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心法》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洪九郎看见了活死人。

这个老头儿活着时,他没见过,死了他也没来看过,因为他对看死人没兴趣,没人喜欢看死人的。

尤其是一个病死的老头儿。

但死人复活了却是很稀奇的事,很多人都想跑来看一看的,当然,那必然是胆子很大的人。

洪九郎的胆子不算小,他来看活死人却不是为了好奇,他是为了不想被活死人弄成死人。

看见了活死人,他才明白这个外号起得有多逼真,这个老头儿虽然已坐了起来,着上去仍然是个死人,眼珠翻白,四肢僵直,肌肉死板,虽然坐着,还是个死人,甚至他说话时,嘴chún都不动,声音就像是从骨头中磨出来的。

尤素芬似乎有点怕他,进门后躲得远远地道:“该你了,我和两头蛇都完了。”

活死人道:“完的只是两头蛇,你还是好好的!”

“那因为我是个女人。”

“杀手是不分男女的。”

“但女人有个好处,懂得见风转舵一看情形不对,就不会逞能,我看到没机会,根本就不出手。”

“点子很精明。”

“精得像头狐狸,最重要的是我故事编得不好,说我是大漠上回来的,他一脱我衣服,就知道我在说谎,大漠上的女人整天在风沙中,皮肤没有这么白细。”

“你没有说谎,根本就是从沙漠里来的。”

“但是我已经回来十年了,养得细皮白肉的,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没说真话,伸手就摘掉了我头上的蓝蛇针。”

“可是你身上至少还有十七八种杀人的利器。”

“我没机会用,他一直都在戒备中,一开始就勒紧了我的胳臂,我若是动一下,一定是我自己遭殃。”

“他真有这么精明?”

“他杀两头蛇时,你应该知道的,我出手快不过他。”

“可是你却泄了底,说出了你的身分,而且还说出了我的身分。”

“这是我唯一脱身的方法,在那种男人面前,只有说实话才能保全我,他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我脱光衣服缠在他身上,他却冷得像块冰。”

“至少你不该把我说出来,使我对付他时困难多了。”

“每次你的钱赚得大容易,也应该伤点脑筋。”

“尤素芬,你可是不服气,想爬到我头上来了?”

“我没这个意思,今天失手后,我就要降到二等杀手去了,怎么也顶不了你的位子。”

“可是你却想要我也失败一次。”

“哪个不想呢?每次我们接生意,哪怕做得十全十美了,你都能挑出一大堆毛病来。”

“丫头,那是为了你们好,干杀手这一行,永远不能自满,不能大意,必须不断地求进步、”

“挑别人的毛病容易,你自己做做看就知道了。”

“我当然会做的。也让你们知道,我这个监督人,并不是光挑你们的毛病就能于得了的,我拿得跟你们一样多,做的事情绝不比你们少。”

“我没看见,我只知道你的奖金拿得很容易。”

“丫头,你要学的事情还多着呢!点子呢?”

“在屋里等着你去。我离开的时候,看见他熄了火,大概要跟你在黑暗中别别苗头,告诉你一点内幕消息,他在天山是打猎的,耳朵很尖。”

“这我知道,他杀两头蛇时,根本没用眼睛,完全是凭灵敏的感觉和准确的判断,这是一个猎手才有的本事,而且我再告诉你一点要学的事,他已经来了。”

尤素芬身子抖了一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倒不知道他这么快就出来了,他在那里?”

“你当然知道他出来了,丫头,你别跟我捣鬼,你大概真希望我失败一次。”

尤素芬终于点点头道:“活死人,我承认希望你失手一次,那会使我好过一点,或许也不会降级。因为连你也对付不了的人,我失手也是应该的。”

活死人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要降级,因为失手的处分就是降级,而且你比我幸运,只是降级而已,我却不能失手,我若失手,就只有一个死。”

“会那么严重吗?你居监督的地位,在门中是第二把交椅的长老,连门主都对你礼让三分。””

“就是这地位限制我不能失败,因为我必须要做个表率,格守纪律,才能服众!”

