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和金加走得很从容,大约是在阿里奔逃后的两个时辰才出发的,只问了一个方向,谁也不知道他会逃向何处。

可是金加有办法,他在沙漠上找到了蹄印,找到了半干的马粪,也找到了马尿的残迹,决定了追逐的方向。

他们还在半路上看见一头黄羊的残尸。

洪九郎道:“这家伙比我想像中能跑,他喝了黄羊的血,至少又可以支持一阵子。”

金加却笑道:“人可以喝羊血,马匹却不肯喝那玩意儿,那匹马的力气已弱,跑不出五十里的。”

果然在追出了三十里后,他们看见了力竭倒地的马匹,脖子上被刺了一个洞,是利刃造成的。

洪九郎道:“这家伙已经到了穷途未路了,他不该杀了马匹的,在沙漠上没有马,人是无法生存的,尤其是马匹知道哪儿有水源,再往前支持个四十里,我就知道有一处小水源了,他却迫不及待地杀了马,饮了马血……”

金加凝重地道:“也许他也知道水源之所在,这顿马血足够支持他到水源了。”

“不容易,他没了马匹,一定要靠步行,沙漠上走四十里是很辛苦的。”

“他学过武功,施展轻功,走起来很快的。”

“在沙漠上轻功再好的人也走不出十里的。”

“你怎么知道?”

“我试过,黄沙不比硬地,施展轻功很耗体力,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跑出了十里。”

“没那回事,我族中任何一个人都能一口气跑上二十里。”

“大哥,你们是从小在沙漠上生长的,对沙漠已能适应,外地来的人绝不可能一口气跑出十里,在大漠上只能慢慢地走。”

金加看着地上的足印道:“那家伙并不外行,他走的步伐并不快,正是一步步地慢慢前进。”

洪九郎笑道:“马的尸体尚温,证明他并没有走出多远,他若是慢慢地前进,我们绝对可以在到达水源前追上他,你要不要打赌?”

金加笑道:“我不赌,兄弟,你比一头狐狸还狡猾,连我这老沙漠也甘拜下风。”

他说着,拉马就要追去。

但却被洪九郎拦住了道:“不必快,让他多走一阵子,这样子我们在追上他之后,他已没有拼命的体力了。”

“兄弟,难道你打不过他?”

“我有十足胜他的把握,但是我认为能省一分力气,就省一分力气,能不拼命最好,主要的我不是光要狠杀他,还希望能活捉他,问出一些话来。”

他的话很内行,金加十分佩服,所以也听了他的建议,慢慢地策马前进,又走了几近十里,沙上的足迹明显地慢了下来,步幅也缩短了。

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日光烈而强,幸而他们不但有充分的食水,而且也作了适度的休息,所以人和马的精神都很充足。

前面有一块突起的岩石,大约是二十多丈高,一峰笔立,像是一枝石笋。

洪九郎道:“那是不是希望之杖?”

“是的,再前进二十多里,就有水源了,有人在那儿刻字留了记号,作了指示,告诉沙漠中的旅人,那家伙一定赶到了那儿,也看见了那些指示。”

洪九郎笑道:“我知道那些指示,他劝告旅人,若是没有了食水,最好在石下阴凉的地方休息,等天黑阴凉的时间再慢慢地走向水源,否则一定挨不过那二十里。”

“那家伙恐怕不会这么听话。”

“这是多少人累积的经验,他如肯听,就一定会在石下等着,他如不肯听,也一定会倒在半路上,所以我们必须做个准备,快要找到他了。”

金加道:“我知道,不必要你提醒了。”

他单人匹马,向那株希望之杖冲去,洪九郎紧跟在后,就在金加冲到石下时,突然一条人影冲出,直扑金加的背后。

金加并没有后转,但他的背后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在人影快要接近时,猛地拔刀向后挥出。

当的一声那条突击的人影被挥过一边,洪九郎也慢慢地迫近。

突击的那个人果然就是阿里,他看清了两个人之后,面呈怖色道:“是你们?”

洪九郎笑道:“自然是我们,阿里,这儿是大漠,你怎么逃得出我们的掌握去?”

