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妮自己走了下来,把地上的银妮翻过一检查,果然已经断了气了。

她不由得咬咬牙道:“你们的手段好狠!”

庞化道:“我这崤山山寨中十二名头领,个个都是一流身手,大家亲如兄弟手足,我虽是他们的大哥,却不是他们的首须,人人都是山寨之主,所以你们再要有什么事,记住一定要取得每个人的同意。”

金妮慢慢地看他一眼,有一种上了当却说不出口的感觉。

她们对崤山的情况不了解,以为庞化是一寨之主,只要能拢络住他,就可以掌握山寨了,所以在金妮的授意下,银妮和温妮拼命地在他身上下功夫。

庞化也混帐,装出了一付色授魂与之状,其实他早就跟赫连达有了协议,根本是在耍她们。

金妮由王太山的身手,终于看出了崤山的不平常处,这虽是一个普通的绿林组合,实力之强,却不逊于一个门派,无怪乎赫连达要对他们另眼相看了。

全妮虽然带了一批人来,本来以为可以吃定了崤山的,可是冲突了两三次,她渐渐发觉不对劲了,她带来的那些人身子都不弱,在崤山却没沾到便宜。

尤其起今天,王太山只是一个管仓库的头目,却一下子杀了她三名手下,所以她立刻见机改变了态度,甚至于不惜对银妮厉言相向。

因为她发现自己若是再要采取高高在上的态度的话,很可能全体就被陷在崤山了。

这个地方不仅是那些头领们个个高明,就是连一般的喽罗们也不简单,很可能就有不少赫连达留下的伏兵。

所以金妮很聪明地表示合作道:“银妮死就死了,她却是跟魔教长老直接连系的,必须要有人继续保持连系才好,师妹,你能连络吗?”

温妮道:“我不能,一直都是银妮在办的,我连三老的面都没见过。”

金妮道:“这就麻烦了,三老若是久无联系,一定会来查探究竟的。”

庞化笑道:“就怕他们不来,只要他们进人了我这山寨,就包管有来无去,赫连教主早就安排好了应付的人手。”

金妮道:“魔教中教司部的武功自成一格,他们擅长潜形之法,来无影、去无踪,令人防不胜防。”

“我知道,但我这崤山山寨却不怕他们,我之所以要出手除去银妮,就是要切断联络,逼他们前来自投罗网。”

金妮皱眉道:“赫连这是决心跟教司做对了,这可是很危险的事。”

庞化哈哈大笑逍:“赫连教主会有很妥善安排的,他跟独孤教主已有默契,合力要清除一些教司中的老厌物,西方派来些什么人,赫连教主老早就得到了通知,来的人绝不会让他们回去的,这点用不着我们操心了,倒是另外一件事,大祭司该多担点心事看看该如何应付。”

金妮道:“什么事?”

“天狐门主找上门来了,大祭司该怎么办?”

金妮急问道:“洪九郎来了,在哪里?”

庞化这才笑向洪九郎和齐天寿道:“二位到这时候也该表明身分了,否则岂不是太过于小气了?”

洪九郎等两个人一直在旁边等着,看他们在闹家务,不过洪九郎见庞化一句话都没问他们,心中已经感到不太妙,因为这太违反常情了。

凡事一违常情,必然有诈有变,所以他心中已经作了应变的准备。

所以闻言毫不吃惊,拉掉了伪装的胡子,泰然地笑笑道:“佩服!佩服!庞寨主怎么知道是我们的?”

庞化笑道:“崤山山寨中从不设防,十几年来却一直稳如泰山,没有一个外人能混进来,道理很简单,第一是我们的弟兄绝对靠得住,第二是我们把防线都设在外面。门主在灵宝找线索,我们就知道了,从王老好一直到王太山,都是我们安排好的伏线,让门主进来。”

洪九郎不禁有受愚的感觉,哼了一声道:“寨主是存心让我知道你们劫了镖?”

“当然了,老好是本寨十二神龙头领之一,一身修为已臻化境,若非他故意显形迹,你们怎么能抓得到他的破绽,他是专司外围刺探消息的,岂有泄密之理?”

