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花妙人已经带了十来个人再度找上了门。

这次他的脸色很难看,一来先找上了洪九郎,冷笑道:“朋友,阁下原来是来找花某晦气的……”

蝶舞上前道:“你别找错了对象,寻你晦气的是我,不是这位洪大官人,他是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

花妙人不信地道:“你?凭你这么一个女人?……”

“不错,在楼上赏你一巴掌的是我,在楼下杀了你两名马师的也是我,你冲着我来好了!”

花妙人顿了一顿才道:“好,就算是你,你有这一身本事,屈身花丛,必然是另有所图吧?”

“不错,我的所图就是你,我看中了你的旋风牧场,这些年你也捞足了,该挪挪窝,让我们来赚几文了。”

花妙人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的很清楚,无须再重复了,花妙人,我给你六个时辰的时间回去搬家,衣服细软可以搬走,马匹全部留下,每人可以骑一头走,这个条件十分优厚了。”

花妙人怒极而发出一阵冷笑道:“是十分优厚了,不过花某还不明白,你凭什么提出这个条件?”

蝶舞淡淡地道:“凭我西方魔教,够不够条件?”

花妙人连退了几步,才算稳定住自己:“你们是西方魔教的人?”

“是的,我是西方孔雀黄金城的祭司妲妮,这次是专为你旋风牧场而来。”

花妙人道:“不可能,我跟你们赫连教主有过联系,大家互不侵犯,你们怎能破坏约定,吃到我头上来?”

听说花妙人与赫连达已有口约,蝶舞倒是微微一怔,但她看了洪九郎一眼,觉得这是更大的一笔财路,她必须要在洪九郎面前建树起权威。

所以她只略一思考后道:“赫连达已经搬到江南去了。”

“但他却是你们的教主。”

“本教体系与一般门派不同,他这教主的职权行使不到我们祭司身上,他所承诺的事,我们未必承诺。”

花妙人脸色一变道:“那你们是打算硬吃了?”

蝶舞道:“我已经放足了交情,给你六个时辰离开,但你若不领情,我们就只有采取行动了。”

花妙人脸色再度一变,但他大概也知道魔教势力之大,硬挤下来,对自己大为不利。

因此他只有道:“旋风牧场虽是以我的名义而设,但实际却是拙荆在经营,她的娘家占了大部分的股子。”

“夫妇不分家,名义上是你的,你就可以做主。”

“我的情形不同,拙荆的兄长是黄河水道的总瓢把子,旋风沙场实际上是黄河水道的产业。”

蝶舞沉下脸道:“花妙人,你别抬出黄河水道来充场面,本教既然伸手了,就不在乎任何人架梁,你即便有黄河水道撑腰,也改变不了本教的决定,我们是要定了。”

花妙人忍住气道:“魔教人多势众,花某惹不起,假如牧场是花某人的,立时就可以答应转让,正因为主权不属于我,所以我要回去跟拙荆商量一下。”

“假如你老婆不答应呢?”

“那就不是花某的事了,你们自己跟黄河水道谈去。”

蝶舞道:“花大场主,我们不去跟黄河水道谈,也不必去谈,牧场在名义上是属于你的,你同意转让就够了。”

“可是拙荆不会同意的。”

“她一定会同意,除非她不要你这个丈夫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说,委屈你花大爷暂留一下,我们去接收牧场,如果花大娘子不肯交……”

花妙人脸色急变道:“蝶舞,花某是因为跟赫连教主有过口约,不愿意抓破脸,可不是真怕你们,如果你欺人太甚,认为吃定了我……”

蝶舞的脸色也是一沉道:“花妙人,既然牧场不是你真正当家,你为什么不大方一点,做个顺水人情呢?跟本教合作,绝对比你这个空头场长强得多。”

花妙人知道无法善了,沉下脸来问道:“蝶舞,我只问一句话,赫连达跟我的口盟还算不算数?”

“不算数,他已经让出了这个地盘,凡是他所答应的一切都不算数了,现在是由我们来接管一切。”

花妙人恶极反笑道:“好!花某人倒要看看你们凭什么敢如此蛮横?”

蝶舞飘身而出道:“凭我手中的功夫!”

