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忽然,洪九郎神色一动道:“我们有客人来了,去通知小翠她们,要尽心侍奉,不可轻慢。”

小丹愕然道:“有客人来门上会通报的,爷没得到通知,怎会晓得有人来了?”

洪九郎笑笑道:“打猎的都有一件好耳朵,听得到各种声音,更有一付好嗅觉,闻得同出奇怪的气味,客人是不速而至,所以我才要尽心侍候。”

“不速之客?来人是闯进来的,这怎么可能?此地防备之严,连苍蝇都飞不进来。”

洪九郎道:“听我的话绝不会错,天狐宫的防备只能挡苍蝇,却挡不了蚊子,蚊子可比苍蝇小得多。”

小丹和小紫连忙到了外面,没多久,他就听见了院中有叱喝声以及兵刃交接的声音,斗得很激烈。

他信步踱出去,但见小丹等六个女孩子平执长剑,围住了四个小女人在狠命地交斗着。

说是四个小女人,是因为她们的身高都不到四尺,像个八、九岁的小孩子,但她们却又个个身材饱满,曲线玲珑,是十足成熟的女人;而且个个都娇娆风情,正是魔女金妮身畔的几名侏儒侍女。

她们的身材虽小,但是剑法却十分凌厉,身形灵活,轻巧曼妙,小丹她们六支剑虽然也很凌厉,却只能维持个平手局面。

洪九郎很悠闲地抱着手在一边瞧着。

一名侏女看见了洪九郎,连忙道:“洪门主,我们是来拜访你的。”

洪九郎微笑道:“是吗?那是我门上的人太失礼了,也不来报告一声,更没有给四位领路,让四位自己进来。”

那侏女略顿一顿道:“我们没有经过门上。”

“这就难怪了,四位有什么事?”

“奉大祭司之命,有要事请门主枉驾一谈。”

洪九郎冷笑一声道:“你们的大祭司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了?派个人来通知一声,洪某就该奉召了吗?我可不是她的裙下之臣,要这么听她的话,至少她该备个帖子。”

“门主误会了,大祭司有一封函要我们带来。”

“那你们该在大门口正式投贴请见呀!我们双方是闹得不太愉快,但只是跟赫连达过不去,对你们大祭司,我们还是客客气气的。”

“那只是你洪门主一个人作如此想,天狐门其他的人却不是这种看法,我们若是经由正式的请见手续,一定见不到门主,而且大祭司这次邀请是十分机密的,也不想给本教的人知道,所以才要我们偷偷地前来。”

洪九郎笑笑道:“原来是这样子,那倒是可以原谅的,小丹,既是她们另有别情,就应该客气点,大家退下来,请她们到屋中上座。”

小丹一声招招呼,六个女孩子都收剑退后,四名侏女也吁了口气,但是忽地顶上撒下一片巨网,一下子将她们罩在里面,跟着绳子一收,把她们吊了起来。

那侏女急忙道:“洪门主,这是做什么?”

洪九郎笑道:“待客呀!你们知道我在天山是狩猎出身的,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只有这些狩猎用具。”

那侏女道:“洪门主,我们此来没有敌意。”

洪九郎一笑道:“我知道,金妮如果是派你们来行刺,未免也把我姓洪的看得太低了,但是你们把天狐门当作无人之境,认为可以来去自如,也打错了主意。”

那侏女道:“可是我们仍然进来了。”

洪九郎笑笑道:“天狐门的外府不设防,人人都可以进来,那没什么了不起,你们尚未进入此院,这儿就已作好了准备,可知天狐门的警戒并不差。”

那侏女道:“是,我们已经知道厉害了,请门主放我们下来吧!”

