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已经打听出那三个人的名字叫摩尼温、摩尼赤、摩尼红,身分是波斯的胡贸,来采购皮货的。

其实这身分用得并不差,波斯那边的皮裘颇为值钱,贵族都用来做装饰品,价钱很昂贵。

他们的商人四出搜求皮草,只是这三个人的生意经不精,叫人看出破绽而已。

他们的会见十分秘密,是在一家民房中,是那名阴山教徒设在外面的家。

三个人是从后面翻墙进去的,洪九郎遥遥地蹑上了,也悄悄地跟在后面。

在屋中会了面,摩尼温问道:“王刚,在这儿谈话方便吗?”

原来这人名叫王刚,他笑笑道:“三位长老请放心,这个地方没问题,因为镇上是归弟子负责,所有的消息都由弟子搜集了报到宫里,有关三位长老的事,弟子可以酌情扣押住一部份。”

“我们的行踪已经泄露了。”

“这是瞒不住的,三位长老一离开黄金城,独孤长恨已经把消息传了过来,他和赫连达已有协议,要压制教司,削弱教司的权力。”

摩尼温道:“金妮说他们杀了银妮也是真的了?”

“据弟子所知的消息不假,是庞化下的手,庞化是赫连达扶植的最大一股势力,他手下的八大天王,有四名的本教弟子,赫连达有意把他捧成西北绿林道盟主,然后以阴山教为本教西北总坛。”

“阴山教方面能完全控制吗?”

“好象也没问题,赫连达跟阴素棠那个老妖怪姘上了,两人打得火热,赫连达有意把阴素棠抬成本教的副教主,主持西北总坛。”

“他有这么大的权利吗?副教主一职,例由教司中的大祭司担任的,而且要由教司各长老选派。”

“赫连达计划是把中原武林分成四个地区,各设一名副教主来主持,据说人选都物色好了,弟子只知道两个,就是庞化和阴素棠,另外两个人弟子尚未得知。”

“也是副教主,兼任大祭司,堂司总坛的教司。”

“东方魔教不是有五个副教主了吗?”

“只是目前初步的计划,将来可能还有更多的副教主,因为中原的地方大大了,任何一个分坛,都要比黄金城大上几百倍,要想一统中原武林,多设几位副教主倒是必须的,否则实在无法管理。”

摩尼温问道:“本领来到中原后,才知道中原地广人众,我们在的金城中的计划是有待修正的,可是赫连达这样自作主张,置教司于何地?”

王刚道:“这个问题,长老应该跟金妮大祭司谈去,弟子人微言轻,根本说不上话的。”

“我们当然会的,可是找不到金妮那个妮子,她跑到哪儿去了?”

“金妮和温妮都在鬼母官中。”

“她是否也向赫连达屈服认输了?”

“金妮在西北的布署都被天狐门挑掉了,有些地方则是为赫连达领先一着,使她很泄气,目前她不得已,只得依附赫连达,但心中是不甘愿。”

摩尼温吁了一口气道:“我们想也不至于,金妮是教司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她的地位也全靠教司撑腰,我们的权力没落,对她也好处,你能否设法跟她联络一下,让她跟我们见次面。”

王刚沉吟片刻道:“一定要联系自无不可,不过弟子在阴山教中的隐藏身分暴露了就太可惜了,最好是三位长老写一封私函,由弟子设法暗中送到她手中,约她出来在哪儿碰头。”

摩尼温道:“这样也好,不过我们在此地不熟,你能否安排一个较为秘密的地方让我们见面?”

王刚道:“鬼女峰下又增加了不少本教的高手,到宫中去见面是不可能的,只有一个雪狐谷,那儿有很多雪狐,叫她到那儿去猎狐,三位长老也可以去猎狐。”

“这样就能秘密谈话吗?”

王刚道:“雪狐谷中有一柱孤峰,高有十几丈,峰顶广有里许,孤峰挺立,无法潜形,大家在上面碰头谈话,可以不让人上去,想避人耳目是不可能的。”

“那样一来,赫连达岂非知道了?”

