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穴道被制,在地下不禁暗叹一声。

他觉得以前对金妮的估计太低了点,这个魔女颇为不简单,她不但对武林的情势很了解,而且善于攻心。

像这个花妙人,生性高傲,最恨人家瞧不起他,金妮以提高他的武林地位为饵,许以权势,自然能使他死心塌地的为用了。

洪九郎发现先前银妮端那一阵架子都是别有用意的,先找个人刺激他一下,再出来压下银妮,捧花妙人一下,那比说上两车子的奉承话更为有效。

以前洪九郎总以为她失去了赫连达的支持,孤掌难鸣,最多从黄金城搬点人过来,现在才知道她早已在暗中拉拢了不少人手,花妙人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赫连达撤走到江南,她却留下不走,实在是很笨的事,因为凭她表面上那点人手,实在不足以与天狐门相抗的,再者,赫连达的突然撤走也大有疑问。

他在西北经营已多年,跟天狐门不过小作接触,稍微受点挫折而已,为什么竟肯心甘情愿地退走了呢?

江湖上盛传他们是被天狐门赶走的,赫连达居然不声不响地认了,连魔教的盛名受损都不顾了,这一直是洪九郎想不透的事,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赫连达是被金妮挤走的。

他在西北建下的势力,金妮跟着就插手过去,彼此同属一教,赫连达也没在意,可是后来发现他所建立的一切关系,都被金妮拉了过去。

刚好,天狐门在那个时候冒了起来,公开申讨魔教,赫连达是个很聪明的人,于脆放弃了一切,让金妮一个人去动脑筋去。

赫连达可以放手,金妮却无法放手了,她只有撑下去,但她也相当聪明,一直不亮出她的实力,只以有限的几个人故意示弱,而且还装模做样地到黄金城去勾人。

自己出入魔教禁地,如若无人之境,而且每次都能听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回来,当时还沾沾自喜,以为能完全掌握住魔教的动向了,那知是钻进了另一个圈套。

所以自己在大漠上,只杀死了勾魂四姝的替身,真正的勾魂四姝却不声不响地来到了此地。

洪九郎也不简单,由一件细小的事情想到了很多,只可惜他仍是晚了一步,虽已想到了一切,却已身为阶下囚,被人制住了。

金妮不怀好意地笑笑向他道:“洪九郎,你现在对我很佩服了吧?”

洪九郎知道自己的一番思想也没有漏过金妮的眼睛,但是他却决心装糊涂,口角也起了一个冷笑道:“佩服什么?你只是以狡计制住了我,不是靠着真本事。”

金妮冷笑道:“你别装糊涂了,我是说你应该想到我的种种布置,完全大出你的意料吧?”

“你的那些狗屁布置有什么了不起,虽然你制住了我,但是你不敢杀我。”

金妮一笑道:“不错,我是不敢杀你,我知道你这个门主倒不算什么,可是乐天湘和岳天玲却把她们身边的的几个亲信丫头给了你,我若杀了你,那些丫头没了指望,会不顾一切地蛮干,那倒是很伤脑筋的事,所以我只把你带回兰州,好好地招待在我那儿。”

“你以为拿我做人质,就可以使天狐门屈膝低头了吗?告诉你别做梦了!”

金妮笑道:“我不会那么笨,你也没那么重要,在你之前,天府八狐就在暗植势力对付我们了。”

“那算你明白,我恩师天派老人受中原武林之托,抵制魔教东侵,早已做了许多布署,他们都是我的师兄师姐,人人都比我大,不会为我而屈膝的。”

“我知道,我也不要他们屈膝可是我把你控制在手,使他们投鼠忌器,暂时不跟我们作对,这总可以的吧!”

