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丹回到了船上。

她向洪九郎弯腰一礼道:“爷,我的处置您还满意吗?”

洪九郎笑笑道:“女将军威风十足,这场交涉办得十分成功,只是太给对方难堪了,割他一只耳朵就够了,何必削了他的鼻子,叫他见不得人呢?”

小丹笑笑道:“爷,雷公远太跋扈了,而且他们峨嵋的门人也太不像话,此地附近九家镖局中,峨嵋占了五家,少林才只两家,其余两家是五台和华山的,平时在同业间,他们也是气焰十足,所以非给他们一点狠教训不可。”

洪九郎道:“我不懂了,风陵渡在陕东华山最近,次为五台和少林,怎么轮到峨嵋来神气呢?”

方七星道:“华山虽是剑派,但门人子弟多半为大户富家子弟,从事镖行的不多,少林五台的俗家门人,多半在江南发展,在中原的不多,只有峨嵋偏重西北,而且因为雷公远就是长安人士。”

洪九郎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天狐门虽是老师父应各大门派之请,共抗魔教之入侵而设,但老师父对九大门派,称霸武林、凌压武林同道一事也感到不满,所以我同时抵制他们一下,为那些不属于九大门派的江湖同道们争取一点公平的待遇。”

方七星啊了一声:“是老神仙的意思?”

洪九郎道:“是的,只不过他老人家跟九大门派中老一辈的有些交情,虽然也曾劝过他们,却没有多大的用,所以他老人家才要我出任天狐门主,为的全是我跟他们没交情,可以摆脱许多人情上的困扰。”

方七星感动地道:“老神仙对我们太照顾了,只是门主如此做,恐怕会引起九大门派的误会。”

洪九郎道:“应该不会,前几年有几位掌门人曾私下到天山去见过家师,谈起这个问题,老师父就说,他们的门人结党成势,垄断江湖,恐怕会使许多没有门派或是小门派的江湖同道无法忍受,因而被挤到魔教那边去,他们自己也有同感,只是有时他们也难以控制局面。”

方七星愕然道:“什么?掌门人也无法控制局面?”

“是的,因为每一家都发展得太大了,很多长老自己都收了弟子,发展成势力,掌门人也未必压得住。”

“那还算是什么掌门人。”

洪九郎一笑道:“掌门人并非具有绝对的权威,他们也要讲道理,但有些事并不是光讲道理就行了的,因为人家也有一篇道理,同样能站住脚的。”

方七星对这一点倒是十分了解,因而点点头道:“只要门主能够与九大门派取得谅解最好,否则我们就感到很不安,以前九大门派的镖局不交例费,那是人家有实力,这倒是不必羡慕他们的,我们也没有认为这不公平。”

洪九郎道:“可是他们自以为了不起,处处都要高人一等,像这个雷公远,居然忘了自己的身分,凭一张帖子就要把我召了去,狂得离了谱了。”

对于这一点,方七星就不便置词了。

他们在船上等不到两个时辰,只一个时辰左右,码头上已来了人,不是雷公远本人,而是四家镖局的主人,两个少林弟子,一个五台,一个华山。

他们由华山的烈火剑秦风代表,恭恭敬敬地呈上了四份拜帖,请见洪天泉门主。

天泉是洪九郎的正名,也是天狐门中天字辈排行中的名字。

但他一开始时,就以洪九郎为名,所以洪天泉三个字例并未十分普遍,只有正式见诸文书时才用上。

人家递了拜帖,洪九郎倒是没搭架子,请他们在船舱中相见了。

这次为了便于天狐门行事,方七星雇了两条船,一大一中,他自己的镖货只用了一条中船,大船全移作天狐门所用了。

这条大船可以载客百余人,洪九郎一行人只有七个,所以住得十分宽敞,客舱中也颇像个样子。

分宾主坐下后,秦风立刻道:“洪门主,在下等本不敢如此托大,但是雷公远硬拉住我们……”

洪九郎笑笑道:“各位自有师承门户,似乎不必要听他的指使呀!”