尤素芬默然片刻才道:“看来我还是不要爬得太高的好,高处不胜寒,那滋味已不好受,摔下来更惨!”

“但是没有人肯屈留在下的,人一有机会;就会拼命地往上爬,甚至于不惜把人家挤下来,因为他们都很自信自己比别人聪明,比别人能于,不会失手掉下来的。”

“但结果呢?”

“结果每个人都掉了下来,没有人能永远高高在上的,连做皇帝都有下台的时候。”

“不过不往高处就行了,但那个懒蛇老吴,他跟你是同时出来混的,现在还是个二等杀手,拿最少的待遇,养着老婆和孩子,日子过的很满足。”

“那是个最没出息的人。”

“他自己却不这么想,去年他盖了幢新宅子,又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孙子,他认为很满足了。”

活死人终于难得地叹了口气:“或许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到了我这把年纪,学聪明已经太迟了。”

尤素芬忽然同情地道:“活死人,我们合作也有几年了,我一直不知道你叫你么名字?”

“你怎么好好地想问这个了?”

“我想知道一下,因为在你死了后,我替你收尸的时候,墓碑上才好落款,我总不能刻下活死人或死蛇之墓吧?”

“丫头,你好象认为我这次是死定了?”

“我有点这个预感,因为这次你有点反常,你说了很多话,以前你在工作时,是从不发牢騒的,我见过很多的人,当他们开始发牢騒、埋怨自己时,就是差不多了。”

活死人这次居然作了一个难得的笑容:“丫头,我或许是老了,但我活得也很有意思,我也没有到死的时候,我的名字等下次再告诉你吧!这一次我还不会死,那个小伙子是否已经来了?”

“我没看见,但我感觉是如此,这个人很不简单,看来这次我们向红狐庄开价太少了。”

活死人点点头道:“不错,我也有这个感觉,我知道他进了院子,却还没有摸清他在什么地力,一个有经验的猎手是最难对付的,如果我这次真活不成,你得向门主说,下次再要对付这个人,至少要开价十万两。”

“我们这次没交货,下次还能收钱吗?”

“为什么不能?我们出动了四个顶尖杀手,赔进了三个,假如还交不了货,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提供的消息不够确实。照理他们应该赔偿损失的。”

“我知道了,活死人,你要小心,我不再跟你谈话分散你的注意,他已经进来了,在你的背后。”

洪九郎的确已经进入到屋角,而且到了活死人的背后,轻捷的没有一点声息。

活死人的身子轻微地震动了一卜,他是真正的受惊了,这个世上竟然还有一个人能来到他身边而不为所觉,那是难以想像的事。

他还是直挺挺地坐着,手臂垂直地道:“小子,你是来杀我的吧?”

洪九郎道:“我不要杀你,是你要杀我,我只是来保护自己不被杀死。”

“都一样,本门接下了生意,就一定要对生意负责,也必须要杀死你不可,你要保护自己不被杀,只有杀死我一途,我若死了,这笔生意就暂时中止,因为我是这笔生意的最高负责人,也是负责到底的人。”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吗?”

“在我死之前,可以说没有了。在我死后,除非事主又提出新的委托,否则本门也跟你没有纠葛了。”

“不会找我报仇或是什么的?”

“不会,杀手门不兴这一套,我们杀人是生意,跟谁都没有私仇,没有代价我们不做无聊事。”

“那你们的人死了不是白死了?”

“不白死,我们都是先支报酬的。”

“但是代价却不够多。”

“也差不多了,我们计价是按照自己出动的人手计的,像这次出动四个人,代价是四万两。”

“一万两一条命,不是太低了?”

