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七星镖局的船到咸阳,黄河水道的先头人员已经过来打招呼了。

以往的惯例是值百抽二,一千两的货物,抽取二十两买路钱,而一般的保费则是二成,等于黄河水道要抽一成。

这个数额并不高,但是在镖局方面而言,却负担得很辛苦,为息事宁人计,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此后就要进入黄河水域,十八处水寨沿河而立,不拢平第一关,简直就寸步难行了。

这次黄河水道已经提出照会,例费要加一成,方七星早有风闻,只皱皱眉头,却也没有反对。

船到了草滩镇,泊下了之后,方七星就带了七八名镖师到舵口去缴例费了。

舵口上当家的是总瓢把子黄河龙神王必魁的长子分水蛟王猛,他对方七星还算客气的,亲自迎了出来道:“方局主,先头已经告诉你了吧?这次水道要把例费提高一成,实在是不得已,不过这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因为,两个月后,西北水陆绿林道要开联盟大会,家父为了争取部分陆路的朋友支持,必须要花费一点。只要家父能争取到水陆两道的总盟主,以后贵局的镖,在水陆两路上都可以通行无阻,不必另行打点了。”

方七星道:“假如能够达成这个协议,对保镖的来说,的确是方便不少,但是尊大人真有把握吗?”

王猛不高兴的道:“在西北的绿林道上,有谁的声势能强过黄河水道的了?”

方七星一笑道:“这一点在下很清楚,以声势之盛,是无人能超过的,只不过水陆不同道,尊太人对陆路上的好汉们有约束的力量吗?”

“到那个时候,他们不听约束也不行,江湖道上艺业为先,手底下的功夫才是最靠得住的。方局主可是对家父的能力不信任?”

方七星道:“这倒不是在下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敝人也想来找总瓢把子说明一下方某的苦衷,敝局这一次发镖之前,接到了天狐门的一份通知,说他们要抽一成的保护费,保证敝局的镖在西北路上不受干扰。在下一想天狐门抽一成,贵处再加一成,多出了两成的负担,镖局方面就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王猛脸色一沉道:“什么?天狐门也敢收取例费,他们凭什么?”

方七星道:“正如王管事所言,江湖上创局面,凭的是实力,而且他们提得出事实在,贵处的旋风牧场在皋兰被他们挑了。”

王猛脸色一变道:“那是我们懒得计较,因为我们要全力放在绿林联盟上。”

方七星道:“那何不等尊大人登上盟主宝座后再说呢?所谓王总管事先说的理由实在也难以令人满意,就算尊大人当了绿林盟主,也不能叫陆道的好汉们不吃饭,缴了黄河水道的例费,就能水陆通行无阻,这话能叫人相信吗?”

王猛沉声道:“方局主的意思是不想加这一成。”

“是的,不但加这一成免谈,而且连先前的一成也先缴给天狐门了,人家收得很漂亮,而且也放下了话,只要缴了那一成保费,镖局出任何事他们负责。”

“他们负责?他们负责得了吗?”

“这个倒不知道,但他们的确那样谈了,他们还说,只要缴了保费,镖货出了事,他们先负责赔偿,然后他们自己来找人算帐,贵处是否也能提出相对的保证呢?”

王猛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原来方局主搭上了天狐门,想把这些老朋友一脚踢开了?”

方七星道:“话不是这么说,我们保镖卖力气,卖命、流血流汗,图一口饭吃很辛苦,自然想多赚点钱,天狐门的条件如此优厚,我们难免不动心。”

“问题是他们有没有能力提供这个担保。”

“他们能否护镖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却预先书下契约,把赔偿的金额预先开好字据,银子也预存在兰州府的天生银号中,只要镖货一出问题,他们立刻就全额赔偿。”

王猛道:“谈都不要谈,你们如果想安全地经过黄河水道,就得照章缴费。”

方七星道:“费用已经缴给了天狐门,敝人只是来通知一声,贵处如果不满意,可以找天狐门去。”

王猛冷笑道:“我们找天狐门干嘛?该你去找天狐门来护镖,从现在起,你那两条船一步也别想动。”

方七星一笑道:“要留下那两船货,是贵处与天狐门的事,反正货丢了天狐门会赔,与敝局毫无损失。”

王猛怒声道:“方七星,你今天能走出大门一步,就算你有种!”

