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出事的是七星镖局的方七星。

他回来后,由于是最初响应天狐门的;又跟天狐门主同行遍访黑白两道,声誉日隆,连接了几支重镖。

他镖局的几位镖头都分别派了出去,结果还是不敷分配,只有他自己再亲自出马。

哪知别的镖都没什么问题,就是他自己保的这一支重镖出了问题。

镖货是一批贵重的葯材和皮草,价值为一百万两,保费是十五万两,由兰州送到山西太原府。

路程并不远,保费却很高,是一笔很好赚的钱。

但是就在到达黄河水道后,在灵宫附近出了事,为一批蒙面人前来,劫走了镖货,杀伤了几名镖伙。

方七星本人也受了伤,对方更刻意地取走了那面天狐令旗,似乎是存心与天狐门过不去了。

消息传到天狐门,在当地附近的红狐齐天寿立刻就派遣耳目侦查消息,等洪九郎赶到时,天狐门的耳目居然打听出一点线索了。

那不是直接的线索,只知道在出事的前夕,有大批的陌生人上了崤山的山寨。

更知道前几天,有三个碧目金发的女人进了崤山,跟崤山的寨主通天金龙庞化相处极洽。

这些消息已经够了,那三个金发女子,必然是魔女金妮和她的两个师妹温妮和银妮。

勾魂四妹的妲妮和娜妮已经被诛,这三个女人带了一批魔教的好手,煽动了庞化,干下了这一票。

洪九郎分析了消息之后,立刻也作了计划。

他的第一部计划是虚张声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知会了附近的黑白两道,请他们协力侦查劫镖者的下落。

而且还清查邻近百里内的皮货商和葯材行,调查那批货品的下落,叫他们脱不了手。

甚至于他运动用了官方的关系,叫地方的公差衙检查所有的客栈行商,因为那批葯材中有两样东西十分名贵。

一样是成形的何首乌,一样是六张火狐皮,就这两张东西,就占了一半的价值。

这种雷厉风行的手段,使得劫镖者深具戒心,不敢把货品拿出来或是运下去了。

崤山的庞化虽然也答应了帮忙查探,但是崤山的山寨中戒备却加严了,而且还派了些人下来。

表面上看是为了协助探查消息,实际上他们所打听的却是天狐门的动静。

这些情况传到洪九郎的耳中,他也更有把握了。

把目标放在崤山之上就简单多了,可是他也没有打草惊蛇,仍然下令在四处严加探索,注意着每一个该注意的地方。

如此自然要动用很多的人力,可是洪九郎做事一向是独断独行的,他说如何就如何,不容人打点折扣。

齐天寿跟他商量道:“九弟,现在一切征象都指向崤山,我们又何必把力量浪费在别处呢?”

洪九郎笑道:“我也知道最可疑的是崤山,可是我也没浪费人力,来了这么多人,若是没什么事干,岂不是反而引起人的怀疑。”

“怎么会没事干呢?我们可以对付崤山呀!”

“我们的目的是对付崤山,可是如此大张旗鼓地过去,他们一定先有了警觉。”

“有了警觉也不怕,我们的人手足够把崤山围起来。”

“围得住崤山,却围不住里面的人,崤山有四条通路,我们的主力却只有一股,如果我们由正面进攻,他们就能避开主力。从别的路突围了。此举影响我天狐门的声威,一定要逮住元凶,不能让他们脱逃了,因此只有出其不意地进扑,使他们无所遁形。”

齐天寿摸摸脑袋道:“九弟,动脑筋的事情我是自承不如,那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呢?”

“至少不会超过明晚,在明晚之前,其他几位师兄也可以赶到,六姐也能及时配合,对崤山展开痛击,凡是山上的人,一个也不放过。”

“啊!山上有五百多人呢!”

“我知道,这五百多人据山为寇,为害百姓,本来就是我们该剪除的对象。”

“我们要跟整个绿林道为敌吗?”