王刚笑道:“事实上赫连达早已知道三位长老到达了,他也有命令告诉弟子,要弟子详细探查三位的行动,再者金妮她们的一举一动也莫不在监视中,你们只能保持谈话内容的秘密,却无法不让他知道。”

摩尼温一叹道:“也只好这么办了,想不到我们来到中原后,竟处处受制于人,王刚,你的身分没被揭穿吧?”

“那还没有,弟子在教司中的身分也极为秘密,连黄金城中也无人得知,否则早就被揭穿了,独孤长恨与赫连达东西联手,教司中的行动要瞒过他们很难。”

“那就好,你要好好维持,否则我们教司处处都被他们蒙在鼓里,迟早都会被挤走的。”

“是的,弟子会小心的,不过弟子也有个感觉,教司对他们只有稍作让步,不能干扰他们太多,否则他们会联手把教司整个地撤消掉。”

“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他们已经在开始着手了。”

摩尼温冷笑道:“他们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还是不敢的,本教三大神功之秘,都控制在教司手中,其中的炼魔心功,就是专为克制教主的,他们如果敢过份的杰傲,教司中自然有人能对付他们的。”

王刚道:“但教司中不是人人都会这种功夫的,只有三四个人修习此功,他们只要把这几个人消除掉就不怕了。”

摩尼温冷笑道:“可是修习炼魔心功的人选是绝大的秘密,只有教司长一个人知道,他们总不能将教司中的三十位长老同时消灭吧!”

王刚道:“但赫连达已知三位中有一位曾修习此功。”

三个老人的神色都为之一变,这件事在他们教司中都是绝大的秘密,除了首席长老外,几乎无人知晓。

如今东西两大教主居然知道了,可见他们的神通确是不小。

摩尼温默然片刻道:“好,你去安排一下,叫金妮跟我们在雪狐谷见面。”

三个老的离开了,洪九郎却没有离开,他还要看看这个王刚做什么。

那知王刚在室中把屋子清理一下,然后在柜中取出一支线香点上了。

随后他面对着线香盘膝坐下来,像是在运功一般,这个举动却使外面的洪九郎心头大震。

这是他们天狐门中的独门联络方法,那一缕线香是特制的,香味能飘出很远,而且香气很特殊,只有天狐门下的人才能辨识这种天狐信香,周围十里之内,都能藉香气的感应,找到发出通知的人。

这个王刚竟是天狐门中人,那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洪九郎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王刚却在屋中笑道:“老九,你还不进来,待在外面干嘛?难道天狐信香还不能使你相信我的身分?”

这口气分明是幻狐韩天化,洪九郎终于跳窗进了屋子,朝王刚行了个礼道:“四哥,真的是你吗?”

“天狐信香除了天狐弟子外,例不传他人,当然是我了,老九,别客气了,你是天狐门主,我应该向你见礼才对,不过我们没有行这些虚夸的必要,为时无多,快来谈些重要的话。”

洪九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看了他半天,还是难以相信。

王刚笑道:“你还怀疑什么?”

洪九郎道:“四哥担任这个身分有多久了?”

“很久了,差不多有五六年光景,进人阴山派两年,派任这个外围总管四年。”

洪九郎道:“四哥还有几个别的身分呢?”

“那当然了,灵狐千幻,我不能局限于一身,必须要有几个化身,才能洞悉一切。”

“四哥这个王刚担任的工作,应该是不能离开的,可是小弟在一年前还跟马伯乐相处了一阵子,那也是四哥所化身的无疑。”

“不错,我跟了你一阵,看你施展所学所能,确定你真是老师父的弟子,然后又看你顺利地跟同门联络上了,开创了天狐门,我想门户里的事用不着我操心了,所以到别处来为你们出力。”

“小弟不解的是四哥怎么能同时幻化为几个人的,灵狐千幻是易容变音等奇术的巧妙运用,去不是真正能够分身成为两个人。”

“原来你是怀疑这个,老师父没教过你吗?”