方七星道:“王总管事,敝人今天是谈事来的,你可不能坏了规矩。”

王猛怒叫道:“屁的规矩,我姓王的一句话就是规矩,你以为搭上了天狐门就能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了,老子今天就教你学学黄河水道的规矩,来人哪!把他们都绑上!”

后面轰然一声,出来了二三十人,每个人都执着兵器。

方七星淡淡地看了一眼道:“王总管事,黄河水道只不过霸住了水上的势力而已,还没有到能横行天下的程度,你这种做法将自绝于江湖。”

王猛怒声道:“天狐门不是给你们打下包票了吗?老子倒要看看天狐门有什么本事来掌镖救人,拿下!”

方七星等人也拔出了兵器,准备拼战。

王猛道:“方七星,今天你们束手就缚,那是黄河水道与天狐门的事,你们若是动手反抗,就连你们一起算上了。”

方七星也道:“王猛,方某开的是镖局,若是今天叫你把人留下了,以后还能吃这行饭吗?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你不给人留条路,方某只有得罪了,大家出去!”

他下达了一个简单的命令,他的那些镖师们却配合得很好,各出兵刃,围成了一个小圆圈,方七星领头在前,慢慢在向前闯去。

王猛也豁出去了,用手一挥道:“意图反抗者,杀!”

那些水寨上的汉子都挺着兵刃,围攻了上来,但方七星的这批镖师却十分了得,他们不但武功精、招式妙,而且出手凶狠,不留人余地。

只见黄河水道的人碰上来,没有三五个照面急躺下了一大片,只剩七八个人,狼狈不堪地退了下去。

王猛没想到对方如此了得,再者,因为仓猝之间,来不及调集好手前来,他们霸住了水道多年,从来也没考虑到有人敢来捋虎须,所以一下子怔住了。

眼看着方七星已经冲出了门口,来到大街上,他才大声叫道:“拦住他们!宰了他们!”

镇上的人多半是属于黄河水道的,自然也不是善男信女,但也只是一般的普通壮勇,没有几个会家子。

听见了王猛的叫唤后,有几个忙不知死的,还上来拦了一下,可是方七星这批镖师们还真狠,管他来人是否空手,他们搭上手就杀,砍倒了十几个人之后,后面的人也吓住了,不但没人再上来,反而躲得远远的。

王猛追在后面叫道:“上呀!胆小鬼,来人把我们的面子都刷干净了,上去,杀掉他们。”

突然一个年轻的镖师跳了出来,一冲就冲到了王猛的面前。

王猛连忙舞刀向他砍去,可是他的刀法却比人家差得太多,那个镖师只三两招就把他的刀击落在地,用剑比在他的咽喉处,沉声喝道:“跪下!”

王猛咽喉处感到一阵冰凉,尖锐的刺痛使他体会到死亡的威胁,可是在这些手下的面前,他不能表现出祛懦。

因此他将头一扬道:“小子,你有种就杀了我,可别想你爷爷会低头屈服,方七星,你算是有种,今天敢在草滩镇杀人逞凶,别忘了你还有两条船停在码头上!”

方七星没有理他,倒是那个用剑比住他的镖师笑道:“王猛,你耍狠好了,我看你能狠到几时。”剑锋一扬,飞快地又回来,抵在他的咽喉处,跟着拍的一声轻响,一团血肉掉落了下来,却是一只耳朵。

这时工猛才感到右边耳根处一阵热痛,他想伸手去摸,可是他的手才动,对方却一剑拍来,击中他的手背上。

幸亏是平着拍下来的,没有伤着他的手,但又是一阵刺骨的剧痛。

那镖师冷冷地道:“王猛,在未照我的命令跪下前,你别想动身上任何的部位,第一次我用剑身平拍,第二次我就用剑锋了。”

王猛的武功够不上绝预高手,但他是黄河龙王的长子,经管着水道对外的联系,多少也算是个人物,下过几十年的功夫,可是在这个年轻的镖师面前,他简直成了个三岁的小孩子,这年轻人的武功太高了。

他虽然不敢再动了,但他的脑筋倒还灵活,顿了一顿道:“你是天狐门的人?”