“那倒不是,我们不能把路子走绝,逼得他们全力来反抗我们,但是侵犯到我天狐门的,我们也不能客气,以后绿林道的人也会乖得多。”

齐天寿只有伸伸舌头道:“九弟,以前我也是个狠角色,杀过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跟你比起来,我却自叹不如,一杀四五百人,我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我也知道此举大伤天和,为很多人所不敢。可是我们所修的天狐之道,就是不循正统,要另外走一条路出来,所以我也要试试另一种方法。”

齐天寿对他的另一种方法,只有咋舌的份,但他也真心佩服这个小师弟。

他们天府八狐一起闯出天下后。只有岳天玲的作为有点魄力,杀人最多,声誉也最坏,但是与洪九郎一比,也差了一截。

他们毕竟是闯江湖太久了,为世俗磨去了不少的火性,只有洪九郎是真正的在奉行着天狐之道的。

至于是非功过,以及世人的批评,则不是他所能预知的,但他毫无犹豫地就接受了洪九郎的一切。

因为他也是天狐门人,而天狐门人,都有点魔性和狐性的。

不过洪九郎仍是对这一件事采取了十分审慎的态度。他吩咐手下抓来了一个人,那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不会武功,是个颇为狡猾的生意人。

他治人时别有一套,那个生意人被带进来时,已经吃了一点苦,洪九郎笑嘻嘻地问道:“你叫王老好?”

王老好一看洪九郎的气派,以为是什么大官,卟地一声就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道:“是的,小人叫王老好,大人,小的一直是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

洪九郎冷笑一声道:“你跟崤山的山寨做生意,会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

王老好差点没哭了出来,呜咽地道:“大人明鉴,小人只是替他们采办一次菜疏鱼肉,那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他们做些什么,小人一概不知情。”

洪九郎冷笑道:“我不管你有没有跟他们勾结,但是我问你的话,你却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你跟他们做买卖有多久了?”

“有五年了,大人,山寨的钱很不好赚,那里的人又凶又蛮,小的是因为老家就在山下,他们找了来,小的不得已,只有替他们做着。”

洪九郎沉声道:“我不问你这些,你有没有替他们销售赃物?”

“这个小的怎么敢?”

洪九郎脸色一寒:“你又不老实了,掌嘴!”

一个汉子上前,左右开弓,就是十个嘴巴,打得他的嘴角流血,脸颊也肿了起来。

洪九郎才道:“我不是官差,不追究你的罪行,只要听你的老实话,说了我保证你没事,但你若有一字隐瞒,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王老好只有可怜兮兮地道:“山上大宗的货是轮不到小人的,但是有几个头目,也拿了些零星的物品,叫小的去卖掉,小的只是经手而已。”

“好,最近有没有?”

王老好刚要开口,看见那个汉子的手已经扶上了刀把,吓得一抖,顿了顿才道:“有……有的,王头目是小的族兄,他拿了几块毛皮,叫小的卖掉。”

“你卖了没有?”

“现在是春天,皮货一时卖不掉而且他要的价不高,小的又不敢推托,只有自己先认了下来,等入秋再卖。”

“什么皮货?一有多少?卖了多少?”

“是五块狐皮,讨了一百两银子去。”

洪九郎冷笑道:“五块上好狐皮价值在五百两以上,你只用了一百两银子就吃了下来?”

“大人明鉴,这是他们自己要的价。”

“我出你二百两,把那些皮货转给我,这不是我要占你便宜,那些东西原本是我丢掉的,我只是买下来做个证据,也让你赚一倍了,还有什么?”

“还有一点葯材,是熊胆、犀角和虎骨等,数量都不多,他们叫小的先认了下来,吩咐放半年再脱手,也是花了一百两银子。”

“那也是我们失盗货车上的东西,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吃亏,同样花一倍的代价向你买下来,你那个族兄叫什么名字?”

“他叫王太山,比小的大一岁,一直不学好,在山上当头民管理货仓,已经有十几年了。”

“这些东西恐怕是他偷出来的吧?”

“这个小的可不知道了。”

洪九郎点点头,又问道:“最近山上是否增加了人?”

“是的,听说来了些贵宾,鸡鸭鱼肉的供应量比往常多了一些。

“还有些什么特别的东西?”