洪九郎笑笑逍:“王老哥,你真足唱作俱佳、”

王老好一笑道:“绿林道的生活不好混,既要防官兵,还要防白道的江湖人,甚至于自己同道们以在动脑筋并吞我们,所以大伙儿不得不谨慎一点。”

洪九郎道:“可是你们劫下七星镖局这趟镖,却是不智之极,你们知道天狐门不会罢休的。”

庞化道:“劫镖之举只是把门主引来一晤而已,原镖留在库中,一点都没有动,只要我们能谈得很愉快,在下不仅将镖货双手奉还,而且还公开地致歉。”

洪九郎道:“但不知各位要谈些什么?”

“请门主中止与魔教做对的行动、”

洪九郎道:“那不是可能的,天狐门成立的主要对象就是魔教,防止他们东侵。”

“以往的魔教由于教义教规与东方的风俗习惯回异,所以无法与大家相处,赫连教主有鉴于此,已经做了大幅度的改变,魔教今后只是一个武林的宗派门户,门主似乎没有反对他们的理由。”

洪九郎一笑道:“魔教的野心太大了,他们的目的在一统武林,那是不允许的事。”

庞化笑道:“门主这是过虑了,当一个门户的实力够强大时,天下霸主自然而然会落到他们头上,若是实力不够强时,就是想称霸也没有人会重视它,这个问题似乎并不值得讨论。”

洪九郎道:“不!天狐门的宗旨就是在维护武林安宁,不允许谁来独霸武林。”

庞化道:“我们也不赞成独霸武林,而我们壮大实力地是在防止哪一家以武力称霸于天下。”

洪九即不禁为之词穷,只有道:“魔教会这么做?”

“是的,赫连教主具此宏愿,我们也十分赞同,所以全力支持他,天狐门既是抱定同样的宗旨,我们应该通力合作,至少不该敌对相向。”

“根据魔教以往的作风,我不相信他们能有什么改变。”

庞化笑道:“这一点在下也有同感,连赫连教主都承认了,那是因为魔教教司中的人在作便而已,所以赫连教主要做一番事实的表现,先从改革内部开始。在下刚才先杀了银妮,就是给门主一个证明,下一步他会送上魔教三老的人头,切断教司对东方教宗的干预,那时教主就可以照自己的意思来发展魔教了。”

金妮忍不住逍:“原来你们杀死银妮,只是为了讨好洪九郎?”

庞化道:“不是这么说,那只是表示赫连教主的决心,刚好洪门主也在这儿,我们也藉此向他表示一点诚意。”

金妮愤然慾语,庞化道:“大祭司,你别不服气,教主以前由着你胡闹,就是要你自己体会一下,你那一套在中原是否能行得开,现在他认为你们胡闹得已经够了,如果再由着你们闹下去,魔教又将一败涂地,把他多年的努力全破坏了。现在你乖乖地帮助他推展教务,还可以保持你大祭司的地位,否则的话,他就撤消了你这一部,另外由西方派一些能合作的人来。”

全妮道:“祭司是由教司中长老遴选推派的,教司中派来的人,谁会接受他的改革。”

庞化道:“教司中有的是不得意的人,他们只要能被捧上台,会接受任何的改革的。”

“问题是谁去捧他们上台。”

“赫连教主与独孤教主通力合作,要捧一个人上台可不是难事。”

金妮闭口不语了,她也明白,假如这两个人合作起来对付教司,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可能了。

庞化又道:“洪门主,现在你怎么说?”

洪九郎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的,明知道他们言不由衷,魔教的人绝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改变的,最多他们改变一下行事的手法,但绝不会更改其野心与目的。

可是他们目前并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也不能强人以罪。

洪九郎沉思片刻后才问道:“阁下在魔教担任什么职司?竟会得到赫连达如此的寄重?”

“在下并未加入魔教,我这崤山寨主干得很好,也不想改投什么门户中去。”

金妮道:“不可能,你若非加入魔教,赫连达怎会告诉你这么多的秘密?”

庞化笑道:“这个问题由洪门主来解答更好,他不同于九大门派,但九大门派的机密他知道最多。”

洪九郎道:“阁下与赫连达是什么关系?”