秦风苦笑一声道:“峨嵋在镖行这一业中,声势最壮,有时我们必须要倚赖他们一点,当然我们也得到他们一些帮助,所以有时我们不得不卖他一点面子。”

“就像这一次,我以为可以凭他的面子吃住我天狐门了,你也就跟着他一起……”

秦风连忙道:“不……不……在下等已奉师门指示,对天狐门应予无条件的支持,因此,门主的指示,我们是绝对遵守的,但雷公远说一定要跟门主谈一谈,我们也决定了,即便谈不拢,我们仍是遵守门主指示的。”

明知道他们言不由衷,但他们已经作了这种表示,洪九郎也不能太过分了,只有一笑道:“多谢四位支持,其实我们抽这一成并不是落入私囊,还是要分给绿林道的,相信你们也不能毫无阻碍地通行天下,对一些大的山寨柳子堂口,仍然少不了意思一番。”

秦风道:“是的,只不过我们是私底下向几个绿林大家买份交情,并没有打出门户的招牌。”

洪九郎笑道:“那算什么?只为了维持一点虚名?”

秦风道:“因为与绿林道相来往,有违门规,别的门人自然无此顾虑,但我们保镖的却不能硬着头皮蛮干,虽然出了事,师门是会支持的,可是等到出事,伤人辱名在所难免,我们也就无法继续吃这行饭了。”

洪九郎道:“我知道这种情形,所以才出头多事,为你们做个桥梁,向绿林道讨份交情,让你们对师门也有个交代,这主要的是为了你们。”

秦风道:“我们十分感激,所以也全力支持,但雷公远却一力反对,他似乎另有仗恃。”

“难道他们的镖局都不向绿林道打招呼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他们的镖局也出过几次事,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力量,硬把镖给讨回来,而且绿林道上,以后也没动过他们的镖。”

洪九郎心中微微一动道:“我倒不晓得有这种事。”

“他们的门人子弟众多,也没有经过师门,雷公远似乎只凭他自己的力量摆平了这件事。”

“中原西北绿林水陆两路中,颇不乏武林高手,峨嵋居然能凭一己之力,震慑水陆两道,倒是令人难以相信。”

秦风道:“我们也觉得奇怪,可是他们旗下的镖局,确是通行无阻,我们不是峨嵋门下,可是也沾了点光,私下应酬几个人,比一般的例费少得多了。”

“有没有到一成呢?”

“没有,大概是一成的八九分。”

“这一来你们是吃亏了?”

秦风道:“算起来也许多吃亏一点,但我们还要应酬峨嵋,算起来只多不少。”

“你们怎么还要应酬峨嵋呢?”

“欠他们的人情呀!一年三节,遇到婚丧喜庆,都是一笔重札,送轻了他们还不高兴。”

洪九郎一叹道:“各位也是名门子弟,何必要去仰人鼻息,看人眼色呢?”

秦民苦笑着摇摇头:“没办法,雷公远在门户中势力也很大,说得起话,有了事,峨嵋会全力支持他,我们的师父却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而我们偏偏吃这一行饭。”

另一个少林门下也道:“这还算是我们的师门底子硬、牌子响,有些想搭上这个关系,他们还不搭理呢!对天狐门的作法,我们是衷心支持的。虽说是黑白不同道,但绿林水陆两道人多势众,我们的师门也不会为了我们跟绿林道全力硬挤,总是叫我们以和为贵。”

洪九郎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江湖饭大家吃,总不能一个把好处全占绝了,天狐门要求的是大家公平而合理,虽然我也不赞同绿林道的巧取豪夺,不过若没有了他们,一般客商也不会用到各位了。”

这番道理其实不必说,大家都明白的。

洪九郎又问道:“雷公远的态度如何呢?”