洪九郎大笑道:“那有这么容易,听说金妮手下八位侏女个个粉妆玉琢,虽然小巧玲珑,但销魂之处比一般正常的女郎尤甚,我正想找机会领略一下,难得你们自己来了,我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那侏女道:“门主如果要我们侍候,那还不容易,到我们大祭司那儿去,我们八个人都会尽心地侍候门主的。”

洪九郎笑道:“那是你们侍候我,到了这儿,我要尽地主之谊来侍候你们,小丹,你们先替她们沐洗一番,西方的女郎美则美矣,就是身上有股騒味不敢承教,我回头就去招待她们,却不想她们身上带来一点气味。当然,她们身上的零零碎碎也要洗干净,不然正在赏心悦目之际,她们掏出些要命玩意儿,那就太煞风景了。”

小丹等人笑笑嘻嘻地上前,那四名侏女连忙运功戒备,以备挣扎。

那知小丹却取出了一块罗帕,迎风一抖,一股甜香袭来,四个人嗅进鼻中,顿时四肢如绵,软软地动弹不得,网子放了下来,四名小美人被拉了进去。

由六名女郎摆布四个女孩子,首先就是脱光她们的衣服肥她们的身上洗得干干净净,这一次是真正的“洗”。

小丹等把她们发中、腋下、肚脐中的毒针、毒葯,完全地搜了出来,堆了有一大堆。

洪九郎进来看了摇头道:“真想不到,你们这么小的身体里,居然藏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小丹笑道:“她们倒是真会利用女人的本钱,有些致命的武器,藏在你再也想不到的地方。”

洪九郎道:“我怎么会想不到,这是我告诉小紫,叫她特别注意的。”

“爷怎么知道她们把凶器藏在那儿的呢?”

“这是她们魔教的特色,黑道中最有名的凶人勾漏九枭抓到了两名魔教女弟子,留了下来,七天后,九枭全部中毒而死,每个人都是下体溃烂,我才知道她们的销魂手段中,也藏着杀人的利器。”

这四名侏女被洪九郎留了四个时辰后才放回去,是洪九郎派人用车子送去的,她们四人骨软筋疲,连路都走不动了。

金妮十分诧然地道:“小小,你们是怎么了?”

小小愤然地道:“大祭司,那个洪九郎简直不是人,是头畜生!”

金妮一笑道:“他最多把你们当女人而已,那又怎么样,你们本来就是女人。”

“可是他玩弄我们时,简直不把我们当人。”

金妮的脸色沉下来道:“小小,我现在才知道,何以你们对男人的吸引力比不上一个普通的弟子了,那与体形无关,你们的身体娇小,只会使男人更怜惜,更为你们着迷才对,主要是你们的态度,你们一个个都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女王了,没有一个男人喜欢陪着女王睡觉的。”

小小嗫嗫地道:“大祭司,在洪九郎面前,我们可没有端什么架子,可是他却把我们当母狗一样。”

“他跟你们上过床没有?”

“上了,四个人都上了,他就像是一具铁人,我们几乎送了命,他却不肯停止,我们四个人差点没把命送掉。”

“这话像是魔教的弟子说的吗?”

“大祭司,我们在教中学的本事都没有用,不知道他使用什么手段。几下子我们就熬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直到两眼发白为止。最后还要听他一顿奚落。”

金妮笑道:“他有这么大的本事么?”

小小道:“是的,我们现在全身都酸痛,几乎见了男人就怕了,这个家伙的确不是人。”

“我倒不相信,等他来了,瞧我如何摆布他!”

小小顿了一顿才道:“大祭司,他不来了。”

“什么?他不来了?”

“是的,他看过大祭司的信后,放在火上烧了,然后说对天魔姹女大阵他胃口缺缺,从我们四个人身上,他已经领略够了。”

“这个畜生,他敢如此瞧不起我们?”

小小顿了一顿又道:“他说天魔姹女大阵之所以迷人,不过是新奇而已,我们四个人他连一毫一发都看过了,已无新奇之感,更看过我们的狼狈相,他认为已经够了。他说,大祭司如果能找到一批跟大祭司差不多的人来,同操此阵,他或许还有兴趣一试,否则就大可不必了。”

金妮听了脸色又是一阵激变,良久后才叹口气道:“他说得不错,这次我派你们去送信,的确是做错了,你们给他这一阵拨弄,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天魔大阵虽以惑心为主,但还是施展人的魅力,你们的人对他已不具魅力,阵法再好也无由施展了,算了!你们去歇着吧!我另外来想办法,从西方去搬人来。”

小小道:“是的,婢子等自承道行不够,大祭司要收服这条孽龙恐怕要把你的四位姊妹请来。”

“要动用到勾魂四姝?他有这么大的道行吗?”