那镖师微笑道:“何以见得呢?”

王猛道:“方七星的镖局中若是有你这种好手,他用不着向谁缴例费,也可以畅行天下了。”

镖师笑笑道:“你的眼光不错,脑筋也不笨,今天除了方局主本人外,同行的六个人,都是天狐门中的人,我们收了他的保费,自然也要为他出点力,扫除一切路上的障碍,现在你是否还要留下他的镖?”

王猛也不敢再耍狠了,咬着牙道:“好!既然你们天狐门出了头,黄河水道自然对你们有番交代,你跟我一起上大寨去。”

那镖师微笑道:“去干嘛?”

“你要破坏我们的规矩,抢我们的地盘,自然要到大寨去,做个明白的交代。”

“没什么好交代的,我已经请方局主发出了通知,告诉你们天狐门的做法,你们如果不服气,尽管摆下道来,天狐门总接着就是。”

“你们要断绝水道的生计,这事情关系太大,我做不了主,总要到大寨去讲个清楚。”

那镖师微微一笑道:“要讲话也该叫你老子来找我们,叫我们上大寨去,王必魁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王猛还待开口,那年轻镖师神色一寒道:“王猛,这些问题你不够资格谈,叫你老子自己来解决,我叫你跪下,你到底是作何打算?”

王猛的咽喉仍在剑刃的威胁之下,但他实在不能为了乞命而低头,将牙一咬,竟然自动向剑刃撞了上来,拼将一死也要维持个体面。

可是对方竟已料准了他的心思,把剑一抽,迅速反击在他的腿弯上,王猛身不由主的跪了下来。

年轻镖师哈哈一笑道:“王猛,我不是存心要侮辱你,可是我知道,你们黄河水道搭上了魔教的线,而且是你一力促成的,所以才给你一点教训,叫你明白,魔教并不能给你撑腰。”

王猛的双腿又酸又麻,想要站起来,却没有一点气力,就这么直挺挺的跪着,看一行人扬长而去。

来到江边码头上,那两条大船仍然停泊着,可是别的船却远远地躲开了,显然大家已经知道七星镖局与水道的冲突已起,此地即将一片血肉横飞,惟恐遭到波及,故而先躲开一边去了。

来到船上,方七星对那年轻镖师轻声叹道:“门主,你刚才对王猛的处置大过份了。”

敢情这位年轻镖师是洪九郎乔装的,而且那随行的六名镖师,则全是女扮男装,是小紫、小丹她们。

这些女孩子身材本高,再装上了短髭,倒是颇有须眉气概,无怪乎她们的出手凶狠凌厉了。

洪九即微微一笑道:“我是存心如此的,魔教打进了黄河水道,想再进一步控制绿林道,所以我必须立威在先,叫绿林道的人有所警惕,别再跟魔教的人同流合污。”

“可是天狐门伸手到绿林道的利润上来,是把他们挤向了魔教那边去,天狐门向镖局收取了例费,不让绿林道的人插手,叫他们倚何为生?”

洪九郎笑笑道:“我们只管镖局的事务,这个例子也不是由我们开的,以前九大门派联手,他们保护下的镖局也是不向绿林道买帐的。”

“各大门派的势力够大……”

“天狐门的势力也不小。”

“但九大门派所经手的镖局不多,大部份的镖局还是由我们这些散帮的江湖人所开设,绿林道还可以从我们这儿分到些好处,天狐门这一伸手,大小统吃,绿林道就半点好处都没有了。”

“绿林道的收入难道全靠从镖局中分润吗?”

“那当然不止,他们收费的范围很广,车船店脚,样样都沾一份,镖局所奉,不过是一成而已。”

“这就是了,就请他们委屈一点,目前我除了镖局之外,不插手其他的部份,但他们如果为魔教张本,我就半条生路也不留给他们了。”

方七星道:“门主,以前我们除了付给水道二成外,陆路上还要另外打点,算起来几乎是两成的支出,现在只付天狐门一成,自然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但这种做法并不见得会得到大家的支持。”

“这个我知道,大家对天狐门尚未具十足的信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