“峨嵋门下在门主这儿受了教训,雷公远暴跳如雷,当时就想带了人前来理论的,但是他门下的弟子劝住了他,所以他们究竟作何决定,我们就不知道了。”

洪九郎道:“好,天狐门的决定能得到各位支持,在下十分感激,至于峨嵋的态度如何,我自然会有适当的应付之策,但各位不必夹在中间。”

他看出他们似乎还有探询之意,因此先开口,把他们的口堵上了。

那些人又在舱中坐了一阵,谈了些不着边际的话,看洪九郎无意再在雷公远的身上提起话题了,才很失望地告辞了。

很显然的,他们虽然未发过一点牢騒,但是主要的目的,却是要探听一下洪九郎即将对付他们的步骤。

因为洪九郎曾经经小丹之口发下大话,雷公远如果在两个时辰内不来道歉,天狐门就要封掉他们的镖局。

要雷公远当面来道歉,似乎不太可能,特别是天狐门辱人在先,有点强压人的味道。

但是,数之江湖礼节,确是雷公远失礼在先,他以一家长老的身分,的确是不够资格下帖子叫天狐门主移樽就教的,而且他的门人在码头边说了那番狂话后,他也应该前去道歉的。

不过两方都抓住了一点理由,第三者也很难论曲直,只有等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了。

雷公远还在天外天酒楼中,等待着那四家主人的回报,可是枯等却没有消息。

那四家镖局的主人倒不是存心不来,而是有不得前来的苦衷,他们在离开船舱后,就打算前来通知一声的,可是才走到一半,就有人拦住了他们,那也是一名少林弟子,却是拨到天狐门中为荡魔而效力的。

他客气地向四个人打个招呼道:“四位应该听过敝门主的劝告,不要再插手峨嵋的事了,否则就是站到峨嵋那边与本门作对了,为四位着想,实在很不上算。”

这四个中,有两个是少林弟子,与这打招呼的人为师兄弟,本来是认得的,正想打招呼。

那位年轻人却道:“二位师兄,小弟现在已暂时摆脱门户身分,隶属于天狐门下,此刻是奉门主之谕,来给四位下忠告,既然师门也有令谕给各位,要各位多支持天狐门,各位当自知选择,不要再多生事故了,小弟言尽于此,望各位三思。”

说完那年轻人隐入人群中不见了。

这四个人发了一阵呆,也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来传话的是少林门下,使他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再轻易的进入了,何况他们在私心之中,对峨嵋弟子的跋扈与嚣张,多少也有点不满意。

雷公远在酒楼中久候不至,心中十分焦灼,一面在骂那四个人不够意思,一面还说以后要好好跟他们算帐。

他门下的一名弟子道:“师父,不去管他们了,我们自己也能解决的,他们很可能是畏惧天狐门的势力,私下跟天狐门妥协了,有了他们也增加不了多少力量。”

雷公远道:“这四个人自然没多大力量,可是他们是少林、五台、华山的门下,有他们在一起,就是四家门派,现在要变成我们一家独撑了。”

“师父,他们在门户中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否则就不必倚靠我们了,还是别指望他们的好,现在两个时辰的时限已至,我们还是确定一下我们的应变方法。”

雷公远道:“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为师的前去道歉,然后接受他们的条件。”

那弟子忙道:“师父,这可千万使不得。”

雷公远道:“这当然不可以,无论对哪一方面都无法交代,因此为今之计,只有拖他一拖,根本不作答复,等为师的找上门户,多纠合一些同门,再会合其他门户去跟洪九郎那小儿理论。”

那弟子问道:“别的门派会跟我们同一行动吗?”

雷公远道:“若是问到他们掌门主事的人,一定是不会同意的,连本门掌门也会有口谕给我们,要我们凡事多与天狐门合作。”

“那我们的行动不是与师门唱反调了?”

雷公远冷笑道:“金顶上的牛鼻子不谙世务,我们却是有切身利害的关系,不能完全听他的,这次是天狐门侵占到我们的利益,我们大可据理力争,为师的可以邀请几位俗家长老,大家共同与天狐门理论。”

这时另一个弟子道:“我们何必要跟天狐门作对呢?缴一成例费,并不比我们暗中支付的多。”

雷公远将眼一瞪道:“你懂个屁!现在我们是居于领导地位,所有镖行同业,谁都得看我们脸色,所有大笔的生意都自动地找上我们,要是由天狐门出头包揽,大家变成一样的了,有这么舒服吗?”

“可是天狐门只给我们两个时辰,现在已经到了。”

雷公远道:“管他呢!为师的跟他来个避不见面,等把人手邀齐了,再去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