“化装易容之术教过一些,却没有深入。”

“也很不错了,你乔装的手法除了我之外,别人是很难认出的,至于我有几个身分,那实在很简单,我每一个身分都有一个实在的人,都是我门下的弟子。我不在的时候,他们顶着自己的身分,照我的指示,打进我所需要的指定的地方去,我认为必要时,就顶替他们的身分。”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会出纰漏吗?”

“不会,我学的这一门有很多诀窍,将日常所接触的人或事都要详细记下来,认识的人都要图下容来,我要顶替时,只要看一遍记录。”

“能记住那么多?”

“重要的都能记住,习我幻狐心功的人,第一就是记忆力特佳,当然也有些难以记住的,但我们有很多预先构思好的方法,巧妙地搪塞过去,老九,这些都不急着去讨论,你来到此地是有什么计划?”

洪九郎道:“我是为了破坏魔教入侵而来的,一时还没有定策,想见机行事。”

王刚道:“我从韩四那儿得到消息后,知道你将会有所行动,特地赶到这儿来支援你,机会很好,三个老家伙也来到了,你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小弟也是此意,魔教三老的技艺如何?”

“教司中的长老技艺都是顶尖的,你想在他们身上着手,那倒不必,赫连达也会对付他们的。”

洪九郎笑道:“赫连达如果对付他们,小弟就相机在旁帮他们一个忙,务必要使他们其中一个人能保住性命,让他们回去,先从窝里反起来。”

“万一赫连达跟他们取得了协议,不对付他们呢?”

“有这可能吗?”

“有的,魔教在西方也有所改变,事实证明他们原先的那一套已难适应于世了,尤其是在东方,魔教的一切都背反礼俗,极难立足的,摩尼温他们来到中原后,多少也会有个认识的,这三个人在教司中属于温和派……”

洪九郎笑道:“那小弟就代替赫连达打击他们一下,总要使教司跟他们居于敌对的地位。”

王刚笑道:“老么,老师父选你来主持大局倒是选对了人,你的智慧、谋略和武功都超人一等,我也是这样打算,只是怕手头上的功夫不足,你放手之办好了,我会在暗中接应的。三老与金妮之约,我会替他们设法促成,当然我也会告诉赫连达一声,相信赫连达也必会有所行动,你在雪狐谷上静观究竟好了。”

“那个地方不是无法藏身吗?”

“我挑的地方,当然要与我有利,峰下有个洞,可以直达峰顶,我先带你去到那儿,藏身峰上。”

“四哥对那儿的地理如此熟悉?”

“我是由赫连达派遣到阴山教的,我在魔教中跟教司暗通声气,也是赫连达安排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王刚是我韩天化的表弟,由我派去进入魔教的。”

“四哥的工作开始得很早呀!”

“是的,离开老师父,接受下使命后,我就开始了,以前我不跟你联系,是对你还不了解,老师父对我们天狐八弟子,都是个别授意的。”

“是的,我不明白老师父为什么要如此,我见了七位师兄姐后,揭露了老师父的谕示后,他们都全力支持,没有一个变节的,老师父为什么还不信任他们呢?”

王刚一叹道:“这个方法是我向老师献议的,我们天狐门下八个弟子,没有一个是习于正统的,每个人多少都有点魔意,很容易为魔教所惑。而魔教为了这次东侵,所用的手段也十分高明,很早就开始潜伏在中原工作了,所以我要老师分别授意,使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唯一授权的人,这样纵使有一两个变节,才不至于影响大局。”

洪九郎道:“幸亏四哥见微知着,想出了这个办法,小弟开始时,发现他们每个人身边,都有魔教的爪牙潜伏,大姐和六姐身边尤为严重。”

“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正因为他们各自为政,互不相容,而且每个人都在努力争地盘,排斥同行,魔教才以为天府八狐只是一群武林败类,未加对付,否则他们早就下手了。天狐门成立前,魔教利用暗杀并吞的手段,已经杀死了好几个武林大豪,有些还是假手天府八狐而为之的,这情形使我很担心,如果不是你出来,我差一点也要对他们下手了。”

洪九郎道:“四哥,你不应该对他们有所怀疑的,你知道他们都曾受到老师父的叮咛……”

“我虽然知道,可是看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