“是的,洪九郎的天狐门主,他们天狐门有一套男女参研合修之道,他身边有十个女孩子,个个都娇美如花,更攻内媚之道,寻常的阵仗是奈何不了他的。”

金妮冷笑一声道:“我倒不信这个天狐门,居然可以跟我们魔教一争,看样子非得好好地斗他们一下不可。”

第二天,她放出了五头信鸽,这五头信鸽在飞出兰州后,就被一批鹞鹰抓了下来。

鸽脚上铜管中的字条被取下送到洪九郎那儿,字条是用梵文写的。

天府八狐中人才济济,岳无玲自己就精习梵文,她看过后笑道:“你上次玩的那一手使金妮大感失了颜面,决心到西方去搬请她的四个姊妹来对付你。”

洪九郎道:“我在一个叫细细的侏女口中问出了西方魔教的情形,金妮有四个师妹,也是她的同胞姊妹,叫勾魂四妹,在魔教中的地位很高。”

“九郎,这可是你惹出的麻烦,赫连达很聪明,放弃了西南西北地区留给了金妮,现在变成我天狐门要独自来对付西方魔教了。”

洪九郎一笑道:“西方魔教不可能倾全力来到中原的,最多拨一部份人手来支援而已,他们大部份的实力要留守黄金城,维持住那一方根据地。”

“但也相当可观了,他们的黄金城中有二十万教民,西方教主独孤长恨兼任城主,臣民个个习武,俨然已成为西方之霸,这股力量非我们所能敌的。”

洪九郎道:“二十万人,不可能全数派来用,照我的估计,他们能派遣五十个人就很不错了。”

“就算是五十人吧!也够壮大了,这五十名必然是绝顶高手,集我天狐门全部精华,也凑不出五十名好手来。”

洪九郎一笑道:“我不会让他们来到中原的,我西出阳关,在大漠上截住他们去。”

“你怎么找得到他们?”

“大漠上的主人是维吾尔人,我在维吾尔人中有很多朋友,他们会帮助我找到他们的。”

“就算找到了,又怎么对付呢?这五十人非同小可,几乎是等于三千雄师。”

“也不过是三千雄师,大漠的胃口却大得很,十万雄兵,也能一口吞下去。”

对洪九郎的决定,岳天玲向不多作询问的,她只是道:“那你必须打点一下了,魔教的信鸽虽然被截了下来,但他们一定还另外派专人前往的,这方面他们做得很秘密,我注意多年,也未能找出根由来。”

“没关系,我打算把鸽子也放回去,让他们传好消息回去,我才好在大漠上安排拦截。”

“你准备带多少人手?”

“天狐门最原始的班底,六姐的小丹小紫,大姐的心心和芳芳,然后由青娘子尤素芬领队。”

“就这五个人,你够吗?”

“此去全凭智取,不跟他力敌,我要利用大漠的天然环境陷住他们,人多了没有用。”

“好吧!你几时走了?”

“今天就离开,此行最重要的就是不动声色,我先走一步,在阳关等她们来会合,她们五个人也要分成三批出发,限十天内赶到阳关。”

“十天赶行近千里,不太急促一点吗?”

“没有那么远,不过才七百多里,沿途都有官道,可以放马疾行,我可以在五天内赶到那儿,先作准备,所以不能耽误,因为在大漠中布置还要花很多时间,那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一望无际的漠野,高可接天的山岳,狂风畴,沙浪如涛,然而在有水草的绿洲却又奇花生树,风光秀丽一如江南,这就是大漠。

洪九郎回到这儿,仿佛回到了久别的故乡,人也开始清醒了,精神了。

不过,他随行的五名女郎却没有这么高兴,她们被烈日晒得头昏脑胀,被沙漠的干燥气候吸去了皮肤上的润泽,显得病恹恹的。

其实也难怪,她们原都是娇生惯养的女孩子,虽然都是侍女的身分,却都是在别人的呵护中长大的。

尤其是小紫和小丹,乐天湘太宠她们了,她们吃的苦也最多。

所幸有个尤素芬在照料她们、帮助她们,才维持着她们不倒下来。

洪九郎还打趣她们道:“姑奶奶们,我还打算在忙完魔教的事情后,带你们到大漠上来牧马为生的,现在看样子这个主意行不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