说着话,她的手已经飘飘地拍了出去,姿态美妙,招式精绝,纤手一挥之间,状若舞蹈,竟挥出了二十几手攻式,每一式都是虚实莫测。

花妙人一直都在备战中,但是等她出手后,却也不禁呆了。

他竟分不出那些招式是虚是实,只要一个判断错误,轻易去封架,立将为对方所制,所以他只有紧握双拳,气沉丹田,不闪不动地等待着,等对方作决定性的攻击时,再做适当的反应。

这是被动的战法,自然是吃亏定了,蝶舞的双手迫近到他身边时,突出攻击。

花妙人的双拳挥出架挡,已经慢了一步,蝶舞的身手轻滑,已攻入空门,“啪啪”两响,他的左右脸颊上各挨了一掌。

这两掌打得不算重,花妙人只退了两步,但也不算轻,因为他的双颊上立刻肿了起来,颊上印痕宛然,在灯光下都清楚可见。

蝶舞打完后,身躯轻妙地一旋而飘开笑道:“花妙人,你原来是浪得虚名,却只有这点本事,真叫人失望,姑奶奶对你是手下留情,否则现在你已经躺下了。”

花妙人的脸色更红了,被一个女人两次打耳光的滋味可不好受,上次还可说是男不跟女斗,不便与个风尘女流一般见识,这次却是双方挑明了身分,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下的揍,怎么说也无法遮羞了。

他在地方上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因此他怒吼一声,冲上来双拳齐发,疯狂似地向蝶舞攻去。

蝶舞身材轻盈美妙,或间或架,姿势好看已极,就像是在舞跃,完全看不出与人拚命打架的样子。

可是她却将花妙人汹涌的攻势全化解开了不说,还不时蹈空进招,不是轻擂上一拳,就是拍上一掌,落手都不重,也不足以造成对方的伤害,但也证明她的身手高出花妙人很多,就像是猫在逗着耗子玩儿。

就这样纠缠到了六十回合,蝶舞突然拔高身形,一拳敲落在花妙人的头上,这一拳用力较重,把他打昏了过去。

然后蝶舞又踢了他一脚笑道:“姑奶奶懒得陪你玩儿了,你乖乖地躺着吧!”

跟花妙人同来的还有几名马师,见状大惊失色,纷纷要上前救护。

蝶舞却厉声道:“站住!花妙人都不行,你们难道还会比他更高?对花妙人,我因为还用得着他,所以才留下他这一条命,对你们我却不会客气了,你们若是不要命,不妨上来试试看。”

一那几个马师被她吓住了,止步不前。

蝶舞又道:“回去通知花妙人的老婆,就说西方魔教看中了旋风牧场,六个时辰以后去接收,她最好乖乖地交出来,否则就要准备做寡妇了。”

那几名马师相互对看了一阵,终于回头狼狈而去了。

蝶舞却笑哈哈地吩咐将花妙人抬下去绑上,然后对洪九郎道:“洪大官人,你看本教的武功如何?”

洪九郎笑着道:“姑娘的身手自然是值得佩服的,可是这姓花的太差劲了,简直不像个成名的江湖人物。”

“你看得很仔细呀!”

“我虽然不太懂武功,但是我那两个保镖却是一流的好手,我看过他们跟人动手,比这姓花的强多了。”

蝶舞微笑道:“花妙人在西北高手中是有名的人物,倒不是悻然的,他的身手的确不错,只不过在我面前施展不出罢了。”

洪九郎道:“你说他会对你特别客气,我倒不觉得,我看他的样子,恨不得一拳把你揍扁了。”

“他是有这个意思,只不过空有此心而已,我们魔教有种精神功,能于不知不觉中施术于对方,一经施术后,对方立刻精神萎靡,反应迟钝,功力减退,十分的本事只能施展到两成。”

“刚才你就是对他施了术?”

“是的,不然他哪有这么好打发的。”

洪九郎恍然道:“我说呢!这个花妙人简直不像个高手的样子,原来你在他身上施了术,姑娘,你这功夫可真厉害,绝顶高手,到了你面前也没用了。”

蝶舞道:“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尽然,如果遇上一个定力特别坚定的人,不受我法术的影响,我也没办法了,所以我这门功夫也不是对任何人都有效的。”

洪九郎吁了口气:“不过也相当难缠了,光凭你们这一门武功也可以无敌于天下了,对了,这门功夫是不是人人都会的?”