“朋友,很好的朋友,如此而已,赫连教主在探知天狐门与九大门派所建的关系后,认为很不错,所以也跟在下建立了类似的关系,当然崤山的实力与天狐门相较是太差了,不过既蒙推重,在下也只有尽力了。”_

洪九郎点点头道:“好,我完全明白了,关于七星镖局失镖的事,阁下准备做如何交代?”

庞化道:“原镖送还,敝寨向天狐门公开致歉,此举只为将门主请来,了解一下我们的立场。”

洪九郎道:“七星镖局还有不少人受伤。”

庞化一笑道:“这次我们出手十分慎重,只有人受伤,却没有一个人送命的,因此敝寨原意赔偿十万两银子做疗伤之用,此外门主有别的要求,敝寨只要是在江湖规矩上过得去的,无不接受。”

对方提出了这样的条件,洪九郎也没办法了,站在江湖规矩上,对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洪九郎如果再不答应,他本身就要犯江湖之大忌,难以立足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关于天狐门跟绿林道的协议?”

庞化立刻道:“敝寨衷心支持,以后若是有人敢对天狐门不敬,不劳天狐门费心,敝寨也会尽全力把人抓出来,交给门主处置的。”

洪九郎只有一拱手道:“那就一切承情。”

庞化也拱手道:“哪里,哪里,全仗门主大度宽容,明天午时,在下亲自到灵宝归还失镖,在城中明月轩设宴向门主及方局主致歉。”

灵宝城中的明月轩是最大的一家酒楼。

崤山山寨在此间席开四十桌,不但邀来了邻近各处的绿林道魁首,连一些知名的武林人士也都列席了。

他倒是很守诺言,将失镖原封不动地奉还,而且还当众郑重致歉。

除了天狐门为镖局特制的令旗外,他还附上了十万两的医葯费给七星镖局,当众重申对天狐门支持之议。

礼数周到,使人无可挑剔,天狐门似乎挣足了面子,但是洪九郎却全无胜利之感。

回到兰州总坛后,也叹息着道:“赫连达实在是个厉害的角色,他在表面上似乎不声不响地溜到江南去发展了,其实却根本没放弃西北和中原的地盘,只是利用我们去帮他打击金妮,我们把金妮挤得走投无路,不得已投向他,他取得了全教的统一。”

岳天铃道:“我也在奇怪,他到了江南,怎么会无动静,原来他还是留在这几,暗中布署活动。”

于天正道:“武当传来消息,有人确在四明山中看见过他。”

洪九郎道:“那只是个幌子,魔教中擅长易形之术,随便找个人,化装成他的样子,出现一下。我相信他本人一直留在这边,等金妮的力量一点点暴露出来。我们为他消除一部份,他再接收一部分,而且金妮在受挤之下,必须向西方教司求助,他再跟西方教主联合,把教司中的实力慢慢削弱,我们等于两头在帮他的忙。”

“金妮是真的投向了他吗?”

“金妮是不甘心的,可是他自己不出面,那天只有一个王太山出手,一掌就震死了银妮,证明了他网罗的这批人实力之坚强。金妮只有表示屈服了。”

“那所谓的魔教三老呢?”

“没见着,也没有听到任何消息,反正有赫连达去对付他们,用不着我们操心了。”

岳天玲沉思片刻道:“赫连达表示的似乎是在向我们卖好而求和平相处,他真有这诚意吗?”

“那当然没有,劫取七星镖局的镖,是金妮鲁莽从事,然后又不明就里,投奔了庞化,他们正好将计就计,不但把金妮制住,也向我们卖足了交情。”

岳天玲道:“赫连达即不是老实的人,他必然会有所行动的,现在我们只有等待,等他们现出狰狞面目时,再施予打击。”

洪九郎一叹道:“就怕到时太晚了,若是我们能够及时发现他们阴谋之所在,防患于未然,不是更好吗?”

岳大铃道:“那只有求教于一个人,从他那儿,一定可以得到正确的消息。”

“是谁?”

“老四‘幻狐’韩天化,我们最后一着伏子。”

洪九郎十分兴奋地道:“韩四哥终于有消息了,自从他以马伯乐的身分消失后,小弟始终都在想,他绝不会就此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