阿里握着手中的刀,喘息着道:“金加大汗,为什么你要对我们下毒手?”

金加大笑道:“女人和金银对大漠之鹰来说,是一种诱惑,我受不了诱惑。”

阿里叫道:“胡说!你早就存心对付我们的。”

洪九郎笑道:“你要这样说也未尝不可,因为我们不希望看见你们那种邪恶的宗教污染了这片美丽的土地。”

阿里一怔道:“你说些什么?”

洪九郎道:“孔雀黄金城是西方魔教的总坛,你们是那儿派出的姦细,想利用女色来蛊惑大漠上的一些王公,然后把势力扩充到大漠上来。”

“胡说,四位公主是到中原去留学的。”

“中原的礼教与你们的教义是完全不同,你们也不是到中原去的,那四个女的也不是公主。”

阿里变色道:“你完全是胡说八道。”

“我一点都不胡说,勾魂四姝是魔教的祭司,武功不会那么差劲,她们根本就是冒牌货。”

阿里瞪起了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会知道勾魂四姝?”

“我就是你们要对付的洪九郎。”

“天狐门主洪天泉?”

“是的,现在你不会讲我是胡说了吧?”

阿里顿了一顿才道:“洪九郎,你不愧诡计多端,可是这一次你也失算了,你虽然杀死了四名副使,但勾魂四姝已到了中原,她们会对付你的。”

洪九郎对这一着倒是颇感意外地道:“勾魂四姝已经入关去了?她们怎么走的?我在大漠上已经广为打听过了,每一条可行的路上都有眼线,所以才很轻松地找到了你们,却没有看见另一队人。”

阿里狡猾地笑道:“你找勾魂四妹,当然不可能找到,她们化装为男人,戴上大胡子,随着别的商队入关。”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们知道你是大漠出身的,也知道你在大漠上的人头很熟,预防你在半路拦截她们,所以才计划化装入关,这一步棋果然有用。”

洪九郎苦笑一声道:“你们对我倒是很了解。”

阿里道:“大祭司最后派人通知我们,以往就是对你太轻估了,才吃了你不少亏,今后将把你列为第一个对象,全力来对付你。”

洪九郎笑道:“多谢你们看得起,不过措词却不太得当,金妮召来勾魂四姝的目的是笼络我而不是对付我。”

阿里道:“看了你对我们的手段,笼络你是不可能了,今后本教将以全力来对付你。”

洪九郎道:“只可惜他们在关内,不知道塞上发生的事,所以金妮还是会客客气气地对待我的。”

“但是等我到了关内,就会说给他们听了。”

洪九郎道:“我特别追踪而来就是不让你回到关内,现在已经被我追上了,你还想逃得出去么?”

阿里也笑着道:“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我们魔教有许多脱身逃生的方法,你要杀我还不容易。”

洪九郎冷笑道:“你最多是施展血光化身之法,舍弃身上一部份血肉,幻成化影而逃去,但这一套在我面前施展不开的,我有专门克制你的方法。”

“我不信,这是本教最高的大法之一,从无破解之法。”

他只说了这句话,人已分成了两片。

金加在他们说话时,已经悄悄地绕到他的后方,洪九郎在说话时,还夸大地加上了手势,引去了阿里的注意。

所以洪九郎手势一落,金加一刀劈下,这位号称大漠之鹰的塞外高手是专打偷袭战的,刀发无声,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阿里。

他在事前已得了洪九郎的指点,出刀由上而下,一剖两片,形神俱灭,魔教的解体大法也不管用了。

洪九郎朝金加一笑道:“大哥,小弟没骗你吧?魔教中人并不是杀不死的,只是要用对方法。”

金加也笑道:“那是兄弟你镇得了他们,换了我单独一人,我还是奈何不了他的。”

“大哥还有族人牵累,自然是避免直接启怒他们的好,今后在大漠上,大哥遇上了魔教中人,也不必去得罪他们,只要给小弟递个消息就好。”

“那当然没问题,不过兄弟若是有意思进剿黄金城时,别忘了通知我一声。”

“大哥不怕他们了?”