蝶舞笑道:“哪有这么简单,这是我们做祭司的特有的功夫,在本教只有五六个人习过,连两位教主都不会。”

洪九郎装傻地问道:“你们怎么有两位教主?”

“本教原立足于西方,在孔雀黄金城中的独孤教主是西方教主,在江南的赫连达是东方教主。”

“一教二主,这可不是好事。”

‘哪倒不会,东西各据一方,没有争权上的冲突,有困难时可以互相支援,这是很好的制度。”

“你们又是属于哪一方呢?”

“祭司们在教中地位超然,不隶属于那一方,平时我们负责教义之阐扬,法术之精修,协助教主发展教务,有时对教主亦有监督之权。”

“那你们不是教中的太上皇了?”

“也不是这么说的,教主仍然是教中最高的职司,我们仍是十分尊重他的。”

洪九郎叹口气道:“算了!你们的内情太复杂,我也弄不明白,好在我只是跟你们合作做生意,用不着太明白。”

“对了,跟我们合作,你会有很大的好处,除了安全上的保障外,我们还可以供应你许多珠宝,都是西方的精品,由你去卖了,我们平分利润。”

“姑娘,你别开玩笑了,在珠宝业中,没有平分利润的合作,如果你有珠宝,我可以买下来,然后再转卖。”

“我们有多少珠宝你知道吗?”

“不知道,但再多我也吃得下来,就算一次吃不掉,分批的我也能吃得掉。

蝶舞道:“我们拥有的珠宝价值在数十亿黄金。”

洪九郎笑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估价,却不是我的估价,所以这个数目不可靠。”

蝶舞在身边取出一个布包,里面是一块亮晶晶的钻石,晶莹夺目,约有鸽卵大小,她交给洪九郎道:“你估一下,这个值多少?”

洪九郎拿在手中,看了一看,掂掂它的重量,又就着灯光下照了一照,然后道:“假如卖给我,我出价一千两黄金,这已经比别人高出一倍了,别的珠宝商最多只给你出到五百两左右。”

蝶舞不说话了,显然地,她找别的珠宝商人估过价,而洪九郎的评估十分正确。

因此她钦佩地道:“你的确是内行,我找过六个珠宝商估价,他们有两个出到五百两,其余的只能出到三四百两,为什么你能高出一倍的代价买下来呢?”

“因为我能找到出高价的买主,他们找不到,我能把它卖到三千两黄金,别人最多只能卖到一千两左右。”

“你在中间一过手,就白赚了两倍去,不太黑心了?”

“不,这是很公平的代价,这也是我们的本事,你要知道,这只是一块顽石而已,也许一个钱都不值,是我们这些珠宝商人运用智慧,鼓动人们的虚荣心,才使它们身价高涨而变为稀世奇珍。珠宝的价值不在它们本身,而在于我们对它的评估,这评估的大权,都操在我们这些珠宝商人手中,尤其我是这一行的权威……”

蝶舞笑了笑道:“好了,隔行如隔山,我弄不懂你这一行,只有看着你发财去,今天我要忙着接收旋风牧场去,没空招待你,明天我们再详细谈谈。”

洪九郎很识相的告辞了,不过他又担心地道:“你们只是拿住了花妙人而已,他那旋风牧场人手众多,你们应付得了吗?”

蝶舞傲然地道:“你放心,本教高手如云,不在乎他们人多,吃掉他们绝无问题的。”

洪九郎终于走了,他回到了旅馆。

尤素芬装成的佣人和红狐于天正、黑狐刘天雄扮成的保镖都在等着他,四个人在屋中商量了一阵。

刘天雄道:“花妙人和赫连达关系颇为密切,这一点是颇为可信的,这次他们居然吃到旋风牧场头上,倒是个造成对方内哄的机会,我们大可利用一番。”

洪九郎点点头道:“小弟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他们制住了花妙人,他的老婆可能因为投鼠忌器而放弃了牧场,那样就冲突不起来了。”

“怎么可能呢?他们即便被迫放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