“我也没有那么重要。”

“在天府八狐心目中,你也许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有师命职责在身,但是在那些女孩子心中,你却是她们终身的归宿,她们不敢拿你的性命来冒险的。”

“天狐门不是由她们做主。”

“天狐门中除了你,只有岳天玲可以做主,可是那些女孩子却能影响她,洪九郎,你别想动摇我的决定,我早已算准了,这一注押下去稳赢不输。”

看她脸上那种得意的笑,洪九郎知道不管自己再辩解也没有用了,金妮对天狐门的内情太清楚了,她这一注也押得很准,若是拿自己来协迫天狐门投降,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若是仅以自己为人质,叫天狐门不敢轻动,那倒的确是可能的。

这一次筋斗栽到家了,不但失陷了自己,还加上了红狐于天正和黑狐刘天雄,天狐门是被她押准了。

不过金妮也没有十分满意,紧接而来的消息使她十分生气,那就是失陷在旋风牧场的刘天雄和于天正,在地牢中被人救走了。

来人身手奇绝,杀死了九名守护的高手,每人都是喉头中了一支天狐针那是一种细小的淬毒暗器,见血封喉,立即致命,竟然查不出是谁干的。

旋风牧场中自从擒下那两个人之后,一直就在秘密的守卫中,外面毫无动静,密室中九名高手死于非命,两个人质踪影不见,连人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金妮听见了消息十分震怒,但也无可奈何,她不能怪花妙人,只是警告他说,天狐门仇心极重,那两个人在旋风牧场上受骗被拘,这下子逃脱出去,恐怕会对旋风牧场展开报复,叫他要特别小心。

花妙人急急地赶回去了,金妮经过一阵思索后,还是决定要把洪九郎带回兰州去。

她怕洪九郎自己脱逃,灌下了一种散功的葯,使洪九郎失去了功力,行动连个普通的人都不如。

然后她用了一辆四驹的马车,把洪九郎放在车上,自己与勾魂四姝亲自在车上押送。

车上还有着她的四名贴身侏女侍婢,车前、车后,她不惜招摇,出动了将近三十名的高手护送。

这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可是她仍然不放心,出发之前,又吩咐温妮与妲妮道:“你们看好了洪九郎,不管路上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不必管,紧紧地看住了他,必要时干脆先杀了他。”

洪九郎却潇洒地笑道:“金妮,何必这么凶呢?我们毕竟是老朋友了,你说调勾魂四姝前来,是要好好地招待我的,不该是这种招待法吧?”

“我们不是尽量在招待你吗?碧油香车,有女如花,她们也都是风月场中的好手,对于男女欢爱调情都别有一番手段,你正可以一饱眼福。”

“可是她们一个个手持利器,随时可以要我的命,这不是太煞风景了吗?”

“以你现在的状况,她们个个都能空手要你的命,有没有武器都没关系,带着武器不是防你而是防别人。”

“防别人?难道还会有人敢惹你们?”

“别人不敢,你们天狐门的人却胆大包天,门主被掳,他们怎会甘心,刘天雄与于天正已经被别人劫回去了,他们一定会来抢救你这位大门主的。”

洪九郎笑笑道:“天狐门如出动全力,那倒是非同小可,你们这几个人可抵挡不了。”

金妮脸色一沉道:“所以我才叫这四个师妹在车上陪着你,万一我们真留不住你的时候,只有把你交出去了。”

“恐怕是交出一具尸体吧?”

“不错,我们不想跟门主为难,但是也不甘心把到手的人质送回去,若不得已时,只有作玉碎的打算了”

“那样一来,你们将没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金妮咬咬牙道:“很可能,但我们别无选择。”

“那就便宜了赫连达,你在这儿努力所建的一点基础,他轻而易举地就接了过去。”

“我在这没什么基础。”

“金妮,赫连达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他居然肯放弃此地而退到江南去,不是躲我们天狐门而是躲你,因为你在此地暗植的势力已不逊于他,他发觉在此地跟天狐门硬碰太没意思,我们硬碰得两败俱伤,你却捡个便宜,所以他才把个热山芋留给了你。”

金妮脸色一变道:“洪九郎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看到花妙人跟你的态度,才晓得你们早有勾结了,花妙人不是笨蛋,光凭你在兰州的那种人手,他说什么也不敢跟你合作来对付我的,必然是知道你有充分的实力,他才会投机试一下。”

金妮道:“你看得很准,所以我希望天狐门的人想蠢动时,你能提醒他们一声,拼起来我们不一定吃亏。”

洪九郎大笑道:“力拼之下,不管是谁占上风,也必然是元气大伤,占便宜的只有赫连达。”