王老好想了一下道:“有的,以前供应的酒只是些汾酒、二锅头之类,最近却增加了一些女儿红和葡萄酒。”

洪九郎显然十分满意,然后道:“好,王老好,我告诉你老实话,我不是官差,但是比官差更有权力,能叫你家破人亡,你信不信?”

王老好只有磕头求饶的份儿,那敢再说什么。

洪九郎又转成和颜悦色地道:“不过你若是合作的话,我不但保证你没事,还可以让你发一笔财。”

他当场给了王老好一千两银票,四百两买他转手的货品,六百两则是给他额外的酬劳。

王老好能拾回一条命已经是阿弥陀佛了,何况还落了几百两银子的好处,还敢不答应吗?

两个时辰后,他赶了两辆大车,又上山去了,车上带了两个伙计,却是洪九郎和齐天寿化装的。

车上载的是各式的酒和疏菜鱼肉等,因为他是几年的熟人了,门上未经盘查就放他进去了。

在厨房里交割那些货品后。他又找到了他的族兄王太山,拉到一边道:“大哥,这两个是我的朋友,打江南来的,他们是采办皮货跟葯材的,看见了小弟家中的那些东西,喜欢得不得了,出了六百两买去了。”

王太山道:“我不是叫你压一压吗?这批东西较为烫手,现在风声正紧。”

“这两个人没问题,他们是江南巡抚黄大人的差官,奉了巡抚大人的命令,专程来采办皇太后的寿礼的,东西到了手,用官方的名义派官船运送,没人敢去查问。他们想购三千两银子的货,所以小弟才带来,看看大哥这儿还有没有什么贵重一点的货品。”

王太山看了两个人道:“人靠得住吗?”

王老好道:“人是靠得住的,就是贪一点,那六百两银子里,他们硬要扣下一百五十两。”

“那你也赚够了。”

“小弟是赚了一点,可是他们还要货,这次交易小弟只赚一成回扣,你们当面议价,小弟的一成你再扣给我。”

“王八蛋,你在我这儿捞一成,在人家那儿至少也要讨两成,你也未免太黑心了一点儿。”

王老好讪然地笑道:“没那么多,他们精得很,也只肯给我一成,不过大哥,这种可靠的主顾可难找,小弟赚一点也是应该的吧?”

王太山沉吟片刻才道:“好吧!人是你带来的,我总信得过,可是这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大哥放心好了,小弟叫他们装成我运货的伙计跟了来,他们也带了银票,在这儿银货两讫,往空车上一装,谁也不会知道,只是寨门口,还得大哥打点一下。”

“那没问题,守大门的都是我的磕头弟兄,我得了好处也有他们一份,叫他们跟我看货去。”

于是王老好才把洪九郎和齐天寿叫了过来,装模作样,低声吩咐了一阵,四个人一起走向了一栋屋子。

那是在后山,已经没什么人,虽有十几个把守巡逻的喽罗,但却是王大山的手下,根本不加过问。

进了库房,洪九郎眼中一亮,那儿堆着一大批的毛皮及大包小包的葯材,都是七星镖局的失镖。

洪九郎是猎人,自然是识货的,他一上来就挑中了那几块火狐皮。

王太山道:“很抱歉,这是不卖的。”

“为什么?你们在山上也穿不着这么好的皮草呀!”

王太山道:“这几样东西是上面有数的,我不能做主,客人还是另外挑几块吧!”

洪九郎只有另外挑了些银鼠皮,齐天寿则挑了几味葯材。

齐天寿叹气道:”这些葯材虽是上品,却不显得特殊,半年后太后万寿,若是有什么珍品,再贵也有人要的。”

王太山到后面的小屋子里捧出两个盒子道:“客人看看这两件如何?”

齐天寿一打开,眼睛就亮了,连忙道:“这是成形何首乌,如果能割爱,每件我可以出十万两银子买下来。”

王太山道:“客人不是只买三千两的货吗?”

“那只是一些普通的东西,像这种珍品,自然是不惜代价也要争取的。”

王太山道:“这两样东西也是上面有数的,不过上面也有意思脱手,今天这样子不行,改天二位正式由我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