“两头蛇两个人合起来才一万两,他们是二等杀手,杀手被杀,奖金照发,作为最后一笔抚恤,像尤丫头那样失手不死,奖金由门户没收,所以对我们杀手而言,生意有赚有赔,只不过我们赔上的是性命。”

“但你们的门户却是稳赚不赔了。”

“那倒不见得,门户中损失人员,亏损更大,训练一个杀手是很花钱的,一个二等杀手出道,至少要花费五万两上下,大概要等他干到十票生意顺利完成,才能收回成本,开办杀手门,除了要有门路,还得雄厚资金,不是人人可为的。”

谈话又停顿了一下,活死人一直维持背对的姿势,然后道:“我告诉你这么多杀手门的事,都是属于废话,本来不必要对你说的,但我还是说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洪九郎道:“知道,你在给我一个出手的机会,在人的背后,又是在对方说话分神的时候,本是暗算最佳时机。”

“是的,那你为什么不出手呢?”

“我也不傻,当机会是你给我的时候,就不是机会了。”

“这话怎么说?”

“因为你是个瞎子,身前背后,对你都是一样的,你以耳代目,灵敏尤胜常人,想利用你失明而占你便宜的人,才是真正的瞎子。”

“小子,你实在很厉害。”

洪九郎笑笑道:“何况你只是把白眼翻在外面,并不是真正的瞎子,你的眼睛只是怕见光,在强光之下,你才是瞎子,在这种弱光之下,你视力很敏锐。”

活死人的身子又震动了一下,两只白眼居然转向尤素芬。

她连忙道:“活死人,你别以为是我告诉他的,我没说这些,何况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你是个假瞎子。”

活死人终于嗯了一声道:“不错,这是一个秘密,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小子,你如何晓得的?”

洪九郎道:“你不该干这个监督人的,尤其是经常能挑出人家一大堆毛病一个以耳代目的人,不管感觉多灵敏,总有些不能见的东西与事物,更不可能做一个尽责的监督人的。”

活死人的声音变得不耐烦了,厉声道:“小子,你的废话太多了,快点动手吧!”

洪九郎笑笑道:“我在等机会?”

“还要等什么机会?”

“等你不耐烦的时候。”

“一个瞎子的耐性总是比常人好得多的。”

“一个猎人的耐性也是很好的,何况我还有个占优势的地方就是我不怕亮光,等到天亮,你就成了真正的瞎子了,那时我可以轻易地收拾你了。”

“小子,你实在太可恶了!”

“我即使可爱十倍,你就会因此不杀我吗?”

“不会,我收了人家的代价,就必须要杀你。”

“那我又何必要讨你欢喜呢?气气你不是更有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就动了,身子飞了起来,直向活死人扑去。

活死人连身子都没回,双手连扬,飕飕地射出一片寒光,又劲又密,洪九郎若是一直扑过去,绝对躲不过这一手突袭的。

但是洪九郎的身子飞起后,却没有落下来,他的一只脚尖勾住了横梁,头下脚上,长剑已出鞘,一道寒光正指着活死的后颈。

这屋子并不高,因此他的剑几乎可以触及活死人的皮肤,一股冰冷的杀意透了过来。

活死人的死板表情终于有了变化,脸上的肌肉开始跳动着,那不是对残废的恐惧。

身为杀手的人已经对死亡习惯了,不管是自己或别人生命的失去,他们都能平淡地接受了。

活死人此刻的恐惧是出于本能的,一种对事物无知的恐惧。

这个敌人的一切,完全超越他的理解与想像。

洪九郎冷冷地道:“活死人,我这剑只要再进半尺,你就成为一个真正的死人了。”

“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的,你为什么不下手呢?”

“因为没有人出钱要我杀价。”

“你不杀我,我还是会杀你的,你只要一移开剑,我就会再度出手。”

“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你的剑指着我,使我无法动。”

洪九郎的剑收了起来,呛然一声归鞘。

活死人的身子突然上拔,十只下指向上抓去,深深地插进了横梁,可见他的手指上所下功夫的精纯。

但是洪九郎却飘开了,他只移开了尺许,脚尖上挪了尺许,身子也仍然挂在梁上。

现在两个人都挂在梁上,一个用手,一个用脚,一正一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魔心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