金妮想了一下道:“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有办法,你现在好好地把我送出去,我们留下一份交情,至少还不会做得太过份。”

金妮立刻道:“谈都不要谈,对天狐我并不畏惧,难缠的还是你这个人,诡计多端、手段狠毒,老实说,我宁可叫赫连达得逞,也不会放过你,我跟赫连达虽然有点冲突,却同为魔教一脉。”

洪九郎轻轻一叹道:“既然是你的决定,我就不多说了,只希望你别后悔。”

“我绝不会后悔,你也别再耍心机了,我跟赫连达之间在大体上是一致的。”

皋兰与兰州同城而治,县府与府衙同在一地,但习惯上是城中心属兰州府,城郊则归皋兰县属。

金妮把洪九郎运回兰州,不过是从郊区移到城里,只有几十里路,但是这几十里路并不安静。

才走出约莫十里许。一个小山坡上,岳天玲已带了人拦在路上,旁边是刚脱困的于天正和齐天寿。

接着后面也涌来了一批人,则是乐天湘的手下小丹、小紫、小翠小青小雪、小玉等六女,她们是由青蛇尤素芬率领的。

左边是心心、芳芳、素素、美美天狐四姝。

右边则是黑狐刘天雄、王狐楚天涯、神狐麻天素。

天狐门中,果然是全部出动了,人数有十几二十名,却是全门的精华。

金妮也没想到对方出动了这么太的阵容,自己虽然有三十来名高手,但以实力而言,实在是不够碰的。

她只有硬着头皮上前道:“乐宫主,这是干什么?”

岳天玲很干脆地道:“金妮,我不跟你说废话,把洪九郎丝毫无损地交出来,大家没事,否则的话,你自己知道那后果的。”

金妮道:“岳宫主是打算凭武力硬吃我们了?”

“不错,武林之中虽有道义与现矩,但是对你们用不上,我只有一句话,你交不交人?”

“不交!我拼上个玉石俱焚,也不会在威协下屈服!”

岳天玲道:“好,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杀!”

她只下了一个简单的命令,杀伐就开始了。

首先杀动的是尤素芬领着十个女孩子,别看她们一个个都是娇滴滴的,杀起人来却毫不含糊,剑出如电,飞刀、袖箭等暗器也一起出笼,不声不响,也不打招呼,顷刻之间,魔教所属的高手已经倒下了二十几个,剩下的五六个人被杀寒了胆,连忙退到车子附近来。

金妮也算是第一次领略到天狐门的武学了,她召来的这三十名好手,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的人物,却经不起这十来名女孩子一顿宰的。

地上已躺满了残尸,金妮的脸色也变了,厉声叫道:“岳天玲,你难道不要洪九郎的命了?”

岳天玲道:“要!他是我们的门主,所以我才叫你把他丝毫无损地交出来。”

金妮狞容如鬼地叫道:“办不到!你只要敢再杀我们一个人,我就叫洪九郎抵命!”

岳天玲冷笑一声,也不答话,突然飞身而起,直扑车上。

勾魂四姝中的温妮与妲妮连忙斜身出来,双剑夹击,总算把岳天玲的身形阻了下来。

可是她纵身回跃时,长剑一拖一翻,居然把两名高手腰斩于地。

金妮的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厉声大叫道:“岳天玲,这都是你逼出来的,你别后悔!”

岳天玲冷冷地道:“金妮,我告诉你一句话,你别以为拿住了洪九郎就可以威协我们了,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会尽一切的力量来抢救他,抢不回活的,就抢回死的,这就是我的答复,现在你交不交人?”

金妮冷笑道:“你分明是自己想做门主,才想利用我的手替你杀死洪九郎。”

岳天玲微微一笑道:“不错,天府八狐本来以我为尊,但是洪九郎却是我们的老师父指定的代理人,我不得不让他一筹,他自己不知爱惜,好卖弄聪明,把自己陷了进去,所以这个门主该交给我了。”

“我偏不让你如愿,我不代你做刽子手。”

“那你就把他交出来,他不死,总还是门主。”

“我也不交,我要一直扣着他。”

岳天玲道:“那你就想法子去保住他吧!我们今天是非抢救他不可,现在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