那两个家伙死时还舍不得闭眼睛。”

“不是每个人四个老婆,而是每人有八个老婆,但是她们八人,每人也有两个丈夫。”

“这是一笔什么烂帐?乱七八糟!”

“同夫共妻,这正是我魔教的精义。可以使一个男人同时拥有很多妻子,也可以使一个女人有较多的丈夫。”

“那不行,我如加入魔教,我只共妻,却不准别人沾我的女人。”

“那也行,你必须要达到长老的地位,长老的地位崇高,他们的女人是不准人共享的,倒是他们高兴时,可以召唤别的女人伴宿。”

“我不要当长老,我要争的是教主。”

“教主的地位更崇高了,自然可以随心所慾,不过洪兄想当教主,至少要先过她们这一关。”

“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吗?”

“是的,教主的考验共有七关,一关比一关难,我这八名侍女是第一关,至少要通过这一关,我才能向上推荐。”

洪九郎笑笑道:“既是考验,我自然要通过一下的,不过话说在前面,我这人一向不知道什么怜香惜玉,万一有了折损,你可别怪我。”

“那可不行,你不能伤害她们。”

洪九郎笑道:“那我不是太吃亏了?”

“洪兄如果想当教主,就必须受这种约束。”

洪九郎道:“我这人就是受不得约束。”

话说完,人也跟着行动,直冲过去,拳脚齐施,把两名侏女踢飞了出去,跟着一拳一掌,又把两名侏女打倒在地,一时阵脚大乱。

那八名侏身手都不弱,可是心理上尚未准备,洪九郎发动又快,挨踢的两个都是小腹中胸,受了重伤。

抬举的一个胸前中击,肋骨断了几根,扎破内脏,口中喷血,另一个则更惨,一掌砍在咽喉处,立刻气绝了。

举手间就死伤四人,金妮脸色大变道:“洪九郎,我说过你不能伤她们的!”

“为什么?那只是你们的规定,可约束不了我,我也说过。我是个不受约束的人。”

金妮道:“你既然要加入魔教,就该接受约束。”

洪九郎一笑道:“没有的事,我也要看看是什么约束,有些规定不太合理,就该你们改一下,比如说,你们规定教主只有三名,那就不太合理,我这西南教主是干定了,否则我就捣蛋到底,你最好考虑一下。”

说完,就这样扬长而去。

金妮连叫了几声,他却不再答理,气得金妮直跳脚。

辛辰在后面转了出来道:“大祭司,你看见了,这个人狂妄自大,可以和平相处吗?”

金妮却反而笑了起来道:“他出手无情,胆大包天,而且手狠心硬,倒是当教主的最佳人选,赫连达也没有他这份魄力。”

“什么?大祭司真准备推荐他当西南教主??

“魔教中不可能出现四教主,但是赫连达如果不称职,这东方教主很可能会被他夺了去。”

辛辰道:“那怎么行,如此一来,置赫连教主于何地?”

金妮冷笑道:“魔教中用人唯才,如果他成了东方教主,自然就没有了赫连教主。”

辛辰脸色一变道:“大祭司是准备接受他了?”

“我可没有这样说,更易教主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既有这么一个人才也机会,我会向教主推荐的。”

“大祭司最好还是慢点做决定,他不一定活到那么久。”

“那当然,教宗座前秘使还有半年才会来到中原,在这半年之内,我不会说什么的,你们可以用一切的方法对付他,等到秘使一到,我的推荐生效后,你们就不准动他了,本教第一教规就是严禁自相残杀的。”

“在这半年内,大祭司不会帮我们的忙对付他了?”

金妮笑道:“对付敌人本来也不是我的工作。”

“大祭司只要记住他是敌人就成了。”

“他是你们的敌人,可不是我的敌人。”

“他杀了你们的两名护法,又伤了你四名侍女,怎么不是你的敌人?”

“两名护法是死在战斗之际,技不如人,怪不得谁,至于我这四名侍女,更不算回事了,我的天魔大阵,从来没有被人用这种方法破解过,那提醒我以后不可再犯这种疏忽,我只有感激他。”

辛辰气得一跺脚跑了。

金妮这才叫察哈儿去检视四名伤者的伤势,发现两个人只要养息一阵就可以复原了,两个人已经没救了。

察哈儿咬咬牙道:“这家伙出手真狠,简直不像个人。”

金妮却一正神色道:“察哈儿,你们一直仗着自己娇小玲珑,兼得艳媚之色,以为没有一个男人忍心伤害你们,现在总算知道了,世界上还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