“怕还是怕的,可是你若出师进剿,一定有了十成把握,我跟着去捡个现成便宜。”

“但是大哥却犯不上冒这个险的。”

“我不是喜欢冒险,但是我有一大批族人要养活,能发财的机会我总不能放过。”

“原来大哥是看中了那儿的黄金。”

“不错,我虽然决心要族人学习在草原上求生了,这却不是一天可以学成的,在这段学习的时间里,我不能让他们受饥挨饿。”

“大哥又何至于如此拮据?”

“兄弟,我们是一个部族,在大漠上,一个穷的部族是没有地位的,黄金也是不怕多的,我们没有私人财产,每一块金子都是属于全体的,我这个族长虽有权自由动用,但是我也有责任维持大家的富足。”

他说的是实情,洪九郎也没办法改变他的观念了,能够顾全族人的生活,就是一位称职的好王公,因此他只有苦笑一声道:“好,到时候我一定通知大哥。”

金加很正经地道:“兄弟,你可不能骗我倒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也知道我的族人武功太差,帮不了太多的忙,可是在大漠上,我有最灵通的耳目,有最普及的消息网,黄金城如果派人跟关内联络,我一定能知道,这对你是很有帮助的。”

洪九郎神色一动道:“这的确很有帮助,今天就请大哥留心一下,如果黄金城和魔教之间有任何联系,都请大哥能在不动声色之下,把消息截下来。”

“这怎么可能呢?截下消息,就不能不惊动对方。”

洪九郎笑道:“大哥如果采用我的方法,就一定可以达成目的了,好在这是大漠,通过的人一定要经过月余的长途跋涉,也一定要经过几处固定的水源,大哥只要派人常驻在这些地方,控制水源,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他不但告诉他一个方法,也交给了他一包葯粉道:“把这个放进水里,就足可使人神智昏迷一段时间,大哥就可以从容地做手脚了。”

“他们所用的文字,我不一定看得懂。”

“黄金城所用的文字是天竺梵文,我会派一个人来跟大哥联系的,我们只要掌握了黄金城的动向,相信一定可以击溃他们的,大哥也可以去搬回大块的黄金了。”

金加十分高兴,洪九郎也十分高兴,因为他布下的这一步棋子还真管用。

洪九郎回到兰州总坛的半月后,他就接获了金妮送到黄金城的一份报告。

报告说东方教主赫连达已经把实力迁往江南,准备在金陵建立总坛,暂时放弃中原地区的争霸,这正是西方教扩充实力东渐之机,此间仅一个天狐门作梗,勾魂四姝已然到达,如果能靠她们笼络洪九郎成功,则中原垂手可得。

如果笼络失败,势将付之一战,则目前实力尚嫌不足,务请西方教主独孤长恨选派高手,前来助阵。

洪郎看完之后,倒是着实地思虑了一阵子。

魔教东侵是一个既定的策略,而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作这个努力,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崇尚物慾,讲究享受,完全是以物质与纵慾来吸引教众。

但是他们所处的西方太穷,有些地方大部份的人民都是衣不蔽体,民不聊生,没有什么财富可供他们掠夺剥削,所以他们看上了东方的富庶。

再者,西方是城邦政治,分得很散,而一些大邦对他们仇视排斥,根本不容许他们立足,当他们有意扩展时,往往会举全国之兵来征讨他们。

中原地方广大富裕,官府对武林中人采取的是不相过问的态度,利于发展,所以他们心心念念就是想在东方立足。

不过,因为他们的思想、教义、行事都是趋向于罪恶,与东方的传统思想礼俗大相违背,一直受到东方有识之士的反对。

多少年来,东方的武林中人,对魔教的介入也始终抱定着拒斥的态度。

双方的冲突持续了有百余年之久,西方的势力始终无法伸进来,但他们诡异的武功路子,也一直对东方武林造成极大的威胁与困扰。

现在是另一场东西冲突的开始,而阻止魔教东侵的责任,却落在天狐门的头上。

当魔教在西方又一次作酝酿东侵的准备时,一代智者天狐老人也在开始作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